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 。36。

O(∩_∩)O哈哈哈这回不算是有生之年了吧!!



36.

 

荣石被咖啡的香气叫醒的时候,窗外已经晴朗。

荣石闭着眼睛摸着旁边的床褥,摸不到人又再往前摸,却摸到了一片绸缎衣摆,是长衫的衣料。荣石听到有人轻笑了声,便展臂搂过了床边坐着的人的腰身。

“哎!”许一霖喊了声,“荣石!”

荣石压着许一霖躺在他怀里,“你怎么这么早……”

“以为所有少爷都像你啊。”许一霖说。

“昨晚上我没怎么睡啊,”荣石蹭着许一霖的脖子,“你也没睡好吧……”

“嗯,也不知道怪谁。”许一霖低头看着他。

荣石闭着眼睛笑了下,手顺着衣摆往里伸,许一霖一把按着他的手,“别,一会索杰找我——”说着嘴唇就被堵上了。

平整的长衫又被揉乱,还未褪去的红痕又印上了新的,打翻的桂花油满室馨香,等到荣石终于舍得起身去尝尝咖啡时,咖啡早已经凉透了。

“哎,”许一霖拉着他的袖子,“已经凉了,别喝——”

荣石已经抿了一口,在嘴里品了品,许一霖慢慢坐起身看着他,“怎么样?”

“嗯……你这水平,再泡个百八十年吧。”

许一霖笑了出来,“那以后还是你给我煮吧。”

“啧,”荣石歪着头看着许一霖,“许少爷这算盘打得可真不错,不愧是世家。”

 

许一霖换了衣衫就急急忙忙地要出门,荣石折下报纸看着他,“不吃饭就走?”

“我跟索杰吃呢,他说有事吩咐我。”许一霖说。

“有什么事?”荣石皱着眉。许一霖笑了下没说话,荣石起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这小子可以啊,我都没吩咐你做事,他倒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你自己吃吧。”许一霖拨了下荣石的手。

手却攥得更紧了,“不行,留下来陪我吃饭!”荣石瞪着眼睛。

“我都陪你一早上了!”许一霖使劲拨开他的手,转身就跑了。

“哎!许一霖!”荣石喊了声,许一霖跑远了转身冲他笑着挥挥手,向着大门外走了。

荣石跟着笑了下,突然旁边插进了一个声音,“小许哥去哪啊?”荣石吓了一跳,扭头看了眼,是荣树。

“你!”荣石瞪着眼睛,“你怎么连个声都不出!吓死我了!”

“哥,”荣树皱着眉,“我下楼怎么可能没声音啊?你是老——”荣树停了下来,荣石笑了下,示意他弟弟接着说。荣树笑了出来,“哥,咱们早上吃什么?”

荣石瞪着他转身走向餐桌,荣树跟着边走边说,“哥,你跟许一霖拉拉扯扯的,干什么呢?”

荣石坐在主位,抬眼看着荣树,荣树拉开椅子坐下,“哥,你干吗非得让许一霖回家住啊?”荣石刚要张嘴,荣树接着又说,“你之前不是把他骂走了吗?你让他回来……是要让他娶荣意吗?”

“荣树!”荣意尖叫了声,“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荣意下了楼,“哥,荣树前两天跑马又输了!好几千块呢!”

荣石指着荣树,“我说过什么!再去赌怎么着!”

“荣意,你!”荣树连忙起身跑远,“哥,哥,我没有,我是——”

“你站住!”荣石站起吼了声。

“哥,饶命啊!”

 

许一霖跟着索杰在路边的摊子上坐着喝粥,索杰笑着说,“怎么样,许少爷,这种地方没来过吧?”

“哪里啊,我又不是皇亲国戚,还不食人间烟火吗?”许一霖低头笑了下,“来过的。”

索杰点了点头,“你这脾气……你家老爷子管得特别严吧?”许一霖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索杰说,“不是特别过分,荣石怎么会把你偷出来呢?”

许一霖笑了下,“他爱管闲事啊。”

索杰也跟着笑了出来,“那我先跟你说正事,锦州在关内,要比咱们这冷些,多带些衣服,而且,”索杰左右看了看,“日本人更多。”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索杰看着他,“你不用怕,耿宇一直跟着,而且你们过去也有兄弟会接应你,只是到了那里还得随机应变,我听说你在天津做得不错,所以才敢让你去。”

“不是就查个账吗?”许一霖皱着眉头。

索杰不自然地笑了下,“是。那你也得照顾好自己,你缺根头发荣石得要我的命!”

“索爷,你就别笑话我了。”许一霖捧着碗低头喝粥。

索杰突然想起,避暑山庄闹翻了天的决斗,许少爷被瞒得结结实实,什么都不知道。

索杰张了张嘴,转念一想,“小许,咱们上次去接一个叫晓燕的大夫,你记得吗?”许一霖点了点头,索杰皱着眉头,“你是不是听她说了什么?”

许一霖垂着眼睛,“也没什么……”

“她那个人你看也知道,二虎吧唧的,她说的话可不能全信。”

许一霖抬眼看着索杰,“索爷你……想说什么啊?”

“荣石前两天问我,他受伤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什么,喊过谁的名字?”索杰笑着说,“我想着这种闲话,也就晓燕会说。”许一霖低着头,索杰说,“她是不是说徐一航?”许一霖点了下头。

索杰笑了下,“荣石当时昏迷着本来也就说不清楚,晓燕也就听到两字,一个徐一个一,她就只认识一个徐一航,她可不知道荣石还惦记个人叫许一霖啊,你明白吗?”

许一霖脸红了,躲闪着眼神,“你也不知道,都只是推测而已。”

“当时我和徐大小姐也在,晓燕就咬死了说荣石喊的是徐一航,可是大小姐跟我说了,她知道不是。”索杰笑了下,“因为荣石从始至终跟她说话都没有结巴过,她知道荣石已经从这儿过去了。”

许一霖垂着眼睛想了半天,还是叹了口气,“她那么好,哪会那么容易就忘了。”

索杰清了清嗓子,低头拨弄着桌上的筷子,“那许少爷,也忘了夏家小姐了?”

许一霖猛然抬头,圆睁着眼睛,他张了张嘴,感觉从头到脚都发麻了,“你……知道?”

索杰微笑着说,“这也不是什么难查的事。”

“那荣石……”

“他不知道,”索杰摇了摇头,“他吩咐过不让查。可是,我不全是受他领导的,我的组织要求我必须要知道你的来历背景。”

“害怕我跟日本人有关?”

索杰点了点头,“顺便也去查了夏大小姐和她的……”索杰没有再说下去。

许一霖咬了咬唇,“他们怎么样?我从她走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了。”

“他们现在就跟一般穷苦人的日子是一样的。那个人是唱戏的,又没有大钱,自然跟从前是不能比。”

许一霖点了点头,“可是他们两个在一处,也比和我在一起得好。那个人对她好吗?”索杰点了点头,许一霖笑了出来,松了口气,“那就好。”

索杰看着许一霖,“她那么对你,你还惦记她?”

“那又不是她的错,是我对不起她。”

索杰皱了皱眉,许一霖抬头看着他笑了下,索杰摇了摇头,“我原来还觉得荣石怎么会突然改性了,原本徐一航那性子那么烈,怎么会突然跟你这么好脾气的人?”索杰叹了口气,“现在知道了,你可真是心疼人。”

许一霖抿了抿嘴唇,“索爷,他们的事能不能先别跟荣石说,他那个脾气,我怕他想多了又去折腾他们。”

索杰点了点头,许一霖拱了拱手,“多谢索爷。”

 

书房被轻声敲响,荣石看过去就见到了今早逃走的许一霖,荣石抬着眉毛,“舍得回来了?”

许一霖笑了下,走近了书桌指了指外面,“你又发火了?我看见荣树又跪着呢。”

荣石按着眉头,“荣树又去赌钱,我几次三番地教训都不听,气死我了!要是从前也就罢了。”荣石咬着牙,“可这正是用钱的时候!”

许一霖轻声说,“你又打他了?”

“嗯。”

许一霖微笑着说,“别气了,他这次就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

“是我没教养好!教不出个好弟弟!亡国亡种了还给我去赌!”

“荣石。”许一霖叫了声,荣石住了口喘着粗气,许一霖看着荣石慢慢平静下来,问了句,“心疼了吧?”

荣石赌气说,“没空心疼他!”许一霖低头笑了下,荣石抬眼看着许一霖,“笑什么!”

“你跟荣树真是兄弟,赌气都一模一样。”

荣石笑了出来冲着许一霖伸出了手,许一霖握着他的手被他拉着绕过了书桌,荣石仰头看着他,许一霖说,“差不多就让他起来吧?”

“不行!跪满一天!”

“好了,午饭都没吃呢!差不多了!”

“不行!”

许一霖低头看着荣石,“要不是你惯着,他会敢赌这么大?要不你也去跟他一起跪着,要罚一起罚!”

“什么?”荣石一下站起来,“你要造反啊!”

许一霖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咬了咬嘴唇,“我不管你们——”说着要走,却被荣石拉着了胳膊,“还想走!”

许一霖眨着眼睛看着荣石,荣石歪着头,“谁让你来求情的?”许一霖垂着眼睛不回答,荣石搂过了许一霖的腰,“说。”

许一霖推开荣石,“荣意。”

“我妹妹怎么这么聪明呢,”荣石看着许一霖,“单单就知道,这个家里找谁都没用,就找你有用!”

“荣石!”许一霖喊了声。

荣石笑了出来,迈步绕过许一霖到了书房门外,“荣树,起来吧,下次再犯你给我试试!”

 

回到书房锁上门,荣石转身看见许一霖正看着他笑。荣石说,“我卖给许少爷这么大个面子,许少爷不得给我点好处?”

许一霖笑了出来,“我可没什么好处,我现在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荣大少给的?”

荣石点着头走近了许一霖,“也对,就连这个人,也都是我的。”伸头噙着了许一霖的唇瓣。

许一霖一惊,伸手抓着了荣石的袖子,睫毛抖了抖闭了上。

 

许一霖轻轻蹭了蹭唇瓣上的水渍,“有事跟你汇报呢。”

荣石笑了下,抚着许一霖的耳朵,“我不是说了你想添什么自己拿主意就行,没钱了让索杰去支。”

“不是那回事,”许一霖推开了荣石的手,“索爷让我出差,去锦州。”

“什么什么?”荣石皱着眉,“他怎么……我,我怎么不知道!”

“这不是来跟你说嘛,”许一霖说,“他说锦州那个厂子有点问题,账目好像是特意做的。”

“兴荣染厂?”

许一霖点了下头,“他让我去查查。”

“让你去!不行!我不许!”

“可他走不开,又不想派给别人,”许一霖说,“左右我现在只有两个店的生意,又不忙。”

“怎么不忙!陪我不叫忙啊!嘶……他怎么这么会打人主意呢!我得——”

“荣石。”许一霖歪着头看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行,怕我把这事办砸了?还是……你还是把我当外人?”

“你!”荣石着急地说,“你,你怎么又提这个,我,我不是说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许一霖看着荣石结结巴巴地着急解释突然就笑了出来,他明白索杰跟他说的,徐一航说他已经从这儿过去了,是什么意思。他拉着荣石的袖子亲了上去,堵住了他说不出话的嘴唇。

一吻过后,许一霖轻声说,“让我帮你吧,我能做的就这么多,我想尽量帮你。”

荣石皱着眉头,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我发现对你说‘不’怎么这么难呢?”

 



评论(29)

热度(322)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