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楼诚/衍生】半面妆。31。楼诚,荣许,明明

小明智商实力上线

前文血型flag还记得吗~



47.

明台搂着顾清明的肩膀正美,突然扭头看着顾清明,“你杀的易怀礼?”

“怎么了?”顾清明奇怪地看着他。

“等会,让我想清楚,”明台快速地重复着自己了解的任务片段,“我只开两枪,引开76号的特工,你只负责杀易怀礼,然后把我隐蔽起来,许一霖只负责把我送出楼,然后到咖啡店等人。”明台的脑子里快速组合,“,阿诚哥在开车,我大哥在车里坐着,不对,这里还少一环。”明台扶着墙站了起来,“荣石呢?他在干什么!他不可能没有任务,我大哥说了他的任务是非他不可!”

顾清明也站了起来,“我杀易怀礼的时候,他已经受伤了,惊魂不定,完全没有怀疑我。”

明台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因为我开得两枪他就慌成那样,这中间他们一定再一次被刺杀过,而且非常严重!如果不是刺杀近在眼前,易怀礼怎么可能惊慌失措!”

答案呼之欲出。

“不会是阿诚哥……如果是他,易怀礼不会慌……”

“只有……”明台的脑子“嗡”地就大了,“只有……”他抖着嘴唇看着顾清明,“你看到我大哥了吗?”

顾清明摇了下头,明台晃了下,顾清明连忙扶住明台,明台紧紧地咬着牙,“荣石的任务是……”

 

“刺杀明楼。”荣石换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对面的许一霖惊诧地瞪大了眼睛。

“真的刺杀吗?”

荣石皱了下眉,“我已经尽量避开了要害,但是伤在腹部,仍然不好说。”

“荣石……”许一霖紧张地看着他,“那你……”

荣石深深地叹了口气,双手紧握。

没有人知道对着自己的同志开枪要承受怎样的压力和痛苦。

两人都陷入沉默。

许一霖站起身,走过来坐在荣石身边,掀开桌上的香烟盒拿出根烟来放进嘴里,接着划着了火柴点上烟吸了一口,烟着了。他拿下烟,递给荣石。

荣石没有接,许一霖将烟放进荣石的嘴里,荣石深吸了一口,夹在指尖。

“我相信你,也相信明大哥,他一定会化险为夷,遇难呈祥。”许一霖说着抬手摸了摸荣石鬓边的头发,“你以前也这样过吗?也要承受这样的事情?”

荣石扭头看着许一霖,许一霖微笑着说,“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荣石,你很累吧?”

荣石一口气梗在咽喉,许一霖笑了下,“我知道我胆子小,身子又实在不中用,帮不到你太多,我只是希望以后你能全都告诉我,不用再把我关在金丝笼里,”许一霖眨了下眼睛,一望眼波荡向了荣石,“毕竟,以后要跟你共度余生的是我,不是吗?”

荣石回头继续抽他的烟,许一霖脸红了红,他性子温顺,不常向荣石提什么要求,荣石也着实不用他开口就已经做到了百分之一百二的程度了。他敢说出这些话,已经是荣石费了多大的力气宠出来的了。

荣石吐出了一口烟,将烟蒂用力按熄在烟缸里,许一霖咬了咬嘴唇,生怕惹到了荣石生气,“荣——”

荣石一把抱过许一霖吻在他的嘴唇上。

不论风霜雨雪,我们终于能并肩而立,共同承受。

 

76号特工在发现了易怀礼的尸体后,就立刻喊来了阿诚,“阿诚先生,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阿诚等得就是这句,“按照既定程序,把易怀礼的尸体送回76号,让他的家人来认领!我们现在的关键是什么!全力缉捕抗日分子!他们今天能够成功刺杀明长官,明天就敢冲进新政府!你们是不是要等到他们冲进了周公馆也要来问我怎么办啊!”

76号一时间群龙无首,只能听从明诚的调遣。

同样摸不着头脑的还有闻讯赶来的特高课,阿诚气势汹汹地指挥着76号的特工及特高课的日本兵,“给我一家一家的查,就算把上海翻过来也要把那群人给我找到!!”

全面掌握搜查方向及搜查进度,阿诚才能保证查不到明台及荣石的身上。

 

明楼正在被全力抢救,76号有专人每个小时向明诚汇报明长官的情况。明诚迅速赶往特高课陈述了事情经过。

佐藤气愤不已,“特高课三天前就已经破译了电文,易怀礼为什么不提前知会明楼先生?”

明诚严肃地说,“那个易怀礼表面对先生毕恭毕敬,实际上早就惦记了先生特务委员会的职务,想尽办法欲把先生除掉,您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去76号一问便知。”

“竟然有这样的事!”

“我们先生念他是旧友,多方照拂,在您面前,在周先生面前都一再说他的好话,我也是想不到他竟然是如此忘恩负义的人!”明诚叹了口气,“我们先生现在还躺在医院生死不明……”

“明诚先生,76号暂时先由您负责,一切等明楼先生醒过来再行定夺,我相信明先生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阿诚刚出了特高课,便碰上了76号赶来报信的特工,“阿诚先生,明长官那边好像出问题了!”

 

“你说什么!存血不足?”阿诚拽着医生的领子,“不可能,我给您调来了差不多是全市的存血,怎么可能还不足?”

“先生,里面这位明先生他的血型稀有,本市本来就存血不多,再者他的出血量实在太大,现在还能撑一阵子,还得您再想办法!”

“我知道。”阿诚点了点头,“我去想办法。”

明楼的血型稀有一直是他的致命弱点,这点连阿诚都干着急帮不上忙,只能平常多方打听掌握各大医院的血库储备,以备不时之需。然而此时也不够用了。

阿诚快步的走在医院走廊里,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一把抓住阿诚的衣领将他推进旁边的医疗器械储藏室。

阿诚抬起手正要挥过去,医生摘下了口罩,“阿诚哥!”

“明台?不是让你不要出门吗?”阿诚皱着眉。

“你说的不到天黑不让出门,现在天已经黑了!”明台终于占着理。

“你!我没空理你!”

“阿诚哥!大哥怎么样了?”明台焦急地看着阿诚。

“你知道了?”

“我又不傻!这样还能不知道吗!”

阿诚叹了口气,“失血过多,而且血库存血已经不足了。”

明台想了想,拍了拍自己的胳膊,“我有啊!”

阿诚问了句,“你什么型?”

“A型。”

阿诚摇了摇头,“不行。我得出去再想办法。”

说着储藏室的门被敲了两声,接着又敲了三声。阿诚看向明台,明台轻声说,“小顾。”

 

门一打开,看到顾清明带着荣石和许一霖进来。

阿诚瞪着荣石,“你们俩怎么敢到这来,不怕被人看见?”

“我不放心。”荣石问,“怎么样了?”

阿诚看着荣石,“没伤着要害,就是失血量大。”

明台接着说,“你们什么血型?现在存血不足了。”

“存血不足?”荣石皱着眉头,“你不是说做好准备了吗?”

“我大哥血型稀有,一万个人里才有那么三四个跟他相同的,上海这种存血本来就少,我已经尽力全都调来了,可是还是……”阿诚摇了摇头。

顾清明点了下头,“我参军的时候验过一次,好像没听说我是这样的。”

荣石想了想,“我没验过。”

阿诚咽了咽梗在喉咙的感觉,深吸了口气,“我去想想办法。”

“不用了……”许一霖一直在后面没说话,突然开口。

阿诚紧皱眉头,望着许一霖。

“我就是那个血型……”


评论(25)

热度(26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