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楼诚/衍生】半面妆。30。part1

复健。小更一段。


你们还记得前文么?不记得的话,出门右转→有前文


46.

易怀礼听从阿诚的建议,在76号加大情报搜集和查封电台的精力投入,很快锁定了贝当路的一个秘密电台,在电讯处朱徽茵夜以继日地破译下已经初见成效。这是一个重庆方面的地下秘密电台,是捣毁军统上海站的重要线索。

朱徽茵向易怀礼汇报,“我们现在只能初步判定这个电台的性质,至于破译工作,我们的人员及设备的素质都太差,耗费时日过去,说不定这个电台就已经秘密转移了,不如易先生求助一下特高课?”

 特高课的破译工作自然是卓有成效的,76号的判定是没错的,这是军统下达给上海站的命令,电文全文是,“行动目标:明楼。行动代号:清明。”

易怀礼得到电文内容,并没有立即展开行动,他已经受够了被明楼晾在一边指着鼻子数落的待遇。

然而现实并没有给他多加考虑的时间,第二日,76号也能够破译截获的电文了。全文内容是,“行动目标:明楼。行动代号:清明!清明!”

易怀礼有些坐不住了,他内心里有一万个不想去向明楼透露的理由,可是理智告诉他,明楼身为特务委员会的长官,他若真的遇刺,76号首当其冲绝对逃不了干系,说不定他这个76号新上任的长官连屁股还没坐热就该被赶下台了。况且明楼在周佛海那里,甚至特高课都是相当倚重的人,此时特高课已经知道了他们提前截获了电文,可他却没有加以重视,恐怕周先生能饶过他,日本人都不会放过他。

第三日,电文全文,“清明!清明!清明!”

易怀礼再也坐不住了,他明白此刻必须马上通知明楼,如果明楼出了什么意外,他便是第一责任人!

 

明楼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阿诚将一杯泡好的咖啡放在手边,“我还是喜欢你泡的咖啡,比我自己泡的都好。”

阿诚几日里都没有给过明楼一个笑脸,“你还没尝,你怎么知道,说不定这杯就不行了。”

明楼笑了下,“不用尝,一定是的。”他抬头望着阿诚,等着阿诚看向自己。

阿诚原本侧着的脸,感受到了明楼目光的热度,热辣辣地笼罩着自己,他的目光回转,终于与明楼的目光相接,看到明楼舒心的微笑。

“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准备理我了。”明楼说了句。

“呵,”阿诚嗤笑了声,“我算什么?”

明楼抿了抿嘴,站起身走到阿诚对面,咽了咽,张了张嘴,饶是自己有条三寸不烂之舌也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开始。

阿诚抬眼看着他,“你要说什么?快说!”

“呃……明台说过一句话,是他说给小顾听的,我却一直记得,”明楼的眼神飘向了周围却始终不和阿诚对视,“想说给你听。”

“什么话?”

“你……你比世界上任何事任何人都还要重要,”明楼终于看向了他的阿诚,“我常常害怕承认这个,因为你必须要出生入死的执行我的命令,我害怕我承认了之后我会把你关在家里不让你承受所有的腥风血雨,就像荣石对许一霖一样。”

阿诚紧紧地抿着嘴唇,热气冲上了眼眶。

“然而我不能,”明楼摇着头,“你和我,我们都不是那些躲进象牙塔一门心思做学问,不问世事的学者,我们既世俗又愚蠢,我们选了一条最难的路去走。”

明楼的手抚上了阿诚的脸颊,“所幸有你,庆幸有你,万幸有你。”

阿诚的泪滴顺着脸颊滑到了明楼的指尖,他连忙抬手抹去了,哑着嗓子说了句,“说得比唱得还好。”

明楼笑了下,皱了皱眉,接着问,“饵下够了,鱼也差不多该上钩了。”

“我去准备。”阿诚说完擦干净了脸,挺直了背,如同所有时间里他那样骄傲自信的样子,对着明楼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明楼写了句算是遗书的字,可他明白这却是万万留不下的,听到阿诚推门进来对他说,“易先生到了。”

明楼团起了纸条,塞进了嘴里,边嚼边点了下头。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评论(19)

热度(25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