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9。

山大王回来了~


9.

 

赵启平打电话说,要在德国再待一段时间,凌远刚从手术室出来,接着电话喊得一层手术室都不得安生。

“什么什么??你都学完了还呆什么呆!”凌远喊了声。

“你不是整天让我抓好机会,多跟外国的月亮好好学习,早点写好论文评上教授职称blablabla……这会怎么又着急了?再说了人家老师喜欢我,想多教教我,不行啊!”赵启平突然捂着话筒,机场的广播声音太大了,躲在厕所也躲不过去。

“你——”凌远刚要说话,秦老虎推开手术室门冲着凌远喊了声,“凌院长干什么!你要拆房子啊!”

凌远回头看着她,“你们怎么在这儿?”

“底下那层不够用,”秦老虎说,“你别喊了啊难产了你负责啊!”

凌远听到手机里赵启平的笑声,对着手机说,“还笑,不都是你!”

赵启平乐不可支,“我挂了,你晚上好好睡。”

“嘶,你都不回来我怎么好好睡!”凌远低声说。

赵启平笑了声,挂了电话。

 

赵启平到家谁也没通知,家里空荡荡的一看就是好几天没进过人,开窗透气洗澡换衣服,然后看着一大包礼物,一个一个的打电话去。凌教授夫妇正好晨练刚回家,赵启平笑着说正好蹭一顿早饭,把礼物带过去吃完了饭,又要回自己父母家去装个乖宝宝。

赵启平父母家离得远,回到市中心已经午后了,赵启平又拨了通电话,那边隔了很久才接通,“喂,你回来了啊?”

“嗯,在哪呢?”

“市委家属院。”

“嗬,都搬家属院去了,什么时候领证啊?”赵启平说着向着市委家属院开去。

找到了市委书记的小楼,门没上锁,赵启平提着箱子走了进去,房子里有一股刚打扫完卫生的灰尘气,赵启平咳嗽了两声,“这什么破房子!”

里面走出来一个戴着口罩的小刑警,“来得正好,帮我打扫卫生吧。”

“我可什么都不会干。”赵启平放下东西,扬着眉毛,“我在家唯一的家务就是按遥控器。”

小刑警眯了眯眼睛,“那你在这添什么乱,还不赶快回医院。”

赵启平笑了下正要说话,听到门口有人进门,他连忙伸手,“给我个口罩快点。”说着自己脱了外套,拨了拨头发,抓过了口罩,小刑警说,“你要干吗?”

“你别说话!”赵启平戴着口罩走了出去。

 

市委书记空了点时间回来收拾屋子,这屋子经常不住人打扫起来很是费劲。屋子里迎出来一个人,“川奇,我刚才擦玻璃把手都划伤了!”

那个人抓着书记的胳膊,说话就要抱过来,书记吓得往后躲了两步,看着戴着口罩身形一样的人,“赵大夫吧?你回来了啊。”

赵启平笑了声,书记跟着笑了下,“你借我们然然的脸,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赵启平伸出手指晃了晃,“进来吧,报答你们的在里面呢~”

 

赵启平把带来的箱子打开,里面是手铐口塞皮鞭眼罩等等一应,“这可是德国的,质量好哦~”

小刑警的脸腾地就红了,“这,这是什么?”

“李书记,你见多识广,别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书记咽了咽嗓子,看了眼小刑警。

赵启平看了看,把手铐抠起来拿走了,书记说,“哎——”

“李书记,别小气了,你们俩有真的能用呢,嗯?”赵启平走到门口,看见书记刚带进来的红酒,“这个我拿走了。”

书记回头点了点头,“问凌院好。”

 

凌院下午开完会路过普外办公室听见韦神医在里面说什么东西是从德国带回来的,凌远进门去看了眼,听韦三牛吹牛的小大夫们赶紧散了摊,韦三牛扭头看见凌远笑着说,“怎么样,开心吧?”

“开什么心?你什么时候管心内科了?”

“啧,你们家山大王回来了,你不——”

“什么?回来了?”凌远惊异地瞪着眼睛。

“你不知道啊?”韦三牛说,“刚还在跟散财童子似的发礼物呢,给我带的东西,你没看见?”

“我开会呢!”凌远转身就走了。

到了骨科办公室,凌远看了一眼,齐老师走过来说,“院长?”

“齐老师,”凌远笑着说,“那个……赵主任呢?”

“去妇产科了。”齐老师笑了下,“刚走。”

“哦,”凌远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妇产科什么时候都是人满为患,凌远向里看了眼,秦老虎在后面问了声,“找什么呢?”凌远回头看着她,秦老虎说,“我们这的媳妇和孩子都不是你的,别找了!你的已经走过了!”

“又走了?”凌远皱着眉头。

 

凌欢啃着巧克力眯着眼睛,“我们大王给我带的巧克力~”凌远叹了口气,头一次觉得第一医院怎么他妈的这么大。

凌欢接了个电话说,“哥,11楼说有人去找院长了。”

凌远捏了捏眉头,“行,知道了。”

凌远强打精神,想着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归是要回家的。整理好了精神,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沙发上没有人,凌远走进门看向自己的桌子,自己跑断了腿找得人正坐在自己位置上啃着巧克力乐呢。

凌远笑了出来,关上门,“你不是说老师喜欢你,让你多呆两天吗?”

“是啊,可是我跟老师说我家养了只萨摩,我不在他吃不下睡不着,而且他长得那么好看,被人领走了可怎么办?”赵启平眨了下眼睛。

“那你还打电话骗我干什么?”

“告诉你一声,我可是放下大好前程专门赶回来的,让你知道珍惜啊。”赵启平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真的?”凌远疑惑地看着他。

赵启平翻了翻眼睛,起身说,“没有,我敢吗!老师有事要飞澳洲,约好了邮件联系,他可真是很喜欢我,我没有白费你给得机会。”

凌远笑了出来,“我知道,没人不喜欢你。”

赵启平站在凌远对面,“那你呢?”

“我尤其喜欢。”凌远要贴上去,赵启平推了下,“那你还拈花惹草的!学个习也不让我放心!”

“你以为我想啊!”凌远摇了摇头。

“人家小姑娘又清纯又可爱,谁知道你想不想?”

凌远笑了下,“我就喜欢那种占山为王,为所欲为,一肚子坏水的,有什么办法!”

赵启平笑了出来,“谁一肚子坏水!”拥抱上了凌远。

亲吻像是都不能够承担这份思念,凌远贴着赵启平的脖颈厮磨,呼吸着他身上的气味,收紧胳膊将他的身体紧紧圈进怀里,“可算是回来了……”

赵启平仰着脖子哼出了声,咬着凌远的耳廓,“凌远……你今天还有手术吗……”

“没有。”凌远闷在赵启平的颈窝里。

“那你早退一会……行吗?”

凌远没顾得上回答,赵启平推开凌远,“我可是为了患者着想,你这个样子……是要出事故的,嗯?”

凌远笑着说,“我代表第一医院全体同仁和患者感谢赵大王的关心爱护。”

赵启平推了把凌远看着他,凌远亲了下他的脸颊,“你等我收拾好。”

凌远去归置自己的文件,随口问了句,“你给他们都带了礼物,怎么没给我带啊?”

“我还真给你带了一样。”赵启平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副手铐,用手指勾着给凌远看。

凌远皱了皱眉,“这是……手铐?”

赵启平勾着手铐晃了晃。

 

“你不会用啊?我教你啊……”


评论(23)

热度(181)

  1. 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咦呃咦呃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