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4

我能怎么办你们索我能怎么办!!!

最近催更的人怎么这么多春天来了吃这么甜不觉得齁吗!夏天还露不露肉了!




54.

 

荣石压着许一霖在水边的石头上,卷着他的舌深吻着,他们本就隔了几日没见,昨夜又没能说上几句话,此时荣石步步紧逼,手都伸进了许一霖长衫下的衣衫里。

“唔……”冰凉的手一伸进去,许一霖就哼了声。

荣石低声笑着,“凉吗?”

“嗯……”许一霖还在轻喘着气。

“这马上都七月了,你怎么还穿这么多?”荣石一下一下的啄着他的嘴唇、鼻尖,“有这么冷?”

“要换的,”许一霖说,“还没来得及。”

荣石的手指拨开了长衫领口和侧襟的盘扣,“我帮你换?”

“哎!”许一霖按住了他解扣子的手,“这……这在外面呢,还有人在呢……你干嘛啊……”

“就亲一下!”荣石动了动。

许一霖蹙着眉无奈地笑了下,“你……亲出火来怎么办?”

荣石笑得埋进许一霖颈窝里,“你说怎么办?”

许一霖左右看了眼,推开了荣石,“好了,快穿衣服吧,那边差不多好了。”自己挣扎着先站了起来。

荣石被推着坐在地上,仰头看着许一霖扣扣子,只得起身穿衣服,许一霖整理好了自己又来帮着荣石穿衣,扣衬衫扣子时,却看到了荣石腹部的伤口,这伤口长了许久才长好,此时仍旧特别明显。许一霖停了手,轻抚上那伤疤。

“荣石?”许一霖看向他,“我记得你说这是枪伤的,这……伤痕不像是——”

荣石低头看了眼,轻笑了下,“你见过枪伤吗?”许一霖摇了摇头,荣石把扣子扣上挡上了伤口,穿好马甲,刮了下他的鼻尖,“那你还问,走了。”说着拉着他的手便走。

 

泉水送回茶社,二人下车时正看见索杰等在茶社,看见他们笑了笑,“大少爷,起得可真早啊。”

“昨晚上荣树被灌了个烂醉,你去问问到底是谁这么不懂事?”荣石说。

“是吗?”索杰愣了下,“好。还有件事,天津那边的铺面找好了,你跟小许说了吗?”

许一霖愣了下,荣石扭头看着他,“我要在天津给你开个分店,你记得吗?”

“这么快吗?”许一霖说。

“对,你现在手里有多少存货就都做出来,然后一起运到天津,我有用。”荣石说。

“哎,知道了。”许一霖说完想要进店,荣石抓着他的手腕,“你一会回去看看荣树,我腾不开手。”

“好的呀。”许一霖点了点头。

 

许一霖回去时,荣树正在床上哼哼唧唧地叫唤头疼恶心,连婶冲了一大杯蜂蜜水正让他喝,荣意捏着鼻子骂他臭死了。

许一霖湿了湿手巾递了过去给荣树擦脸。荣树胡乱抹了一下就靠在床头,“我要找人,把昨天灌我的都打残了!”

许一霖道,“你是跟些什么人喝成这个样子啊?”

“本来是我请一个贩马的,可是他带了几个陪客,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喝成这样……”荣树撇着嘴,看着荣意,“姐,你行行好,给我去拿片西药呗……”

“我才不理你呢!”荣意嘟了嘟嘴,转身去找药了。

 

许一霖坐在床边,“忍着点,我给你揉揉。”伸手给荣树揉着太阳穴,荣树大叫了出来,许一霖苦笑了下,“你怎么会对贩马感兴趣啊?”

“我不感兴趣……我要给我哥预备寿礼,让他找了匹好马……小许哥,你轻点!”

“我没使力啊,”许一霖突然反应过来,“荣石的寿礼?他生日啊?”

“是啊,”荣树睁眼看着许一霖,“我哥没跟你说啊。”

许一霖摇了摇头,“没……没说起过……”

“就下个月了。”荣树说,“小许哥,你准备点什么?”

“我才刚知道……我哪知道准备什么?”

荣树喊了声,“我要杀了那群人!”

许一霖无暇去想寿礼的事,“人家看你是荣家二少,所以想跟你亲近吧!”

“嗯,其中有个人,老打听我哥……”荣树闭着眼睛说,“听口音跟你的有点像。”

“是吗?你认识吗?”许一霖随口问。

“不认识,新面孔。”

许一霖突然灵光一闪,“他……是不是姓林?长得高高瘦瘦,戴着眼镜?”

“是啊,你知道啊?”

 

许一霖到咖啡馆时,荣石正与人在密谈,他等在吧台看人都出来了才起身。耿宇老远看见他,进屋跟荣石说了句,荣石才走了出来,看见他笑了下。

“过来了也不说一声,在这坐着干吗?”荣石说。

“刚从家过来,荣树没事了,就是头疼,刚找了药吃了。”许一霖说。

“嗯。”荣石走近了些,气声说,“还有什么?”

许一霖垂眼侧了侧脸,“还有件事。”

荣石的指尖勾了下他的下巴,轻声说,“说啊。”

许一霖抬眼看着荣石,“是我表哥……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来承德,好像一直在打听你。”

荣石皱起眉头,“打听我?”许一霖点了点头,荣石想了想,“怎么打听我?”

许一霖,“昨天他问我,你是不是在给日本人做事。”荣石眯了眯眼睛,许一霖说,“我说我不知道。今天听荣树说起,昨晚一起喝酒的人里也有他,也是一直在问起你。”

荣石问,“是不是因为你在这,所以才打听我?”

许一霖摇了摇头,“不太像。”

“他要在承德做生意吗?”

“没有听说啊。”

荣石仰头正在思忖,燕林从咖啡馆外跑了进来,看见许一霖喊了声,“掌柜的,您家表少爷来了。”

许一霖点头应了声,看着荣石,“那……我要怎么说啊?”

荣石歪着嘴轻笑,“无所谓,他是人是妖,只要在承德的地面上,都逃不脱我的。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用忌讳。”

许一霖笑了下,正要离开,荣石一把抓住他,“哎,我问你啊,万一我们真打起来,你向着谁啊?”

许一霖甩不脱他的手,嗔怪地看着他,“你又闹我!”

“问你话呢!谁闹了!”

许一霖声音细若蚊蝇,“这还用问啊。”

“他是你表哥,你们小时候很亲厚的。”荣石说,“这不是你说得吗?”

“再亲厚有我们亲吗!你!”许一霖咬着唇瓣,“你怎么一肚子坏水!侬个十三点!”

“什么?”荣石愣了下,眨了眨眼。

许一霖连忙扯出了手,转身红着脸出了咖啡馆。荣石轻皱着眉看着许一霖跑走,他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只是这话让许一霖一说,便多了些又甜又香像是桂花油的味道来。

耿宇走到了荣石身边,荣石冷下脸,“去查那个表少爷,好好查,仔细查!”


评论(47)

热度(350)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