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42。



42.

 

许一霖回了自己店里,又算账又盘货,折腾到半夜也不想回荣公馆,左右家里现在也没人等他了。不是说他有多么介意荣石没有等着他,只是他一心等着到了承德就回了家了,可没成想他的家长了腿,会自己到处跑。

而且……还是与徐一航……同去的。

许一霖强压着自己的念头不往那边想,徐家大小姐与荣石只有战友之情,毫无男女之意,这事荣石早就告诉过他。况且若是真的有什么情意,哪还能轮得到他与荣石交好?只是乍听之时,确是一阵心乱如麻,这和听到夏禾与谢棠的情意时完全不同,以前他只是觉得对不起夏禾,却不敢说有什么醋意。

可现在他心里七上八下,一笔账算了又算,终于把自己算恼了。他的脾性随母亲不常生气,母亲说那不过是自苦毫无益处,他长这么大也没有说真的气到,却在碰到荣石之后总是被他气到恼火。

艳荣坊后院跑进了一个咖啡馆的伙计,对许一霖说,“许掌柜,索爷让您去一趟咖啡馆。”

许一霖正蹙额盯着算盘,仿佛它自己能把这笔糊涂账算清,听到伙计的话奇怪地歪了歪头,“去咖啡馆干什么?”

伙计笑着说,“刚才大少爷挂了电话来,让您回过去。”

许一霖低头咬着唇,手指扣着算盘珠子,想了下便起身对伙计笑了下,“您回索爷说,我这帐没算清呢,让大少爷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是,我就不去回了。”

伙计愣了下,睁大了眼睛,“您不去啊?”

“嗯,不去了。”许一霖端起案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慢喝了起来,抬头看着伙计,“还有事啊?”

“可是大少爷那儿……”

许一霖放下杯子,起身端着茶壶,“我去给你泡杯茶吧,你也辛苦了。”

“哎,不敢不敢,许掌柜,我先回去了。”伙计摆了摆手,出了后门。

 

索杰听到回报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到电话边打了过去,电话接过去也就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一霖?”

“大少爷。”索杰回了句。

“嗯?怎么是你?”荣石奇怪地问。

“我去水粉坊找到人了,他……”索杰顿了顿,“他说他忙着呢,就不给你回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荣石喊了声。

索杰干笑了声,荣石问,“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不是又瞒着我跟他说什么了吧?”

“这回我可真没有!”索杰急忙解释,“我连你去天津干什么都没说!就说是荣意和荣树跟着呢,连……大小姐的名字都没说!”

荣石长出了口气,“那好吧,你按着我们商量的派人去锦州吧,其他等我回去再说。”

荣石挂上电话,靠在沙发里叹了口气,本来想着一连五六天都没有听到许一霖的声音了,可这又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还是受伤了他们不敢告诉他?或者……在日本人那儿始终没有放回来?

荣石闭着眼捏着眉头,身边的单人沙发里坐下个人,“哥,你怎么了?”是荣意。

荣石摇了摇头,荣意捧着杯热牛奶,“那你刚才喊那么大声?”

荣石张了张嘴,不知道从哪说起,荣意摆了摆手挪到了荣石身边,“哥,哥,我还有个事问你。”荣意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不喜欢徐一航了?”

荣石看着荣意刚要说话,荣意接着说,“我本来想着咱们一起出来,你应该挺高兴的,可是……你好像也没有很高兴啊,而且我觉得……你看她,跟从前不一样了。”荣意搂着他的胳膊,“你是不是已经变心了?”

荣石看着荣意眨了眨眼点了点头,荣意撇了撇嘴,“果然是男人变心快!”

“嘶……”荣石皱着眉头,“怎么说你哥呢?”

“那你之前还死心塌地的说喜欢她呢!”荣意甩开荣石的胳膊。

“我什么时候说过死心塌地了!”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荣意起身指了指荣石。

“我跟她是‘故人’吗!”荣石也站了起来,“谁之前说得让我别在这棵树上吊死!”

“哼!反正你就是变心快!”荣意转身进了屋,进屋之前还喊了声,“三心二意,见异思迁!”

“荣意!”荣石喊了声。回应荣石的只是重重地关门声。

 

房门突然被推开了,荣树走了进来,“哥我回来了!”

荣石眯了眯眼,“荣少爷这是去花光了才回来的?”

荣树没有说话侧了侧身,身后跟进了另一个人,那人摘下宽檐帽,正是鲍家春。荣石愣了下,“鲍先生倒是消息灵通,我还没通知您,您到是先来了?”

鲍家春晃到了沙发边自己坐下了,“到我的地盘,还等你通知才知道,那我还混个屁啊!”

“荣树,你去叫一下大小姐来。”荣石示意荣树出门别回来。

鲍家春窝进沙发里,“顺道给我来杯茶,咖啡也行!最好来点吃的,西餐不要。”

荣石扭头瞪着他,“你当这是饭馆呢!”

鲍家春翘起腿放在茶几上,笑了笑,“这不是吗?”

 

荣石坐回沙发,鲍家春道,“怎么着,上次说好的货呢?你们荣家的买卖从天津走得不少,是不是还想让我扣下啊?”

荣石点了点头,“我上次回去没腾出手来,这次就是来跟你说明的,我既然应下了这笔货就不会失约!”

鲍家春翻了翻眼睛,“荣大少,我看见货比看见你开心。”

“呃……其实——”荣石正要说,门响了声,荣石忙去开门,门外是扮作伙计的徐一航,荣石低声说,“鲍家春找过来了。”

徐一航点了点头,跟着荣石进了门,鲍家春侧脸看了眼徐一航,“呵,长得可真标致,荣大少送我的?”

荣石瞪了他一眼,徐一航皱着眉低声说,“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是什么意思?这姑娘,你看不起我?”鲍家春眯着眼睛看着徐一航,接着轻笑了声,“其实荣少不用费心找什么美人,就上次见得那个樊梨花就行!”

“鲍家春,你能不能消停会!”荣石咬着牙说。

鲍家春笑了起来,“荣石你不是吧?你还没把他搞到手?真留着等我呢?”

荣石闭了闭眼睛,“今天是没法说正事了。”

门铃响了声,外面的侍者说了句,“送咖啡。”

 

鲍家春品着咖啡,看着对面坐着的徐一航,又看了眼荣石,“粮食是有……但是搞起来有些难,这儿不光要和日本人打交道,还有一堆洋鬼子。”

“青帮里,能不能想想办法?”荣石说。

鲍家春皱着眉,“可以,我只能去黑市买,但是数量不会太大。”

荣石点了点头,“费心了,我再去别处想想办法。”

鲍家春点了点头,“我尽量。”他深吸了口气,“我还有个条件。”荣石看着他,鲍家春弯着嘴角,“下次带着樊梨花来。”

荣石铁青一张脸瞪着鲍家春,鲍家春挑了挑眉毛,“他还欠我一段《长生殿》呢,怎么,他没告诉你?”

 

送走了鲍家春,徐一航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会百般刁难,没想到还挺好说话的。”

“就是嘴碎!”荣石喝着咖啡说。

“他说那个……樊梨花是?”徐一航看着荣石。

荣石皱了皱眉,“我们家的……掌柜的,上次到天津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爷,打上了交道,我怀疑是鲍家春守株待兔故意的,不过倒是有惊无险。”

徐一航笑了下,“你别东拉西扯了,一个掌柜的有叫樊梨花的吗?”荣石有些尴尬,低头喝咖啡,徐一航又问,“他的名字跟我的很像?”

“啊?”荣石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他的意识里,许一霖就是许一霖,没有人跟他很像,他的每一点都是特别的。可是徐一航一提,他才想了下笑了出来,“还真是啊!”

“原来你昏迷的时候叫得是他啊。”徐一航看着荣石。

荣石直视着徐一航微笑着说,“大概吧。反正都过去了,有什么要紧的。”

 

徐一航走了许久,荣树才回了房,荣石问了句,“你在哪碰上鲍家春的?”

“我刚一进劝业场,就被他拉出来了。”荣树嘟了嘟嘴。荣石点了点头,“行,那你早点歇着吧!”

“知道了!”荣树应了声,坐在电话边打回了家,“哎,小许哥,我荣树,我新买的鹩哥,就在我屋里呢,你帮我照顾照顾啊!”

荣树正说着扭头看着荣石站在他身边,荣树刚要说话荣石示意他不要说话,把听筒要了过来,听见了许一霖的声音传了出来,“知道了,放心吧。那个……荣树,你们都好吧……你哥……”没往下说。

荣石静静地不说话,听着许一霖深吸了口气,“好了,没事了吧,早点歇着吧,别再胡闹惹你哥生气。”

荣石低声说,“那么想他哥,为什么不回电话?”

许一霖抽了口气,“荣石?”

“你没事就好……”荣石松了口气,“我走的时候生怕竹木他们为难你。”

许一霖没有回话,荣石问,“生气了?因为我没去接你?”

没有回应。

“一霖?”荣石轻声叫他,“一霖,说话。”

……

“让我听听你的声音。”荣石说,“让我放心,嗯?”

“你……和徐大小姐一起去的?”许一霖说。

荣石长出了口气,笑了出来,“是。”

“笑什么!”

荣石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受了委屈不想告诉我,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我为什么要受委屈,难道我生来就是受委屈的?”许一霖说。

荣石听着这话却笑得止不住,许一霖喊了声,“你还笑!”

“我过两日就回去了,”荣石道,“等我回家。”

“嗯,知道了,”许一霖说,“要人去接你吗?”

“不用了,我到了去找你。”

 

荣石放下电话看了眼坐在远处单人沙发里的荣树,“你怎么还在这儿?”

荣树看着荣石,犹豫着说,“哥……你跟……”

荣石点了点头,“嗯,你听见了?”

“我……前几天夜里看见你俩在花园里,抱在一起……”荣树支支吾吾地说。

荣石想了想,点了点头,“嗯,你想说什么?”

荣树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别扭……我要怎么叫他啊,叫大嫂吗?”

“你刚才不是叫得挺好的?”荣石说。

“哥,你从徐一航一下到许一霖……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荣树说。

荣石瞪大了眼睛,荣树一下站起身,“我困了我先回房了!”

“等会!”荣石想了想,“你半夜在花园里干什么?”

“睡不着……抽烟……”荣树慢慢向后退,“哥,抽烟,不犯家法吧……”

“为什么睡不着?”荣石起身关切地问。

“你不是知道了吗?我输钱了嘛……”荣树挠了挠头。

荣石点了点头,“行,回房吧。”

荣树刚要走,又转身对荣石说,“哥,其实我觉得小许哥挺好的,你从前跟徐大小姐说话,说完就苦着一张脸,可是跟他说话,说不上三句你就笑了,我觉得不管你跟谁吧,首先得先让我哥舒坦,不是吗?”

荣石笑了出来,“臭小子,你是想要钱吧?”

“我是真心话……”荣树皱着眉头,“那你要想给我钱,我也可以笑纳!”

“滚回房去!”荣石喊了声。




#许少爷以后的脾气会越来越大#

#请问荣少一手惯出来的脾气感觉怎么样#

评论(37)

热度(283)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