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番外。

其实不完全算是番外,应该算补完,交代未尽事宜。

算是复健,练练手。


石太璞是在半夜突然惊醒,感觉自己浑身滚烫,血流飞快,耳朵里嗡嗡直响。他感觉到牙齿发痒,慢慢的变长,指甲也簌簌的生长起来。他的眼白变红,耳尖变长,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吱咯吱的响。

他佝偻在地面上,紧紧抱着双臂,尖尖的指甲扎进肉里,长长的牙齿让他合不拢嘴,口中的涎液混着鲜血流了出来。

“……啊……”石太璞低吼着。

 

他带回的大兔子从远处跑了过来,跳在他的身上,温热的毛皮贴着他的脸颊,又跳到他的手边,石太璞能清楚的闻到这新鲜的血气。

“滚开……”石太璞推开了兔子,“滚远点……小心我吃了你……”

那兔子又跳近,蹭到石太璞颊边,像是毫不在意他凶神恶煞的模样。太璞终于搂紧了它,慢慢回忆经文,恢复到发狂前的人身,他筋疲力尽的躺倒,靠着兔子昏了过去。

如此循环往复已经三年,他的妖性依旧无法控制,却又找不出任何破解之法。

 

卫青来时见到石太璞正昏倒在地,急忙将他扶起,“石公子。”

石太璞悠悠转醒,苦笑了下,“多谢……”

卫青皱紧眉头,“公子随我回西海吧,待到陛下回来定会有法子的,公子如此强撑,让陛下知道要伤心的。”

石太璞挥了挥手,虚弱地说,“只是修炼,没有强撑。妖身修炼,自是比人身要辛苦些,无妨。”

“公子何必呢——”

石太璞垂眼道,“左右我也无事,打发时间罢了,不必担心了。”

卫青摇了摇头,如此劝过多少次,石太璞皆是一口回绝。作妖有何不好,陛下回来大婚便可一步成仙,小太子也可生长了,他不明白石太璞这是为何要跟自己过不去。

 

卫青将他搀扶起身,便见树林远处一亮,亮光慢慢走近,石太璞觉得刺眼难耐,连忙转身。卫青迎上前去,却见是西方白虎。

“神君。”卫青躬身见礼。

白虎祥瑞之光太盛,刺得石太璞睁不开眼,只得背身道,“得罪神君,只是——”

白虎抬手对准石太璞后背一掌,传送仙气修为,石太璞才可睁眼见礼。

白虎挥了挥手,并未在意,上下打量了石太璞,“我听闻你被贬为妖族,想来看看。”石太璞轻笑了下,白虎道,“青龙可知道?”

石太璞摇头,“他不知道,他已去服刑了。”

“待他回来,还不再闹一通?”

石太璞,“不会的,他不会知道的。”

“你想以这三百年,脱离妖身,修成地仙?”白虎看着他。

石太璞点了点头,“是,既是天意不让我成仙,那我便非要修成正果,才不枉他逆天改命的救我。”

白虎听罢突然大笑了出来,“难怪他看得上你!”

石太璞自嘲地摇了摇头,“只是无论如何都修不得法。”

“若是寻常妖精,三百年只怕修炼才刚起步,还想修地仙那是痴心妄想。”白虎看了看石太璞,“但是你则不同。你是不是身有龙子?”

石太璞面颊微红,“是……只是,龙子非上仙之体不能成长。”

白虎轻笑了下,“这里的道理可多了,我想青龙也绝不会说给你听。”

“愿闻其详。”

 

“四方祥瑞,其法过盛,有违天地调和之理,”白虎道,“是以但凡育子,其法力必损,修为愈高,折损愈多。”

石太璞张了张嘴,“那你们……”

“所以为何青龙无子,三界都要关切询问,”白虎道,“他一个降臣,法力太强,又没有家室,必是要反。”

石太璞轻叫了声,“刘彻……”

“这话先且放下,”白虎轻笑了下,“只这折损的法力你道去了哪?便是分给了育子之人。”白虎笑道,“寻常人等怎能育祥瑞之子?你这龙子更是刁钻,不仅要气血更要修为,是以非要上仙之体才可孕育。只是此时,他既已在你体内,那青龙的法力怕是半数都在你身上,你身怀宝藏,与寻常妖精当然不同。”

石太璞向后退了几步,白虎道,“若不善加利用,岂不辜负青龙?”

 

白虎暗暗交代石太璞修炼法门,又道,“你这地方既不是神仙府第,又不是气韵深泽,未免妨害修炼,你不如跟我去昆仑,那里福泽深厚,事半功倍。”

不知从何处窜出了一只大兔子,撞到了白虎的腿上,白虎向后退了下瞪着这兔子,石太璞连忙上前抓着兔子耳朵抱了起来,“得罪得罪,神君海涵。”

白虎眯了眯眼睛看着这兔子,冷哼了声。扭头要走,“我走了!”

“神君!”石太璞急忙叫了声,“多谢神君赐教,太璞感激不尽。”

白虎回身指了指,“我告诉你啊,你们大婚之礼我已经送了,你跟那个小心眼说清楚!”

兔子又要向前蹦,石太璞急忙抱紧微笑了下,“多谢神君。”

 

白虎走后,石太璞细想,若真要修炼,自是不能再在此处,便收拾行装准备出发,恰逢卫青前来探望,石太璞便跟他交代原委。

卫青道,“公子想去何处?”

石太璞道,“青丘之国。”

“你——”

“一来那里确属福地,二来我也想行善积德,弥补过失。”

“不可!陛下与那群狐狸精仇深似海,公子怎么能再去!”卫青道,“若是被人发觉——”

“不会有人发觉,没人认识我。”

“你——”卫青道,“你是不是……”石太璞看着他,卫青咬着牙道,“你是不是不想再等陛下,所以才要去青丘,找那个什么长亭!”

石太璞微蹙了蹙眉,却连火都发不起来。卫青起身持剑对准石太璞,“你休想踏出这门里一步!”

石太璞闭了闭眼,转身披上龙袍,看着卫青厉声道,“跪下!”

卫青手上一松,立时跪倒,“你!石太璞!”

“卫青听令!若非传令,你不可接近青丘一步!”石太璞道,“你好生保重,这些日子……多谢将军!”

“石太璞!石太璞!”

 

石太璞站在青丘国外,看着一路跟来的大兔子,“走啊!”兔子不动,石太璞道,“你一路跟到这里,怎么到这不动了?”

兔子扭过头不理他。

“你——”石太璞愣了下,眨了眨眼,“你跟不跟着?不跟着我自己去,你就在这呆着吧!”说着起身要走。

那兔子一跃蹦上了石太璞腰间,爬上他的肩头,太璞笑了下,“不是不跟着吗?”

兔子眯着眼睛转过头,还是生着气。

太璞歪了歪头,“这脾气怎么这么眼熟呢?”叹了口气,把兔子抱了下来,进了青丘。

 

石太璞自按法门修炼,六七十年已大有长进,期间隐姓埋名,依旧四方游走,锄强扶弱,扶危济困,最终落脚在了青丘被战乱侵害最严重之处。

这几日,柳长言也到了此处,此处正是疫病横行,却找不出治疗之道,柳长言束手无策,却听闻山中有人能治此病,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因为战乱国中族人四散,或许是别处跑来的神医。柳长言与恒娘想进山一探究竟。

 

顺着溪水走,两个孩子化为原形,追着一只大兔子跑了。

恒娘跟着跑说,“慢点!”

却见远处,两只小狐狸化为了人形一男一女,还是孩子的模样,跟一个人在说话。

那人轻笑了下,“对不起啊,这只兔子是我的家人,你们两位再去找一只吧?”

“你的家人?你是兔子精吗?”小女孩略大一些便问。

“那倒不是,只是它与我——”

小男孩才刚会走的样子,转身便唤娘亲,“娘亲!”

那人抬头看向远处,恒娘定睛一看,陡然变脸,“石太璞!”

柳长言也是一惊,恒娘飞身而起,“还我孩儿命来!!”

 

石太璞不躲不闪,被恒娘掐紧了喉咙扑倒在地,恒娘法力高强,石太璞无论如何也抵挡不过。

柳长言连忙上前道,“恒儿,住手!”

“住手?我要他偿命!”恒娘再次施力。

生死之际,石太璞妖身骤现,恒娘一惊,“你……你怎么会?你不是半仙之体吗?”

“恒娘!”柳长言拉起了恒娘,看向石太璞。

石太璞咳嗽着起身,看向恒娘,“我已被玉帝惩罚,贬为妖族了。”恒娘那时已被送回青丘,是以不知其情。“四方神君因为为祸青丘,牵扯人等全部获罪。”石太璞道。

恒娘道,“我青丘本就与世无争,是他们无缘无故打上门来,杀我族人,毁我国土,难道还不该获罪!”

石太璞叹了口气,打坐调息,没再回话。

 

柳长言见状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就是因为作孽太多,才来弥补过失。”石太璞起身拱手施礼。

“那你就赔我一条命来!”恒娘道。

“恒儿,”柳长言拉着她的手,问石太璞,“我的族人是你所救?你用何方法?”

石太璞说来也皱了皱眉,“我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得与他们过血,把带病的血过到我的体内,用法力化解。”

柳长言与恒娘对视一眼,“这……”

石太璞垂眼,“若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有此劫难。”

恒娘道,“你……”

石太璞看向恒娘,“你们的孩子……你若想要我赔你一条命,我绝无怨言。”

恒娘甩开柳长言上前掐在石太璞颈间,哪知那只大兔子突然暴起,蹦上恒娘的手臂,挠了她一下。

柳长言上前抱走了恒娘,“恒儿!你就算杀了他,少陵也不会回来了。”

恒娘扑在长言怀里哭道,“少陵……”

 

柳长言看向石太璞,“前事不论,此次疫病多谢公子相救。”

石太璞摇了摇头,“是我有错在先,害了你们的孩子。前辈要是还不消气——”

恒娘道,“长言一向重情义讲道理,必然不想要我为了已死的孩儿来杀你,”她起身回头望向自己的孩子,“我也不能在我的孩子面前杀人。”

柳长言低了低头,“既是他无缘来到世上……能够让你感念他救我族人,也是他的恩德。”

“二位宽宏大量。”石太璞拱手道,“太璞铭记于心。”

 

三人连手救治,只是青丘族人病情愈来愈好转,石太璞却一天天病重下去。任凭柳长言与恒娘与他传渡法力,也不见好转。

石太璞有气无力,起身打坐道,“好了,不用管我了,你们的事情还多着呢,让我自行修炼吧。”

“你怎么就——你就不怕死吗!”恒娘看着他。

石太璞轻笑了下,“我身有龙子呢,死不了。”

“那你还敢过血!你就不怕孩儿有损?”

“这是正确的事,孩子不会有损的。”石太璞闭上了眼,脸色发青,眼窝发黑,简直像是个死人。

恒娘看了眼柳长言,柳长言皱着眉叹了口气。石太璞睁眼又看向他们,“你们的孩子……叫少陵吗?”

柳长言点了点头,石太璞遂又闭目。

 

又过了数日,石太璞已至弥留之际,大兔子陪在身边前后跳来跳去像是着急地不知道如何是好,石太璞口中喃喃道,“刘彻……我有些怕了……”

兔子窝在他的颊边,石太璞蹭着它的毛皮,“刘彻……我是不是……等不到你了……”又道,“陵陵……对不起……”

 

“爹爹?璞爹爹?璞爹爹!”小兽的声音又尖又利。

石太璞从梦中醒了过来,长出了口气,看着四周仍是自己的木屋。

床下披着红袍的小兽转圈跑着,“爹爹!爹爹!”

石太璞撑起了身子,床下的小兽一跃跳到石太璞的怀里,太璞笑着抱紧了小兽亲了亲,“你怎么在这,不是去看大哥哥了?”

“父王让我一直守在这,等您醒了再去。”

“时辰还够?”

“无妨无妨。”

 

石太璞起身披了龙袍,抱着小兽上天庭,哪知那小兽半刻都停不住,蹦出了石太璞的怀里一溜冲进南天门,大小神仙见了也只得让路。

石太璞进了南天门却已经远远地被甩在后面,他皱眉叹了口气,“这个样子到底随谁啊……”喊了声,“敖玡!”

没有回音。

石太璞靠着湖边的石栏,回想自己今日梦到的旧事,正是那时,紫金卫士从天而降,降下三道天雷,他身登地仙。

怀孕就这点不好,总会梦到几百年前的事。

 

他正观湖景,腿上忽然一紧,一条蛇顺着他的腿向上爬,石太璞低头看了眼,呵斥了声,“刘彻!”

蛇身顿时消散,孟章神君站在眼前搂着石太璞就要上前亲吻,石太璞侧脸躲开,将他推开了。

刘彻啧了声,“你都离家出走这么久了,还不能让我亲一下?”

“谁离家出走?是谁让我滚出水晶宫的?”石太璞看着他。

刘彻瞪着眼睛,“你还敢提啊?你背着我喝避子汤,我能不发火吗!”

石太璞冷笑一声,“你不是神通广大把它换了吗?那还发什么火?”

“石太璞,你是觉得有我的孩子很丢人吗——”刘彻刚喊了声,石太璞伸手便捂着他的嘴,“你喊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以为还在家里啊!”

“唔唔唔!”刘彻掰开石太璞的手正要骂他,石太璞上前亲上了刘彻,终于堵上了他的嘴。

刘彻愣了下,张嘴舔吻上石太璞,手伸进了龙袍里紧搂着他。

石太璞只走了几日,他便觉得锥心刺骨的想,可自己又拉不下脸来,只能让小儿子去。

石太璞轻喘着气,抚着他的脸颊,“你别发火,好好听我说。是麒麟来看敖玡与我切脉,说我百年里不可再育龙子,祥瑞之子不比普通,怕我仙体有损,最好让我同他去修行一阵子。”

刘彻张了张嘴,“啊?”

石太璞垂眼道,“我不想离开你……只得找药抓了避子汤,还让你换了。”

“那那怎么办!”刘彻瞪大了眼睛,“我现在再给你抓一副!”

石太璞抬眼看着他,“晚了!”刘彻咽了咽嗓子,脸都僵了。

石太璞看着他,“你自己缠了我多久,自己心里没数吗!”

刘彻抱着石太璞,埋在他颈窝里,“我给你找补品,千年人参、万年雪莲,要不就把白虎煮了,把朱雀炖了,把玄武给你泡酒!我错了,太璞,太璞……”

石太璞拽着他的衣襟拉到自己面前,“把你炖了给我做蛇羹!”

“好,”刘彻立刻应下,“只要王后满意!”

石太璞笑了出来,“陵陵呢?”

刘彻抱着他不撒手,“别管他,都怪他们才伤了你。”

“都怪谁!!”

 

孟章神君长子敖玦的成仙礼,他被劈的动弹不得躺在地上,刚出生的小弟弟在旁边跑来跑去,一下跳在他肚子上,“哥哥好棒!”

“小玡……你……”陵陵吐血说。

石太璞赶过来赶紧把儿子抱起,“你哥要被你弄死了!”

刘彻席地坐在陵陵身边,重重地拍了上去,“不愧是我儿子!”

陵陵又吐了口血,石太璞喊了声,“刘彻!”

陵陵翻了个白眼,彻底昏了过去。


评论(91)

热度(55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