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序章。

我起了个暴露年龄的题目。。。【为何要挖坑埋自己】

用的还是我与书书联文时的梗,祖宗是条龙。



序章

 

亢金龙到东海回报时,刘彻躺在西海二公主膝盖上正沉睡着。亢金龙轻手轻脚踏进门槛,慢慢走近了看向二公主,二公主低头看了眼,摇了摇头。

亢金龙轻声说:“时辰快到了。”

二公主轻启朱唇:“回了吧,就说刚睡下。”

亢金龙皱了皱眉,有些为难,二公主问了句:“这是何故?天上找他了?”

“这……”亢金龙犹豫了下。

刘彻长长地哼了一声也不睁眼,模糊地问:“何事?”

“陛下,”亢金龙上前一步到刘彻耳边低声说,“玉清真王驾下司命差人来报了时辰,北斗天枢也候着了,只等陛下了。”

刘彻睁开眼睛看着亢金龙,“这才几日?他们才多大?”

亢金龙回报:“这次还好,他们还有个孩子。”

刘彻微蹙了蹙眉起身,亢金龙当即躬身:“劳烦陛下。”

刘彻看着亢金龙笑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展了展玄色龙袍,“子夫,朕走了。”

二公主起身施礼:“恭送陛下。”

 

按下云头显出了一片竹林,刘彻老远就看见了司命正站在一棵竹子后,看着远处走来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他飘到了司命身后说:“你鬼鬼祟祟地躲什么呢,你就算站在那二人眼前,他们也看不见你!”

司命大叫一声连忙转身,刘彻闪远了身子嫌弃地瞪着他,司命这才躬身:“神君有礼,小仙唐突了。”

此时那状似父子的二人已走到眼前,刘彻看着那名男子:“那是翼火蛇?”

司命星君道:“正是,他方才去集市给儿子买糖葫芦。”

“张月鹿呢?”

“砍柴还未归。”

刘彻沉下了脸,“谁先死?”

“翼火蛇。”司命看了看天,“神君,时辰到了。”

刘彻与司命同时逼近了那竹林深处的小屋,此时翼火蛇正在收晒好的竹篾,那小娃脆生生的问了句:“爹爹,娘亲为何还不回来?”

 

刘彻看着小娃:“孩子怎么办?”

司命背着手:“孩子要跟着一个全真教的道人上终南山,将来会成为捉妖人。”

“全真教?”刘彻想了想,“重阳老头的徒弟?”

司命摇了摇头,“他若进了山……得是帝君的重徒孙了吧。”司命笑了下,“神君,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了,误了时辰可是犯天条的。”

刘彻斜了眼司命,身影一窜便消失了,待司命转眼之间,一条巨蟒便出现在了小屋前,张着血盆大口冲着那小娃而去!

司命低头不想看翼火蛇与蛇妖争斗至死,翻手召出了运势薄,抬眼确认那位已去,便在簿子上勾去了石天明的名字,接下来柳氏张月鹿看见夫君身亡向着蛇妖也冲了过来,蛇妖一个甩头,柳氏摔了出去没了气息。

司命勾了柳氏的名字,看着两具尸体内的仙气已然上天,合上了运势簿,大功告成。

 

路过的全真道人将道符贴在了刘彻脑门上,刘彻趁势抽身,那蛇妖之躯顿时瘫软倒地。

一瞬之间,刚才的和睦之家就败落消亡了。

竹林里都是那娃娃的哭声,哭爹喊娘,刘彻与司命要回宫复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刘彻回头看了眼问道:“那孩子叫什么?”

“呃……”司命翻开簿子查看,“名叫……石太璞。”

刘彻并未在意,扒着簿子,“运势如何?让我看看!”

“哎哎,神君!不要为难小仙了!就此回宫吧!北斗星君还在等我们。”

此时那道人已经安慰住了小娃,停下了哭声,只是坐在父母尸体前默不作声。

刘彻又看了一眼,才腾云上了天。

 

到了南天门,亢金龙正等在门口:“神君,我已看见两道仙气回到了天宫,想必翼火蛇和张月鹿已经回来了。”

“回来了。”刘彻也不停留,径直往门里走,“天枢呢?”

“已在受刑台等候神君。”亢金龙随刘彻一道腾云去了受刑台。

 

天枢见两道仙气而来,果然看见刘彻与亢金龙,天枢拱手:“神君到了。”

刘彻道:“有劳星君了,我与他俩说几句话。”

天枢挥了挥手,早已被天兵押解的翼火蛇和张月鹿被放开了手脚,二人泣拜:“有劳神君了。”

“有什么劳?你们俩都这都几辈子了,这才刚遇见一次,过了有十年吗?就被我拆散了!这值得吗?认个错那么难吗?你们这倔脾气到底随谁!要不是你们神君被你俩气得毛都快掉光了,他会一怒之下告上天庭,让你们历尽轮回之苦吗!”刘彻看着跪倒的二人大发雷霆。

二人对视一眼,只得俯身泣拜,未有回答。

刘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翼火蛇开口道:“神君,小仙斗胆一问,我与她的孩子……今后会如何?”

刘彻背对着二人,沉声道:“拜到辅极帝君门下了,其余我就不知道了。”

张月鹿笑了出来:“既是全真门下,说不定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刘彻嗤笑了声:“难保他都修成正果了,你们还在这转世投胎呢!”

翼火蛇再拜:“我们这一世既是遇上了,下一百世恐怕也再难遇上,那太璞即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了。”

天兵来报:“孟章神君,行刑时辰已到,贪狼星君要带此二仙去行刑台了。”

刘彻挥了挥手,翼火蛇被天兵押起,忽然像是想起什么转身对着刘彻道:“神君今后若有用得上我们之处,千万召唤我们前来!”

 

二仙被天兵押解走,亢金龙在刘彻面前跪倒:“多谢陛下,救我兄弟姊妹。”

“此事已过,不必多提。”刘彻垂眼看着他,“这是天庭不可妄语,你也想上刑吗!快起身!”

当日翼火蛇与张月鹿私情被陵光神君撞破,神君本是护短不准备上报天庭,可是二仙死不悔改,陵光一怒不仅上报了天庭请了万死万生之刑,更求得法外苦楚要二仙每次轮回前都受一百道雷刑,故而他们投胎之后都是病恹恹地不得长寿。

角、亢、氐、房、心、尾、箕一起跪倒在前苦求刘彻为二仙求情,刘彻躲来躲去都躲不过只得应下,与陵光求得二仙历尽轮回三百世,陵光又要他们受尽折磨苦楚,刘彻应允了亲自执行。

此是第三十世,他们这一世才第一次相遇。以往二十九世,未曾相遇便已惨死了。

 

连相见都不能,为何还要无怨无悔轮回百世,受尽苦楚?

 

司命星君向刘彻施礼,“神君,小仙这几日要下界历劫,玉清真王将我这簿子托给了另一位仙友,既是见到了神君,便跟您说一声。”

“托给谁了?”刘彻点了点头。

“这位您也熟,”司命微笑了下,“岁星东方朔。”

“呵!”刘彻笑了出来:“真王可真会托付人。”

仙娥来宣,玉帝感知神君上了天庭,宣您过去。

刘彻皱紧了眉头:“我就知道我出得东海就到处都是麻烦!知道了,回去复旨吧,我随后来!”

 

刘彻坐在驾下,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也不说。玉帝坐在座上,斜眼看了看他。

“玉帝,没什么事我就先——”

玉帝微蹙了蹙眉,“什么叫没什么事?无事朕宣你干什么?”

“您能有什么事啊不就还是那档子事儿嘛!”刘彻皱着眉往上看了眼。

“什么叫那档子事!”玉帝拍了下龙案,“青龙,你是娲皇亲托于朕的神兽,是天地灵根!你迟迟不诞龙嗣是要让你这灵根断了吗!!”

刘彻闭了闭眼,“哪就至于断了,龙嗣虽然珍贵也不是没有,陛下您——”

“你给朕闭嘴!”玉帝指着他,“龙嗣虽有,可上古神兽只有你一个!你比朕还大几万岁呢!你到现在连个子嗣都没有!”

刘彻不耐烦地皱着眉头,“陛下,您这心也操得太多了点吧!”

“你要我如何与娲皇交代!”

刘彻想伸手堵耳朵的时候,终于有人传报白泽已到,是来寻孟章神君的。刘彻大喜过望,当即起身,“陛下,我先走了——”

“宣白泽使者上殿。”

 

白泽施施然进殿施礼,“陛下,今次乃是娲皇护法白矖产子,我与青龙是邻居,想与他一同前去祝贺。”

刘彻瞪大了眼,你不是来救我的吗!这,这是落井下石啊!

“青龙!”玉帝大喝一声,“同是娲皇驾下,你看看人家!!”

 

刘彻出了一身汗终于被放出了殿外,他斜眼看着白泽,“你是专门前来幸灾乐祸的吧!”

白泽笑得眯着眼:“青龙,白矖真的产子了,专门要你过去送礼!要大礼!”

 

峨眉山仙气缭绕,潮湿温暖,正适合白矖生孩子。

青龙站在小床边看着半人半蛇的小婴儿睡得正熟,不知为何又想起了方才见过的翼火蛇的孩子,那孩子……叫什么来着?

“青龙。”白矖叫了声。

刘彻转身走到外屋,白矖、螣蛇与白泽正端坐品茗,螣蛇道:“咱们几个里数你家里宝物最多,你今日空手前来,不怕我把你打出去?”

“你可别说你打不过我,”刘彻微笑着坐下,“在你女儿面前丢脸啊。”

螣蛇当即起身,“走啊。”螣蛇现了原形,半人半蛇窜了出去,刘彻端起杯子饮下大茗,却迟迟不动。

白矖与白泽都看向刘彻,刘彻皱了皱眉:“我答应他了吗?”

白矖轻笑了声说:“他与谁都可和睦相处,偏就碰上你。”

“那不是和睦相处,那是别人打不过他!”刘彻侧耳听见里屋那女婴睡梦中的呢喃,便又说:“不过礼还是得送的。”

“那敢问四海之主,想给我女儿送点什么啊?”白矖问。

“我身无长物,只有四海之水,”刘彻笑着说,“不如就应承她,以后她若要水,叫天天应,叫地地应,四海水族都应她所求。”

 

 

#这女儿大家伙都认识的#

评论(79)

热度(33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