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25。

捞一把:半面妆余本链接,谢谢大家支持~


===


我记得我是勇敢而直言不讳的,然而我不是。


25.

 

窗子上的海棠花影摇摇晃晃,漏下点点的阳光。

荣石醒来时有些记不起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自己的大床何时如此紧窄了,准备翻身时,就看到了身边的许一霖。

树影在许一霖的脸上摇晃,从眉间到唇角。许一霖微张着唇轻喘着气,睡得正熟。

荣石定睛看着许一霖,眼睛也舍不得眨,他咽了咽嗓子,不由自主地想贴近那唇瓣。他尝过沾在这唇上的桃花瓣,他不知道那是桃花的味道,还是许一霖的味道。

他想知道。

许一霖似乎在做梦,轻哼了声。荣石以为他要醒了,猛然向后撤,身子眼看就要翻下床,他用力抓着床沿稳住自己,可又扯着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搞得床都跟着晃了晃。

许一霖真的醒了,这些日子因为用药睡得黑白不分,混沌不明,睁开眼旁边的人都没看清,嘟囔了句,“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荣石张了张嘴,“这儿是我家啊。”

许一霖闭着眼睛皱了皱眉,语气又急又气,“你什么时候把这——”他睁开眼,却看见荣石正瞪眼看着他,许一霖眨了眨眼,疑惑地看着荣石。

荣石没作声,眼看着许一霖如同一汪春水将要满溢的眼神,他记得这个眼神,在那个烟笼寒水的南方大宅里,许一霖就是这样望着他,好似心有千言却无人可述。

我在这。我想听。

许一霖蹙着眉,眼神从迷茫到清明,像是过了足足有一生。他终于松了口气,微微笑了下,“大少爷。”

“睡迷糊了吧?”荣石轻声说。许一霖没回答,垂下眼睫眨了下,荣石没再问他把自己当成了谁,属于那个深寒湖底的事,就让它留在那里就好。

“那你现在醒了吗?”荣石看着天花板问。

“醒了?”许一霖看了眼荣石,“也许睡得更沉了,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那没关系,我还记得。”荣石扭脸看着许一霖,“我会告诉你。”

 

我会告诉你,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能够做成什么样的事。

我会告诉你,你的命还有人珍惜。

你想说的话,还有人想听。

 

“荣石,”许一霖咬了下唇,“我从没说过——”

“不必,”荣石轻摇了下头,“我惜得你的这条命,你好好活着,我就高兴。”

许一霖点了点头,缓缓说,“知道了。”

“我……”荣石起了个头,却又不知道怎么往下说。

许一霖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那个……”

许一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也不插嘴。

“呃……”

 

病房门被敲了几声,然后打开了。荣石顿时觉得松了口气,一时好似逃过了一关,却又隐隐的失落。

索杰先进了房,而后跟着医院的护士。

“哎哟醒了?”索杰走近了,“大少爷,醒了咱就走吧,小许得换药呢,你也得换了!”

索杰扶着荣石下了床,“这是睡了多久啊?”

“没多久,也就转了个天。”索杰笑了下。

荣石瞪着眼睛看着索杰,“这么久?”

“您二位都受伤呢,本来就该多休息。”索杰扶着荣石,“走吧。”

荣石走了两步,又回头跟护士说了声,“你手轻着点,他怕疼。”

 

房门关上其实并不能挡掉多少声音,荣石站在门外还是能听见许一霖细小地抽气声,他皱了皱眉就想回去,索杰拦了下,“干什么?”

“我怕他哭,我去看着点。”

“你去有什么用?你是能替他疼啊?”索杰摇了摇头,看着荣石,“换药总是有些疼的,好在伤口正在长好,放心吧!”

荣石咬了咬牙,“早晚我得把这群人都扒了皮喂狗!”

“哥!”荣树和荣意一起走了过来,荣树先去扶着荣石,“哥!”

荣意说,“大夫正等你呢,哥你快回去吧,小许哥这有我呢!”

 

许一霖的伤势看着惨烈,然而没有伤到筋骨,反倒是荣石本来身上就有枪伤,还又要逞强去跟人好勇斗狠,抬回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出气没进气,抢救了很久才拉回来。然而这些并没有人去跟许一霖说过,荣石下了封口令,多说一句就提头来见。

隔上三五日,索杰便会秘密带来山上的消息,此次他们虽然在遥里村受了重创,好在同盟军的大局还是稳固的,索杰与晋察冀边区联络,请求上级领导支持冀热辽敌后武装建设,张贺则负责联络察哈尔以及辽宁的东北抗日联军,支援同盟军的武装力量。

半个月后,许一霖能下地走动了,荣石却还要躺在病床上养。被禁了咖啡之后的荣石又焦躁又火爆,听着这些消息根本在床上躺不住,一天到晚要出院,折腾的医院上下不得安宁。闹得索杰实在没办法,只能跟许一霖说让他能下地了就多去大少爷病房里安抚安抚。


这一日午后,荣石小憩了下,再睁眼就看见窗前站着个人正在朝外看海棠枝子。

荣石动了动,身上的报纸哗啦啦响了,窗前的人回身看着他,“看着报都能睡着,还说自己能出院,好好休养就那么难吗?”

荣石看着许一霖走到床边,“我在这闷得厉害。”

“索爷说你的伤口一天崩开八回,就不能安静一会?”许一霖接过了报纸折好放在旁边,“养好了身体,别让人担心。”

荣石本来想问他怎么样,可突然看着他身上的绛色丝绸睡衣有点眼熟,上下看了眼,许一霖张了张嘴,“这个是……荣意拿给我说是穿着方便,我每天还要——”

荣石笑了下,“挺好看,穿着吧。”

“好什么,我都说了不要,非让我穿,”许一霖手插在兜里,“你妹妹真是让你宠得,霸道得跟你一样。”

“啧,我的衣服配不上许少爷吗?”荣石佯怒抬了抬下巴,“让你穿就穿!”

“你们家人怎么都这样!”许一霖皱着眉看着荣石。

“老子祖上走镖的,从蒙古到盛京谁没听过我们荣家!”荣石扬了扬眉毛笑了出来。

许一霖跟着笑了下,“别贫了,一会伤口又裂了。”

“这次幸好你在,荣意没破一点皮。”荣石向上坐了坐,“我得谢你。”

“应该的。”许一霖看着荣石。

“我不是因为把你当成兄弟,觉得你保护了大小姐,我是真的——”荣石着急解释。

“荣石,”许一霖拦了荣石的话,“我没把她当大小姐。她是你妹妹,你那么疼她,我怎么能让她受伤?”

荣石听了低头笑了笑,突然又沉下脸,“可我也不想看你受伤。”

许一霖抿着唇低了低头,轻声说了句,“我回去了。”

“不是让你陪我吗?”

许一霖歪了歪头,“不是陪你了吗?”

荣石抬眼看着他,“不够。”

“那也得让我回去换药啊,”许一霖眨了下眼,“要不一会你妹妹怪我,我让她来找你?”

“她还敢怪你!你是她救命恩人!”荣石刚坐起了身,伤口就扯着了,“嘶……”

许一霖急忙按着荣石,“行了你别吓我了,等我换了药,你别再折腾自己了。”

 

许一霖出门的时候,正碰上索杰进门,门外就听到荣意的声音,“小许哥!你怎么到处跑啊!”

“我没有啊……”许一霖好脾气地回了句。

 

索杰站在门口看着荣意陪许一霖回了病房,才进了门。

荣石靠着床头一脸惬意,这几日从未有过的舒心表情望着索杰,“怎么着?”

“大少爷,我怎么觉得咱们家要有喜事啊?”索杰拉了张椅子坐下。

荣石皱了皱眉,“咱们家死这么多人,你跟我说有喜?”

索杰示意了下门外,“大小姐……是不是跟小许好上了?”

“什么玩意!!!”荣石瞪着眼睛喊了出来,接着捂着伤口疼得叫了出来。

“荣石!你干什么!”索杰起身要去喊大夫,被荣石一把抓住,“你他娘的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这有什么可说的?人家你情我愿的,你当哥的着什么急?”索杰想了下,“我知道你妹妹你心疼得紧,小许虽然有点病怏怏的,可这次人家可是舍命救得荣意,这还不行啊!”

“我……”荣石疼得汗都下来了。

“行了,我去找大夫!”

“你等会!”荣石看着索杰,“许一霖跟你说的?说他……喜欢荣意?”

“没有,”索杰摇了摇头,“这还用说啊,人家都舍命去救了!你别拉着我,我去找大夫了!”

荣石按着伤口大喘着气,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赶紧了事。


评论(58)

热度(40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