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楼诚/衍生】半面妆。37。

倒数第二章,今天两更。


大家除夕快乐!!



53.

1944年,夏。

明楼命阿诚将明家现有资产全部转移到花旗、渣打、汇丰等国外银行,换成美元和金条。

8月,延安下令,上海情报组保持静默,并单独提出,眼镜蛇身份重要,必须保存革命力量,马上撤离。

阿诚接到朱徽茵送来的电报,立刻下令朱徽茵转移,并通知刚从江西根据地返回的黎叔保持静默,不要再进行任何活动,静等局势变化。

当晚汇报明楼后,阿诚问,“咱们去哪?”

明楼皱了皱眉,“军统怎么说?”

“还没消息。”阿诚又问了句,“大哥,咱们去哪?”

“别着急,让我好好想想。”明楼扬了扬手,“让我想想他这是什么意思。”

明楼仔细思索着延安来的电报,“身份重要”,“保存力量”,这是在说什么?撤退的命令一定是经过了周副主席同意的,可是撤退到哪里并没有说明。

阿诚恍然大悟,“您是说……”

明楼点了下头,“战争打到了鬼子的家门口,他们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找不到头绪,后天我要去南京开会,我们后天走。”

“是。”

 

明楼在上海车站围拢上的记者前依然慷慨陈词,陈述日军必然会取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而特务委员会必然会给予抗日宵小分子沉重打击。说完依然从容不迫地登上火车,前往南京。

当晚在高邮起飞一架货机,直飞重庆。

 

1944年,秋。

顾清明奉命在天津海关任职,接到了明楼转移到重庆的消息,立刻联系到了顾家大小姐,让之接应明楼二人。

明楼并未按时参加在南京举行的特务委员会会议。据查明公馆已经空无一人,明家财产全部转移一空,连同76号长官明诚的家里也空无一人。

远东最大间谍案爆发,特高课长官之下共13人全部由日本军部大佐前田执行死刑,佐藤在办公室切腹自尽。


1944年,冬。

“许一霖!你他娘的到底粮食什么时候能运来!你是要把老子饿死还是怎么着!!”荣石冲着电话吼着。

许一霖恨得牙根痒痒,“你以为我不想运吗!你知道从天津一路到哈尔滨要有多少关卡!”

“我不管!再晚几天你就给我收尸吧!!”

许一霖眼睛都气红了,“你他娘的再冲我喊!!”说着扔下了电话,又拿起电话打到了海关办公室。

“崔长官,我们家的胭脂香粉都是有时令,再者,一些女人的妆品到底有什么可检查的?”

顾清明在另一边笑着说,“荣老板的通行证已经下来了,您可以来领了。”

 

“这张通行证只能到奉天,过了奉天就得碰运气,还得用钱。”顾清明眨了眨眼睛,“你还有钱吗?”

许一霖点了点头,“知道了。”

顾清明拿出两块金条,“他们用钱用得厉害,我知道。”

许一霖叹了口气,“嗯,谢谢清明。”

许一霖掏出了两盒香脂递给顾清明,顾清明拿着看了眼,“这……给我这个干什么?”

许一霖笑了下,“这个香脂的配方是原来阿诚哥给明家香调的,叫‘比翼双飞’,离开上海的时候他交给我的,让我看着用。”

“明家香?”顾清明闻了闻。

“味道我也是尽量调,只是大概不能完全一样了。”许一霖接着说,“你给明台,留个纪念。”

顾清明收进口袋,“好,谢谢你了,这一路远得很,你千万小心。”

 

到了哈尔滨才知道原来在承德所谓的冷也是闹着玩的。

许一霖着急地在旅馆里转来转去,突然听见二声门响,隔了一会又敲一声,他才打开了门。

“周警官?”

周警官点了下头,进了房。

“这是通行证,你路上千万小心,能不停车就不停车,到了县城,山里人自会出来接应。”周警官看着许一霖。

许一霖点了下头,“我明白。”

周警官皱了皱眉,嘴张张又合上,许一霖看着他问了句,“周警官,有事?”

“秋研想让你带封信,可是我怕信给你们惹祸。”周警官看了眼许一霖。

许一霖笑了下,“那就给我吧,我尽量带。”

“哎,能带就带,带不了一定烧掉,保证自己的安全。”

 

许一霖半夜到了县城,这也是车能走得最后一段路,再往后就得马拉爬犁了。

旅馆房间倒是烧得暖暖和和的,半夜两点,许一霖在黑暗里静等着信号。

窗外一声猫头鹰的鸣叫。

许一霖当即起身,打开了窗户。

随着寒气进窗的还有一个翻窗而入的身影。

后半夜的天黑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许一霖向后退了退,那人深吸了口气,出声道,“一霖?”

许一霖倒吸一口凉气,紧咬着嘴唇怕自己惊呼出来。他听见那人轻笑了声,回身对着窗外捂着嘴学了声鸟叫。

停在后院的车就响起了细小的卸货声。

 

那人关上窗,回头看着许一霖,“怎么,连你男人都不认识了?”

许一霖看着那黑影越走越近,逐渐看见了人脸。

荣石看着许一霖的眼睛都放光,许一霖轻声说,“我男人不是早就饿死了吗?”

荣石摘下手套,“是啊,”连推带搡把许一霖压在床上,“我真他娘的早就饿死了!”


不老歌


锤子


天快亮的时候,许一霖正枕在荣石的胸口浅眠,荣石轻叫了声,“一霖?”

“嗯?”许一霖抬头蹭了蹭荣石的脸。

“我该走了。”荣石亲了他额头一下。

许一霖撑着起身,“对了,秋研给他丈夫带了封信,在我衣服里,你拿上,见到了就给他。”

荣石起身从地上捡起衣服,翻出信,“你回去要小心,不过好在耿宇跟着,我还放心。”

许一霖应了声。

荣石回头抚摸着许一霖的脸颊,“我们就快胜利了,再等等。”

许一霖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去吧,一切小心。”

荣石狠狠地亲在许一霖的额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最爱的人,我的后半生都属于你。

所以此刻,请让我为了我的信仰和家乡。

再与敌人,做最后的决战。


评论(35)

热度(28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