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药重】青衫染。上。

我明明是要开车的,为什么写了特喵的这么多还没开上啊啊啊啊啊烦死我自己了!!!!!

又名,我有一个女装大佬的朋友

前因就是我有个考据【薛定谔的祖师婆婆】,让我一直魂牵梦萦女装大佬这个梗,我循环了一百遍女神的☞天地缓缓之后,决定下手糟蹋了这对!!!

顺便 @奇a布 ,每天都想给您打钱!!!

 

“为今之计,我们只有联合天下英雄共同抗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中原英雄辈出,当知没有能一骑当千,万马千军取上将首级的好汉?”王中孚右拳紧握,语气中有隐隐怒气。

而今朝廷偏安,金人肆虐,河山沦丧,即便他舍得自己的血肉之躯,却终是抵不过金人铁蹄,仍需各方力量支援。

“允卿所言极是,我们几人今日散后也要多方打听,广结侠义之士,为抗金大业做准备!”

座上一人似有所思,“侠义之士……可若是女子呢?”

王允卿看着此人,“既是侠义之士,何有男女之分,只是战场终究刀剑无眼,这功夫上恐怕……”

旁座一人笑了下,“你说得可是最近名头正旺的林姑娘?你与她决斗最后怎样了?”

那人摆了摆手,“愧不敢言。”

“可碰到了面具吗?”

“连头发都没碰到……”众人笑了起来。

王允卿看着众人疑惑地问道,“诸位所说的……究竟是何人?王兄双刀功夫精深,竟也是败下阵了?”

“允卿,你是关门做学问做得太久了,怎么不知当今江湖上的林朝英林姑娘?”

王允卿拱了拱手,“请诸位赐教。”

“这位林姑娘倒是无人知晓她的来处,只是听说抚远镖局在遭遇金人时这位姑娘从天而降,将金人杀得落花流水,可之后镖局要酬谢她时,她却嘲笑镖局众人功夫不到家,说中原英雄都死光了,没一个是她的对手。这才让众人气不过去找她决斗!只是……这姑娘的功夫着实了得……我们到真的不是她的对手。”

王允卿笑了笑,“世间还有如此的女子?”

“正是。允卿,你的功夫在我们之上,不若你去找她,若是能让她为抗金出一份力,倒是个难得的帮手。”

 

传说中那名林姑娘在洛水之滨,金人出没之地,王允卿快马加鞭到了洛阳,可却仍不知从何找起,索性便在此住下慢慢打听。酒肆餐馆往往是消息最灵通之处,他住了几日果然让他听到了有人谈论那名姑娘,事情不外乎也是那姑娘从天而降救了众人杀了金兵,可让他注意的是坐在角落里一个着青衫戴头巾的男子,他似是在听人讲故事,喝酒喝得极慢,间或能听到隐约的轻笑声,而后便付钱从王允卿身边经过,他回头仔细听了听,轻功了得。

王允卿感觉此人有些异样,跟着他说不定能找到那姑娘的下落。

青衫男子出了城,王允卿一路尾随,他明显感觉到前方之人脚程加快了,他恐怕已经发现自己了。王允卿不再隐藏,加快了步伐喊了声,“兄台留步!”伸手便要去抓。

青衫男子回身刺出,王允卿连忙后退,定睛一看,刺出的武器竟是一柄玉箫!那男子的头巾落下,发色竟是淡黄,发饰分明是个姑娘!王允卿抬眼看去,那人戴着面具,嘴里不知咽下了什么丸药。

王允卿停了下来,青衫、玉箫、面具,就是此人!

“林姑娘!”王允卿拱手道,“姑娘让在下找得好苦!想不到你竟然女扮男装!”

林姑娘看着王允卿眨了眨眼道,“什么?我?女扮男装?”说着她便大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动听。

王允卿愣了下,接着微笑道,“姑娘身形高挑,扮作男子倒也十分相像。”

林姑娘转了转手中的玉箫,笑着问他,“你是哪个?”

“在下王允卿,闻听姑娘大名,特来请教。”

林姑娘歪着头,“请教什么?”

“得知姑娘在此保护汉人免受金人屠戮,特来相问姑娘……可否加入我等的抗金大军呢?”

“抗金大军?”林姑娘周围看了看,“没兴趣,既然不是来跟我打架了,那我便走了。”

“姑娘!”王允卿喊了声。

林姑娘转身玉箫刺了过来,“王允卿!我听说你很久了!想说什么先打败了我再说!”

王允卿后退格挡,两人当即打了起来。那林姑娘确实内力深厚,功夫诡异,身形难断,可是王允卿终究是稳扎稳打,万法归宗,略胜一筹。

两人自晌午缠斗至傍晚,难分难舍。那林姑娘朗声笑道,“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王兄的功夫果真了得!啊!”他摸着自己的咽喉,“时辰太久,药效已经过了。”

王允卿分明看见这林姑娘发出了男人的声音,连忙停下招式,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会……”

那姑娘歪着头扬了扬下巴,“怎么?我的声音吓着你了?便是有你们这样以貌取人的男子,我才要戴面具吃变声的药丸才能出门,难道女子的声音都必须要如黄莺出谷吗!我就是声音粗,那便如何!”

王允卿皱紧了眉头,手上运气一阵掌风过去,林姑娘的面具立时被吹落。

那姑娘躲了躲脸,再次抬头看着王允卿,大步走到了近前,歪着嘴角笑了下,“你打落了我的面具,可是要娶我的,没人告诉你吗?”

淡黄色发丝落在脸前,犹如鬼魅。

林姑娘抬手摸了下王允卿的脸颊,“王官人……可真是一副好面相……”

王允卿立时推开了林姑娘,那姑娘被他推开却没有恼,只是看着王允卿大笑了起来。

“这……这位兄台,我不知你为何要假扮林姑娘,只是我找那位姑娘有要事要谈!”

“不就是抗金吗?我已经知道了。”那人抬了抬眉毛,“你打赢了我便娶了我,那时嫁鸡随鸡我自是会随你去抗金!怎么样?”

“兄台自重!”

那人大笑了起来,“你若是不愿意,那我便走了!”说罢转身便走。

“兄台!”王允卿又喊了声,那人转身看着他,仍是戏弄的表情。王允卿皱紧眉头,“你到底是谁!那个……林姑娘呢?”

那人收起了笑容,郑重道,“在下黄药师,从来没有什么林姑娘,只是我乔装而已。”

 

“我只听过女扮男装的……药兄男扮女装,倒也是不同寻常……”王允卿好容易找到了形容词。

黄药师哼了声,拉扯着身上的女装丝带晃了晃,“本也不是什么高深的乔装,我连缩骨都没用,只是吃了变声药丸而已,只不过,没人能和我打到药丸失效。”他看着王允卿,“除了你。”

王允卿拱了拱手,“承让。”

“我没让你,打不过就打不过,难道我没胆子承认吗?”黄药师说。

王允卿低头轻笑了下,“药兄这牙尖嘴利,可与姑娘不相上下。”

黄药师笑了出来,“男人都觉得把自己比作女子是侮辱,我却不然,在我眼里那人值得尊重还是唾骂全然不由他是男子还是女子决定,即便今日你王允卿是女子,只要打败了我,我依旧会应了你的事。”黄药师凑到王允卿面前,勾着他的下巴,“说不定还会跟你提亲呢!”

王允卿听罢粲然一笑,“药兄此言,醍醐灌顶。”

黄药师被这笑容闪了一下,王允卿少年英才,剑眉星目,精雕细琢,当真是美得惊心动魄,更有一颗济世救国之心,真是难能可贵。

黄药师不由得玩心大起,“那官人娶了奴家吧?”

王允卿登时面容绯红,张口结舌,黄药师大笑了起来,王允卿也随着笑着摇了摇头。

 

王允卿看着身边的青衫女子,“药兄……何必还要乔装呢?”

那女子的凤目斜了王允卿一眼,“药什么兄!叫我林姑娘!”王允卿张了张嘴,林姑娘凑近了低声说,“你若是叫我娘子,我也答应。”

王允卿苦笑着叹了口气,“我当真是从未见过如兄台一般之人。”

黄药师仰着头,“那是自然,管教你一世都会记得我黄药师!”

 

评论(14)

热度(39)

  1. 奇a布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布②号机
    睡早了!!!不知道有没有占到第一个车位_(:зゝ∠)_没想到黄老邪强抢民男也抢得这么别致的😂没看过...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