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7

突如其来的更新!!

因为特别想开车!!


57.

 

二人坐进车里,荣石靠向许一霖一边,许一霖向后躲了躲,眨着眼睛看他,荣石狡狯的弯着嘴角,看着窗外的清水二十三,抬手拉上了帘子。

“走。”荣石沉声说了句。

车上没有人说话,许一霖能感觉到荣石周身的寒气,他看了眼荣石,荣石只是黑着脸看着前面,不发一言。前座索杰扭头问了句,“小许,没事吧?”

许一霖摇了摇头,“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燕林到咖啡馆报信了。”索杰说。许一霖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索杰又问,“到底是什么事?谁抓你来的?竹木吗?”

许一霖摇头道,“是——”

“清水二十三。”荣石接过了话。

“嗯。”许一霖应了声。

“接着说。”荣石的脸上像是大理石一般冷峻阴森,透着杀气。

“他……”许一霖抿了抿嘴唇,身边这人的阎王脾气他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说了指不定会搅出什么事来。

荣石听着许一霖欲言又止,见他又是为难的表情,当即吼了声,“给我停车!调头回去!”

许一霖被吼得浑身抖了下,急忙说,“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在避暑山庄里转了转,我就出来了,他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同我说说话。”

“说话?”索杰问了句。

“哎。”许一霖点了下头,“不过我已经告诉他了,以后他想说话可以到铺子里来,再来人带我,我不会去的。”许一霖看向荣石,手轻放在荣石攥紧的拳头上,“下次若是再有人来,我一定立刻就去告诉你,不会再跟他们走了,好吗?”

荣石靠回座里,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只是喘着粗气,火仍未消。许一霖见状也不再言语,只是低头翻过了荣石的拳头,掰开他的手指,抚了抚他被指尖硌出深深甲痕的掌心,荣石蜷起手指,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荣石一路没有松手,直到下车也一路拉着许一霖进了客厅。荣树正躺在沙发上边听戏匣子边翻报纸,将花生豆一颗一颗扔上去再用嘴去接,见到荣石进门立刻站了起来,“哥?你怎么这会回来了?”

许一霖突然想到连忙问,“荣意回来了吗?”

“荣意不是何家呢吗?刚打过电话说在何家吃饭,晚上宵禁时让人去接!”荣树问,“怎么了?”

“她今天——”许一霖话没说完,就被荣石拉走了,许一霖喊了声,“哎——”

荣石径直回了房,终于松开了许一霖,锁上房门,却面朝着门,低头沉默着。

许一霖揉了揉被他攥紧的手,走近了叫了声,“荣石。”

荣石长出了口气,转身看向许一霖,表情却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只是仔仔细细地看着许一霖,一点一点从上到下的看清楚。

他沉默许久,问了一句,“怕吗?”

“嗯?”许一霖愣了下,随即摇头,“不怕。”

“我不是你爹,用不着跟我逞强。”荣石上前一步,放缓了声音。

“我没有逞强,我没——”许一霖的嗓子哽住了。

荣石只是看着许一霖的眼睛,那样温柔深邃地看进那一汪春水里,“你告诉我,我听得到。”

这是荣石,这是见过了他所有的折辱、不堪、丑陋、羞耻之后,仍旧告诉他“我只要你”的人。

许一霖蹙着眉,哽咽着说,“……是你说,要让我顶天立地……我说了,你还不信……”

荣石为难的蹙着额,“可是我很怕。”他上前,唇瓣贴着一霖的额头,“我真的很怕。”他握住一霖的双臂,“要是哪一天……我真的把你锁在这儿了,你可不能怪我。”

许一霖低头噙着泪轻笑了下,“……是我太没用了……”

“是你太好了,”荣石终于把他搂进怀里,“一霖,一霖,一霖……”

许一霖拥着荣石,听着荣石在耳边低沉深情地轻唤,叫得心都化了,抬手拽着荣石的衬衫,在他耳边说,“……怕也是怕,只是知道你在,所以就有了盼头。”荣石紧了紧胳膊,将他搂得更紧些,许一霖说,“我恐怕这辈子都做不到同你一样,你就让我逞个强过去了还不行,还非要问!杠头!”荣石听着便笑了出来,许一霖呸了声,“一肚子坏水。”

荣石脸颊蹭着一霖的侧颈,深吸了口气,“你身上真香……”

许一霖脸上如火烧一般登时便红了一片,躲了躲说,“荣石。”

“我想你了。”荣石轻吮着一霖的侧颈,“我想你了……”

许一霖侧过脸,“你怎么说不上两句就……你就不能等到——”

“我什么时候等过?”荣石捏着许一霖下巴晃了晃,许一霖红着脸笑了出来。



深夜盘山道,修仙需谨慎


评论(47)

热度(395)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