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彻璞】上天安排得最大嘛。2


2.

 

白泽抚掌浅笑道:“青龙既如此说了,不怕他不应!”

刘彻嗤了一声:“我何时说出的话没应过?”他朝外看了眼,“怎么没见到监兵?”

螣蛇突然从府外窜进了屋内:“青龙!你不是说了要战!”

刘彻斜着眼看他:“我皇要你当护法,是不是可怜你的?”

螣蛇青筋都暴起了,白矖看着螣蛇安抚了句:“好了。”接着道,“白虎来过了,因感念到麒麟快到了,他就离开了。”

正说着,府外云开雾散、顿生彩霞,祥光映到了窗棂上,白泽说:“定是麒麟到了!”

麒麟与陵光神君一道来的,白矖施礼道:“今日到的齐全。”

麒麟还礼:“与朱雀住得近,便叫上他一道来,我先去看看孩子。”

刘彻与陵光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陵光气乎乎地先问了:“你今日去见过那两个孽障了?”

刘彻沉声道:“嗯,这一世被蛇妖害死的,我送他们一程。”他想了想,“还留了个孩子,也算得偿所愿。”

“可有悔意?”陵光问。

刘彻摇了摇头:“我也问过了,怕是百世轮回也难有……他们这些成了仙的,也这么死心眼!”

麒麟走出里屋,叹了口气:“这些上仙不像我等,是天父地母无人敢管,还须可怜他们才是。”

“既是上天定下了便该遵循,还有什么可争得,”刘彻摇了摇头,“难道上天不知道什么才是他们该走的,只有他们自己才知?真不知道怎么成得仙,定是陵光没有带好!”

陵光冲着刘彻呲了呲牙,刘彻抬着下巴:“怎么,上天安排得最大,不知道吗?”说着话他皱了皱鼻子:“什么味?”

陵光耻笑了下:“九尾狐来了吧。”

“他们来干什么?这儿有他们位置吗!”刘彻不耐烦地说,“你还请他们了?”

白矖叫了声:“青龙,来者是客,你收敛点!”

陵光起身:“赶出去了就是赶出去了!你们性好,我们可闻不了这骚味,白矖、螣蛇,我先走了!”

刘彻展了展龙袍,“我也回东海了,白泽你走吗?”

白泽道:“我与麒麟到我皇处当值,你回去吧!”

刘彻与陵光一同出府,果然碰上了青丘来人。为首的姥姥见到二人,立时躬身施礼:“见过两位神君。”

刘彻黑着脸不回话,陵光道:“什么时候连你也配站着跟我们说话了?我们认识你祖宗的时候,还没你呢!”

姥姥身后的男狐似有不满,抬头看向了二人,刘彻垂眼瞥了他:“区区六尾,就敢直视我了?”

姥姥跪倒在地,拉着身后男狐跪下,向二人道:“长言还小不懂事,二位神君莫怪!”

陵光挡着口鼻:“快走吧,我可闻不了这味!”

刘彻冷笑一声,与陵光一同离开了峨眉山。

 

陵光回了南方,刘彻正值回程,有丁卯神司马卿从东海而来正迎上他:“哎哟哟,神君可让我好找!”

“找我干什么!”刘彻瞪着眼睛。

“您别吓唬我,我奉旨而来,明天三月三,瑶池蟠桃会,玉帝召您回去,特让小仙来接您。”司马卿躬身道。

“接我?是截我吧!你就说没截到!”刘彻不多废话,绕过丁卯神要走。

“神君不要为难我了!”司马卿苦笑着说,“玉帝让您这些日子都住回天上去。”

“哎!他怎么——”刘彻咬了咬牙。

司马卿道:“蟠桃会神君无论如何是要去的,来来,我扶您回天庭!”

进了南天门,丁卯神回去复命,逢着岁星东方朔翻着运势簿子晃着就走了过来,刘彻看不惯喊了声:“东方朔!”

东方朔猛地抬头,三角眼一眯似笑非笑走近了:“原来是陛下,臣给陛下请个安!”

“仙翁是老糊涂了,怎么找你带司命的值?”

“真王他老人家是慧眼如炬,”东方朔斜着眼,“你以为都像你啊!”

刘彻抬手就要去揪他的胡子,东方朔拿着运势簿挡了挡:“天命所遣,臣先行一步了!”

刘彻百无聊赖回到未央宫,因是不常住,宫里空空荡荡得亏是天庭要不然恐要闹鬼,东方七宿正在当值,他左右无事这一日下来上天入地奔波数个来回,此时正好在宫中歇下了。

 

第二日,南天门外行辕备好,刘彻奉旨随同玉帝一同赴宴。

玉帝看见刘彻规规矩矩地跟着,不由和颜悦色:“白矖产子如何?”

刘彻点了点头:“娲皇甚是欢喜,准允她女儿在峨眉山修炼。”

玉帝斜眼看着刘彻,刘彻斜眼看了回去,玉帝道:“你那未央宫里荒废得快要长草了,还不好生打理打理。”

刘彻拱了拱手说:“陛下何必非要召我到天庭住,我那东海还有甚多事务要打理——”

“四海皆有龙王来管,你哪有那许多事务,我知你在东海天高皇帝远,无人管得了你!”

“陛下这说得哪里话!”

一路到了瑶池,仙境紫气氤氲,仙草瑶华,上至三清下至地府,各宫各殿大小神仙齐聚。刘彻甫一落座,便有青鸟送来玉盘珍馐,刘彻展颜,撑着脸颊看着青鸟低声道:“玉琯。”

青鸟抬袖遮唇莞尔一笑,听得王母唤她连忙起身,刘彻手快抽了她的玉钗藏进了袖内,随手捡着仙果扔进嘴里,看着玉琯行去别处。

“你好雅兴啊!”旁边坐下了一人,是监兵神君白虎。

刘彻道:“昨天没见着你。”

“昨日要同天蓬、天猷一起练兵,没有久留。”白虎看着会上众人,叹了口气。

刘彻嬉笑着看他:“受不了啦?”

“受不了有什么办法,我与王母是邻居,我得呆到最后呢!”白虎扶着额头叹气。

刘彻起身展了展龙袍,“我还没跟王母见礼,你自己先呆着。”

 

与王母行罢了礼,刘彻道:“金母这昆仑山是宝华仙草生长之地,不知能不能赠给我几棵?陛下刚才还说,让我好好打理我的未央宫。”

“神君如此清闲?开始侍弄花草了?”王母笑道。

刘彻叹了口气:“陛下又不让我走,我只能种种花养养草——”

“青龙!你整日游手好闲以致庭院荒废,怎么倒成了朕的不是!”玉帝偶然听到刘彻又在编排他,回身插了句嘴又向王母致歉。

王母轻点了下头:“这也不难,改日我让仙娥送去些落地生根的仙草来,神君还要好生照看。”

“多谢金母!”刘彻施礼。

忽见亢金龙、女土蝠穿过了众仙家来到了刘彻身边:“神君,东海忽然风云大变,河川倒流,水族已有大量死伤,洪水还淹死了不少人,现在西海和北海也开始了。”

刘彻大惊:“怎么回事,我昨天走的时候还没——是有人故意为之?谁这么大胆子!”

玉帝与王母都已听到,玉帝便道:“亢金龙,如实禀上!”

亢金龙与女土蝠跪下禀报了四海突变,玉帝又道:“到底是何人所为?”

亢金龙看了眼刘彻,回话有些尴尬:“呃……是孔雀明王的外孙女……娇公主……”

刘彻难以置信:“阿娇?”

“正是。”亢金龙低着头,“公主化了六个分身正在四海各处……制造混乱。”

玉帝瞪着刘彻,刘彻眨着眼睛一脸无辜:“可是……她都搬出东海了,都有八十年了吧!”

“八十年对她来说很长吗!!”玉帝怒斥着刘彻,“你也不看看她是谁!”

刘彻咬着牙长出了口气,玉帝叫了声:“监兵神君!天蓬元帅,天猷元帅!”

刘彻打断了玉帝派兵:“不必!我四海的事,我自己解决!”刘彻拱了拱手,“列位慢用,我去去就回!四海龙王,二十八宿,随我来!”

刘彻顿时现了原形,带领众将直奔东海。

 

娇公主出生时受了佛祖加持、玉帝护佑,虽不是天父地母也是从出生就是神鸟,此时化了六个分身,或生啖水族,或啄目伤人,或扇起巨风,或卷起海啸,四海都被折腾得不得安生。四海龙王回了各处组织兵马对抗,二十八宿也随同前往支援。

哪知这些分身打死一个又会重新出现,源源不绝,让刘彻好不恼怒。

南海此时最为安定,刘彻到了南海,大喝了声:“陵光!”

突然腾起了一团火中,陵光神君走了出来:“怎么样了?”

“打不完,打死一个又会重新再来!”刘彻看了看南海的平静,“为何你这里没事,她为何不来闹你!是不是你给她出的主意!”

陵光轻蔑地看着刘彻:“我要是给她出主意,就让她直接吃了你!你知道的,他们家什么都能吃!”他低声说,“你也不想想珞珈山住得谁?她敢来吗?”

刘彻恍然大悟:“我去一趟珞珈山!”

走了一趟珞珈山,果然是大慈大悲有求必应,那阿娇的六个分身里有一个是真身,制服了那个,其他几个就会自行灭亡。而那六个分身里有一个化为了凤凰,四处喷火生灵涂炭。

刘彻想起阿娇有次与陵光大吵了一架,而他站在了陵光的一边,把她气得回了西天,求金鹏鸟吃了陵光。

刘彻苦笑一声:“就是这个了。”

 

刘彻现了原形与那假凤凰在空中苦战,若是一般凤凰绝敌不过他,可此时阿娇正是气急败坏,所有法力尽数使了出来,让刘彻也有些招架不住。

二人苦战到了终南山,辅极帝君重阳真人突然现身,一记捆仙索暂时制服了凤凰,顿时栽落云头,刘彻也恢复人形落在了帝君面前:“哎哟,老头,我以为你在蟠桃会呢!”

帝君微笑点头:“本是要去的,后来怕你把我这终南山给掀了,老朽还是在这看家吧!”

刘彻转身看着凤凰摔落在地却仍是奋力挣扎,便问:“你这作不作得保啊!”

话音未落,凤凰便已经挣了出来,重新展翅。


全真教的老小道士们一见神仙打架早已躲开,却只见一个最小的孩儿坐在远处的石台上,像是已经吓傻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凤凰又重新飞起,却一动不动。

帝君惊呼一声:“不好,我的弟子!”

刘彻立时飞身上前,挡住了小孩,身后凤凰已经飞近,冲着刘彻喷出火焰!

刘彻抬起一边袖子,宽大的龙袍将小孩完全挡在了火焰之外,那孩子正仰头凝视着他,眼里噙着泪花,刘彻低头冲着小孩微笑,歪着头轻声说:“害怕吗?”

小孩没有反应,只是看着他。

“想不想看个戏法?”

小孩眨了眨眼睛。

刘彻感到身后凤凰收起了火焰,又逃上了天,便说了句:“好好看,看仔细了,别眨眼!”突然现了原形,飞上了天。

一道龙形裹着青气直冲云霄!

那孩子的泪珠终于落了下来,深吸了口气,起身看着那龙形张大了嘴:“啊……”

重阳真人已到了孩子身边,抚着那孩子的肩膀,轻唤了声:“太璞?”

小孩仍旧目不转睛盯着龙形,直到看着那条龙死死地缠住了凤凰,消失在了云层里。小孩才看向真人,真人又唤了声:“太璞?”

“祖师……”

 

石太璞自父母逢遭变故上山以来,一直沉默不语已有一年,今日方才第一次开口说话。


评论(33)

热度(237)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