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凌赵】追男神也要按基本法来。上。

送给亲爱的 @小葵 的生日礼物~

两发完。

先来第一发~~



圣诞节过后三天。

 

凌远正在行事历上抄第一医院的坐班主任元旦值班表,不负众望地写了十七个赵启平的名字,从神经外科的霍思邈以下,就已经神游天外去了。当妇产科主任赵启平写完之后,凌远才反应过来,这是病,得治。

凌远撕下了行事历的一页揉成一团,忙乱地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要看什么,不管是短信、微信,哪怕是QQ,赵启平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毫无音讯。

最后一条是一个月前,写着【凌远,我到了。】

 

那天是六院来一院参观学习,赵启平是凌远专门跟六院院长打招呼邀请来的骨科专家。前一天晚上他就跟小师弟约好了,要清晨即起、洒扫庭院,凌远说您看我要不要铺好红毯迎接您老,赵启平在电话里笑得人仰马翻,凌远都能看到他在眼前欢脱的样子。

“你到了给我信息。”凌远还在一边忙着看报告。

“嗯……”赵启平声音已经越来越小。

“困了吧?”

“嗯……”赵启平嘟囔了句,“晚安,凌远……”

“晚安。”

 

凌远接到信息就下了楼,等着六院的车到,看着福院长带着六院普外的林主任和骨科的赵启平下了车。赵启平下了车整好了外套,回头远远地看见凌远,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对他露出熟悉又狡黠的笑。

凌远一个一个握过手去,感觉到赵启平在手心里划了下。凌远看着赵启平抬了下眉毛,赵启平无辜地眨着眼,弯着嘴角说,凌院长,久仰。

凌远笑着摇了摇头。

一天参观下来,六院的人都回去了,赵启平找到了院长办公室,坐在办公桌上,“你们一院那么有钱,连饭也不管?”

凌远在旁边签字,抬头看他一眼,“院里没有这个预算。”

“切!”赵启平起身要走。

凌远拉着他的手腕,“但是我个人决定自掏腰包,请大专家吃一顿,犒劳犒劳你,给我们讲课辛苦了。”

凌远站了起来,抬手要摸赵启平的头,赵启平抬手抓住了凌远的手,盯着他,“不许碰。”

凌远愣了下,赵启平垂眼瞥着凌远的手,“还以为我十七呢?”

凌远尴尬地说,“你说什么呢?”要抽回手,却被赵启平紧攥在手里。

“碰脸可以,脖子也可以,肩膀,手臂,后背……”赵启平声音越来越小,却靠得越来越近,“就是不许摸头。”

说完吹了下凌远的手掌心,扔下了凌远的手。

凌远的手掌像是着了火。

 

赵启平转身绕出了办公桌,扭头问了句,“你到底请不请啊?”

凌远咽了咽嗓子,“好。”

 

走廊里赵启平还在埋怨,“一院离六院也太远了,来一次跟西天取经一样。”

凌远笑着说,“西天取经?你哪像唐僧?你跟那一路的妖精差不多。”

赵启平停下步子看着他,“我是妖精那你是什么?”

凌远看着他,心说这赵启平今天怎么一个劲堵得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我的错,是我比喻不当!”

“该不该罚?”

“该。”

赵启平这才笑了出来,凌远低了低头,“师弟啊。”

“嗯?”

“你想不想调过来?”

赵启平斜了斜眼,“我调过来让你整天领导我?我才不呢~”

“我们院的平台好,而且我们是亲师兄弟。”

“你打住,”赵启平点着凌远,“我们福院是正经骨科,我跟他才是亲师兄弟,你一个肝胆外科的你凑什么热闹!”

“你,你这是过河拆桥啊!”

“我过你什么河了?”赵启平的眼神里始终带着笑意,“我是劫你的财了还是劫你的色了?”

凌远深吸了口气,“赵启平你今天是不是吃枪药了!”

赵启平笑了出来,“没有没有,我逗你呢~走吧金主,等你请海鲜呢~”

“那你来不来?”

“那我得想想有什么好处啊?又没有人贿赂我。”

“贿赂你?那你爱财还是爱色啊?我想想办法。”

赵启平抬眼看着凌远,没有回答。

凌远像是被抽走了周围的空气,喘不上气来。

赵启平垂眼笑了下,“走吧。”

 

那天也是苏纯第一天回来,他们走到院门口迎面碰上苏纯,凌远又惊又喜,“你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一向这样,你忘了吗?”苏纯笑着说,随即看了眼身边的赵启平。

赵启平看着苏纯点了下头,凌远介绍说,“这是我们从德国请回的专家,这位是我师弟——”赵启平清了清嗓子,凌远笑了下,“是六院的圣手神医,赵启平大夫,可以吗?”最后一句是问赵启平,赵启平笑了下,“马马虎虎吧。”

“凌远,你不陪我介绍一下医院吗?”苏纯看着凌远。

凌远笑了出来,“这院里你比我都熟吧!”

“那怎么一样。”

“我这……”凌远看着赵启平,赵启平抬了抬眉毛,没有丝毫相让的意思。

凌远拉着赵启平走到一边,“要不等下次?”

赵启平远远看了眼苏纯,“她喜欢你吧?”

凌远皱着眉,“这又是哪跟哪?”

赵启平抬了抬下巴,“凌远,如果你之前误会了,我现在郑重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我也不是整天都在等着跟你一起吃饭。你最好想清楚,六院离一院这么远,如果没有心,那我们可能很久都不会下次了。”

凌远尴尬地说,“你……你又闹什么?就为了这一顿饭?下次我去你们那请你?”

赵启平低了低头,“不打扰凌院长工作了,告辞。”

说完转身,不再回头。

 

在这之后,凌远突然发现没有了赵启平每天的聊天吐槽和笑声,赵启平像是突然长大了,让他生出些异样的儿大不由爹的感慨。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不再叫他师兄,只是叫他凌远。

就好像在宣示着,他已经不再是孩子和晚辈,他是跟自己一样独立自主的成年人,有尊严,有想法,能担当。

你要面对他,你要尊重他。

评论(30)

热度(320)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