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楼诚/衍生】半面妆。35。

51.

明台站在病房里依依不舍就是不走。

“大哥……”明台委屈的撇着嘴。

明楼和明镜一样,顶受不了明台撒娇。明台坐在病床上一瘪嘴,像是又回到了幼时要糖吃的样子。每当这个时候,明楼都会将他抱在怀里,从口袋里变出他最喜欢吃的各种小零嘴,青团啊、糖糕啊、酥糖啊……然后看着明台笑呵呵地叫哥哥,亲在他的脸颊上。

“我一走,又要好几年见不到你了……”

明楼眼睛红着,“行啦,还小啊!胜利了一样可以回家来的,还怕家里没有你的位置啊?”

明台噙着眼泪,“大哥,你能不能别再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你再这个样子作死,小心阿诚哥不要你……”

明楼流着眼泪笑了下,“快滚!”

明台抹了把眼泪,站起来退了几步,跪在地上。明楼一惊,“这是干什么!”

“大哥……”

明楼蹭到床边,“明台!快起来!”

“大哥好好保重!”明台磕了个头。

明楼闭着眼睛,挥了挥手。明台起身说了句,“我走了。”说罢拉开了门。

“明台!”明楼急唤一声。

明台回头看着明楼,明楼含着泪微笑着说,“腿上的伤,记得换药。”

明台哭着点了下头,“诶,知道了。”

 

明楼扶着头坐在病床上,感觉有人进了门,他抬头望去,果然是阿诚。

阿诚放下公文包,紧张地看着明楼,“头又疼了吗?”

明楼只是望着阿诚不说话,阿诚急忙摘下手套,搓了搓手,坐在病床边,按在明楼的太阳穴上轻轻揉着,“大哥,躺下睡会吧,你现在还是得多休息。”

明楼点了点头,阿诚扶着明楼躺下,明楼闭着眼说,“还要。”

阿诚摇了摇头,“是,大少爷。”坐在枕头边靠着墙,接着给明楼按揉太阳穴。

“安排他们后天一早坐船走,”阿诚轻声给明楼汇报,“分头行动,不坐一条船。”

明楼靠着阿诚闭着眼,“好。”想了想,“外面情况怎么样?”

“没问题,76号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易怀礼身上,嫌疑人也抓到了,翻出了那个中统的接头点。”阿诚笑了下,“特高课以为这是易怀礼勾结中统的行动,想要刺杀你之后取而代之,我就推波助澜了一下。”

“嗯,你干这个最在行了。”明楼的声音弱了下去。

“跟谁学谁嘛……”阿诚笑了笑,低头看着在身边睡去的明楼。

 

荣石看着轮船劈波斩浪地向北行进,白色浪花翻涌着,溅起飞扬的水沫。海风冻得他的脸都僵了,可他需要思考,如同明楼那样思考。

一直以来,他利用本能就能周旋游刃于刀尖之上,可他见了明楼,才知道那是情报人员拥有的冷静与客观,未雨绸缪、运筹帷幄、步步为营,他可以看出日军的下一部动向,预测出他们近三个月的活动,可是明楼看出得已经是日军撤退的必然,以及撤退之后的风云变幻。他还有很多要学,他还有很多人要守护。

 

忽然后背一暖,荣石马上回头,看见许一霖正给他披上大衣。许一霖看着荣石鼻子都冻红了,摸了摸他的脸,“怎么这么冷也不进去?”

“想事情。”荣石穿上大衣。

“房里不能想?”

“嗯,”荣石点了下头,“看着你想不出来。”

许一霖睁大了眼睛,荣石笑着刮了下他的鼻子,许一霖瞪了他一眼,转身要回房,荣石拽着许一霖的胳膊,“逗你玩呢!”

许一霖笑着说,“谁愿意理你!自己冻着吧!”

“一霖。”荣石叫了声,许一霖扭头看着他,荣石犹豫再三也开不了口。

许一霖看着荣石的样子像是有话说,他看着荣石心疼与惋惜交织的目光,他走近了几步,“有话你就说吧!”

荣石攥着许一霖的手,他怎么忍心让许一霖放弃他那么喜欢的事情,他以为他能够永远有能力让许一霖在他的庇护下做自己任何想做的事情。荣石低着头,摩挲着许一霖的手,手上的血泡已经慢慢消下去。

荣石叹了口气,再让他多高兴几天,就算以后真的要走,也让他再畅快地唱上几场。

 

“荣石?”许一霖咬了咬唇,“你不说我就说了?”

荣石歪了歪头,“说什么?”

“你回去之后是不是就不用去北平了?”

荣石点了点头,“北平组已经基本稳定了,剩下的就看明家那个衙内了,咱们家里还有个竹木要对付呢!”

“那……”许一霖垂下目光,“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唱戏了?”

荣石一怔,“你不是唱得很高兴吗?”

许一霖抬眼看着荣石,“我是很高兴,可是只要我在唱戏,你的心不就放不下来吗?那你就算是在战斗,不也是一直记挂我吗?我不要你那样,我就算帮不了你,也不想再拖累你。”

荣石皱紧了眉,“你不用这么想,做你自己开心的事——”

许一霖抚着荣石的脸颊,“荣石,我这个人是胆小软弱,可我也有脊梁,我也懂大义,我想要成为你的助力,而不是要拖你的后腿。”许一霖别开脸,“我……我爱慕你是因为你心胸坦荡,顶天立地,如果因为我变成了拖泥带水、瞻前顾后的人,我就万死难辞其疚了!”

荣石眨着眼睛盯着许一霖,没有回答。许一霖的脸色由白变粉又变红,他的目光垂着怎么也不敢抬头看向荣石,原本抚在脸颊的手也松开收了回去。

“荣石?”许一霖低着头叫了声。

“嗯?”

“说句话。”

“哦。”荣石靠近许一霖耳边说了句,“你刚才说,你怎么我来着?”

许一霖转身就要走,荣石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我听见了,我听见了。”

许一霖这才作罢,荣石把头埋进许一霖的颈窝,“你不用这么做的,我有能力保护你。”

“我知道你有能力。”许一霖握着荣石抱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可是我也想保护你。”

“什么?”荣石笑着说。

“我也想成为能够让你依靠,能够保护你的人。”许一霖抬手摸着荣石的头,细长的手指插进荣石的发间。

荣石却抬起了头,看着许一霖转身望着他,问,“你觉得,我不行吗?”

 

荣石几乎不敢承认心中的震动,这就像他一直珍爱的金丝雀,百般呵护万般宠溺,他本以为金丝雀这一世都会如此温顺可爱,然而他却对自己说,他想变成凤凰来荫庇自己。

荣石抬起手摸着许一霖的脸颊,许一霖一直看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他的心上人从来也不是金丝雀那样脆弱的生命。

荣石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

 

评论(21)

热度(290)

  1. 涵酱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