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霸霸X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2


2. 

 

陈家明到了谭总的大豪斯,下了车就狂奔进屋,小艾面无表情飘在身后,手里抱着一支陈导用来当凶器的13cm高跟鞋。

“婉君,爸比来了,宝贝你在哪呢?”陈导一进门就喊,“谭宗明!你这个无耻下流的混蛋~!把我的宝贝放了!”

谭宗明从二楼平台伸出个头,“哎哟陈导,稀客稀客,今天来有什么事啊?我这忙着相亲呢~”

“谭宗明!”陈家明喊了声,“你不是自诩有身份地位的吗!你敢绑架我们婉君,你——”陈家明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楼梯走去,楼梯前有个全透明的玻璃门,连带把手都是透明的,陈家明被磕了下头才退了回来,“哪个变态会在自己家的楼梯上装门!!变态!混蛋!无耻!”

谭宗明眼看着陈家明被磕着头,笑得缩了回去,抱着婉君蹭了蹭鼻尖,“你爸爸好笨啊是不是!给他叫一声,爸爸你真笨!”

婉君自从被谭爸爸的高级狗粮收买之后已经彻底叛变成了爸爸的小哈巴狗,当即连叫了几声。

“啊!婉君,爸比上来救你!宝贝!谭宗明,把门打开啊!”

谭宗明给婉君倒了碗牛奶,自己晃悠着下了楼,站在门前看着陈家明抬了抬眉毛,陈家明晃了晃门,“开门!”

谭宗明倒是从善如流打开了门,陈家明刚要往上冲就被谭宗明给推了下去,“赎金呢?”陈家明站在楼梯下抬头瞪着他,谭宗明插着兜,“我可是仁至义尽,你不愿意来这可以,桌上有几个公寓你选一下——”

“选你的头啊!免谈!做梦!”陈家明大喊,“我说了不搬!”

谭宗明眯了眯眼睛瞪着陈家明,陈家明扬着下巴,谭宗明说,“我把你的公寓楼买了,然后把你轰出去。”

陈家明冷笑了出来,“你以为我第一天在混的白莲花吗!你尽管试试,我要是认输给你我就跳黄浦江!”

谭宗明皱着眉头,“我把小艾嫁出去!”

小艾在身后举起高跟鞋挡在脸前,仇恨地看着他。

陈家明叫了声,“你敢!我报警说你拐卖仙女!”陈家明捂着太阳穴,“啊……啊不行了,我的头好晕,婉君,婉君!你怎么样啊宝贝!爸比来迟了,你有没有被这个大魔王欺负啊,宝贝~”喊到最后,家明已经哭出来了,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婉君带着一脸奶渍,欢快地跑下了楼梯,扑进了爸比的怀抱。

果然是亲生的。

 

“哦~宝贝,你瘦了~”陈家明给婉君擦干净了脸,蹭着她。

谭宗明心里默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才压下了想去撕陈家明脸的冲动。陈家明抬眼瞪着谭宗明刚要开骂,谭宗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谭宗明脸色变了变抬手冲着陈家明一挥,陈家明回头看了眼远处茶几上的手机,连忙让开了路,轻声说,“快去吧。”

谭宗明连忙下了楼梯去拿手机,走到了房子另一边办公区去接,陈家明抱着婉君摸了摸她的肚子,小声说,“我的天啊小公主,你也吃得太多了吧,是不是没人管着你你又控制不住了,我告诉你要控制体重的!你现在怎么吃进去的以后要花一百倍的精力减下去的,这道理我早就跟你说过的!”

小艾想了想说,“我也饿了。”

陈家明听见急忙转了一圈,指了指,“那边厨房,去找点吃的吧。”

“陈导你要吗?”

“我不要,我要节食排毒!冰箱里有我的蔬菜汁,你帮我拿出来!”

 

陈家明喝着蔬菜汁走出来看了眼谭宗明仍然在打电话,他看了眼门外已经开始飘雨,刚要回厨房,就看见谭宗明挂了手机,拿起桌上的座机给塞巴斯汀打电话叫他起来。

“怎么了?”陈家明问了句。

谭宗明说,“我要去趟波士顿,先去纽约。”说着就上楼去换衣服了。

陈家明又看了眼门外,跟着上了楼去衣帽间,“这会下雨呢。”

谭宗明看着他轻笑了下没回答接着找衬衫,陈家明跟着去找套装,谭宗明看着他皱着眉,“你打住,咱们俩品味不同,你别上手了。”

陈家明瞪了他一眼,抱臂靠着墙,谭宗明拉开抽屉拿了个袖扣递过去,陈家明翻了翻眼睛,“谭总你这么有品位,怎么不自己再长出两只手来带啊!”

谭宗明捏着袖扣晃了晃,“赶时间!”陈家明接过来给他戴,塞巴斯汀已经来了,谭宗明说了声,“收拾一下行李,我去纽约。”塞巴斯汀点点头走了。

陈家明低着头问了句,“要去多久?”

“一阵子吧。”

“美国不是闹飓风嘛。”

“只要华尔街还没吹走就行。”谭宗明抬起戴好的那只袖子看了看点了点头,“你的那个……秀,我去不了了。”

“你去才吓人吧!”陈家明抬眼看他。

谭宗明说,“不是免得你被人说始乱终弃吗?”

陈家明抱着臂歪着头,“我是个导演,我用不着那么多娱乐版头条和八卦!尤其不需要裹上你们这些人的!”

谭宗明冷哼了声,指了指一个套装,陈家明切了声,“老土。”拿了下来。

“我是去做正经生意,”谭宗明边戴表边说,“你以为是你,整天穿得像个圣诞树一样!”

“谭宗明!”陈家明把套装扔了过去,“我是圣诞树那你是什么!”

谭宗明接过了套装,“你要是不帮忙,就别在这添乱!”

陈家明扭头走了出去,等谭宗明穿戴好出了衣帽间,塞巴斯汀的行李已经收拾好拿下了楼,陈家明靠着二楼栏杆,谭宗明走到他身边,“今天太晚了你就别走了,还带着个丫头呢。”陈家明没说话,谭宗明说,“我要在那边呆上一阵子。”

“嗯。”陈家明应了声,“天气不好,你自己小心。”

谭宗明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要吻别吗?可是又觉得奇奇怪怪的。陈家明抬头看着谭宗明也感觉尴尬,“快走吧,不是赶时间吗?”

谭宗明深吸了口气,“嗯。”抬手握了握陈家明的胳膊,正好按在陈家明抱着臂的那只手上。

谭宗明出门上了车,雨仍然在下,陈家明站在门边看着车缓缓地开远出了大门,婉君在脚下抓着他的裤子,家明轻声说了句,“婉君别闹。”

 

评论(26)

热度(21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