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彻璞】上天 番外小段

 @浮川 送给我烧昏了头的发发~

谢谢你的短小♂精悍,期待更多的作品哟~


2.

 

“是谁站在我的宫墙外……”

 

石太璞心中一震,回头时眼前就已经模糊了,那个身形如此熟悉,可是脸却看不清了。

明明是铭心刻骨的记忆,却因为太长的等待,连这人的相貌都要模糊了。

刘彻挪动了一步,便像是用尽了力气,全身灌满了铅一样,仅有几步的距离都再难走动。

石太璞看着他动也跟着动了下,如同这两百年白活了一样,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嘴唇抖着却发不出声音来,只是傻愣着扑扑簌簌的掉泪。

以为世间已经再无任何可以牵动他的人事,却是一碰上这人,他就立刻变成了那个冲动青涩的小除妖师。

刘彻扯着嘴角,淡淡说道,“我又老又苦,还不过来?”

石太璞颤抖着呼吸眨了眨眼,才突然点了点头,几步便站在了刘彻面前,只是轻喘着气。

刘彻抬手想要去擦那泪湿的脸颊,太璞看着他的手指侧了侧眼神,刘彻轻捻了片他肩头的文玉叶片。

“听闻,”刘彻看着太璞道,“文玉仙君诞下龙子,玉帝才会赦免了我的刑罚。”

太璞低头浅笑,刘彻拱起手,“我还要多谢——”

“哎——”太璞终于出了一声。

刘彻轻笑了出来,“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生个龙嗣把你生成哑巴了。”

太璞红着脸低头仍旧不说话。

刘彻轻叹一声,“太璞……”

太璞咬了咬唇,“二百年又一十三天。”

刘彻苦笑道,“是吗?”

太璞抬眼看着他,“都过去好几个冬天,又过去好几个夏天了。”

刘彻心中一暖,“这么久了吗?”

太璞道,“你说我修成正果,你要在南天门等我。还要带我去东海,去看你的出生之地。我现在修成正果了。”

刘彻淡笑,“怕是你还要再等些日子……”

“什么?”太璞微蹙了蹙眉,“我以为……你——”

“我自然高兴,只是……”刘彻说着身体便向下滑。

太璞连忙紧扶着刘彻,“刘彻!”

“我须得再睡些时候,”刘彻苍白着脸,“你不要走,陪着我。”

太璞点了点头,“好。”

“陪着我……”刘彻说着便靠在太璞的身上昏睡了过去。

 

东方重亮,云蒸霞蔚,四海翻腾,云龙共庆。

玉帝见此,知道孟章神君已经归位,这才让人去未央宫传召。

值日仙君甲午神到了未央宫,却见心月狐带着小龙子正在庭院摘花,甲午神拱手道,“星君,小太子。”

陵陵因之父王没有归位,出生二十年也并未封位,只是这青龙子嗣的身份是十成十的,天宫众人也都恭称一句“小太子”。

心月狐回礼,“仙君有礼。”

“奉旨前来,恭请孟章神君。”

“神君正在沐浴,仙君稍后。”

心月狐退下去传旨,留下甲午神与陵陵两个,甲午神蹲下看着陵陵把手里的花揉了揉然后吹到甲午神的脸上,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甲午神嘴角抽了抽,“小太子,怎么没见文玉仙君?”陵陵刚刚能听懂一点点话,眨着眼睛看着甲午神,甲午神又说了句,“璞爹爹?”

“璞爹爹!”陵陵喊了声,“父王!”

甲午神点了点头,大概是与孟章神君在一起。

心月狐不一会就回来了,“仙君,神君还要更衣,稍后自行前去。”

 

石太璞倚在软靠上,看着缠在腿上的一条巨蛇缓慢地向上爬,湿凉的皮肤滑过他的腰腹,危险地吐着信子。

“左拖右拖都拖了一个月了,”石太璞看了眼东方天色,“看看天色就知道,你现在好的不得了,还敢不去?”

巨蛇仍旧缓慢地向上滑,没有回应。

石太璞撑着头,看着蛇轻笑了下,“看看你这个样子,哪里还像四海之主。”蛇头忽的向前蹿了下,石太璞笑着侧过脸。

“哎,”石太璞说,“你不是会变兔子吗?”

原本缠在身上的巨蛇,霎时便变成了一只大兔子,蹲在石太璞胸口。石太璞抬手摸着兔子耳朵,“别闹脾气了,快去吧。”

刘彻这才显了人身,趴在石太璞身上,脸埋在石太璞的颈窝里,气鼓鼓地不说话。

“他待你如亲子,不会怎么你的。”太璞的脸颊蹭了蹭他的额头。

“我知道,”刘彻不耐烦地说,“这我还能不知?只是……那么一闹,我怎么还有脸去见他啊?而且我现在法力大不如前,没有底气啊。”

石太璞道,“就是因为你法力不如从前才要去面圣啊,他虽然待你亲厚可还是忌惮,你法力大减去了三界的心病,但是身份还在,他不会为难你。”

刘彻抓着太璞的长发盖在脸上,“你跟我一起。”

“我们俩跪在一起?你是觉得丢脸没丢够吗?”石太璞轻笑一声,“而且,你不去求……我可就仍是文玉仙君,跟你没关系的,陵陵也跟你没关系,明白吗?”

刘彻突然起身,眨了眨眼睛,“差点坏了大事!”跳下卧榻,“那小子无所谓,你可得跟我回东海!”

 

再跪在凌霄殿上的刘彻确是有些灰头土脸,不如从前那般飞扬跋扈。

玉帝道,“起来吧,跪着装什么样啊。”刘彻咽了咽嗓子,拱手谢恩起身,玉帝道,“休养的可好?”

刘彻应了声,“嗯。”

“天雷的滋味可好受?”

刘彻翻了眼玉帝,没说话。

玉帝摇了摇头,“看你以后再胡闹!”

刘彻咬着牙道,“知,道,了。”

 

刘彻自凌霄殿出来,也说不清楚这心里五味杂陈的滋味,只觉得活了几万年都没有这一刻丢脸。忽然看到了阶下站着的石太璞,仙衣飘飘,温润浅笑。

刘彻笑了出来,罢了,这辈子没受过的罪没丢过的脸,也都值了。

刘彻走下玉阶,石太璞迎上前问,“如何?”

刘彻道,“要不咱们一起再进去一次,你也试试?”

石太璞笑了下又站近了些,轻声道,“神君受苦了。”

刘彻挑着眉毛,“嗯,也不知道为了谁。”

石太璞斜了他一眼,“那还不是因为你自己?”

刘彻瞪着眼,“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为了我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啊?”石太璞忍着笑,“你想听什么?”

刘彻歪着头想了想,“就比如‘多谢陛下隆恩,太璞以后任凭陛下处置,绝不推脱’之类的。”

石太璞哭笑不得,皱着眉头忍了又忍,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你这什么脸!”刘彻道。

石太璞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缠了我一个月,我可曾推脱过?”

刘彻歪着嘴坏笑了出来,“嗯,朕心甚慰。”

石太璞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二人回到未央宫,便看到东海来人金睛兽,金睛兽躬身拜见后便道,“陛下,属下已办好了。”

只见他双手一展,双手之中搭上了一条红色仙衣,他双臂一抖仙衣便浮在空中。

“此是小太子出生时,便开始预备的大婚礼服,请陛下、王后试穿。”

刘彻看见笑了出来,扭头看向石太璞,太璞被礼服映的满面红霞,“玉帝……可说什么了?”

刘彻道,“玉帝下诏,朕与文玉仙君同回东海大婚,龙嗣赐名敖玦,乃是朕的嫡长子。”

石太璞张了张嘴,“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简单?我可受了二百年雷刑呢!”刘彻道。

石太璞被这大红礼服晃得神思难属,刘彻道,“愣着干什么,去试试,金睛兽去教教他怎么穿!”

刘彻叹了口气,回想在凌霄殿上他亲手将赤霄剑交于玉帝,四海除自卫的虾兵蟹将外,解除所有战力,若再有异动,他听凭玉帝发落。

金睛兽叫了声,“陛下。”

刘彻转身便看到了身着大红礼服的石太璞,石太璞左右看着身上的礼服,就是不敢抬眼看向刘彻。

刘彻缓步走到太璞面前,弯腰看向石太璞垂着的眼睛,太璞睫毛抖了抖,“看,看什么?”

“王后。”刘彻叫了声。

石太璞抿着唇,没应声。

“活了这么久,这个称呼还是第一次叫。”刘彻说。

石太璞抬眼看着刘彻,终于叫了声,“陛下。”

刘彻怔住了,“啊,啊……你,再叫一声。”

石太璞笑了出来,“以后要叫到你烦的。”

“再叫一声!”

“陛下。”

“再叫一声。”

“不叫了,我烦了。”

“喂!再叫一声!王后,王后!石太璞!”




PS:大家看正文的时候可能没注意,陵陵出生时刘彻是坐牢了一百八十年,又坐了二十年,满了二百年才放出来的。

所以陵陵并不是刚出生就会跑,他已经长了二十年了,不过他是龙子长得慢,是以二十年还是个小豆丁。

评论(55)

热度(43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