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楼诚/衍生】半面妆。荣许,明明。20。

置之死地。



34.

明台和小弟在湘潭下了船,沿着林地里走。

“明长官,让顾长官知道您投奔八路了,他还能跟你过吗?”小弟问了句明台也抓耳挠腮想知道的问题。

明台啧了啧嘴,“我现在想得是,他万一知道了我没死,他会不会一枪打死我?”

“哎哟您别说,顾长官那脾气,难保……只是,你为什么不跟他说你活着啊?你不知道他刚知道你死那会,吃什么吐什么,整天连轴转,人都要脱形了,拼了命要查出你的消息,要不是会战开打,他就去上海了!”

明台笑了下,“是吗?没想到啊,他对我还挺真心的。”

“要是顾长官知道了你没死,他那么要面子的人……”

明台想了想,“是挺麻烦的。”突然又笑了起来。

小弟边走边看着明台傻乐,“明长官,你没事——”突然话就卡在了嗓子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明台正自顾自的走着,突然发现小弟掉了队,转身问他,“你怎么了?”就发现小弟脸色惨白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瞪着眼睛看着他。

“小弟!”

“站着别过来!”小弟喊了声,“我……我好像……踩在地雷上了……”

 

明台愣在当场。

“我好像听说这附近有雷区,只是天太暗了,没注意就走进来了。”小弟咬了咬嘴唇,“我……”

明台皱紧眉头,这会快要天亮了,他借着一点微弱的光蹲下身寻找自己的脚印。

“明长官,你快走吧,你,你别管我了!我……我这就去找我大哥了……您自己保重!”

“你别喊!”明台沿着自己的脚印,走回小弟的身边,看着他,“你大哥把你托付给顾清明,顾清明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说完他就蹲了下来,“我这七十二般绝技,就这拆地雷的手段还没有实践过呢,今天就来练练手。”

“明长官!”小弟腿抖了抖,“你别啊!我一个人在世上无牵无挂,死了也没人心疼的!”

“别动!”明台在他脚边轻手轻脚的扒土,“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清明那个人,我敢说今天把你搁在这,他会不让我进门的,嗯?”明台抬头看着小弟笑了笑,“你就算为了哥哥我的终身幸福,千万别动啊!”

小弟急促地呼吸抖了抖,“你……”

明台摸出身上的刀,“小弟啊,顾清明这次没带着你逃走,也是觉得他那条路活命机会不大,想着你留在长沙最起码能活着,你可千万别怪他,知道吗?”

“我……我知道……”

他一点一点插进小弟的鞋底,“这回去万一顾清明不原谅我,你可得跟他说点我的好话,给我求情,知道吗?”

“嗯,知道……”

明台试了试力度,“我数到三,你慢慢抬脚,然后沿着我的脚印走,找个掩体。”

“明长官!”

“服从命令,抬脚!”

小弟按照明台的命令慢慢把脚从鞋里抬起来,沿着明台原先的脚印走了几步,“明台……”

“要是我出事……”明台说了句,他想了想,“算了。你记得到北平去找索杰,让他安排你去同盟军。”

“明……”

“别啰嗦了,找掩体去!”

 

明台按着匕首两边,排雷拆弹这样的事,没有人能打包票不会出事,他咽了咽口水,想着刚才还在说着怕顾清明不会原谅他,可是这一雷下去,他一了百了了,以后也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他闭起眼睛,想着有人在死前对他说过,我不怕死,我是怕死了就见不到你了。

顾清明,若是你能感觉到我,如果今次之后再也看不到你,你要替我好好活着,活着看日本人滚出中国。

 

明台深吸了口气,放开手,扑向了旁边。

地雷瞬间爆炸,炸起的泥土砂石如雨落一般打了下来。

“明台!明台!”

 

顾清明突然睁开了眼睛,像是有人在耳边大声叫嚷他的名字一样。

他醒过来就发现了自己的处境,被砖块和土墙压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幸亏他在的地方是两面墙倒下时形成的空间,他才没有被更多的砖块砸死。

外面已经没有了爆炸的声音,这一轮轰炸大约是过去了。

他用力动了动身子,从砖块里坐起身,浑身砸得都要散架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和身体,没有大的伤口。

他听到旁边也有了动静,他开口问了声,“喂?谁醒了?”

文思答了声,“是我。”

“那个人呢?就是……那个记者。”

文思晃了晃他旁边的荣石,“荣石,荣石!”又去晃了晃竹江。

竹姐倒是醒了过来,荣石却是一直没有动静。文思最后是掐着荣石的人中,终于是把他弄醒了。

刚被掐醒的荣石,用力的咳了起来,喉头一甜,咳了一嘴血出来。旁边的三个人都被吓住了,荣石边咳边说,“大概是急火攻心,没事,咳出来就好了!”荣石靠坐着喘着气,“咱们得先想办法出去,这会外面是没有轰炸了。”

 

四个人从废墟里扒拉出来,看着四周的房子被炸得七零八落,荡起的烟尘还没落下,几个小时之前还是宁静祥和的渝上人家,此时已是一片焦土废墟。

荣石重重地咳了一声,血从指缝漏了出来,他没在意,甩了甩手,向着文家的房子走去。文家房子的火这会倒是逐渐小了些,也是能烧的东西都烧完了。

 

他走到房子跟前,却喘着气不敢进去。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看见什么。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敢不敢去看。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刻的害怕一件事。

害怕得他连腿都抬不起来,全身都在发着抖。

 

顾清明走到荣石身边,“不是要进去找人吗?”

荣石站着没动。

顾清明看了看他,没说什么,踩着砖石进了文家。

文思和竹江也进了自己家,伤心是难免的,只是重庆被轰炸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他们也搬了许多次家了,好在人都在。

 

三个人在院子里翻翻找找,却没有发现有人被埋的样子。顾清明进了那间被炸塌了一半的房间,却看见砸下来的房顶压着了一具尸体,他只能看见下半身,是着长衫的男子。

他咽了咽,走出房间,走到荣石面前,“你要找的人……是穿长衫的吗?”

荣石正扶着一面塌了一半的墙,他抬头看着顾清明,看着顾清明的表情从疑问变成了遗憾。

荣石突然又开始咳了起来,像是整个内脏都在翻滚着一样,一口血喷在文家炸塌的墙上。

终于栽倒在地上。


评论(30)

热度(252)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