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8

本月份的狗粮请收好。

因为五月病真是躺尸了好久……



58.

 

荣石闭着眼睛去摸床铺,没有摸到人,突然就坐了起来。

许一霖刚下了床,看他起身轻笑了下,“醒得这么早?昨天不是没睡好吗?”

荣石看见他便长出了口气,靠回了床头。许一霖走到床边,“怎么出了一头的汗,我给你湿块毛巾?”正要离开时,被荣石拽住手腕拉回了床上,顺势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把他结结实实压在身下。许一霖推着他笑了出来,“你要是没醒就再睡一下,别闹我,我要去店里了。”

荣石紧了紧胳膊箍紧了许一霖,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许一霖低头叫了声,“荣石?”荣石一句话也没回,只是抱紧了不松手,许一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手指轻梳着他的头发,等着他重新睡着。

“你别出门……”荣石的声音闷在身下人的衣衫里,“哪儿都别去……”

许一霖问道,“怎么了?”

“你别走……”荣石蹭到了许一霖的颈窝里,“不想让人看见你。”

“什么?”许一霖侧脸看着荣石,荣石闭着眼,嘴里喃喃说着自己也不知道的话,“我害怕……我怕……”荣石的话已经几不可闻,呼吸已经逐渐悠长,显然是又睡了过去。

许一霖想起昨天荣石轻吻他的额头说“我很怕”,他指尖顺着荣石的额头滑到鼻尖,“这么大人还撒娇呢,不害臊。”

 

荣石再醒过来时已经日上三竿,身边早已没了人,他突然想起要让耿宇多派人手去许一霖的店里,急急忙忙便下了床。厅里没有人,荣石喊了声,“小五?叫耿宇来!”

忽然身后响起一声,“小五出去了,索爷找他有事呢。”荣石转身,看见许一霖从餐厅走过来,“耿宇大约也不在,你有事吗?”

荣石眨了眨眼,“你怎么在这?”

许一霖笑了出来,“我住这啊。”

“你不是去店里了吗?”

“我几天不去店里,店也不会倒的。”许一霖说。

荣石有些莫名的欣喜,“你不去了?就在家吗?”

许一霖斜了斜眼,“你那么高兴干吗?”

荣石清了清嗓子,“我哪高兴了,我是你东家,你不去替我张罗生意,还随随便便就歇了,你问过我吗?”

许一霖知道荣石又捉弄他,皱了皱鼻子转身要走,被荣石拉了过来,“还不好好求求我?”

许一霖眼睛转了转,“求你,求你什么?”

“嗯……你说求我什么?”荣石凑近了些。

许一霖贴近荣石的耳边轻声说,“求你……”张嘴狠狠咬了下荣石的耳朵,接着便躲开了。

“嘶!”荣石捂着耳朵喊了声,“许一霖!”

许一霖正要笑,看见了身后刚下楼的荣意和荣树听到喊声都是一怔,他急忙低头忍住了笑意。荣石也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搓了搓耳朵转身看着两个小的,“下来了?吃饭了吗?”

“我跟小许哥一起吃的,我们早吃过了,”荣树点了点头,“哥,你怎么了?”

荣意也说,“哥,你喊什么啊?”

荣石瞪了眼许一霖,许一霖正低头捂着嘴。荣意叫了声,“小许哥?”

“嗯?”许一霖望了过去,脸颊通红,神情像是在忍耐什么。

“我今天跟你一道去你店里好吗?”

许一霖看了眼荣石,说,“……我,被你哥禁足了,这几天不能出门……”

荣石疑惑地皱了皱眉,许一霖倒像是受委屈一般,斜眼看了眼荣石,然后抱歉地对荣意摇了摇头。

“禁足?”荣意和荣树异口同声的说了句。荣树说,“家法啊?”

荣意皱着眉头,“哥,怎么连许一霖也要受家法啊?”

荣石突然笑了下看向荣意,“是啊,进我们家门,还能不受我们家的家法管?”

荣树睁大了眼睛,“那是不是也得跪祖宗,也得打屁股啊?”

许一霖张了张嘴,“不,不是的——”

“当然是了,”荣石慢慢踱到许一霖身边,伸手扣住他的手肘,饶有深意地看着许一霖,“以后你们都是一样的。”

许一霖挣了挣,“……我不……松开我,疼……”

“还有更疼的,你要不要试试?”荣石侧着头看着他。

许一霖斜眼看着他,“……不……”

“由不得你!”荣石拉着许一霖向着卧房里走,许一霖挣也挣不开,只能由着荣石拖回了房。

荣树咽了咽嗓子,“呃……哥不会是给许一霖上家法去了吧?”

荣意喊了声,“哥!你别欺负——”

“没你的事!”荣石吼了声,“你说我欺男霸女我可还记着清楚呢!”

荣意缩着脖子吐了吐舌头,荣树笑了出来,“欺男霸女?姐你可真行!”

“那还不是昨天——”荣意脸红了红,“就……”抬头看了眼荣树,“你知道啊?”

“你说许一霖跟了咱哥,我知道啊。”荣树向着门外走。

“知道你不告诉我!”荣意上前去拉荣树的耳朵。

“啊!姐!疼疼疼!”

 

“疼!疼死了!”许一霖又挣了下,荣石才松了手。许一霖揉着手臂上被荣石掐住的一处,怒视着他。

荣石歪着嘴角笑了下,伸手打在许一霖屁股上,许一霖惊声叫了出来,“啊!”瞪大了眼睛,“你做什么!”

“家法啊!”荣石笑呵呵地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你不是可怜巴巴地说我欺负你吗?那我这罪名可要符实啊!”

“荣石!”许一霖连退了几步,“我不敢了,你别过来!”

“那你过来——”

“我不!”

“过来!”荣石吼了声。许一霖肩膀紧了紧,缓步走了过去,“你——”

荣石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吻在了唇上,舔吮翻搅,深入骨髓。

一吻过后,荣石抵着许一霖的额头,看进他的眼睛里,“哪都不要去,谁都不要见。”说着紧紧拥抱着许一霖,“我知道我这样不讲理……我,我过几日,过几日,便放你出去。”

许一霖抬手攀着荣石的肩膀,“荣石。”

“怎,怎么了?”荣石抬起头看着许一霖,“你,你要是,不情愿,我,我就,我就……”

许一霖看着他突然笑了出来,“怎么又结巴了?”

“心,心里虚……”

许一霖抬手拢了拢荣石的发丝,“你也会心虚啊?”荣石侧过脸出了口气,许一霖轻声说,“不必。”

“嗯?”

许一霖垂着眼睫,“我早知道你的土匪样子,你又在我面前讲什么理?装什么像?”

荣石低声笑了出来,紧搂着许一霖,“我的好一霖……我的好人,我得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能有你啊?”

“不是你自己焐回来的吗?”许一霖浅笑着看向荣石。

 

林天颂被告知,艳荣坊和青玉案关门盘货,掌柜的不在。他客气地又问了句,“那许掌柜现在在哪?”

“掌柜的在哪,咱们可不知道了,您多包涵。”燕林拱了拱手。

林天颂转而向着咖啡馆去,可荣石却没在那,他向伙计打听许掌柜,伙计也不清楚他在哪。林天颂出了门,却见到汽车停在了咖啡馆门口,索杰从车上下来,看着林天颂仍是笑着拱手打了声招呼,“林老板。”

“没请教?”林天颂也拱手道。

“林老板不必客气,林老板神通广大,索杰也是知道的。”

林天颂愣了下,随即没有任何窘色的接着说,“索爷过奖了。”

“听闻林老板昨日与我们大少爷谈过生意?”索杰道,“还是无本生意,索杰见过胆大的,可像林老板这样的可着实少见。林老板与您家表少爷,我们许掌柜,还是挺不一样的。”

“舍弟性子柔善,确实不适合经商,只是许家他们只这一个大少爷,不得不顶起门楣。”天颂笑着推了推眼镜,“我方才去艳荣坊没见到他,不知道索爷能否告知舍弟在何处?”

“他被我们大少爷禁足呢,这几日都不得出门。”

“为何如此?”

“进了荣家,自然有荣家的规矩,”索杰道,“荣家的规矩就是,大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林天颂略略沉思,“那林某可否再见一见荣大少爷?”

“大少爷啊,他怕许掌柜禁足无趣,在家陪他下棋呢,这几日也见不得。”索杰笑着说。

林天颂微蹙眉头,“您的意思是……”

“跟荣家做生意,不亮底牌是做不得的。”索杰道。

天颂轻笑,“这是什么道理?”

“这就是道理,”索杰弯着嘴角,“因为你是在承德。听闻林老板在天津发财,您若是与青帮做生意,也敢如此吗?”

 

许一霖摩挲着一颗棋子,长考了许久才下了子,荣石的白子立即落下,“围死了,认输吧!”

许一霖张了张嘴,“你……你怎么会下棋下这么好的!”

荣石笑了下,“因为我比你想赢。”

“你赢我做什么!”许一霖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荣石抬手刮了下他的鼻子,许一霖躲了躲,伸手去捡棋子,荣石撑着头,看着许一霖一颗一颗将棋子捡进盒子。

“大少爷。”

荣石扭头看见索杰走了过来,“怎么着?”

“小许的表哥,刚才去咖啡馆了。”索杰看向许一霖,“说是要问问你去哪了。”

“那我去跟他说一声——”

“不许!”荣石说,“他还问什么了?”

“就是问你呗,就是他那个无本生意的事。”索杰坐了下来。

许一霖眨了眨眼,“无本生意?”荣石点了点头,许一霖问,“他要买你什么?”

“你猜。”荣石神秘地笑着。

许一霖歪着头想了半天荣家的生意,无论哪一个也不必荣石如此故弄玄虚,除非——

“他要买枪?”许一霖咬了咬唇瓣,“他要枪做什么?”

“我也想知道。”荣石看着索杰。

索杰道,“已经去查了。还有……天津的店铺……”他看了看荣石又看向许一霖,“小许,你想不想去天津?”

 


评论(35)

热度(337)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