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6。

56.

 

荣石放下杯子,“我听说林先生已经与城关的谢伯父家做了大笔的丝绸买卖了,怎么胃口这么大?连谢家都满足不了?”

林天颂微笑道,“我已经说了,是别人做不了的生意才能来找荣大少。”

荣石转了转戒指,“我荣家做事,有规矩的。”

“略有耳闻,”林天颂道,“荣家一不沾鸦片,二不做人贩子,三不开赌场。”

荣石道,“那还有什么事,是我能做别人做不得的?”

天颂轻笑了下,“我听说前一段……荣大少爷到天津去了?有兴趣往天津卫发展吗?”

荣石笑了出来,“我在自己的地盘好好的,去天津干什么?前几天?哦不就是你那个弟弟,我们许掌柜喜欢听戏,碰巧天津有个戏班子唱得好,这才去听的吗?他没跟你说啊?”

天颂眨了眨眼,“大少爷如此善待舍弟,天颂在此谢过了。”

“不必,”荣石抬了下手,“我善待他,因为他是我荣家的人,这是应该的,用不着你来道谢。”

天颂道,“我对许弟到此来的原因不甚清楚,不知他是如何识得荣少的?”

荣石微笑道,“河里捡的。”说罢便起身去拿烟卷点上,并没有细说的意思。

天颂缓缓点头,“如此……舅舅也能放心了。”

“你说他们家老爷啊?”荣石晃灭了火柴扔下,“他放不放心,我都不放在心上。你若是什么时候见到了帮我带句话,我就在这等他,他要是想要这个儿子,得先问我放不放。”

天颂睁了睁眼睛,看着青烟缭绕间荣石轻蔑地笑了下。天颂看不懂这个人,有点摸不透他的深浅。

“咱们也不打这个哑谜,”荣石道,“你想要什么?你是有钱还是有货?多大量,我能吃得下我就全要了,不给你还价,也不枉许一霖叫你声表哥。”

天颂道,“荣少见谅了,我一没有钱二没有货。”

荣石笑了出来,“合着,你来找我逗闷子的?”

“我有一条消息,想卖给您。”天颂道,“但我不要钱。”

荣石眯了眯眼睛,“接着说。”

“我要枪。”天颂道,“枪和子弹。我的消息源很确实,只是我来不及把它换成钱,只能用它来跟您交易,不过……您对黑市了解吗?”

“在承德,我就是黑市。”荣石说。

“天津。”天颂说。

荣石愣了下道,“我有我的方法。”

天颂看着荣石轻点了点头,“那就好。”

 

许一霖被带到了避暑山庄。他不只一次的听说过这个地方,他想着或许是荣石,荣意、荣树抑或是索杰、耿宇,还是别的什么人会带他到这,给他讲这里的历史,带他看当年的风貌,可却从没想到他第一次踏进避暑山庄,却是因为日本人。许一霖仰望着避暑山庄的牌匾,久久不愿踏进门里,背后的人在催促,他紧抓着长衫的侧襟,咽了咽嗓子,这才走了进去。

他跟着日本人穿过院子和回廊,这才看到站在湖边正在喂鱼的清水二十三。

将他带来的日本军官向清水二十三回复,清水点了点头说了句日语,几人都离开了。清水走了过来,“许先生。”

“清水长官,”许一霖点了下头,“您让人带我来,有事吗?”

清水看着许一霖,“上一次,我到你的店里,我也想请你到我这里,来做客。”

许一霖缓缓点了点头,没有回话,清水却伸了一只手过来,许一霖眨了眨眼,“这是……”

“伸手。”清水说。许一霖连忙伸开手,清水递过了一把鱼食说,“你没有进过这里吧?”

许一霖看了眼他摇了摇头,“没有,这里可不是闲杂人等能进来的。您没有听说过吗?这过去可是皇上的行宫。”

清水指了指湖里的鱼,“这些鱼养得很不错,很像我家里的鱼。”

许一霖捻了一些撒下去,锦鲤跟着聚拢过来张嘴吃食,清水道,“你既然没有进来过,那就跟我走走。”

许一霖为难的皱了皱眉,见到清水已经转身走了,他无奈只得跟着过去。

清水沿着湖边向前走,此时正是夏日,湖边杨柳依依,波光潋滟,许一霖却不言语只是看着湖面和远处山上鲜红的庙宇外墙。

“许先生,”清水道,“你见人时,要上妆吗?”

许一霖愣了下,突然羞惭笑道,“上次是……我在艳荣坊正在试颜色,伙计说您过来了,我便匆忙忘了擦了,让您见笑。”

清水摇了摇头,“是我冒昧拜访。”清水长出了口气,“我那时见到你,忽然想起了我在故乡的妹妹,已经有许久没有见过她了。”

许一霖微蹙了蹙眉,不知道清水提起这个到底有何目的,只是防备地看向他,“妹妹?”

“是的,”清水点了下头,“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子,对待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会因为对方是贵族或是下等人,就改变自己的态度。你们很像。”

许一霖微笑了下,“谢谢。”

“我很少能和中国人说这么多的话,”清水说,“你能够让我想到家乡。”

 

天颂明白,他与荣石的交易不可能在一夕之间达成,他起身离开时,荣石象征性的起身送他,二人起身到门口,便看到了门外站着的燕林。

“大少爷!”燕林看见荣石急忙喊了声。

荣石抬手制止了燕林的话,与天颂告别,天颂拱了拱手先离开。荣石看向燕林,“你不是艳荣坊的吗?怎么在这?”

“大少爷,那个……来了几个日本人,把掌柜的带走了。”燕林焦急地说。

荣石的脑子里“嗡”的一下,瞪大眼睛大喝一声,“什么!”

“许掌柜……被人带走了。”

“你怎么不拦着他们!让你们去是吃闲饭的吗!!”荣石吼了声。

“掌柜的没让动手,自己跟他们走了!”

荣石指了指燕林,扭头喊了声,“小五,带上家伙去开车!耿宇,叫兄弟!”

索杰听见连忙跑了出来,“干什么干什么!又怎么了!”

荣石看向索杰咬着牙说,“许一霖被日本人带走了。”

索杰皱着眉,“怎么可能!他,带他干什么!”

“我他妈怎么知道干什么!”荣石喊了声,“他要干什么也不行!”

“那你这是想干吗,冲进去抢人!你能进得去大门我就服你!”荣石捏了捏鼻梁大喘着气,索杰说,“咱们先去找竹木,问清楚到底干什么,再想办法。”

“我告诉你,他要是……”荣石咽了咽,有些说不出来,“我不知道我……”

“行了,我明白!”索杰看向耿宇,“先不用叫兄弟,拿着家伙,跟着来。”

“是。”

 

暖风和煦,许一霖远远看着山上的外八庙,异域的景色倒叫人心旷神怡。他的头发被吹乱了,他抬手去拢时,却碰上了清水的手,他看向清水。清水也正抬手,像是想去拢他的头发,许一霖道,“我自己来。”

清水微笑了下,“你可以不必对我有敌意,我并不想伤害你。”

许一霖说,“这不是敌意,没有经过允许触碰别人,我想这是礼仪。大少爷说,你们也是礼仪之邦,这个应该也是相通的吧?”

清水点了下头,“是,抱歉。”

许一霖淡笑着摇了摇头,清水看向远处,“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皇家园林,气度自然不凡,”许一霖看向远处,“大开眼界。”

“只是,他曾经只是属于一个人而已,未免有些浪费。”清水说。

许一霖笑了下,“不论属于谁,美还是一样的。”说罢便低头轻叹了口气。

清水说,“我不能否认,曾经的中国拥有超群的技术和实力,只是现在,他不行了。”许一霖低头眨了眨眼,清水看着他,“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来帮助你们。”

许一霖沉默了许久,轻声道,“是吗?”

清水笑着说了句日语,“正是这样。”

许一霖抬眼看向他,微笑着说,“只是,我们能修建避暑山庄,能修长城,能修紫禁城,我们能干的事情有这样多,为什么您就觉得,我们必须要你们来帮助呢?”

清水愣了下,定睛看着许一霖,许一霖微笑着说,“清水先生,时候不早了,我来时没有打招呼,铺子里不能没有人,我得先回去了。”

清水点了点头,许一霖说,“再会。”

清水突然说,“许先生与我是否能成为朋友?我只是想与你聊聊家乡的事。”

许一霖转身看着清水,“多谢您的好意,您以后想要聊什么可以到茶社来,许某恭候大驾。只是……我想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派兵到铺子将人押来这种……不算是交友之道吧?”

清水没有回话,许一霖低头淡笑,“那我就告辞了。”他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许一霖快步走在回廊之中,有些慌不择路,身边路过的日本人越看他越可疑,他紧攥着拳头强撑着镇定,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他总是觉得身后的清水就要追过来了。

“喂!”忽然有人喊了声。

许一霖猛然抬头,却看到是吕良彪。吕良彪晃了过来,“你怎么在这?”

许一霖轻声说,“吕……吕大哥,您……您能带我出去吗?我有些找不到路。”

吕良彪看着这个许一霖脸都白成纸了,不由得点了点头,“好,跟我来。”

“多谢。”

 

清水的确跟了过来,他快步跟了过来,却已经见不到许一霖了,他直接向着山庄门口去,却在门口看到了吕良彪,吕良彪看了他一眼,擦肩而过。清水再向外看,却已经看到荣石站在山庄门口。

 

许一霖出了山庄便看到荣石站在大门口,看见他时微微笑了下,又看到吕良彪时蹙了蹙额。

吕良彪问了句,“你不就是个掌柜的吗?荣石还用得着亲自来接?”

许一霖顾不上解释,拱手道谢,“多谢吕先生,我先去了。”吕良彪点了下头,许一霖道,“回头您到铺子来,我再款待您。”吕良彪挥了挥手。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转身向着荣石走过去,荣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像座山。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你怎么来了?不是在——”

许一霖看到荣石的脸色变了,眼光看向了他的身后,许一霖转身望去,却是清水站在山庄大门前。

荣石看了眼清水,伸手拉起许一霖的手,向着车边走去。


评论(31)

热度(262)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