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40。

KKKKKKKKKK生日快乐!!吉祥如意!!

摘下星星送给你,摘下月亮送给你,愿太阳每天都为你升起!!【我唱出来了……】



40.

 

荣家兄弟来回报说,立冬已经送到了吕良彪的皇协军里,荣石点了点头,“他还小呢,你们多照应着,让他自己也警醒点,万一有个闪失我没法跟他们掌柜交代。”

徐一航微蹙了蹙眉,“你还是要策反吕良彪,我以为这已经行不通了。”

索杰摇了摇头,“也不是行不通,吕良彪至今都没有透露荣石跟你里应外合的事,而且……他对于咱们救了他爹还是有些感激的,之前也因为这个……救了荣意和……”索杰看了眼荣石。

荣石捏着眉头没有接话,那日通话之后,许一霖就再也没有消息,无论他打到酒店多少次,统统都是一个回答,房间没人。荣石不敢打到厂里,他无法确定这条线上会不会还有其他人在听着他们说话。他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如同行走在一条深渊上空的钢丝上,只要有个风吹草动他就能掉进地狱。

“荣石?”徐一航叫了声。

荣石抬眼看着她,“哦……什么?”他想了想,“我觉得如果吕良彪过来,对我们会有利,可是他这个人对于什么家国民族都没有概念,他只是因为他的义兄救了他的命所以就投奔了关东军,像索杰那样普通的说教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你怎么了?”徐一航问,“怎么心不在焉?”

“我……”荣石叹了口气,“我有个兄弟被困在了锦州的日本军部,我放心不下。”

索杰长出了口气,“我已经通知了锦州的地下组织同志们,他们会及时报告采取行动的,还有耿宇跟着呢,你别胡思乱想。”

“到底是谁?”徐一航看着索杰,“他这个样子……难不成是荣树?”

 

自离开军部,许一霖就直接回了厂里,盘点刘琳剩下的烂摊子还有什么可用来救命的。

此刻,许一霖撑着头正在浅眠,耿宇端着茶水走进来放在茶几上,只一声轻巧的“咔哒”,许一霖便睁开眼睛,耿宇轻声说,“许掌柜,您去办公室里屋歇会吧。”

许一霖摇了摇头,“那张床也不知都有谁睡过,还不如这桌子干净呢。”他按了按太阳穴,突然想起,“我让把头传信,让刘琳的家人快些离开锦州,他们跑掉了吗?”

耿宇轻声说,“索爷的人已经把他们转移了,您放心。”

许一霖摸了摸桌上的账簿,“也不知道他的财产能不能换他一条命?”

 

竹木没有给许一霖太久的时间,三日过后,许一霖就跟着一队日本兵回到了军部。

这次伊藤的办公室中没有那么多人在,竹木依旧坐在沙发上,此外还坐着一名军官,只是直挺挺地坐着闭目养神,连许一霖进门也没有睁眼看过一下。

许一霖进门对着竹木和伊藤拱了拱手,“两位长官,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保费,不知道能否让我们带刘掌柜走?”

竹木端着一杯茶轻抿了一下,笑着说,“许掌柜真是会做事,不仅有保费,昨晚送来的诚意我们也看见了。”

许一霖微微弯着嘴角,“此事虽然突然,可也毕竟是荣家的人给长官添了麻烦,应该的。”

竹木说,“这件事是商社行事有误,耽误工期也有他们的责任,伊藤君也会秉公办理。”

“多谢长官……”许一霖低着头。

“既是交了保费,人就带走吧。”竹木抬眼看了眼许一霖。

 

许一霖做梦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他看着耿宇接出刘琳,便悄声问了句,“这……会不会太容易了?”

耿宇拉着许一霖,“先出去再说。”

三人向着军部大门正走着,突然听到背后远远地一声枪响,耿宇立刻拉着许一霖蹲下,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

“狙击枪!”耿宇回头望过去,楼上众多的窗户中,有一扇是打开的。伊藤拖着狙击枪向下看着摇了摇头。

枪换到了竹木手上,耿宇连忙回身护着许一霖,一颗子弹正打在肩膀上,许一霖喊了声,“啊!”

刘琳在旁一见耿宇受伤突然起身向着大门奔跑起来,耿宇捂着肩膀喊了声,“刘——”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枪响。这次的枪没有再打偏,正中刘琳后脑,刘琳顿时停下,倒地,死在了场中。

许一霖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眼里全是眼泪,他连忙回头紧闭着双眼,牙齿紧咬着颤抖的双唇。

一队日本兵站在了两人面前,“长官请你们回去。”

 

许一霖和耿宇又回到了伊藤的办公室,竹木看着许一霖,“许掌柜,刚才伊藤君突然要跟我们比一下射击枪法,误伤了你们,真是抱歉。”

许一霖脸色发白,咬着唇一句都答不出,耿宇硬撑着站在身后,血顺着指尖滴下来,竹木看了眼耿宇,叫了日本兵进来说,“让你的人去包扎一下。”

许一霖倒吸一口凉气看向耿宇,耿宇连忙摇头,“长官……不用……”

竹木眯了眯眼睛,日本兵举起枪对着耿宇,许一霖看着耿宇,“耿宇……”

“长官,我们大少爷——”

竹木皱了皱眉,许一霖扶着耿宇的胳膊,“你去吧……”

“不行!”

“怎么?许掌柜在这,还会有什么危险吗?”竹木冷冷地说。

许一霖看着耿宇被带走,他闭了闭眼睛定了定神,转身看着竹木,竹木微笑了下,“许掌柜坐。”

“……不敢。”许一霖低着头说。

“我记得许掌柜的茶道十分了得,不如再给我们看看?”竹木看了眼窗边,“我这位同仁清水君,可是对茶道十分有研究。”

许一霖顺着看过去,名叫清水君的日本军官正拖着狙击枪靠着窗边,就是刚才闭目不发一言的那个人。

许一霖此时站在原地不敢动,竹木说,“怎么?许掌柜不给面子?”

“……不,我……”许一霖深吸了口气,“好。”

 

许一霖搓了搓手,开始为三个日本人泡茶。他自是心里害怕,可是次序都是练熟的,只是用竹夹夹起茶碗时,能清楚地看见他的手在抖,竹木笑了下,清水却是抬眼盯着许一霖,许一霖将茶碗放在他面前抬眼看了他,便连忙垂下了眼。

许一霖斟好茶,将壶放下轻声说,“几位请用。”

竹木闻了闻,轻抿了一口,满意地嗯了声与伊藤交换了几句日语。一直不发一言的清水长长吸了口气,将茶的香气吸进了鼻腔,然后缓缓吐出,轻抿了一口,良久说了一声,“许掌柜?”许一霖看向他,他点了下头,“很不错。”

“过奖。”许掌柜低了低头。

约莫过了半个钟,耿宇被带了回来,却是真的包扎了伤口,许一霖刚要起身却又碍于竹木,只能坐回沙发上。竹木仿佛兴致很高,“许掌柜,不知你在锦州各处游玩过吗?”

“没……我是奉命查账……是公干。”许一霖说。

“嗯,”竹木点了点头,“不如同我们一起用个便饭?”

 

他们被带到了一家饭店的隔间,外面是喝茶闲聊唱曲的地方,可自日本人一进门便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多唱一声。

伊藤叫了掌柜的来问唱的什么曲,掌柜的回答说是《桃花庵》的折子戏。

竹木皱了皱眉,“《桃花庵》是什么故事?”掌柜的刚要回答,竹木摆了摆手,“许掌柜上次讲的猴魁非常动听,想必这个也不陌生?”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点了下头,“之前听过……是白玉霜的名段……”

“既是名段,那我们先听听吧!”竹木吩咐了句。

可台上唱曲的是两个年轻姑娘,此时吓得浑身筛糠一般,无论如何也唱不出声来。两个日本兵已经端起了枪抵在了姑娘头顶。

许一霖和耿宇都看着台边的情形,耿宇本就一肚子气,这会更是牙根痒痒,当即就要起身,许一霖一把按着他低声说,“你干什么!”耿宇怒视着台边的两个日本兵,口里喘着粗气,许一霖死命抓着他的手,“耿宇,你受着伤呢……你,你过去了,我怎么办?”

耿宇紧皱眉头,恨不得把牙咬碎了,许一霖用尽全身力气按着他,不让他轻举妄动。

“许掌柜?”清水突然叫了声。

许一霖愣了下看向清水,清水歪着头皱着眉看向耿宇,“你们想说什么?”竹木听见也看了过来。

台边的两个日本兵用枪托砸向了两个姑娘,惨叫声充满了大堂。许一霖看了眼台边又看着清水和竹木,缓缓站起身,“长官,她们这样唱,也唱不出什么好听的来,就别扫兴了。”

“那依许掌柜的意思呢?”竹木说。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长官,若是不嫌弃……不如,我来唱,给您助个兴?”

 

许一霖来到台边回头看了眼,伊藤让两个日本兵退了下去,许一霖轻声对两个姑娘说,“带着乐师躲得远远的。”

耿宇叫了声,“许掌柜,你这……这该怎么办?”

“你去给我找把扇子,要精巧些的女人用的。”许一霖说。

“许掌柜——”

“快去!”

许一霖站在台上冲着台下拱了拱手,“各位,今天给三位长官助兴献丑了,评剧小弟听得少,就不班门弄斧了,给三位唱段《牡丹亭》,聊表心意。”

耿宇拿着扇子站在台边,许一霖看了眼低声问,“怎么是这个?要纸扇!”耿宇拿得确实是一把精巧的女人用的扇子,不过是檀香木扇。

“……这……这,我就只能找到这个了……”耿宇为难地咧着嘴,“要不您将就用用?”

许一霖皱了皱眉,“拿过来吧。”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展了展袖口,搓了搓手里的扇子,便开了口。


评论(19)

热度(228)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