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3.

这可能是个假的更新~

愚人如我,今日还算快乐~~




53.

 

晚上,荣石上楼转了一圈皱着眉头回了卧室。许一霖已经躺下了,看他又开始换衣服起身问了句,“怎么了?”

“荣树没回来,我出去找找,你先睡吧。”荣石回道。

许一霖走了过来,“我跟你去吧。”

“宵禁呢,我一个人方便点,”荣石捏了下他的下巴,“好好的。”

两个人走到了玄关门口,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荣石连忙开门,荣树喝得人事不省被两个兄弟架着正往回走。

荣石皱紧眉头,“这怎么回事?谁灌的?还想不想活了!”

“大少爷,二少爷是跟几个外地商人喝多了。”

“外地商人?”荣石问,“干吗的?”

“香料、布匹、茶叶,还有贩马的。”

荣石点了点头,“行吧,你们把他弄上去吧。”荣石指了指楼上。

 

荣石坐在床边把荣树的衣服扒下来扔到地上,嘴里碎碎念,“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整天喝酒赌钱跑马还有个正经事情干没有,明天我就把你送到学校里,让你再给我捣蛋!”

许一霖湿了手巾走过来看着荣石的样子笑了出来,荣石扭头拿过手巾,“笑什么!”

“长兄如父说得果然没错,看你又当爹又当娘的样子,跟平常都不一样。”许一霖说。

荣石边给荣树擦脸边说,“还有脸说啊,你哭哭啼啼跳河的时候不也是这样!”

“你——”许一霖咬了咬唇瓣,“你别说了……都过去那么久了……”

荣石笑了下扭头看着他,“现在知道丢人了?”拉他到身前说,“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来,叫声爹听听!”

许一霖眼睛转了转,“我对爹这个词可没什么好印象……你真的要我叫啊?”

荣石想了想,撇着嘴点了点头,“还是不要,还是‘好哥哥’耐听些。”

许一霖笑着凑到他耳边,刚张了张嘴,门外有人喊了声,“哥!”许一霖回头看了眼,起身离开了。

 

荣意揉着眼睛,“怎么了?”

许一霖说,“吵醒你了?荣树喝多了,刚送回来。”

荣意晃进了房,“他怎么又喝多了,酒量这么差,还喝什么啊!”

荣石摇了摇头,看着荣意说,“你睡你的,来这干嘛?”

荣意伸着胳膊,“哥,我做梦。”

荣石抱着荣意,“嗯,梦见什么了?”

“梦见好多狗咬我!”荣意撇着嘴说,“哥……”

荣石搂紧了荣意,“没事了没事了,哥明天把承德的狗都杀光给你炖肉吃好不好?”

“嗯……”荣意抽着气说。

荣石回头看了眼荣树已经睡着了,搂着荣意,“回房睡吧?”

“我不敢……”

“我陪着你呢大小姐,走了,你不嫌酒气熏得慌啊!”

 

荣石把荣意送到床上扭头看见许一霖站在门外犹豫着不好进,荣石说了句,“得了,都让我妹妹看过身子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许一霖张了张嘴,“你……你怎么说话呢!你这让人听见,荣意的名声还要不要!”

荣石笑了下,“那你进来我就不说了!”

荣意躺着说,“哥,你怎么老欺负小许哥。”

“他好欺负呗!”荣石坐在荣意身边,看着许一霖走过来,冲他指了指那半边床。

“哥,你真坏!”兄妹俩都笑了出来。许一霖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斜了眼荣石。

荣石闭着眼靠着床头,荣意闭着眼拽着荣石的袖子,“哥,给我讲个故事……”

“你多大了……快睡……”

“那你给我讲个嘛……”

荣石深吸了口气,“许老板,给你妹妹唱个曲哄哄她吧?”

荣意睁眼看着许一霖,“嗯?小许哥会唱曲啊?”

“我,我——”许一霖摆了摆手。

“小许哥给我唱个嘛!”荣意要起身,荣石按着她,“你躺好!”

许一霖看着荣石,荣石笑了下,“哄哄她。”

许一霖坐到床边,“好,那你闭上眼。”许一霖伸手拍着她,轻声哼唱。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

 

荣石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感觉有人在身边他便惊醒了,看见许一霖正在给他盖衣服,许一霖轻声说,“吵醒你了?”

荣石回头看着荣意已经睡熟了,动了动身子下了床,许一霖说,“你还是在这陪着她吧,万一她又做噩梦呢。”

荣石点了点头,像是有些没睡醒,许一霖轻笑了下,拉着荣石走到房里的长沙发边按着坐下去,“睡吧。”

荣石躺了下去,拉着他的手,“你别走。”

许一霖说,“是不是也要我唱曲哄你啊?”荣石没说话,闭上眼抓着许一霖不放。许一霖轻拍着他等着他睡熟了,才把手抽了出来。

 

荣石早上醒过来,荣意还没醒,他搓了搓脸出了房,看见许一霖从荣树的房里出来。

“荣树没事吧?”

“荣意没事吧?”

两个人都笑了出来,许一霖走近了些拢了拢荣石的头发,“再回去睡会吧。”

荣石搂着他,“那你陪我吗?”

“我要上山去取泉水。”许一霖说,“说好了的。”

“那还要你去啊,谁不能去。”荣石赖在许一霖身上。

“还有别的事呢。”许一霖轻笑了下,“你别冲我吹气……”

荣石长长出了口气,“好,我陪你去。”

“不用了!”许一霖说。

“老子乐意。”

 

到了惯常取水的地方,许一霖招呼伙计搬水,荣石伸着懒腰四处游逛,泉水流下的地方蜿蜒汇入了一个水潭又流远汇入了河流。荣石晃到了水边,伸手试了试水,便脱了衣服跳了下去。许一霖听到了入水的声音,回头看了眼,“大少爷?”

有伙计说,“大少爷八成下水了吧!”

许一霖眨了眨眼,“你们装着,我去看看。”

许一霖沿着泉水找,绕了好远才找到了一堆衣服,荣石从水潭里窜了出来,看着他笑着说,“下来吧!”许一霖瞪大了眼摇了摇头,荣石笑着说,“我在呢,淹不死你!”

“那也不。”许一霖摇头,“你也别……你小心点。”

荣石伸手招了招,“你离近点。”

“我不。”许一霖退了一步。

“这时候的水很舒服,你来试试?”荣石游到了水边,伸出手来。

许一霖挪了过去,拉着荣石的手坐在水边的石头上,伸手下去摸了下,荣石笑着说,“又烫不着你!”

许一霖向着荣石撩了把水,荣石说,“你把鞋脱了,脚也伸下来。”

许一霖坐在岸边把脚伸进水里,开心得撩着水,像是没有过童年一样,他回头看了眼荣石,却突然像是滞住了呼吸一样。

荣石靠在岸边,阳光照射在他身上,全身的水珠都在闪着光,恍如神祗。

荣石扭头看着许一霖傻着眼看他,转身面对着许一霖双手按着水边,将他圈在怀里。

“看什么呢?”

许一霖伸着一根手指,沿着荣石的额头,鼻梁,像是水珠一般轻柔地滑下,滑落到唇上,许一霖张了张嘴,“怎,怎么会呢……”

“嗯?”荣石抬了抬眉毛。

“怎么会有人不爱你呢?”许一霖气声都在发颤。

荣石盯着许一霖的眼睛,那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都是自己的倒影,荣石伸手揽着许一霖的脖子吻了上去。

荣石的嘴唇湿凉却有力,竭力吮着许一霖的唇瓣和舌尖,许一霖哼了声,才搭上荣石的肩膀,指尖抚着他的脸颊,微闭着眼享受着这个夏日清晨的亲吻。

荣石放开了许一霖,额头抵着额头,用力的喘着气。

“我不在乎了,”荣石道,“别人爱我或者恨我,轻视我还是嘲笑我,我都不在乎了。”他抚着许一霖的脸,“我有你了。”


评论(39)

热度(334)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