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37。

差一点忘了,这个月还没有po~~


37.

 

行程既定,许一霖和耿宇就立刻要动身了。

汽车停在火车站外,荣石坐在车里不发话,车里四个人没一个敢动。许一霖看了眼荣石,轻声说,“大少——”

荣石清了清嗓子,索杰突然反应过来说,“耿宇我还有事情跟你交代,咱们下车说。”

许一霖看着索杰和耿宇下了车,扭头看着荣石,“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荣石转脸静静地看着许一霖不发一言,瘆得许一霖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荣石抬手抚着许一霖的脸颊,“你想做事情我不反对,”荣石眼光暗了下来,沉声说,“可下次有什么事要提前告诉我。”

许一霖皱了皱眉,“可是……我这是去查账,是去自己家的厂子,有什么关系吗?又不像你,还要动刀动枪的。”

荣石说,“那里日本人多,遇事别慌,多给我打电话,办完事早点回来。”

许一霖点了点头,“好,晓得了。”

 

索杰和耿宇走了老远,靠着墙抽烟,索杰说,“到了有人接站,有什么需要自己去支钱,我跟你说过的事,千万小心,不要露出马脚。”

耿宇点了点头,“知道了。”

“另外,千万不能离开许一霖身边,他有点什么事荣石得活剥了咱俩。”

“我明白。”耿宇点了点头,索杰看了过来,“你对荣石什么样对他也得照样。”

“索爷,我明白。”耿宇点着头,“避暑山庄我在呢,大少爷那伤……你放心吧。”

索杰拍了拍耿宇的肩膀,“总之,平安回家。”

 

临近开车,荣石才放了许一霖下车,看着两个人上了火车,荣石看了眼索杰,索杰说,“我交代耿宇了,一步也不离开小许身边。”荣石没说什么就回了车上。

回家途中,索杰开着车看了眼后视镜,荣石只是沉着脸皱着眉,一言不发,索杰只当是他不高兴许一霖离开,便开玩笑,“荣石,人家就去几天,你也用不着这样吧?还离不开了是怎么着?”

荣石抬眼瞪着索杰依然不说话,索杰感觉气氛不对,“你怎么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荣石说。索杰侧了侧脸,荣石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怒气,“他想去我拦不住,你有本事忽悠他过去,就最好给我保证他能完完整整地回来,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干什么!”

“你——”

一时两人都沉默了,索杰开车到了咖啡店,荣石下车头也不回地进了门。

 

索杰端着咖啡放在荣石面前,他没指望能瞒得住荣石多久,“你跟他说了?”

“我说什么?我说出来吓唬他吗!”荣石咬了咬牙,“他兴头那么高,我能把他锁在家里吗!”

“你荣大少什么做不出来!”索杰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毙了你!”荣石吼了声。

索杰摇着头说,“荣石,国家如此,没人能全身而退,你一个世家公子,不是也得钻山洞打游击吗?他既然已经知道了——”

“我带他回来,不是让他来送死的!”荣石瞪着索杰,“你们就这么不择手段,非要赤化了我们家所有人吗!”

索杰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我们用尽一切手段,因为我们牺牲了太多的同志……因为还有太多像他这样,明明有脊梁,却不会站起来的人。”

“只我一个还不够?他——”荣石看着索杰,“你就不能让他安安生生地过他的日子吗?”

“覆巢之下,可有完卵?他既然留下来——”

“索杰!”荣石起身攥着索杰的领子。

索杰看着荣石的眼睛,“你说过,只要我有能力,我能发展你所有的兄弟,我们现在需要所有的力量!”

“我不想我的刀上沾着你的血!”荣石咬着牙说,“可我能宰了日本人,我也能宰了你!”

索杰叹了口气,“我会保证他的安全。”

“你最好保证!”

 

火车走了一天一夜才到锦州,这里比之承德要冷,风和日丽也觉不出暖来,站外到处都挂着伪满和日本的旗,街上行人也有许多穿着和服的日本人,耿宇在站外与另外两人接上了头,许一霖以为是兴荣染厂的伙计,便问了句,“我们直接去厂里吗?刘掌柜在吗?”

耿宇对许一霖低声解释,“许掌柜,这是索爷的暗线,我们先在酒店住下,明天再见刘掌柜。”

“暗线?”许一霖皱着眉,“索爷要干什么?染厂有问题?”

“咱们回酒店说吧。”

 

“许掌柜,这位是周虔,这是傅展,索爷怕咱们两人人手太少,被刘掌柜唬住了,特别让他们在这接应。”耿宇介绍了两名暗线。

许一霖看这两人与荣家其他的兄弟不同,周虔看起来像是个儒商,也穿着长衫,与许一霖相对拱了拱手,傅展与耿宇一般高低,穿着夹克,对许掌柜点了点头。

“两位不是荣家的人吧?”许一霖问。

周虔笑了笑,“许掌柜,我们现在起就是了。”

许一霖想了下,“你们想进厂子……是要做什么?”

“我们只是给您帮忙,充个人手,许掌柜不必介意。”周虔摇了摇头。

许一霖微皱了皱眉,查染厂又不是打架,要那么多人手做什么?耿宇跟了过来,“许掌柜,您不用管他们了,跑了两天了,早点休息吧,刘琳掌柜……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许一霖笑了下,“怎么?他也会打枪?”

耿宇笑了回答,“那倒不至于。刘琳是老掌柜,荣老爷在的时候他就是掌柜了,他……资格老。”

许一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第二日是傅展开车载着四人到了染厂,染厂门口只有一个把头在迎着他们,许一霖看着耿宇笑了下,“我知道资格老是什么意思了。”

四人由把头带领一起进了掌柜的办公室,许一霖看了一圈,耿宇低声说,“电话那儿呢!”许一霖点了下头站在原地等着刘掌柜。办公室楼下就是染厂的车间,四架染布机四架印花机隆隆作响,供应了整个锦州地区的用布市场。

许一霖看见周虔和傅展贴着窗户向下看,他始终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有什么目的要进染厂。刘掌柜打完了电话才装模作样的埋怨把头为何不早说,从里间晃晃悠悠地走出来。

许一霖先走近了笑脸相迎,拱了拱手,“刘掌柜这生意繁忙,多有打搅,真是过意不去!”

刘掌柜也拱了拱手,“瞧你说的,没请教?”

“我是跟着索爷的学徒,您叫我小许就行。”许一霖笑着说,“本来前几日要盘大帐,您这里离得远,账簿带来带去又不方便,索爷就让我来叨扰您,以防大少爷问起来,索爷没法交代。”

“许先生辛苦了。”刘掌柜看着许一霖的态度谦卑,不免要挺一挺肚子,“不过,我进荣家的时候恐怕还没你呢!”

许一霖笑着点点头,“我听说了,索爷也说让我来跟您好好学学,我这个人不灵光的,有口饭吃就够了,这辈子怕是也到不了您的高度了。”

“许先生会说话,高抬老人家了!”刘掌柜回到了自己的主座上,拿起烟斗塞进了点烟丝,点着了吸了口,才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说,“哦,你们坐!”

“您下面哪有我坐的地方,我就站着听您教诲吧,我在索爷那儿也没座儿的,您怎么吩咐?”许一霖看着刘掌柜。

刘掌柜没有强让,又抽了几口才说,“账房在旁边,你要查就去吧,只是我这几日忙得厉害,有什么不明白的,大约也——”

“刘掌柜客气了,您的账簿怎么会有不明白的地方,您的资格在这放着呢,我明白的。”许一霖一直笑着。

“那你们……”

“您的生意是正事,我们这就自己管好自己了,本来扰了您就已经过意不去了。”

刘掌柜笑了下,“许先生懂事,不过这下面都是机器,你们要查账就在上面查,免得到下面伤着了,这我跟荣石就交代不了了嘛!”

“是,听您的。”

 

一行人被带到了账房,耿宇悄声说,“许掌柜真是好性儿。”

许一霖笑了下,“他这比我爹差远了。”许一霖看着染厂的人出了账房才低声说,“他不让我们下去,肯定有问题,账簿敢让查,那就是查不出。”

耿宇点了点头,“我跟傅展有机会下去看看,您跟周先生在这看账簿。”

“你们小心点,别让他们发觉。”许一霖翻开了账簿。

下工的时候,刘掌柜请了几人接风,许一霖笑着说,“怎么敢劳您驾,陪我们小辈喝酒呢!这不是折我们吗!”

“哎,这话就不对了,你们从承德来,那得算钦差了吧——”

“刘掌柜这是要我跟您赔礼啊!”许一霖拱了拱手。

酒过三巡,刘琳送了许一霖一盒烟丝,敲了敲盒子说,“这烟丝是舶来的,味道是极好的,我看许先生懂礼,分您一盒,其他人想碰我都没让他们碰过!”

许一霖连忙起身恭恭敬敬接过,“多谢刘掌柜,一霖一定铭记刘掌柜教诲。”

 

回到酒店已经是夜里,前台说承德打来电话让他们回过去,耿宇连忙拨了回去,谁知道却是荣石在听,耿宇愣了下,“呃……大少爷?我还以为……”

“以为是索杰啊?”

“啊,是……”耿宇抿了抿嘴,“大少爷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许掌柜。”

“知道就行,叫他来听。”荣石说。

许一霖接过电话,“大少爷。”

“嗯,”荣石笑着说,“许掌柜今儿个进展如何,还过瘾吗?过了瘾了,就赶快回来,家里有人等你呢!”

许一霖笑了出来,“什么叫过瘾啊,我是给你的染厂查账呢!你不知道他的账目,有些他压根就懒得费心去摆平。”

“我知道。”荣石说,“你知道就行了,别漏出去,强龙不压地头蛇,我怕你吃亏,等你回来我再办他!”

许一霖看了眼耿宇已经退了出去,轻声说,“你怎么还不睡啊?”

“又没人陪我,我怎么睡得着啊!”荣石轻笑了声,“你们怎么这么晚?”

“接风宴啊,”许一霖说,“听说是按照我的资格来定的馆子,所以挺一般的。”

荣石状似疑惑,“怎么你没跟他说你是荣家的——”

“什么?”许一霖眨了眨眼。

“少奶奶。”

“荣石!!”许一霖喊了声,“我挂了!”

“别别!”荣石笑着说,“他给你送了什么?”

“烟丝。”许一霖拿着盒子。

“他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

“是,说是舶来的,我带回去给你尝尝啊。”许一霖晃了晃盒子,“里面还有惊喜呢!”

“几条啊?”荣石笑了笑。

“一条还不够啊?”许一霖说,“我要是真说少奶奶,连一条都没有!”

荣石大笑了起来,许一霖听着他的笑声觉得温馨又安稳,“我明天起早呢,你也快睡吧。”

“嗯,”荣石攥着听筒,像是攥着许一霖的手搓了搓,“你万事小心,早点回来。”

“知道了。”许一霖笑着挂了电话。

 

账簿查了三天,许一霖与耿宇悄声商量,“有两万坯布对不上,你能不能查查?”

“两万件,是吗?”耿宇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了。”

“那个傅先生……”许一霖低声问,“怎么没见他?”

“他?”耿宇笑了下,“他有别的事。”

许一霖正要再问,突然听到楼下的车间里接连几声巨响,所有的染布机都停了下来!

许一霖伸头看下去,下面的人惊慌奔走,喧闹鼎沸,许一霖说,“这是怎么了?”

“染布机坏了。”耿宇回答。

许一霖斜眼看着耿宇,想了半天说,“这就是索爷让我们来得目的?”


评论(33)

热度(292)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