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2

我还能怎么办呢~~ @fermihasnothingtosay 



52.

 

荣石站在门口,手插在兜里,一脸不悦地看着竹木下车。身后索杰和耿宇已经出了大门,荣石暗暗说了句,“呸,这小鬼子早不来晚不来,正赶上你爷爷在兴头上——”侧头看了眼许一霖,“你进去吧。”

许一霖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戏园子,藏在门后又回头看了眼,荣石已经上前和竹木交谈。

“以为你们不来了呢!”荣石朗声道。

竹木说,“清水君从城外回来,路上碰到了些障碍。”说着便看向了后车坐的清水。

荣石看向清水,“障碍?遇上什么麻烦了?是那种一箭穿心的障碍?”

清水道,“已经解决了。”

荣石心里一紧,面上却不露声色,“那就好,进园子吧。”

竹木边走边说,“荣老板与清水君是第一次见面吧?”

荣石看向清水,“他没有告诉你吗?我们见过了。”

“哦?”

“是的。”清水点了下头,“是在茶社见的,我去拜访许一霖,荣石也在。”

竹木淡笑道,“清水君难得会对枪以外的事情注意。”

荣石斜眼看着清水,清水也正看着他,“听闻荣老板的枪法很好?”

“不敢当。”荣石微笑道,“其实,我的日本剑道更好。”

清水面色一冷,“有机会切磋一下。”

荣石突然笑了出来,“好。”

 

几人坐定,荣石一点看戏的心情都没有,心里连着把竹木和清水的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遍,听到背后又有人声,回头看过去却是吕良彪到了。

许一霖也扭头看了眼,回头却逢上荣石的眼神,荣石对他眨了下眼,许一霖微笑轻点了点头。

“荣老板,我想请许掌柜来给我讲讲戏。”清水看着荣石说。

“清水长官的理解能力已经差到这个地步,这么简单的戏还用讲?”荣石嗤笑了声。

“荣石,你可不要藏私,许先生讲戏我们都是听过的。”竹木也说了句。

荣石笑了出来,“你说对了,我就是藏私。”

清水没有等荣石同意,侧身便对身后的士兵低语,那名士兵接着便向许一霖走了过去。荣石登时便要起身,索杰却紧按着他的肩膀,“我去。”接着便快步走了过去。

许一霖看着日本兵和索杰一同走了过来,已经站起了身远远看了荣石一眼,荣石一直紧盯着他。索杰说,“小许啊,竹木长官说要你给他们讲讲戏,你就过去讲一下吧,大少爷在呢,没事啊。”

许一霖疑惑地皱了皱眉,却是顺从地跟着索杰走到他们身边,荣石抬眼看着他,安慰地笑了下。

许一霖冲着竹木和清水点了下头,“长官。”

“许先生的口才好,讲的戏我们都能听得懂。”竹木道。

“过奖了。”许一霖摇了摇头。

“上次说要再跟你一同听戏,没想到这么快。”清水说。

许一霖抿着嘴唇微笑了下,手指紧紧攥着长衫侧襟,攥得整个手越发白了。

 

忽然一只大手握上了他的手,许一霖扭头看向荣石,荣石握着他的手托了起来,仰头看着他,戏谑调笑地说,“好好讲,讲得好了,爷就赏你。”解下怀表放到了许一霖手上,然后紧握了握。

许一霖垂下眼睫,轻声道,“哎,谢大少爷。”

竹木道,“不如让许掌柜坐下来慢慢讲。”

“那怎么行,”荣石说,“荣家有荣家的规矩,他可不够格坐在这。”

许一霖点了点头,轻声慢语地讲了起来。荣石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玉堂春》的故事本就不复杂,待到他快讲完时,荣石拿起烟卷磕了磕,许一霖停了下,荣石夹起了烟卷,许一霖才反应过来,连忙拿过了桌上的火柴划出火来递过去,“爷请用。”

荣石低头点着烟,抬眼看着他的眼睛,目光中都是温存情意。许一霖晃灭了火柴,“大少爷,我下去了。”

荣石挥了挥手,便让许一霖离开了。

清水显然有些意犹未尽,荣石冷哼了声,“清水长官这么喜欢听戏,叫戏班子留下来整日整夜给您唱,听得多了自然就听懂了。”

竹木轻笑了下,“荣老板,如果我的感觉没错,你是不想让我们多跟许先生接触是吗?”

“你的感觉没错,”荣石笑着说,“我不只不想让你们碰他,荣家的人我都不想让你们碰。”

 

许一霖走回座位发现,原本他的对面是空的,如今却正坐着吕良彪,立冬正站在他身后。

许一霖暗忖了下,微笑着轻声道,“吕先生。”

吕良彪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眼许一霖,“荣石没告诉你我是谁?”

许一霖愣了下,“我说我没有打听过,您也不信吧?”

吕良彪扯了扯嘴角,“那你还敢跟我说话?”

许一霖缓缓坐下倒了杯茶,推到吕良彪面前,“您不也没对我怎么样吗。”他抬头看向立冬,“立冬也来了?”

“许掌柜好。”立冬点了下头。

“坐下吧。”许一霖说,立冬摇了摇头,看向吕良彪,许一霖张了张嘴,“哎呀,我忘记了,对不住了,长官。”

吕良彪没应声,许一霖看着桌上摆的糕点,便向着桌边推了推,“那你自己拿。”说着看着吕良彪,“长官,可以吗?”

吕良彪不回反问,“荣石,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许一霖眨了眨眼,为难地笑了下,“吕先生,这……”吕良彪紧盯着许一霖,许一霖轻叹了口气说,“我只是跟立冬亲厚些,没什么其他意思,您要是防着我,不必再来茶社就是了。荣家有荣家规矩,就算我们大少爷真的是卖药的,我也不够格知道。”

吕良彪冷哼了声,许一霖说,“您要跟我较量一二,我肯定是不行的,也就只能跟您说说话了。”

吕良彪听着却笑了出来,“你倒是爽快。”

“取笑了。”许一霖轻轻说。

 

吕良彪见许一霖没什么异动,只是听戏喝茶。他却不耐烦看戏,没看完便离开了,立冬的糕点一直拿在手里没动,此时又放回了碟子里,跟着吕良彪离开了。耿宇走了过来低头问,“许掌柜,吕良彪没有为难您吧?”

“他为难我做什么?”许一霖摇了摇头。

耿宇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许一霖发现原本碟子里立冬放下的糕点突然之间不见了。

 

折腾了一晚上,戏终于散场了。小五跑过来说奉命送许掌柜回家,却没说荣石什么时候回来。上车时,才听到荣意和荣树在后座说起,竹木叫荣石去避暑山庄下棋。

许一霖搓了搓手里的怀表,荣石拼命将他推离那个漩涡中心,好好的护在身后,不让他看见一点风浪。他打开怀表盖子正看着,后座伸过来了一个头,“哎,这不是我哥的吗?”

许一霖扭头看着荣意,荣意伸手拿过怀表看了眼,“咦?这盖子里原本有个照片的。”

许一霖顺口问了句,“什么照片?”

“还能是谁的?我哥不就喜欢过那个!”荣意耸了耸肩膀,“还要每天放在身上。”

荣树抢过怀表,“我都跟我哥要过好多次了,他都不给我!”他翻着看了看,“这下可好了,没照片他肯定得给我!”

荣意伸手去抢,“给你你一定就换钱去了!还不知道你!”

“我不会!”荣树跟着要抢回来,荣意扔给许一霖,“小许哥,你拿好啊,让我哥知道荣树拿他的表换钱,会打死他的!”

许一霖笑着摇了摇头,揣在怀里。

 

结果荣石晚间回来没说上句话便进了书房,直到许一霖睡着也没有见他下来。早晨许一霖醒来,荣石还睡着,又没说上句话就上工了。

许一霖还惦记着家里表哥在,到了酒店打听时,却听说天颂出门了,许一霖奇怪地皱了皱眉,他能去哪里呢?回到艳荣坊,又听到咖啡馆送信过来,大少爷上山打猎,今天不回家。

第二天再去酒店问时,天颂仍旧没有回来。许一霖本能的觉得这里有鬼。直到傍晚,他才接到天颂从酒店打来的电话,要他过去坐坐。

二人坐下后,许一霖就问,“你这两日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来找我,原来在这有生意吗?”

天颂摇了摇头,却说了几句家里的近况。许一霖听着只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

天颂喝了口咖啡,思忖了许久问道,“一霖,你了解你们东家吗?”

“嗯?”许一霖奇怪地问,“什么意思?”

“他是汉奸吗?”

许一霖坐直了身体,微蹙着额,“你说什么?”

“我说,你知不知道,荣石是不是在替日本人做事?”

许一霖眨了眨眼,盯着天颂看了半晌,“你怎么会问起这个?”

“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天颂低声道,“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许一霖垂眼想了想,咬了咬唇瓣,“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替日本人做事,我只知道我在替他做事。”许一霖抬眼看向天颂,“我只知道,他做的事一定是对的。”

天颂愣了愣,笑着说,“我听说荣家的人都会被洗脑,说荣石是承德的土皇帝,说出的话就是圣旨。可……你怎么也成这样了?”

许一霖淡笑着,没再说话。

“一霖,你——”

许一霖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时候不早了,你奔波了两天了,要不就先上楼好好休息,我还有点账没算完,我就先回了。”说着就站起了身。

“一霖!”天颂起身叫了声。

许一霖拱了拱手,没等天颂再说下去,便离开了。

 

回荣公馆的一路上,许一霖都在回想天颂的问话,他为什么突然会问起荣石了?

下了黄包车,许一霖敲门,“连叔!”

“小许回来了。”说着小门打开了,“快进来了。”

“哎,多谢您了。”许一霖进门向着公馆里走。

从大门到房间这一路上都是灌木丛修得欧式景致,此时黑黢黢的看不真切,只有公馆里透出的光亮来。

许一霖走了几步就看见黑暗里有个红点,一亮一灭,他吸了口气,是有人在抽烟。他又走近了几步,那人终于掐灭了烟头,扔在地上,快步走了过来。

荣石带着烟气和怒气,或者还有些树丛中的青木气味直冲着他而来。

 

许一霖轻咬了下唇瓣,“你……在这乘凉啊?”

荣石的面容有些看不清,只是那眉头皱的紧,“什么!”

许一霖轻笑了下,伸头说,“我要是不回来呢?”

“你敢!”荣石伸手揽住许一霖,“你看我会不会把那酒店掀了,把你揪回来上家法!”

许一霖笑了出来,“真的?”

荣石贴着他的唇瓣低声说,“你试试?”

许一霖轻喘着气,“荣大少可真威风啊。”

“嗯……”荣石的脸颊和鼻尖蹭着许一霖的侧颈,“许少爷可真不听话。”

“你要我晚上回来,我不是已经回来了?”

“……下次再回来这么晚,就以后都不用出门了……”

许一霖突然想起,掏出怀表来,“爷赏的这表……”

“嗯?”荣石看着他。

“说是原来从不离身的,”许一霖按在荣石胸前,“而且……”他抬眼看着荣石的眼睛。

荣石目光带着笑意,“是,里面有照片。”

“那我可就不敢要了。”许一霖扭头看着别处。

荣石低声笑了出来,掐着许一霖的腰搂紧了,“爷这不是把他给你了吗?你看牢了,里面就不会再有别人了。”


评论(46)

热度(345)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