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霸霸X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1

首先要祝我们发 @小葵 生日快乐啊!!!年年十八一枝发~心灵手巧貌美如花!!

hiahiahia,当你说要看爸爸和家明时我内心狂喜无以言表,不枉费我一连几天跟你说适合我们霸霸的就是家明小天使啊~~



1.

谭宗明看着落地窗外的草坪,凌晨时下了点雨,现在已经停了,草色绿得人心旷神怡,还不时有鸽子飞下来啄食。

他嚼着一块马芬轻笑了下,咽下之后才说了句,“塞巴斯汀,作为一个英国人,你的马芬做得也太好吃了点,我想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也不过如此,你说呢?”

站在身边的塞巴斯汀轻笑了声,“感谢上帝,我没有一个夜夜都不归宿还总是带着一身伤的老爷。”

谭宗明跟着笑了起来,低头看了眼面前的纸,揉成团扔了出去。

 

“为什么我需要容忍陈家明。”纸上写的是。

左边是所有谭宗明讨厌他的地方,他的发型,他的声音,他的眼镜,他糟糕的品味等等,他觉得他还需要加纸来写……基本上包括了陈家明身上每一点,写完之后连谭宗明自己都纳闷,最初他是要干什么来着?

右边是他需要容忍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是陈家明。

Come on,又不是在演老友记。

 

最早是他跟安迪在开电话会议,他一边喝咖啡说话没在意,安迪在一边笔记本正打着偶然扭头看见谭宗明背后走过去一个人,如果是个漂亮姑娘安迪也就不问了,可偏偏就是她刚抢过来的广告导演,安迪皱了皱眉,“老谭,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

谭宗明正了正身子,“什么?你有幻觉了?”

安迪点了点头,“嗯,你……背后刚才走过去一个人,看着挺像是我的导演。”

谭宗明扭头看了眼,陈家明正在打电话不由自主地转来转去指着空气发脾气。谭宗明听着那尖声咬了咬牙,扭头说了句,“你等等,我去让他安静点!”

谭宗明离开了会又回来,“好了,我们继续说。”

安迪抱着臂,“你先给我交代一下,为什么我费尽心思抢来的导演在你的家里,早知道你们是这个关系,我还抢什么?”

谭宗明皱着眉一副吃坏了东西的表情,英文说了句,“这很复杂。”

“哦,把它变简单。”安迪没准备放他过去。

谭宗明摇了摇头,“我说我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信吗?”

安迪看着谭宗明的表情,突然笑了出来,“你知道我从不接受这种答案的,可是这次我接受了,跟陈导有关的事,所有的事情都很超出想象!祝你好运!”

谭宗明叹了口气,“我想我需要那个……”

 

转天打高尔夫九洞碰上了小包总,包奕凡一整场都带着看热闹的假笑,让谭宗明很想失误一杆挥到他脸上去,休息时谭宗明瞪着他,小包总终于笑了出来,“看不出来你喜欢drama queen型的,你早说啊,我可以给你介绍不少呢!”

谭宗明哼了声,“你认识挺多的?安迪知道吗?”

小包总摇了摇头,“谭总,我没别的意思,安迪特别喜欢陈导,你知道让她喜欢有多难,我相信陈导是个特别优秀的导演,我就是没想到……”他笑得说不下去,“你喜欢那个型的。”

谭宗明皱着一张脸,长叹一声。

小包总说,“你这吃噎了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问题就是,我明明不喜欢那个型,而且我相当讨厌。”谭宗明捂着脑袋,“我是不是被谁下了降头。”


他想要亲吻的人占据了他厌恶的每一点,他相信陈家明对他也一样,因为陈家明不止一次尖声高叫着冲谭宗明强调过这一点。可是他们一次次走近,就像是磁铁一样,非自愿地将他们拉在一起,当他们触碰,却又天雷勾地火。

原本谭宗明想这么束手就擒,可是这一次又重新在考虑到底为什么要容忍他,原因是他希望陈家明搬到他家,或者他们搬到一个公寓里,而陈大导演斩钉截铁地说了,没门。期间谭宗明又不同场合、不同方式问了两遍,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从来没有人能连着拒绝他这么多次,社会你陈导依然是一个字,NO!

 

要把大象装冰箱都没有这么难的!(╯‵□′)╯︵┻━┻起码他谭宗明吃饱了撑的也能做出一个真的装得下大象的冰箱!!

可却永远造不出一个陈家明愿意和他同住的屋子!

这不是他矫情,交往了就非要同住,他们一个月能完整见上的也就一次面。陈爸爸要是这个频率见陈妈妈,连他陈家明都生不出来!!

谭宗明长出了一口气,淡定……要优雅,要优雅……

所以他妈的我到底为什么非看上他了呢!!

 

手机响了,谭宗明一看连忙放下蛋糕边擦手边接了起来,“嗯,找到了吗?”

那边笑了声,“找是找到了,本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就是……是不是无耻了点,你至于吗?这不是跟绑架人家老婆孩子一样吗?你老谭什么时候开始使这下三滥的手段了?”

“手段的性质是要具体来分析的,而且手段也得分谁使。”谭宗明说完就挂了电话。转而给陈家明拨了过去,想了想又挂了,他得亲眼看看陈家明的表情才更开心。

 

陈家明正坐在他的王座上看下一次发布会的走秀彩排,小艾搬着小板凳坐在旁边正在给他修指甲,其中一位模特身形晃了一下,陈家明立时暴起,“怎么回事!你怎么又歪了?我们排练了那么多次,每次不是踩着裙摆就是鞋跟断掉,你们是老天派来气死我的吗!还有这个,这是什么衣服,服装呢?把这个给我换掉,我的天啊,我实在是……”他拍着胸口喘不上来气,冷静了一下,又笑着说,“对不起亲爱的们,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只是太焦虑了,你们都很美,你们都是仙女,你们会让台下那些臭男人都拜倒在你们的高跟鞋之下,我相信你们,哦~我不行了,小艾,我要喝点安神茶!”

陈家明转身看见小艾拿着指甲锉定在了一个动作上,陈家明捂着嘴,“哦,我的天使啊!我忘了你在给我修指甲!”他马上跑回座位把手伸了回去,小艾的手才落了回去,静静地接着修指甲,陈家明抱歉地看着她,“小艾仙女~”

小艾抬起头,陈家明笑着说,“对不起哦~”

小艾面无表情垂眼接着修指甲,陈家明悲伤地皱着眉头,“啊~你不要伤心啊小艾宝贝~要不然这样,你给我涂上你最喜欢的指甲油,允许我带着你的标记到……这场秀完成?”

小艾停了一下,依然故我的修指甲,陈家明笑了下,“这样就好啦,小艾宝贝,你真是太好哄啦~那现在停一下给我去拿安神茶好不好?”

小艾停下起身飘走去拿安神茶,陈家明收回了手看了眼指甲,“我们宝贝的手艺就是——”偶然抬头看见他的主秀趁着休息时候跟探班的男朋友亲热,他翻了翻眼睛,起身走了过去,“我说菲菲啊,我有没有说过从倒计时开始,我的片场禁止一切闲杂人等入内啊,你想要跟男朋友亲热我不反对,我们帮帮忙大家一起努力赶快排练好,不要再让我血压升高了好不啦!”

小艾飘了过来,“导演,闲杂人等。”

陈家明叹了口气,按着太阳穴,“我看到啦!”

“不是,”小艾指了指,“是你的闲杂人等。”

谭宗明摘下墨镜皱了皱眉,显然他听见了陈家明的高喊,当然,片场没人听不见的。

 

陈家明走过来抱着臂,“谭总,我们这今天戒严。”

“我不找别人,找你。”谭宗明刚想走近一步,被陈家明一根手指推了回去,接着手指晃了晃,“找谁都不行!我说了戒严,闲杂人等退出片场,小艾,给我调保安上来,任何人不得入内!”说完扭头便回了王座。

谭宗明咬着牙叫了声,“陈家明!”

陈家明看着他指了指,然后做了个快走的手势,一个标点符号都懒得给他。

谭宗明扭头戴上了墨镜,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掏出手机,“喂,装好了就给我带回来!”

 

戒严以后的效率提高了些,晚上十点就可以收工了,陈家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揉着肩膀说,“宝贝,你联系上给婉君美容的店长了吗?我要去接她了!”

小艾说,“婉君被人接走了。”

陈家明瞪大了眼睛,“什么!!”小艾举起手机给他看微信聊天记录,“婉君已经被人接走了超过十个小时了。”

陈家明捂着嘴,“我的天啊,是谁!谁冒充我接走婉君的!谁绑架了我的婉君!!”

陈家明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了一条短信,“陈家明先生,你的婉君现在在我手里,请你独自一人来,不要妄想通知警察,否则我将会给她准备一个大型相亲交友活动,保证让她一击必中让你当即升格成为爷爷,我说到做到。PS:地址我想你知道的。”

陈家明紧握着手机,大声尖叫了出来,“啊!!!谭宗明!我跟你拼了!!”


评论(55)

热度(29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