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5

第一章


2.

 

孟章神君得偿所愿,心满意足地转身向着道场走去,石太璞轻笑着摇了摇头。祖师和师父不曾向他们多讲述过四方神兽,所知不过都是道听途说书中杜撰,语焉极尽不详,他从来不知青龙竟是这般性子。

说轻浮跳脱,却也恪守天条,说老迈迂腐,却是随兴所欲,看起来还不如祖师像个正经神仙。

刘彻见石太璞没有跟上,转身看着他,“干什么呢?是不是背后骂我呢?”

石太璞眨了眨眼,“这……从何说起?”

刘彻点了点耳朵,“我听得到!”

石太璞大惊,面色倏地有些泛红,他方才确实在想刘彻,可却不想被抓个正着吗?

刘彻看着石太璞张口结舌的样子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凡人就是凡人,这样你也信,就算是玉皇大帝也不能知晓你心里想的什么!”

石太璞心里一阵恼火,脱口而出,“凡人又如何,后羿射日时便是凡人,老君创道时也是凡人,我圣祖带领抗金义军时更是凡人,就连李天王的三太子——”他突然停下了话,有些尴尬的张了张嘴,接着又说,“这天上神仙多是由凡人修炼而成,如神君这样的天地灵根是少之又少!”

刘彻瞪着石太璞冷笑一声,“我还以为你敢接着说呢!”

石太璞面上发热,低头拱手道,“神君恕罪。”

刘彻转身离去,石太璞抬眼看着他的背影,咧了咧嘴,连忙跟了上去。

 

临近道场,便看见重阳真人正太乙真人站在一处,刘彻冷哼一声,“呵,可真是冤家路窄!”

石太璞不识得太乙真人只是看了眼刘彻,刘彻瞪了石太璞一眼,直接走了过去,“老头,把你的徒子徒孙都看好了!别让他在我宫外晃!”

太乙真人轻笑了下,“神君好大的火气,这是怎么了?”

刘彻瞪大了眼睛看着太乙真人,“还敢问!不是你教出的好徒弟!”

重阳真人微蹙了蹙眉,“神君——”

“还有你!”刘彻瞪着真人,“你们全真教不是修行悟道的吗,怎么那么能说!说得那么好听怎么不去茶馆说书!”

两位真人纳闷的对视了一眼,石太璞连忙跑了过来,躬身施礼,“圣祖,是太璞的错,是我失言,得罪了神君……”

重阳真人看着刘彻弯了弯嘴角,对太璞点了点头,“无妨,孟章神君宽宏大量——”

“用不着拿话堵我,”刘彻斜眼瞪着真人,“谁还不知道青龙斤斤计较,睚眦必报!”

石太璞看向刘彻,“可是……”

刘彻侧脸瞪着石太璞,让他住嘴。石太璞低下头,不再言语。

重阳真人低声笑了起来,“青龙莫要胡搅蛮缠了,不就是不想听道吗,你且去吧!”

刘彻突然仰头笑了起来,“真人啊,要不然你是少年英才,辅极帝君呢!还是你聪明!”

二位真人突然笑着摇了摇头,太乙真人道,“神君莫要忘了,这是玉帝的旨意,若是他来捉你,你要如何?”

刘彻嘟了嘟嘴,重阳真人道,“神君应我一件事,若是玉帝来了,我便暗暗通知你,你那时再来。”

“何事?”刘彻问。

真人看着石太璞,“太璞,你已出来了些时日了,回去继续修行吧。”

石太璞躬身道,“是,谨遵教旨。”

刘彻皱着眉,“怎么你不让他听老君讲道吗?”

真人道,“世间万物,有因有循——”

“哎哎哎!”刘彻喊了声。

石太璞轻声道,“我的灵根还不够,听老君讲道,若是误入歧途,会走火入魔的。”

刘彻点了点头,指着石太璞看着真人,“你们全真教的舌头都长他一个人身上了,他比你说话都耐听。”

真人淡淡微笑,“是吗,会说话的好,会说话比不说话好。”看向石太璞。

石太璞低头微笑,轻点了点头。

刘彻左右看了看,“好了,我送他出南天门,有消息还请真人通报。”

几人拱手施礼,刘彻与石太璞便转身离去了。

 

石太璞跟随刘彻腾云往终南山方向去,刘彻随口问道,“真人都带你去了哪里啊?”

石太璞道,“先去拜上三清,而后又去了玉清真王处。”

“嗯?”刘彻笑了下,“你见到东方朔了吗?”石太璞愣了下,刘彻说,“就是长了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石太璞低头笑了下点了点头,刘彻笑着说,“他最近替司命在玉清真王驾下当值,你若是再见他,可以问问他你的命途如何。”

石太璞摇了摇头,“神君果然是神君,不知凡人疾苦,我是何人,我问他他便告诉我吗?”

刘彻也突然笑了出来,“也罢,我见了他便帮你问问,看你何时能成仙。”

“多谢神君。”石太璞拱了拱手,随即叹了口气,“世间万物,有因有循,不必强求。”

“怎么像个小老头一样,跟你圣祖似的,”刘彻看着他,“我难得与你能多聊几句,你不要说这些经文来气我!”

石太璞展颜笑了出来,“多谢神君。”

忽而看到前面有个身影,刘彻定睛一看,是西海龙王,他皱了皱眉轻声对石太璞说,“我们下去吧。”

石太璞看着刘彻面色不悦,便点头应允了。

 

刘彻未见子夫算起来已近一月,他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子夫会在此时离开他,可转而想到阿娇那诅咒又轻叹一声,“走了也好,走了一了百了。”

石太璞扭头看了刘彻一眼,没有说话,刘彻说,“看什么?”

“神君自诩神仙,也有解决不了的事?”石太璞仰头看着天,轻声说。

刘彻长出了口气,斜眼看了眼石太璞,看他正望着天,也抬头去看。

他们按下云头时,正是入夜,天上浮着不少孔明灯,昏黄幽暗,颤颤巍巍,随着微风,缓缓上升。

“这是……什么?”刘彻睁大了眼睛。

“孔明灯,”石太璞道,“是凡人祈求上天垂怜,许愿用的。”

“这有用吗?”刘彻眨了眨眼。

石太璞看着刘彻笑了出来,“你是神仙,你问我有用吗?”

“可我不是凡人,我怎么知道祈愿实现了没!”刘彻瞪着石太璞。

石太璞眨了眨眼,“好像也是……”他看着前面的人群,“我们去前面桥上看,应该还有河灯。”

“河灯?”刘彻尝试着问,“是夜明珠吗?”

石太璞但笑不语,往前走去。

 

人群都挤在了河边放河灯,桥上和山腰中不断有人放起孔明灯,将夜色衬得五彩缤纷,石太璞从人群中过,看着周围提着灯笼的人,“这便是凡人的喜乐,神君怕是不知。”说着回头去看,刘彻却不见了踪影。

“神——”石太璞刚要喊,可是周围都是凡人,他大喊神君颇有不妥,他左右看着,人头攒动,却唯独不见刘彻。

石太璞吞吐再三,终于叫了声,“刘彻!”却仍是不见人。

“刘彻!刘——”

石太璞跑上了桥,终于看见了浮在半空抓着孔明灯在看的刘彻,他连忙大喊了声,“刘彻!”

刘彻终于看见了石太璞,随即一闪身来到了他身边,石太璞看着周围,“你……你……”

“他们看不见我。”刘彻看了看桥下的河灯,“这……也是求神仙保佑的?”

“嗯,算是吧。”石太璞看着桥下。

刘彻看了会,展了展袖子,“你说我要是这会作法让这儿下雨——”

石太璞急忙抓着刘彻的袖子瞪着他,刘彻看着石太璞的眼睛瞪得溜圆,突然觉得煞是可爱,忍不住开颜大笑,“我就是说说,你急什么?”

“君无戏言,什么叫随便说说!”石太璞呵斥了句。

刘彻笑着抬头看着天,忽然皱了皱眉,“不对,有人行云,恐怕真是要下雨了。”

石太璞看了看天,又瞪着刘彻,“你!”

刘彻瞪着眼摇了摇头,“这……这行云落雨是玉帝下旨定的,跟我没关系!我堂堂四海之主,我会管下雨这种小事吗!”

石太璞斜了眼刘彻不说话,看着周围凉风渐起,“不能推迟吗?”

“当然不能,你把天条当儿戏吗!”刘彻说。

话音未落,雨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砸在石太璞脑袋上生疼生疼的,他抬手挡着雨左右看了看,向着远处的面摊跑了过去。

雨滴见了刘彻都绕着走,他看着周围的凡人被淋得到处躲藏,不由得又笑了出来。他看着天上大喝了声,“吾乃四海之主东方青龙,行云落雨者是谁!”

忽而一个闪电,一个身形出现在刘彻身边,正是西海龙王,“陛下。”

刘彻点了点头,“原来是你啊……”

西海龙王随即跪倒,“陛下恕罪,小女擅作主张,不念陛下恩德——”

“不必说了。”刘彻止住了敖闰的话,“子夫跟随我多年,我也着实心疼她,既是有那件事,她离开也是好事。”

“陛下,子夫不该啊。”

“敖闰,”刘彻道,“阿娇是什么样的人,那是明王的外孙女,佛祖的外甥女,她的诅咒连玉帝都拦不住,若是真误伤了子夫,谁都救不回来!”刘彻摆了摆手,“我说了此事不必再提,我且问你,这雨要下几时?”

“只一刻便停。”

 

刘彻找到石太璞时,他正在吃面。

刘彻皱着眉头瞪着石太璞,石太璞咽下嘴里的面,“神仙不会饿,可是……我是凡人,会饿。”

“凡人就是麻烦。”刘彻坐在石太璞对面看着碗里白花花的素面,“这什么!看着就难吃!”

石太璞笑了下,“自是比不了珍馐佳肴,蟠桃盛会!”

刘彻道,“雨只一刻便停。”说着便听见雨声慢慢小了。

石太璞笑了下,走到了面摊外,雨已经停了,天地清净,云开月现。

刘彻站在他身边仰头看着月亮,“我还从没有从这儿看过月宫。”石太璞扭头看着他,刘彻歪着嘴笑了下,“想问嫦娥?”

石太璞摇了摇头,刘彻道,“就你这凡心未断,还修什么仙,我去东方朔那里查查你的媳妇是谁吧!”

石太璞张嘴刚要说什么,刘彻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灵符。石太璞道,“是全真教的灵符。”随即捏指诀一划,灵符当即开始燃烧,重阳真人的声音便出现了,“神君,是时候该回来听道了!”

刘彻道,“我才离开多久啊!玉帝就来了?”

“玉帝圣断,知道你一定不愿意听道,所以拨冗前来陪你。”

刘彻咬了咬牙,灵符烧完,真人的消息算是带到了。石太璞忍着笑说,“老君讲道是三界的盛会,神君还是去听听的好。”

刘彻瞪着石太璞呲了呲牙,石太璞突然就笑了出来,“神君是否此时也希望有只孔明灯?”刘彻听这话也忍不住轻笑了下,石太璞叹了口气,“只是刚这一场雨,孔明灯还是河灯都灭了。”

刘彻道,“我要回去了,你自己能回终南山吗?”

“神君放心,这是凡间,我是凡人。”石太璞莞尔道。

“下次见面,望你能自己走进南天门。”刘彻道。

“太璞一定潜心修行,除魔卫道。”

“那就后会有期吧!”刘彻一转身现了原形,一道凌厉青气将夜色映的极亮,拔地而起,霎时间便窜入云霄。

石太璞深吸了口气,圆睁着眼睛看着云层中那青色龙形,嘴里喃喃道,“原来……是他……”

那青龙窜出云层向着地面吼叫一声,原本被雨水打湿的灯笼和河灯登时一同亮了起来,众人惊呼纷纷跪地祷告,石太璞仰头望着青龙,浅浅微笑。

“后会有期。”


评论(14)

热度(19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