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红海】护送任务

全员粮食日常 

蛟龙奉命在赞比亚执行护送任务。

非洲人民非常友好,可是非洲蚊子非常不讲究,一点不给大夫面子,咬得陆琛抱头鼠窜,十分丢人。唉,学医救不了蛟龙队。

任务不太艰巨,杨锐说晚上保持三分之一警惕,换班睡觉。

第一班是顾顺和石头,石头在营地站岗巡逻,顾顺和李懂找了个居高临下能看的见营地的大石头,把位置铺开了。

李懂躺下睡,顾顺架着枪,跟只老鹰一样看着营地四周。

李懂翻来翻去都难受,坐起来气急败坏的闹瞌睡。顾顺回头看着他笑了下,把身上装备卸下来,拍拍自己后背,“躺吧。”

李懂靠着他的后背,就睡了过去。

顾顺从夜视镜里看着夜晚的非洲沙漠,听着身后人打着小呼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石头跟佟莉换班,石头说我替你值吧,被佟莉踹了回去。

到佟莉跟杨锐换班的时候,李懂也醒了,睡得舒服精神头也好,说,“我醒了,你睡吧。”

顾顺浑身都硬了,爬起来左右晃着说,“我跟你说,这沙漠里有老鼠。”

“有老鼠怎么了?哪没有老鼠啊?”李懂接过枪,奇怪地看着顾顺。

“长得跟狗一样大。”顾顺比划了下。

李懂皱了皱眉,完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顾顺就笑了笑没多说,坐下靠着李懂的背就睡了。

“你不躺下啊?”李懂扭头看了眼,顾顺倚着他已经没动静了。顾顺的呼吸极其轻,不仔细听跟死人一样。

无论从任何方面都是一个最好的狙击手,连睡觉都是。

李懂看着杨锐巡逻,然后观察四周的环境,忽然看见一个黑影,调近了看,李懂的肌肉紧了紧,还真是跟狗一样大啊。

“怎么了?”顾顺醒了。

“没事,”李懂停了停,“看见那老鼠了。”

顾顺低声笑了下,又闭上眼睛,“吓着了?”

“没有,”李懂架好枪,“我能把它打死吗?”

顾顺嘟囔了句,“我们是海军特战队,我们不打老鼠。”

“哦。”

 

杨锐和陆琛换班的时候,听见远处有消音手枪的声音,他们俩一起跑了过去。

李懂看了眼顾顺,又看了眼死老鼠,“你不是说我们不打老鼠么?”

顾顺把手枪插了回去,杨锐远远问了句,“为什么开枪?”然后就看见了死老鼠。

几个人围着老鼠的尸体开了个简短的追悼会。

“你想想你怎么跟副队汇报,你让他在报告里怎么写?为了保护目标生命安全,我们击毙了一只老鼠?”杨锐看着顾顺。

“那我也不能看着它冲过来欺负我们咚咚吧。”顾顺抬了抬眉毛。

李懂说,“你自己动的手,别拉我。”

“啧啧,李懂,我跟你讲个故事吧,故事的名字叫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蛟龙颜值扛把子与咚咚锵。”

陆琛打了个哈欠,“我去值勤。”扭头看见副队已经到了,“徐队。”

杨锐说,“徐宏,你看着办吧。”

徐宏笑了下,“没事,你以前打的老鼠还少吗?”

杨锐瞪大了眼睛看着徐宏,顾顺李懂立刻转身回位子,陆琛转身喊着口令跑步走了。

“徐宏啊,你看我这老也不关心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缺点什么?”

“没有啊,我缺什么?”

杨锐摇了摇头,“把它埋了!”转头去睡了。

“哎,队长,我缺什么啊?”

评论(26)

热度(252)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