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霸霸X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3 完结。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啊!!比个大心!!❤❤❤


3.

陈家明的秀在一周以后进行,按照他吹毛求疵的程度也算是成功。主秀菲儿形容,跟陈导合作是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礼,分不清是好话还是坏话。发布会是甲方宣传的时机,陈家明已经坐在后台翘着腿端着香槟,一个人发愣。

安迪走到陈家明身边他都没有发觉,安迪叫了声,“陈导?”

陈家明叫了声,抬头看见安迪站起来笑着说,“安迪~你来了~我以为像这种小场面你都不会来呢!”

安迪笑着说,“这是一单大生意又是你做得秀,于情于理我都要来,”安迪歪了歪头,“而且,老谭也下了旨让我来看看。”

陈家明的笑容落了下来,责怪地斜眼看着安迪,“哦,我以为你是因为我,原来是因为别的男人,我会生气的!”

安迪有点不知所措,包奕凡轻笑了下,“家明你不要逗她,她接不了你的话的。”

“好啊,我不逗她,她哪有小包总身经百战,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哦~”陈家明看着包奕凡,“我们这里的模特有认识你的哦?”

安迪看向包奕凡,包奕凡连忙摇头,举着手指头,“我发誓,没有!”陈家明跟着笑了出来,包奕凡瞪着陈家明,“你你你,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是要命的!”

“放心吧,我挑人是要看人品的!”陈家明冲着安迪眨了眨眼睛,“哎哟,你们俩不要在这儿放闪了,离我远点!那里人那么多,去给他们撒撒狗粮!我要去找我的小艾了!”

“陈导。”安迪叫了声,“老谭还要再有一阵子才能回来,他跟你说了吗?”

陈家明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不联系的。”

安迪点了点头,陈家明笑了下走去跟模特们说话,安迪说,“是我感觉有问题吗,他们怎么奇奇怪怪的?”

包奕凡凑到她耳边说,“他们是不是那个……就是……”安迪疑惑地看着他,他神秘地抬了抬眉毛,“炮友,其余没关系的。”

“不会吧,老谭不是要跟他住在一起吗?好像是陈家明不愿意。”

“我去,他不愿意?老谭要跟他住一起,他不愿意??”

“你别喊啊!”

“你们家老谭是不是得罪谁,被下了降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他上赶着跟别人住一起,那人还不愿意的?”

安迪笑了出来,“我是没见过,可是你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没准一物降一物呢,陈家明就是敢说不愿意。”

 

大秀过后是大休,可陈家明哪也不愿意去,给他的假也没用,按时按点的到公司来坐在王座上发呆,小艾在旁边已经给他的指甲换了三个色,最新的是个人鱼色。陈导抱着婉君当pad支架,刷好的一只手一点一点看新闻,看完了就把pad扔在一遍。

小艾说了句,“陈导,你有心事。”

陈家明蹭了蹭她的脸蛋,笑着说,“我没有啊。”

小艾直盯着陈家明,又看了眼pad上了新闻页面,报道“哈维”的灾情,小艾想了想,“20天了。”

“嗯。”陈家明应了声。

“我帮你打个电话。”小艾说。

陈家明急忙说,“打什么电话,我又没有想他。”

“我还没有说给谁。”

 

陈家明晚上回家坐在躺椅里拿着电话左右为难,快要把手机屏幕搓个洞出来,后来终于叹了口气扔下去泡点安眠的花茶来喝早早睡免得胡思乱想。结果善解人意的手机就这么拨了出去,他泡完了水回来看见手机在拨出界面急忙扑过去取消了,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天啊!我不要活了!”

停了好久也没见拨回来,陈家明才松了口气,回去喝茶,喝着喝着又不对劲,他为什么不拨回来?陈家明嘟着嘴,举着婉君看着她的脸嘟囔,“到底又上哪鬼混去了?”

正说着手机响了,吓得家明差点把婉君扔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屏幕,接着把脸按在婉君身上,“他怎么又拨回来了!”

电话断了。

陈家明放下婉君,看着手机不敢动,要不要拨回去啊?然而那边又拨了回来,陈家明深呼吸了几次,接起了电话,“嗯?”

“你找我了?”谭宗明的声音传了出来,“我跑完步在洗澡。”

“没有啊。”陈导冷静的说。

“嗯,我想也是。”谭宗明说。

沉默。

陈家明刚要说挂了,谭宗明说,“陈家明。”

“啊?”

“你是不是想我了?”

陈家明急忙说,“鬼才会想你!”

“哦……”谭宗明叹了口气,“我本来想,你要是说想我,我就买今晚的机票。”

“你……”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忙了,再住一个月吧。”

陈家明气得仰头翻了翻眼睛,“住吧住吧,没有人想你,你最好——”刚要说“死在那”,可是那边状况实在太差,他心里害怕又实在说不出来。

一怒之下只能挂电话,可刚要挂,谭宗明那边说了句,“你敢挂电话我就再住三个月!”

“你无耻!混蛋!”

 

谭宗明拿远了听筒闭了闭眼,等那边停下了才看了眼,没有挂断。

他暗笑了出来,摩挲着手里飞上海的机票,等了很久才叫了声,“陈家明。”

“嗯。”

“你是不是想我了?”

那边沉默了又是一分钟。“嗯……”

“说人话,我要录下来。”

“谭宗明,你少无耻一分钟能憋死你吗?”

“对你,我没必要,”谭宗明低声笑着,“你永远不会对我温柔一分钟。”

“你做梦!”

“那你也别想!”谭宗明清了清嗓子,“我赶时间,你说不说,不说我要上班了。”

陈家明长叹一声,“我一定是撞了鬼了才会想你!你个混蛋!”

“好好说话!”谭宗明说,“你好好说,我今晚就回去,不说就挂吧。”

陈家明想说,你他妈别回来了,刚说了一个字,“你——”窗外忽然闪了闪,又下雨了。

陈家明不说话,谭宗明就这么等着。

“你那边天气不好,能回来吗?”

“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

陈家明终于笑了出来,“你不是睡着了吗?”

“嗯,偶然睁眼的时候看见了。”

“那你回来小心。”

“嗯。”

 

飞机晚点。谭宗明发过来了四个字。

陈家明没有上班,在家里转来转去,一会看天气一会又拿手机想说不要麻烦了太危险了,可是打开对话框又实在发不出去,整个人快要被撕成两半,恨不得咬上谭宗明几口。

谭宗明下飞机时就有点头疼,他以为只是时差就没在意,头晕脑胀的在出口看见司机笑了下,一起往车边走,他一路按着太阳穴也没听司机说什么,拉开车门才看见车里有人,他皱着眉头看了眼,“你怎么在?”

陈家明瞪着他,“我怎么不能在?”

谭宗明皱着眉头,“你别喊,我这脑子里嗡嗡的。”

陈家明瞪大了眼睛,“我哪——”还没说完,看见谭宗明要往下倒,“谭宗明!”

谭宗明躺在陈家明身上一路上恍恍惚惚的,一会中文一会英文嘟嘟囔囔得听不清,陈家明只隐约听到一句,安迪,陈家明怎么样了……

“想知道不会自己问啊!问别人算什么!”陈家明低头看着谭宗明,手贴着他的脸颊,高热烤着手心。

等谭宗明觉得有凉意贴在了额头上,脸颊和脖颈都有人拿酒精一点一点的擦了,他才慢慢睡了过去。

他醒过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好了,只是睁眼的时候看见陈家明坐在灯下看书用手挡着打了个哈欠,他哼了声陈家明急忙走了过来,“醒了吗?”

“喝水。”

“你起得来吗?”陈家明要扶他,谭宗明说,“起得来,坐不住……”

“哦。”陈家明坐在床头,扶着他靠在自己怀里,拿着水杯和吸管递到他嘴边。谭宗明边喝水边心里偷笑,然后就呛着了。

陈家明放回了水,连忙拿着手巾去擦,“怎么样了?”

谭宗明蹭了蹭又闭上眼,陈家明轻声问了句,“你饿不饿啊?你下飞机到现在都没吃饭呢。”他点了点头,陈家明接着说,“喝白粥吧。”

陈家明把谭宗明放回枕头上起身要走,忽然觉得屁股上被人捏了一下,顿时火冒三丈,转身瞪着谭宗明,“谭宗明!!”抬脚踹了过去。

谭宗明被蹬了下,终于大笑着坐了起来,陈家明拿着水杯想浇在谭宗明脸上,谭宗明眼疾手快,上前拉住了陈家明的手腕,一个使劲拉上了床。

“你变态下流!登徒子,下三滥!”陈家明喊着被谭宗明堵上了嘴,陈家明的胳膊立刻攀上他的肩膀拉着他更加贴近自己。

谭宗明吮吸着脖颈低声说,“我是不是只有得了绝症才能看见你对我好一点?”

“是……”陈家明仰着下巴,脸颊蹭着他的脖子,“你要是死了,我就给你戴孝……”谭宗明笑了下,噙着陈家明的耳垂,陈家明喘了声,“可你这种祸害……大概一时也死不了……”

谭宗明手上解开陈家明的衬衫,“我说过没,以后别在我面前穿这种衣服,我看了会萎掉!”

“我知道,”陈家明摘下眼镜,看着谭宗明眨了眨眼,“可我干嘛要听你的?”

谭宗明笑着摇了摇头,剥下衬衫咬在了锁骨上,“陈家明……陈家明……”

仿佛再没有别的语言能形容这份又爱又恨,就像他写下的。

因为他是陈家明。

他搂着陈家明坐在自己身上,“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陈家明难得对他微笑,顺着他的眉眼轻抚,“谭宗明,你不了解你自己吗?你这么骄傲这么自负,所有的人和物,你只要喜欢就一定要得到,你只要了解了就一定会厌烦。”他贴着谭宗明的嘴唇,“我会让你有厌烦我的一天吗?”

谭宗明低沉的笑了下,“这是你表达爱意的方式?”

陈家明张着唇轻吮着他的唇瓣,“谁说我爱你了?”

谭宗明压下他,“你如果了解我,你该知道我不达目的绝不会罢手的。”

“我知道……”陈家明的小腿蹭着他的侧腹。

“玩脱了怎么办?”

“你要是走早就走了,容得下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气你……嗯……谭宗明……”

“好……我们看谁先耗得过谁……”

 

谭宗明拉着陈家明“倒时差”,又在床上呆了一整天,第三天早上天一亮,陈家明就说,“我得走了。”

谭宗明长出了口气,“不许!”

“非法拘禁,我要报警的。”陈家明起床穿衣服,“而且我已经跟你呆了超过24个小时了,再呆下去我一定会做出什么让我后悔终生的决定。”陈家明看了一圈,“我的衣服呢?”

“哦,我让人烧了。”谭宗明下床穿裤子。

陈家明拿起枕头砸了过去,“谭宗明,你总有一天要死在我手上!”

谭宗明也气得不行,“什么叫后悔终生,跟我住一起那么糟糕吗?”

就是因为太美好,才会让我丧失自我。当然这句话陈家明不会说得,他现在只能穿上谭宗明家里他的衣服,都是他的size,可都是谭宗明喜欢的风格,shit!这头自大的沙文猪!

陈家明穿好下楼,看见谭宗明正光着膀子光着脚看着门前的草地,皱着眉头。陈家明喊了声,“婉君,跟爸比回家了!”

塞巴斯汀抱着婉君出来,“陈先生慢走。”

“多谢您了。”陈家明接过了婉君,撞开了谭宗明,“别挡路!”

塞巴斯汀去取来了睡袍给谭宗明披上,谭宗明看着走出门的陈家明气不过,喊了声,“要是七老八十了,你还准备一大早起自己开车回家吗!”

陈家明停住了脚步,低头暗笑了下,然后绷着脸转身答了句,“当然不,我会让司机送我回去。”

陈家明说得好有道理,谭宗明竟无法反驳。

fin

评论(22)

热度(25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