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药重】青衫染 下 完结。

给我的 @奇a布 女神!

厨艺不精,将就吃吃~


我的一个女装大佬朋友 下 


顺便优雅不经意实则抓心挠肝的催一下我的《心语》!!!!!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6

第二章


1.


刘彻进了南天门,满腹牢骚的向着道场而去,偏巧就看到前方檐廊下一个磨磨蹭蹭向前挪着走的身影。

刘彻嗤笑了声,“你这么挪到道场,日游神夜游神都转了一圈了!”

那人扭脸看见了刘彻,缓缓地露出了笑脸,用极慢地语速说,“那……又……什……么……办……法……我……慢……呀……”

刘彻歪着头挑着眉毛,“你是准备这么回给玉帝,因为你走得慢,所以讲道讲完了你才到?”

“是……啊……”那人缓慢地点着头。

刘彻拉着他的衣袖叫了声,“执明,我告诉你。”

执明神君玄武凑近了耳朵,刘彻说,“玉帝现在道场外面逮人呢,谁迟到谁留在天宫面壁。”

玄武瞪大了眼睛,“...

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一点小说明


因为人名太多炒鸡烦的,所以我又来胡扯注释啦~~


一、


青龙-孟章  白虎-监兵

朱雀-陵光  玄武-执明   四方神兽。

四只原本是凶兽,烧杀抢掠生灵涂炭的那种,所以脾气都不好。上古时朱雀撺掇四只跟女娲娘娘打,然并卵,被收服之后跟了女娲,天下神仙归顺玉帝时,封了他们当神君,就归属天宫了。


白矖  螣蛇  白泽  麒麟  四灵兽

女娲娘娘的护法,没有给任何...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5

第一章


2.


孟章神君得偿所愿,心满意足地转身向着道场走去,石太璞轻笑着摇了摇头。祖师和师父不曾向他们多讲述过四方神兽,所知不过都是道听途说书中杜撰,语焉极尽不详,他从来不知青龙竟是这般性子。

说轻浮跳脱,却也恪守天条,说老迈迂腐,却是随兴所欲,看起来还不如祖师像个正经神仙。

刘彻见石太璞没有跟上,转身看着他,“干什么呢?是不是背后骂我呢?”

石太璞眨了眨眼,“这……从何说起?”

刘彻点了点耳朵,“我听得到!”

石太璞大惊,面色倏地有些泛红,他方才确实在想刘彻,可却不想被抓个正着吗?

刘彻看着石太璞张口结舌的样子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凡人就是凡人,这样你也信,...

【药重】青衫染。中

把这些能说的都说完,不能说的才能车上见……【远目】



黄药师随王允卿到了前线,仍是女装戴着面具。众人惊异相问,王允卿吞吞吐吐不好回答,可黄药师却大方回答,“他打赢了我,我自然任他驱使。不管是抗金抗银,还是烧火做饭,自是都听他的。”声音仍是悦耳清脆。

王允卿为难地看着黄药师,拉着他的衣袖,“药兄……”黄药师斜眼看着他挑了挑眉毛,“怎么了?允卿是说我配不上你?”

“我……”王允卿更是百口莫辩。


黄药师的性子平日里只听允卿的命令,其余命令一概不听。一日众人议事,一人提议不若召开武林大会,组织天下英雄共同抗金,他冷笑一声,王允卿看向他问,“药……林姑娘,不同意?”...

【药重】青衫染。上。

我明明是要开车的,为什么写了特喵的这么多还没开上啊啊啊啊啊烦死我自己了!!!!!

又名,我有一个女装大佬的朋友

前因就是我有个考据【薛定谔的祖师婆婆】,让我一直魂牵梦萦女装大佬这个梗,我循环了一百遍女神的☞天地缓缓之后,决定下手糟蹋了这对!!!

顺便 @奇a布 ,每天都想给您打钱!!!

 

“为今之计,我们只有联合天下英雄共同抗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中原英雄辈出,当知没有能一骑当千,万马千军取上将首级的好汉?”王中孚右拳紧握,语气中有隐隐怒气。

而今朝廷偏安,金人肆虐,河山沦丧,即便他舍得自己的血肉之躯,却终是抵不过金人铁蹄,仍需各方力量支援。...

【荣霖】艳荣。43。

43.


承德也终于暖和了,许一霖这几日行动起来也会出些薄汗了,他本就觉得北地干燥得紧,此时更是饮茶饮得厉害。

“掌柜的,您来掌眼!”

艳荣坊有个北平的伙计叫燕林的,是许一霖盘下老店时带过来的,因为没处可去就留下跟着许一霖学南方水粉,年纪与立冬相仿,立冬被调走进了皇协军之后,许一霖看着燕林便时常想起立冬来。

许一霖过去看见燕林已是满头大汗,他轻笑了下拿出手帕递过去,“怎么就热成这个样子了?”

燕林看了眼手帕摇了摇头,“掌柜的,我们粗人用不惯着金贵物件,您还是自个留着吧。”说着用袖子擦了擦汗。

许一霖微蹙了蹙眉,抬手抓着燕林的手把手帕塞了进去,“我们的生意本就是要干净清...

【霸霸X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3 完结。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啊!!比个大心!!❤❤❤

3.

陈家明的秀在一周以后进行,按照他吹毛求疵的程度也算是成功。主秀菲儿形容,跟陈导合作是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礼,分不清是好话还是坏话。发布会是甲方宣传的时机,陈家明已经坐在后台翘着腿端着香槟,一个人发愣。

安迪走到陈家明身边他都没有发觉,安迪叫了声,“陈导?”

陈家明叫了声,抬头看见安迪站起来笑着说,“安迪~你来了~我以为像这种小场面你都不会来呢!”

安迪笑着说,“这是一单大生意又是你做得秀,于情于理我都要来,”安迪歪了歪头,“而且,老谭也下了旨让我来看看。”

陈家明的笑容落了下来,责怪地斜眼看着安迪,“哦,我以为你是因为我,原来是因为别的...

【霸霸X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2


2. 

 

陈家明到了谭总的大豪斯,下了车就狂奔进屋,小艾面无表情飘在身后,手里抱着一支陈导用来当凶器的13cm高跟鞋。

“婉君,爸比来了,宝贝你在哪呢?”陈导一进门就喊,“谭宗明!你这个无耻下流的混蛋~!把我的宝贝放了!”

谭宗明从二楼平台伸出个头,“哎哟陈导,稀客稀客,今天来有什么事啊?我这忙着相亲呢~”

“谭宗明!”陈家明喊了声,“你不是自诩有身份地位的吗!你敢绑架我们婉君,你——”陈家明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楼梯走去,楼梯前有个全透明的玻璃门,连带把手都是透明的,陈家明被磕了下头才退了回来,“哪个变态会在自己家的楼梯上装门!!变态!混蛋!无耻!”

谭宗明眼...

【霸霸X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1

首先要祝我们发 @小葵 生日快乐啊!!!年年十八一枝发~心灵手巧貌美如花!!

hiahiahia,当你说要看爸爸和家明时我内心狂喜无以言表,不枉费我一连几天跟你说适合我们霸霸的就是家明小天使啊~~


1.

谭宗明看着落地窗外的草坪,凌晨时下了点雨,现在已经停了,草色绿得人心旷神怡,还不时有鸽子飞下来啄食。

他嚼着一块马芬轻笑了下,咽下之后才说了句,“塞巴斯汀,作为一个英国人,你的马芬做得也太好吃了点,我想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也不过如此,你说呢?”

站在身边的塞巴斯汀轻笑了声,“感谢上帝,我没有一个夜夜都不归宿还总是带着一身伤的老爷。”

谭宗明跟着笑了起来,低...

【贺文】日月依旧。下

 @慕似 累死求了……


齐勇收起照片回到房里,其他几个知青已经吃完了饭回来,张靖严看着齐勇,“刚才吃饭怎么没有见你?去哪了?”

齐勇低声答了句,“我不舒服,想睡觉。”

“没事吧?”

齐勇挥挥手就上了炕。时候还早,几个人又出门找同龄的女知青唠嗑去了,齐勇靠着土墙,只是仔仔细细的看着照片。他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意,能够让明楼如此念念不忘,这个阿诚……如此有幸,能够让人深爱至此。齐勇突然想到明楼的骨灰应该还没人去撒,连忙穿鞋冲出了房门。

到了刘站长的家,站长看着他大喘着气问,“你被狗撵呢?怎么了?”

“明楼的——”齐勇张了张嘴,“那个,崔老先生的骨灰,还没人...

【贺文】日月依旧 中

 @慕似 看看朕给你打下的江山【看看朕给你讲的鬼故事】


 

晚上回到安排的老乡家里,几个人都有些恹恹地,毕竟看到人死谁的心里都不好受。齐勇傻愣着坐在炕上,脑袋里恍恍惚惚都是那个气若游丝的“阿诚”。

张靖严拍了下齐勇的肩膀,“喂,别瞎想了,洗洗睡吧,明天早起干活呢!”

齐勇跟着出门打水,看着月亮叹了口气,不知道那个阿诚在哪,知不知道他的大哥已经去世了。

他们本就是来干活的,一整天搬砖敲砖和泥糊墙,谁也没有精力再去缅怀伤感一个不认识的老人,累得瘫在床上连叫唤的声音都没了。刘站长来看的时候几个人都已经睡着了,就齐勇还醒着。

“你们到底是兵团战士啊,这个...

【生日贺文】日月依旧 上

给 @慕似  写生日贺文是个要命的差事,我刚才哭到差点缺氧,你们有什么不适都找她。

还是要祝 @慕似 生日快乐!

最远不过生死,最苦不过相思。

千万人皆相似,难得一人相知。

                              ...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4

第一章


1.


全真弟子石太璞转回脸时,正看见孟章神君的手伸在面前,一见他突然转了过来也是愣了下,手不上不下得有些尴尬,石太璞眨了眨眼,“仙君?”

刘彻扯了扯嘴角,指了指石太璞肩膀,“昆仑仙草,不可外传,不然王母要怪罪我的。”石太璞扭头看了眼肩膀,捏下了一片晶莹的玉叶,仔细端详着,“果然是仙草。”伸手递了过去,“仙君收好。”

刘彻接了过来,斜瞥着他,“你是凡人吧?”

石太璞张了张嘴,“啊……是。”

“按理来讲,你是全真弟子也是修道之人,若是平常天宫的花花草草,喜欢也就赠与你了,”刘彻捏着一片玉叶,“只是天宫不比昆仑,金母较真起来,可是很麻烦的。你听...

【荣霖】艳荣。42。

42.


许一霖回了自己店里,又算账又盘货,折腾到半夜也不想回荣公馆,左右家里现在也没人等他了。不是说他有多么介意荣石没有等着他,只是他一心等着到了承德就回了家了,可没成想他的家长了腿,会自己到处跑。

而且……还是与徐一航……同去的。

许一霖强压着自己的念头不往那边想,徐家大小姐与荣石只有战友之情,毫无男女之意,这事荣石早就告诉过他。况且若是真的有什么情意,哪还能轮得到他与荣石交好?只是乍听之时,确是一阵心乱如麻,这和听到夏禾与谢棠的情意时完全不同,以前他只是觉得对不起夏禾,却不敢说有什么醋意。

可现在他心里七上八下,一笔账算了又算,终于把自己算恼了。他的脾性随母

【彻璞】上天安排得最大嘛。3

3.


云霄之上,娇公主终是现了原形,双翅扇出九万里巨风,向青龙席卷而去,一时天地变色,山河喑哑。刘彻被吹得一个翻滚险些翻落云头,他张嘴呵气成云,将自己的身形隐匿其间,娇公主见状展开了尾羽,风力更猛,吹散云层之后却已不见了青龙的踪影。

“阿娇!你又在胡搅蛮缠什么!”

娇公主怒斥道,“青龙!你不要躲!给我滚出来!”

“阿娇,我念你是佛祖甥女,对你一直礼遇有加,你当日来时是我亲自接到东海,走时也是我亲自送回西天,我青龙从未对谁如此优待过,怎么如今又来扰我水族!”

娇公主没有回答,震动双翅尾羽掀起巨风想要将刘彻逼出真身,可是扇了许久刘彻也未曾现身,娇公主身边只剩滚滚风声。...

【荣霖】艳荣。41。

41.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许一霖刚一开口,声音就劈了。

他本来就害怕得厉害,嗓子紧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并没有比台上的两个姑娘好到哪里去。他愣在当场,惊恐地看向台下的竹木纯一,不知道他们会作何反应。

店里突然安静地没有一丝声响,竹木纯一轻笑了声与伊藤低声说了几句,清水在旁端着茶壶慢悠悠地倒满了一杯茶水,端起杯子起身走到了台下,“许掌柜,请。”

清水递过了杯子。许一霖咬着唇不敢接,清水抬头看着他,“许掌柜不用害怕,今天不会再有人死了,我跟你保证。”

许一霖垂着眼点了点头,连忙接过了杯子,“多谢长官……”

“请吧。”


许一霖闭着眼睛深吸...

【彻璞】上天安排得最大嘛。2

2.


白泽抚掌浅笑道:“青龙既如此说了,不怕他不应!”

刘彻嗤了一声:“我何时说出的话没应过?”他朝外看了眼,“怎么没见到监兵?”

螣蛇突然从府外窜进了屋内:“青龙!你不是说了要战!”

刘彻斜着眼看他:“我皇要你当护法,是不是可怜你的?”

螣蛇青筋都暴起了,白矖看着螣蛇安抚了句:“好了。”接着道,“白虎来过了,因感念到麒麟快到了,他就离开了。”

正说着,府外云开雾散、顿生彩霞,祥光映到了窗棂上,白泽说:“定是麒麟到了!”

麒麟与陵光神君一道来的,白矖施礼道:“今日到的齐全。”

麒麟还礼:“与朱雀住得近,便叫上他一道来,我先去看看孩子。”

刘彻与陵光大眼瞪小...

【公仆组】天干物燥。一发完。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人生漫长,劝各位好生走路。


李熏然下车时间是3点40分,他打着哈欠揉着肩膀往家走,此时正是夜色最浓重的时候,天色如一块幕布盖住了所有的美好与罪恶。他忽然感到一阵凉意,他忘了拿外套了,又无奈地长出了口气,手机还在外套里。

他一转身,看见了站在车边的两个人影,他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忽然感觉背后又窜出了两个人。他立时感觉到了危险,四个人站位精准,防范住了他所有能逃走的位置。

他们是专业的。

他们是公安。

李熏然慢慢地向旁边的草地上退,问了句,“你们是哪来的?”

离他最近的人回答了声,“李熏然吗?”

“你是谁?”

“我们是检察院的,请跟我们回...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序章。

我起了个暴露年龄的题目。。。【为何要挖坑埋自己】

用的还是我与书书联文时的梗,祖宗是条龙。


序章


亢金龙到东海回报时,刘彻躺在西海二公主膝盖上正沉睡着。亢金龙轻手轻脚踏进门槛,慢慢走近了看向二公主,二公主低头看了眼,摇了摇头。

亢金龙轻声说:“时辰快到了。”

二公主轻启朱唇:“回了吧,就说刚睡下。”

亢金龙皱了皱眉,有些为难,二公主问了句:“这是何故?天上找他了?”

“这……”亢金龙犹豫了下。

刘彻长长地哼了一声也不睁眼,模糊地问:“何事?”

“陛下,”亢金龙上前一步到刘彻耳边低声说,“玉清真王驾下司命差人来报了时辰,北斗天枢也候着了,只等陛下了。”...

看完结局有点失重。


想起原来天后宫娘娘庙去过几次可是泥娃娃大哥的故事头一次听说,泥人张倒是有好几个~大鼓好好听,不愧是曲艺之乡,随便两个天津人站在一起都能撑起一台晚会,让你从头笑到尾的那种。十八街麻花有没有麻辣味我忘了,但是确实比包子好吃,煎饼要吃绿豆面的,夹上刚炸的果子,左手烤饼,右手炸糕,人间乐事。鬼市我没去过,因为起不来床……实在太早了……

想当年,梁启超老是去劝业场楼上打麻将,英达的爷爷在对门开了大公报。

曾经的天津。

曾经九河下梢的传说里,你们是最好的那一个。


给大少爷打call,给人中龙凤,哦错,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打call!

给就是个跳大神的打call,给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什么来着!!!小河神穿小神婆的衣服多好看!!!

压中了!!!

【河神】纵横四海。段子4

4.


小河神变成了铁拐李。

郭得友因为脚伤拄着拐,站在楼梯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看着那些叫花子拄拐的时候挺轻松的,怎么到我这就这么累呢!

丁卯抱臂坐上观,你还上不上得来了,要不你就在一楼睡得了。

丁卯——郭得友单腿站在楼梯上,气得鼻孔冒火,你还能不能有点人性了!丁卯没在意反倒大笑出来,郭得友瞪大了眼睛,你师哥伤成这样,你于情于理你不该好好关心关心吗!你还站在那!还笑!你给我下来!!

丁卯翻了个白眼,走下楼梯,站在郭得友身边,干什么?

你背着我吧……我实在跳不上去了……郭得友拉着丁卯的胳膊皱着眉,像是一只被人踢了的落水狗,我不想在我屋睡,我的床又冷又硬,对我养伤也不好...

【河神】纵横四海。段子3

3.


小河神生气了。

郭得友在迷迷糊糊给漕运商会跳了大神以后就生气了,回龙王庙去了。

丁卯听说之后拍着桌子笑了好久,笑足笑够了才说了句,那好吧我也回去住两天。

会长,这天都快冷了,你还去那住什么啊!

这不是神仙生气,凡人遭殃嘛!丁卯摇了摇头。


师哥,别生气了~丁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我下次一定不敢了,嗯?我给你老人家买的炸糕、麻花、肘子、鸡爪,都是你爱吃的,算我孝敬您的,这次原谅我了,行吗?

小河神也是有脾气的。郭得友一句话都不说,当丁卯是空气。

丁卯说,这事放别人谁我都不放心,我就信你。

哼!

丁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自己回了楼上。郭得友看着丁...

【荣霖】艳荣。40。

KKKKKKKKKK生日快乐!!吉祥如意!!

摘下星星送给你,摘下月亮送给你,愿太阳每天都为你升起!!【我唱出来了……】


40.


荣家兄弟来回报说,立冬已经送到了吕良彪的皇协军里,荣石点了点头,“他还小呢,你们多照应着,让他自己也警醒点,万一有个闪失我没法跟他们掌柜交代。”

徐一航微蹙了蹙眉,“你还是要策反吕良彪,我以为这已经行不通了。”

索杰摇了摇头,“也不是行不通,吕良彪至今都没有透露荣石跟你里应外合的事,而且……他对于咱们救了他爹还是有些感激的,之前也因为这个……救了荣意和……”索杰看了眼荣石。

荣石捏着眉头没有接话,那日通话之后,许一霖就再也没有消息...

【河神】纵横四海。段子2

2.


丁卯一觉醒过来自己手脚都泡发了,皮肤都皱了起来,水也早就已经冷了,他推了一把趴在背上睡得打呼的郭得友。郭得友被推得趴在浴缸边上,两条大长胳膊吊在外面。

大半夜的你撒癔症啊……郭得友嘟囔了句,睡觉都不让人好好睡……

丁卯出去换完了衣服看了眼表进来说,快出来吧,时间够了,上床睡!

……时辰不够。郭得友说梦话一样回了句。

丁卯只能卷起袖子下水捞他,快起来!

郭得友的下巴挂在丁卯肩膀上,丁卯拿着浴巾给他擦干净,拖死尸一样掐着腋下往外拖,终于把郭得友给拖醒,哎哎哎醒了醒了,我没死呢!

丁卯笑了出来,我在德国拖过不少呢~你尽管装!

啧啧啧,修桥补路瞎双眼,杀人放火子孙...

【荣霖】艳荣。39。

39.


竹木纯一只是依稀记得曾经在承德见过许一霖一面,他是荣家的人。竹木皱了皱眉,荣家此时在他这里是个烫手的山芋。荣石一个软硬不吃的刺头,护食护得像条疯狗一样,之前一刀砍了青木让竹木无端损失了一名少佐,何况青木家族颇有势力,军部得知当即就要判他军事失误的大罪,幸好几位旧识说情才压了下来,其中便有此时办公室里的伊藤进,他这次到这也是为了这个来谢他的。

“徐掌柜怎么在这?”竹木问。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长官您……贵人多忘事,我姓许,言午许……”他咬了咬唇,带着小心地看着竹木。

竹木看到这个眼神倒是想起来了,他与荣石同在这个许掌柜的茶社喝过茶。他笑了下,“许掌柜,得罪...

【河神】纵横四海 段子1

其实就是段子楼。

我本来想叫,把滨江道拖一遍,这是我们学校永恒的笑话


1.

郭得友从水里出来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今儿这水有点太凉了,凉气顺着脚底板往里钻,差点在水底就抽筋了,他推了一把漂子,加快速度上浮。

泥鳅拉着打着抖的郭得友上了码头,郭得友抹了把脸上的水,穿上衣服,这水可越来越凉了!

铁牛接了句,可不是吗!刚在水底差点就抽了筋了。

警察局的人走过来打招呼,小河神辛苦了。

怎么着,看完了吗?郭得友点了点头,看完了我敛回去了,饿死了!

警局的人抬了抬帽檐,得嘞,那我们就收队了!


郭得友一路都没暖过来,龙王庙门口站着的两个漕运商会的兄弟,郭得友问了句,你们...

1 2 3 4 5 ————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