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河神】纵横四海。段子2

2.

 

丁卯一觉醒过来自己手脚都泡发了,皮肤都皱了起来,水也早就已经冷了,他推了一把趴在背上睡得打呼的郭得友。郭得友被推得趴在浴缸边上,两条大长胳膊吊在外面。

大半夜的你撒癔症啊……郭得友嘟囔了句,睡觉都不让人好好睡……

丁卯出去换完了衣服看了眼表进来说,快出来吧,时间够了,上床睡!

……时辰不够。郭得友说梦话一样回了句。

丁卯只能卷起袖子下水捞他,快起来!

郭得友的下巴挂在丁卯肩膀上,丁卯拿着浴巾给他擦干净,拖死尸一样掐着腋下往外拖,终于把郭得友给拖醒,哎哎哎醒了醒了,我没死呢!

丁卯笑了出来,我在德国拖过不少呢~你尽管装!

啧啧啧,修桥补路瞎双眼,杀人放火子孙全啊……郭得友晃了晃脑袋,脱了湿衣服躺上床。

郭得友!丁卯指着他,你给我滚下去!

 

丁卯正和商会的叔叔大爷们在书房议事,郭得友抱着盘蜜三刀啃着就推门进来了,这家做得也太不地道了,你到底在哪买的,没去我说那家吗?不是说了在海光寺嘛!

书房里众人都扭头看着郭得友,郭得友笑了出来,牙上沾得都是嚼碎的点心,哎哟几位在呐~自顾自一屁股坐在会长桌子沿上,你们继续继续~

丁卯起身扒了下郭得友的肩膀,郭得友扭头看着他,干吗!

丁卯捏了块放进嘴里,这不挺好吃的吗!

你看看,还不信了!郭得友跳下桌子把盘子端给几位叔叔大爷吃,来来,大伙尝尝,大伙一起评评。

丁卯瞪着眼嘴里嚼着,郭得友你别没事找事了~

你这留洋想必也是没吃过好东西,唉,回头师哥带你去吃好的。

再给我一块。

鱼四也捏了一块吃了,确实不好吃,等等,刚才他们在干什么来着??

 

议事是议商会有片地和青帮挨着,划分不清,袁帮主要和丁会长聊聊。

郭得友进门的时候袁帮主笑了出来,哎哟丁会长,你把小河神拉来是嫩么回事?壮胆啊?

丁卯没搭腔径直坐进圈椅里,郭得友跳上窗户边的椅子上蹲着说,要不是这儿离十八街近,你当我愿意来啊!你们谈你们的,我反正今天没活,在这看个热闹。

两边谈判,青帮说商会用挤兑一生门的方法给青帮下套,商会说行那咱们斗斗法这月谁挣得多归谁,青帮说他们欺负人。

丁卯放下咖啡,这也叫欺负人?我要是说跟你们比游泳,那才叫欺负人!

小河神,你不是漕运商会的人吧?袁帮主说。

丁卯笑了笑,是不是商会的有什么要紧,他是我亲师哥,全天津都知道,袁帮主没听说?

嘚瑟!郭得友笑了出来,拿了个苹果在身上蹭了蹭啃了口,不过嘛是这个理,大伙都知道,王八游得都没我快。想了想又改说,我游得比王八还快,怎么好像也不对,这王八啊它都在我后面——哎?这话该怎么说来着?

丁卯扶着额头,你给我离王八远点!!

 

漕运商会有条新船下水,得需要开开运。

丁卯看着鱼四,去找小神婆家啊?

鱼四说,会长,您不知道啊,肖小姐带着小神婆一家子去北平吃烤鸭了。

郭得友本来摊在书房的沙发里,这会突然坐了起来,对啊,那肖兰兰别把我们家小神婆给拐带丢了!怎么还没回来呢!

丁卯耸了耸肩,我也没办法,要不让你小河神跳吧!

鱼四看向郭得友,郭得友摆了摆手,哎哎哎,别看我,我们这不是一条道!不能相提并论!

丁卯起身走过去,你从小看她娘俩跳大神看到大,你还不会跳?

会跳也不行!没跟你说不是一条道吗!

丁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你不是小河神嘛!差得不多!

那差远了!!

丁卯绷起脸,是不是不答应?不怕我用强的!

哎哎哎!郭得友缩起身子看着鱼四,想干什么!我告诉师父你们欺负我!

丁卯气鼓鼓地起身走到墙根面壁,郭得友看着丁卯的背影又看了眼鱼四,鱼四低着头搓了搓鼻子。

郭得友慢慢地磨蹭着走过去,那个……不是我不干,我不是怕对你们家船不好嘛……我还认识有别的神婆神汉的,我给你去找还不行吗?

丁卯没搭理他。

我这……就是个外号,又不是真的河神,万一出了事得罪了谁不是不好嘛……

没有回答。

丁卯!郭得友伸手拉过丁卯,看见丁卯手指上正夹着烟,你——

丁卯轻吹了口气,一股烟气直冲着郭得友扑了过来,郭得友当即翻着白眼就要晕,恍惚间感觉丁卯扶着他,低声说,我就信你这个神。

 后来发生了啥郭得友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穿着小神婆的衣服醒过来的,脸上还画着两大片红脂。


评论(13)

热度(107)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