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11。

慢慢来,我等你,跟上来。


11.

荣家新的生意悄无声息地在承德开了张。许一霖家里本就经商,算账经营也是从小跟着父亲学起来的,经营一个茶叶店铺还是不算难事的。荣石想要伪装新店铺的背景,从开张就没去过。

今天带着荣树和荣意上山看雪景,跟同盟军徐一航接头。

荣石与她分析,“最近竹木纯一在天津,想必第一战区战事不好过,张自忠之前把他们打得也是够惨的。”荣石笑了下,“我想他如果回来一定还会来找我筹备军需,咱们还是里应外合趁机咬下他的一块肉,你看如何?”

张贺首先同意,“这也好,咱们跟察哈尔的抗日武装可以共谋一下这次活动。”

徐一航问了句,“你想怎么干?”

荣石想了想,“我有消息说他最近快回来了,还是看他走公路还是铁路吧,一旦确定我会让索杰送信上来。”

徐一航点了点头,“万事小心。”

荣石笑了下,“你也是。”

徐一航看着荣石,“你好像从南方回来,心情不错。”

荣石愣了下,“有吗?”

徐一航低了低头,“你没发现,你说话没有再……”徐一航没有接着说。

荣石眨了眨眼,自嘲地笑了下,“还真是啊!”

 

正说着话,耿宇走了过来,“大少爷!”

荣石皱了皱眉头,“你不是在家吗?”

“大少爷,竹木纯一回来了。”

荣石看着他,“回来就回来,也至于你跑上来告诉我?”

“他去茶叶铺了,您说不要暴露是咱们家的生意,所以我们没敢进去。”

荣石瞪着耿宇,“茶叶铺?咱们走!”刚走一步,荣石回头说了句,“大小姐,我先下山了。”说完快步上车下了山。

 

许一霖靠着乌木书桌,全身都僵住了。

竹木在铺子里慢慢地转了一圈,细细地看着摆设、茶具,最后站在许一霖面前,“真是个雅致的铺子,与我见过的茶水铺都不同。”

许一霖眨了眨眼,嗓子梗着说不出话。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听说这街上新开了家店,来看看而已。”竹木纯一看着许一霖。

许一霖咬了咬嘴唇,“长官……请坐……”许一霖紧咬着快要发抖的牙,伸了伸手。

竹木微笑了下,看了眼书桌上放着的宣纸,“掌柜的在写字?不知道在写什么?”

“只是……店名而已……”许一霖大气都不敢出。

“说到店名,我还要请教掌柜的,这‘青玉案’是什么意思?”

竹木看着这个瑟瑟发抖、垂着脑袋,快要冒汗的老板,他到了承德听完军部汇报,情报科便上报了一条消息,荣家在街上又开了间店。竹木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荣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索性驱车前来亲自看看,可看这掌柜的样子跟荣家所有人都不同,只是个平头百姓不像有什么乾坤的模样。

竹木笑了笑,“我已经说了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顺路进来看看,难道掌柜的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我知道吗?”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看着竹木,摇了摇头,“没……没有。”

“这个店名,有什么典故我不知道吗?”竹木指了指。

“这是……一首古词……”许一霖缓缓出了口气,“其中一句,我很喜欢,所以做了店名。”

“是什么?”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许一霖缓缓念出。

门口突然闯进了几个人,竹木和许一霖同时看向大门,荣石喘着气站在门口,看了眼竹木,又看向许一霖。

荣石看着许一霖眼睛里都有泪光了,皱了皱眉,看向竹木,“将军回来了?怎么刚一回来就钻进茶社里了,将军怎么不去咖啡馆?”

竹木笑了笑,“我是听说荣先生新开了家生意,所以来光顾一下,捧捧场。”

荣石愣了下,“这家……”他顿了顿,此时再否认显然已经晚了,“也不算新开了,本来就是茶叶铺,只不过重新置办了而已。”

竹木点了下头,指了指许一霖,“掌柜的眼生啊。”

荣石走近了几步,站在许一霖身前,“我们家虽然不比关东军,也还是有几号人的,哪能您都认识?”荣石侧脸说了句,“你下去吧。”

“等等!”竹木拦了下,看了眼许一霖,“荣老板不要藏私,这位掌柜的是个妙人,为什么就让走了?”竹木问了句,“先生贵姓?”

许一霖紧咬着唇,荣石答了句,“姓荣。”

竹木笑了下,“我知道你们家的弟兄都姓荣,我是问他自己,荣老板干吗这么紧张?”

“姓许,”许一霖应了声,“长官。”

“许掌柜可懂茶道?”

“……略懂。”许一霖看着竹木。

“不如给我和荣老板沏杯茶吧?”

 

许一霖手拿着水舀抖得舀不上水来,他站在水缸前大喘着气,忽然有只手自身后握住了水舀,许一霖猛然回头,看见荣石正看着他,许一霖才舒了口气。

“别怕。”荣石低声说了句。

许一霖看着荣石,“大少爷……”

荣石弯着嘴角,“喘匀了气就进来,”他接过了水壶,舀满了水,“万事有我。”

 

许一霖净了手,拿了茶叶重新坐在案后,将袖子挽好,拿起茶匙将青玉色的茶叶拨进茶壶。竹木看了眼许一霖又看向荣石,“荣石,这位许掌柜与你其他兄弟有些不同。”

荣石笑了下,“按将军的意思,我们家的兄弟都是什么样的?”

竹木微笑一下没有回答,接着看许一霖轻点手腕将洗茶水倒净,然后再次倒满,竹木先说了句,“我来品鉴一下许掌柜的手艺。”

许一霖倒好了两杯,托起其中一杯,高举一下,然后放在了荣石面前。荣石靠在乌木椅里,弯了弯嘴角,许一霖轻声说,“大少爷,请用。”

竹木皱了皱眉,看着许一霖接着将第二杯放在面前,他问了声,“这是什么道?”

许一霖抬眼看了眼荣石,荣石正微笑着看着他,他咽了咽,“原本远来是客,第一杯应先敬您,只是我是荣家的兄弟,只知先有大哥,才有长官,长官海涵。”

竹木看了眼荣石,荣石笑了下,“将军,我们家人都这个臭毛病,您多包涵。”

竹木笑了下,闻了闻茶,轻抿了一口,醇厚回甘,“这个我倒是喝得少。”

“这是太平猴魁。”许一霖应了声。

荣石问了句,“有什么讲吗?”

许一霖抿了抿嘴,“听说在茶汤的热气里,能够看见自己最思念的人。”

竹木被勾起了兴致,“这我倒第一次听说,许掌柜讲讲?”

许一霖边泡茶边给荣石与竹木讲故事,三泡之后故事讲完,他便把茶叶拨出了茶壶。

“这可真是个好故事。”竹木笑着看着许一霖,“许掌柜怎么好像不开心?”

荣石哼了声,“只是喝太平猴魁不是什么太平年景啊!”

许一霖应了句,“前日给小马哥家送去了太平猴魁,大姐也只能在热气和午夜梦回时才能再见小马哥了吧。”

荣石心里暗喜许一霖跟他双簧演的漂亮,他看着竹木,“将军听说望月中佐打死我兄弟的事了吗?”

竹木看着荣石,“听说了,是荣家人宵禁时没有待在家里。”

“将军,我们家是替您守军服的,那是我彻夜巡逻的兄弟,您这样说可太让我寒心了!”

竹木点了下头,“我了解清楚后会给你一个答复。”

“如果跟着您干活我们荣家还是这样不被当人看,那我就得三思了!”荣石扭过头。

竹木看了看荣石,又看了眼许一霖,“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调查,今天认识许掌柜非常荣幸,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茶道如您一样精通的中国人了。”

“我只是略知皮毛而已,”许一霖咽了咽,“您请,我代为送您。”

 

许一霖站在门口看着竹木的车开远,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腿当即就软了,背后有人一把扶住了他,他扭头看着荣石正托着他的胳膊,“吓坏了吧?”

许一霖扶着门框站好,“对不起。”

荣石低头忍着笑,摇了摇头,“没事。”

“大少爷又笑我!”许一霖瞪着荣石。

“没有没有,”荣石摆了摆手,“我一听说就尽快赶来了,没想到你还不错。”

许一霖靠着门框喘气,别过头不看荣石。许一霖也觉得自己没用,只是这他也控制不了的心惊胆战,一时间内外激得脸都红了。

“我是比不了你的兄弟,笑就笑吧……”许一霖眼圈都红了。

荣石侧头看了看许一霖,“生气了?”许一霖低头皱着眉。

“我知道你胆小,我不是因为这个笑,我就是觉得挺……”荣石找了半天形容词,“有趣。”

许一霖扭头瞪着他,“什么?”

荣石笑着说,“竹木总是说日本的茶道发扬的多么光大,今天被你好好上了一课,给哥长脸。”

许一霖终于笑了出来,看了眼荣石转身进了铺子。

荣石跟着走了进来,“我一直没来看,你收拾得倒是挺像样子。”看着书桌上的字,正写到“笑语盈盈暗香去”。

“如果在我家,还缺个唱评弹的。”许一霖点了支檀香,微笑着说。

荣石抬头看着他,“你会唱吗?”

许一霖看着荣石,用苏州话说了句,“来来来,这位客人请坐下,我来给你唱一段《杨乃武与小白菜》。”

荣石看着许一霖就笑了出来,刚要开口问他说什么,索杰就进了店,“大少爷,什么事这么高兴?我听说竹木刚才来了,小许没事吧?”

许一霖摇了摇头,“大少爷赶过来了。”

索杰点了点头,“那就好。大少爷,我有事跟您说。听说这次竹木带回来了一个人,专门对付徐大小姐。”

 


===


依然广告时间:半面妆的预售链接,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19)

热度(36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