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4


第一章

 

1.

 

全真弟子石太璞转回脸时,正看见孟章神君的手伸在面前,一见他突然转了过来也是愣了下,手不上不下得有些尴尬,石太璞眨了眨眼,“仙君?”

刘彻扯了扯嘴角,指了指石太璞肩膀,“昆仑仙草,不可外传,不然王母要怪罪我的。”石太璞扭头看了眼肩膀,捏下了一片晶莹的玉叶,仔细端详着,“果然是仙草。”伸手递了过去,“仙君收好。”

刘彻接了过来,斜瞥着他,“你是凡人吧?”

石太璞张了张嘴,“啊……是。”

“按理来讲,你是全真弟子也是修道之人,若是平常天宫的花花草草,喜欢也就赠与你了,”刘彻捏着一片玉叶,“只是天宫不比昆仑,金母较真起来,可是很麻烦的。你听过的吧?”

石太璞摇了摇头,“我不是要……仙君您误会了。”

刘彻歪着嘴哼了声,“不是最好,你若是灵气够,再过个百八十年修炼成仙,也可自己去跟金母要了,只是这会,这终究不是你能拿的。”

石太璞脸红了红,低头拱手,“太璞明白。”

“各处有各处的法度,料想重阳老头也没少教过你。”刘彻道。

“是,多谢仙君指点。”太璞仍旧不敢抬头。

刘彻微笑了下,“看你欣赏我的文玉,也就多说了几句,你说你叫……”

“石太璞。”

“太仆?”刘彻皱了皱眉,“太常太仆?”

石太璞抬眼看着刘彻纳闷的样子,连忙摇头,微笑着说,“是璞玉的璞。”

“璞玉……”刘彻上下打量了石太璞,长身玉立,英姿勃发,轻笑着说,“我这树名叫文玉,倒也与你有缘。”

石太璞回头又望了一眼文玉树,“也只有仙界才能养成它了。”

“还是我亲手养的呢。”刘彻看着石太璞的样子,说了句,“不如你随我进宫里看看吧。”

石太璞一惊,“仙君,这恐是不妥。”

“这是我宫里,又不是去灵霄殿,有什么不妥。”刘彻径直向着大门走,忽而又说了句,“你不是找不到道场吗?我也要去听道,一会你随我去便是。”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也不管石太璞是不是跟上。

“仙君——”石太璞喊了声。

刘彻仍旧走着道,“怎么仙君仙君的叫,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石太璞张口结舌,面上有些难堪,刘彻听到背后没有回答,转身看着他,“你在我宫外站了这么久,你不知道我是谁?”

“太璞初到天宫……”

刘彻抬手挥了下,“过来。”石太璞跟了过去,刘彻扬了扬下巴,“看看门上写的什么?”

“未,央,宫?”石太璞眨着眼睛看着刘彻。

“未央宫是谁住的,你知道吗?”刘彻斜眼看着他。

石太璞垂眼抿了抿唇,没有回答。

“哎呀!这个王重阳!连这个都不教给弟子!”刘彻喊了声,“本君得去道场找他,我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不想要他的终南山了!”

“仙君!”石太璞急忙叫了声。

“不许叫我仙君!”刘彻喊了声,甩袖向着来时的路去了。

石太璞皱了皱眉,以往他见过的得道成仙者都是如同祖师一般地安如泰山常念清静,却是未见过脾气如此火爆的仙君,他疑惑地歪了歪头,急忙跟上了刘彻想跟他解释,不要因为自己给全真教招惹祸端。

刘彻快步向着老君的道场走去,石太璞只好紧随其后,却在经过莲花池边时停住了脚步,石太璞一时不防撞在他的手臂上,刘彻抬手挡了下,眼看着池中的凉亭。石太璞跟着看过去,却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位仙家。

刘彻定睛一看,顿时怒发冲冠,顺着池上的回廊走向凉亭,石太璞也不知他是怎么了,停了停也随着跟了过去。凉亭中的二仙已经看到了刘彻,女的转身要走,刘彻沉声说了句,“站住!”说着已走到了凉亭内。

那男仙正是白虎座下奎木狼,那女仙却是百花羞仙子。奎木狼跪在刘彻面前俯身道,“青龙神君,神君,我们……”

“奎木狼,翼火蛇和张月鹿什么下场你不是没看到,你们神君比之朱雀那更是厌恶私情至极,你在他座下还敢做这种事,你是真不怕他把你撕碎了是吗!”刘彻抬脚踢了过去。

奎木狼被踹翻在地,连忙又跪起,“神君饶我们一次。”

“饶你们一次,你们下次就不敢了吗?你那么守规矩,跟百花羞在这干什么呢!”刘彻向旁看向百花羞,百花羞也跪在旁边,“神君,饶我们一次。”

“仙子,我下界历劫之时,你曾随我同去,回来还未见过,却不成想在这见到。”刘彻道。

“陛下,饶我们一次……”百花羞俯身泣诉。

刘彻气得转身不想看见二仙,却看到了站在亭外的石太璞,石太璞背着身看着池中的莲花,可周围如此安静,就算他站在回廊尽头也能听见他们的话。

“你们起来。”刘彻说了句。

“神君……”奎木狼起来看着刘彻。

刘彻道,“这三日老君讲道,天宫众仙都在道场,你二人下凡去吧,过上三年,不要惹是生非,三年之后马上回来,白虎那里我会跟他讲你去替我跑腿,仙子那里……我爱莫能助,你自行处理。”

“神君!”奎木狼再次跪下给刘彻磕头。

“万一惹出了事……”刘彻垂眼看着奎木狼。

“神君放心!”

 

刘彻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了凉亭,二仙也匆匆离去了。

刘彻在前走着,听着身后石太璞的脚步声跟上,他转身看着石太璞,“你——”

“神君放心,”石太璞拱了拱手道,“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太璞只是个凡人,并不知道神君在说什么。”

刘彻长出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些人,绞尽脑汁地想要成仙,成了仙又千方百计的想要私情……”

石太璞张了张嘴,又觉得不合适随即低下了头。刘彻道,“你想说什么,直说便是。”

“那就请神君恕罪了,”石太璞道,“神君……是灵兽,即便不懂私情也属正常,只是方才我看着神君……像是也动了恻隐之心。”

刘彻盯着石太璞看了会,“本君从不知什么叫恻隐之心。”石太璞抿了抿唇,刘彻冷冷说道,“我没有那种东西。”

“太璞……失言了……”石太璞拱了拱手。

 

刘彻转身面向莲花池,看着金莲上的晶莹璀璨,“你认出我了?”

石太璞道,“方才……听出来了,神君便是东方青龙,孟章神君。”

刘彻轻笑了声,“说什么灵兽神兽,天地灵根,到头来不还是被人说冷酷无情?”刘彻转身道,“你可听人提起过?我被诅咒一事?”

石太璞摇了摇头,“未曾听过。”

“这三界里,我都找不出一个没有听过的。”刘彻道。

石太璞微笑着说,“神君忘了,我是凡人。有些事,我不必知道。”

“嗯……”刘彻轻点了点头,却是难得会心笑了出来。

仙风吹过,撩起阵阵金莲的幽香。

 

刘彻转身看着莲池,看了许久才说,“我道重阳老头只收了那七个徒弟,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石太璞笑着说,“祖师只是看我年幼,带我到天宫来开开眼,我怎么会是他老人家的徒弟呢?只是……我们祖师,仙风道骨,面容清俊,神君为何总是称祖师为老头?”

刘彻听罢竟然朗声大笑了起来,“说到这个,也有个七八十年了。”

石太璞好奇地看着刘彻,刘彻道,“他的灵性高,成仙时年纪不大,长得确实不错,但是身为辅极帝君,又觉得自己这个面容有些太嫩,一度把自己变得跟南极仙翁似的,我都快分不出来了!后来老君教导他,澄其心而神自清,他才不把自己变成那副样子的。”

石太璞低头低低地笑了出来,“……原来成仙之后,也还要修炼的。”

“那是自然。”刘彻点了点头。

石太璞歪了歪头,“不比神君,是天生的神仙,什么都不必修炼。”

刘彻扬了扬下巴,“天地灵根嘛。”石太璞跟着笑了出来。

刘彻难得轻松惬意道,“石太璞,若让你叫我神君,还真是抬举了你。”

“啊?”石太璞愣了下,不知道这位又唱哪出。

“本来嘛,这能叫我孟章神君的,非得是能自己进南天门的神仙才行,”刘彻斜看着石太璞,“你行吗?”

石太璞脸颊有些红,摇了摇头。

“那你可不配叫我神君。”刘彻道,“你又不是水族,也不能叫我陛下。”石太璞低着头,刘彻笑了出来,“这样吧,我之前下凡历劫,有个凡人的名字,你叫正合适。”

“凡人的名字?”石太璞问道。

“你可以叫我刘彻。”刘彻微笑着说。

石太璞张大了嘴,“那可是……汉皇……那个刘彻?”

“正是。”刘彻道。

“这……我如何叫得出口……”石太璞摇了摇头。

“怎么,以后你见我就准备哎、喂那么的叫了?”刘彻道。

“神君……”

刘彻皱了皱眉,“嗯?”

 

一时道场钟声敲响,一阵仙风伴着幽香吹来,石太璞的头发飘起,顺着钟声望了过去。

刘彻道,“老君到了。”

石太璞忙道,“那我们——”

“哎?”刘彻瞪着石太璞,“你们祖师也不敢不听我的话,要你叫一声这么难?”

石太璞拢齐发丝,弯着嘴角,安静恬然,轻叫了声,“刘彻。”


评论(18)

热度(25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