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39。



39.

 

竹木纯一只是依稀记得曾经在承德见过许一霖一面,他是荣家的人。竹木皱了皱眉,荣家此时在他这里是个烫手的山芋。荣石一个软硬不吃的刺头,护食护得像条疯狗一样,之前一刀砍了青木让竹木无端损失了一名少佐,何况青木家族颇有势力,军部得知当即就要判他军事失误的大罪,幸好几位旧识说情才压了下来,其中便有此时办公室里的伊藤进,他这次到这也是为了这个来谢他的。

“徐掌柜怎么在这?”竹木问。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长官您……贵人多忘事,我姓许,言午许……”他咬了咬唇,带着小心地看着竹木。

竹木看到这个眼神倒是想起来了,他与荣石同在这个许掌柜的茶社喝过茶。他笑了下,“许掌柜,得罪了。”

“哪里的话,这本来就很相像,我们大少爷也叫错过,”许一霖微笑了下,“许久不见您去喝茶了。”

竹木看了眼许一霖身后的耿宇,这个人他是认得的,一直跟着荣石和索杰的,“你们来这干什么?”

“我来这查账,荣家有个厂子在这。”许一霖回答。

办公桌里面坐着的日本军官伊藤与竹木说了几句话,又看向出云商社的长谷,竹木皱着眉头看着弓着腰的刘琳,又看向许一霖,他的直觉这里有些不对劲,可是却说不出是哪里。

竹木问,“你们来这查账,碰巧染厂的机器就坏了?这……让我怎么相信?”

许一霖垂着眼,心里紧了一下,他抬手掩着口鼻清了清嗓子,“长官,您这意思……这机器故障倒是要怪我?”许一霖看着竹木,“这……这我可有点冤,这一台机器少说也十几万大洋,回去我可没法交代。”

竹木看向伊藤,伊藤的中国话显然并没有竹木这样的流利,“你没有来,机器正常。你的来了,机器就坏了。”

许一霖微蹙着眉显出无辜的样子说,“这位长官……这机器要用,自然就会有坏的时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竹木轻笑了下,“很多中国人的厂为了怕皇军追究,会自己毁了机器假称是故障。”

许一霖张了张嘴,轻声说,“竹木长官,别人这么说也就算了,您可是知道荣家有多少厂在给关东军做事的,我们何必在这搞这个名堂呢。”

“你们一点不知情?”

许一霖觉得有些喘不上气,他张嘴轻叹了口气,接着说,“二位长官,我已经跟长谷社长说过了,这批货是刘掌柜自行与他签下的,柜上完全不知道,所有的钱都没有走账,进了他自己腰包……今天出了事,倒让我们来顶了……我还没跟大少爷回报呢……”

长谷突然开口问刘琳,“我们的坯布呢?两万件!你的机器没法用,把坯布退还给我们!”

刘琳颤抖着回答,“在……在车站仓库……”

“车站?那里根本不对!我们派人去看过,那里只有五千件!”长谷说。

“不可能!不可能的!”刘琳惊慌失措地看着长谷,“我放在那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那你告诉我们,坯布去了哪里!”伊藤突然拍了下桌子。许一霖一惊后退了一步,耿宇连忙抓紧了许一霖的胳膊。

竹木看向许一霖笑了下,“许掌柜怎么了?我以为荣家都是刀口舔血的好汉,怎么连这样小打小闹也会吓倒?”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看了眼刘琳,问了句,“长官……你们,要把刘掌柜……怎么样?”

竹木略一沉思便知道,“你想保他?”

许一霖微点了点头,“刘掌柜也算是大少爷的叔伯,若是真的……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开口求一下,不然大少爷那里……一定不会饶了我们的。”

伊藤摇了摇头,竹木又跟他说了几句,扭头看着许一霖,“你准备怎么办?那可是军需!”

许一霖皱着眉,“……我能定的不太多,只能保证赔偿损失,其他的还得大少爷定。”

竹木看着许一霖没有说话,许一霖看了眼竹木又垂下眼睛还是那样唯唯诺诺的样子,看起来倒是不像会设下这样计谋的人,只是人不可貌相,这道理竹木也是知道的。

“可是……月底的时间恐怕就赶不上了……”许一霖轻声说了句。

“许掌柜,这个时间赶不上,我们是要受军部的责罚的,你的明白?”竹木眯了眯眼睛。

许一霖张了张嘴,“长官……我也是尽量帮您解决,只是这个事……原本我知道的时候就晚,”许一霖抿了抿嘴唇,“实在抱歉,这位叔伯……大少爷也是管不住的……”

竹木道,“我们倒是替荣石清了个绊脚石?”

“长官,不可这么说的,荣家是世家,礼数还是在的。”许一霖微笑了下。

竹木看着许一霖沉默了会,轻笑了下,“许掌柜,果然是个妙人。”

许一霖低了低头,“长官说笑了。”

“我们问问荣石看他怎么说?”竹木伸了伸手,“电话。”

日本士兵拿过了电话放在竹木手前,竹木歪了歪头,“许掌柜。”

许一霖缓步走到竹木身前,拿起电话想了下拨到了咖啡店。

 

接电话的是咖啡厅的小杨要许一霖稍等,过了一会许一霖便听到了那边一个让人安心的声音叫了声,“一霖,你没事吧?”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大少爷。”

荣石顿了下,“你旁边有人?”

许一霖看了眼竹木,“那个……上次见过的竹木长官在这……刘掌柜好像背着您跟日本的商社做了买卖,但是现在有些闪失,机器也坏了,现在我们在军部,这件事……我没办法定到底要怎么办,还请您定夺。”

荣石瞪大了眼睛,“竹木在你身边。”

“对,我们全都在。”许一霖说。竹木伸开手,许一霖说,“长官要跟您说话。”

竹木笑着说,“荣老板,您家这个许掌柜可真有意思。”

荣石闭了闭眼睛,咬着牙说,“竹木长官,是我们家染厂出问题了?”

竹木笑了下,“具体是这位刘掌柜和出云商社的事,我和许掌柜都是半知半解,我的同仁伊藤君是不会饶了刘掌柜的,可是你们家这位许掌柜想要保他,这个就有点麻烦。”

荣石出了口气,“刘掌柜是跟着我爹做事的,也算我的长辈,我们荣家自然是要保的。”

“那荣老板要如何保呢?”

荣石轻笑了下,“我们自然是赔偿损失,这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吗?”

“这是军需,我们有军令的!”竹木突然厉声说。

荣石的声音放缓,“竹木长官,有话好好说,你声音再高,这事不是也发生了吗?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会让小许全权处理,他可以代表我。”

竹木看了眼许一霖交回了电话,许一霖接过电话轻喘了口气,“大……大少爷……”

“一霖,你仔细听好,”荣石沉声说,“怎么处理不重要,保证你自己平安回来,听到了吗?”

“嗯,是。”许一霖应了声。

“别怕,”荣石轻声说,“我在家等你。”

许一霖咬着唇,“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许一霖挂了电话,竹木看着他,许一霖点了下头,“大少爷说了赔偿是要的,而且坯布……我们月底怕是不成了,如果长官需要,可以替您联系别的染厂。”

竹木看向伊藤,许一霖躬身轻声道,“荣老板吩咐我,既是给您添了麻烦,我们一定会有所表示。”伊藤抬眼看着许一霖,许一霖轻点了下头。

伊藤冲着竹木点了点头,竹木轻笑了下,“刘掌柜我们先扣下了,看许先生的诚意了。”

许一霖拱了拱手,“多谢长官,我这就去准备。”

伊藤说了句日语,有一个日本军官立刻站直应声,竹木道,“这一队人是要保护许先生的安全。”

许一霖张了张嘴,点了下头,“我明白。”

 

许一霖回到了染厂,让账房把刘琳的所有家产每一笔都记清楚报上来,又让周虔把刘琳那一车现成的财产盘点一番,告诉把头联系买办和洋行找德国的技师来修机器。

许一霖扶着额头坐在办公室里叹着气,耿宇端了茶来,“许掌柜。”许一霖抬眼看了看他,叹了口气,“你们准备好了让日本人去自投罗网的染厂了吗?既是要他的坯布又不能让他按时交出军需。这是你们的主意吧?”

耿宇点了点头,许一霖吩咐道,“快去联系吧。”

 

荣石放下电话,索杰已经跟了过来,“怎么回事?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谁打来的?”

荣石看了眼索杰摇了摇头,“许一霖。”

“小许怎么了?”索杰紧张地说。

“他在军部,竹木也在,在商量赔偿的事。”荣石起身转到了酒柜去拿酒。

索杰皱着眉,“他没事吧?”

“现在?”荣石端着杯子,心疼得闭了闭眼睛。

“荣石——”索杰叫了声。

荣石抬起了手制止了索杰的话,“事已至此……就只能看他自己了,就是你告诉我的,相信他!”

荣石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一拳砸在桌上。


评论(23)

热度(26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