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31。

我从不曾沉沦欲念,直到你。


31.


许一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过来时只是觉得窗外的阳光太过刺眼,他动了动身子去看床头的小座钟,才想起来他并不在自己的房间里。

许一霖想要起身才觉得背后连着腰腹酸痛地要命,特别是大腿内侧像是要断掉了,身后那处倒是还好,对比身上竟像是轻得多了。他忍不住哼出了声,顿时想到荣石还能神清气爽地去换药,觉得自己真是没用透了,大男人还因为房事伤疼得呲牙咧嘴的。

好容易挪动着靠着床头,看到床尾凳上扔着荣石换下的衣服,房间里还放着两只没有打开的箱子,一只是他从艳荣坊拿回的,另一只是荣石从天津回来的行李还没有打开。

许一霖环顾四周,他从来没有从这个位置看过荣石的房间,仿佛既陌生又熟悉,像是尘埃落定,又有些许忐忑不安,他真的可以吗?旁边的枕头上放着睡袍,像是要他起床穿的,他拿起睡袍时隐隐闻到一股香气,他闻着到处找,掀开了枕头发现在枕下他早先送给荣石的香包。香包的香气有些淡了,也不知究竟起了作用没。

许一霖慢慢扶着下了床,看着他的长衫上沾染的灰尘和花瓣的汁液,已然是不能穿了,随即打开了自己的箱子,又取了一件雪青长衫,起身时忽然眼前黑了一下,头重脚轻地站不稳,他摸摸额头有些热度,看样子昨晚睡在地上还是太冷了。

 

公馆里静悄悄的,荣意和荣树好像都没在家,许一霖身上一阵一阵地发冷,他慢慢走到厨房时终于听见了话匣子的动静,他叫了声,“连婶。”

“哎哟,小许回来了。”连婶正在择菜,“还是回来的好,婶儿这两天没有你陪着说会话,多没意思!”

许一霖笑了下,“您给我煮碗姜汤吧……”说得有气无力。

“病了?”连婶在围裙上抹了抹手,走过来看着许一霖,许一霖点了点头,连婶抬手摸了摸许一霖的额头,“哎呀,还真是,那你等着!”

许一霖搬着椅子坐在了炉火旁边,感觉这会冷得更厉害了。

 

荣石的伤是枪伤外又加的刀伤,好起来颇为麻烦,这都快一个月了伤口才刚刚长上。

坐在车上索杰才有空问了句,“你去天津怎么样?那人什么目的啊?”话说出去半天了,也没听见荣石回答,索杰抬头看了眼后视镜,荣石窝在座椅里,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一边发呆一边傻乐,索杰深吸了口气,“荣石……荣石!!”

荣石被吓了一跳,看着索杰,“你他娘的!”

“别跟没娶过媳妇一样成吗!”

“我就是没娶过媳妇,昨天头一次洞房,怎么着!”荣石瞪着索杰,“那个鲍什么的,好像是游击队的,不然那就是他也被赤化了。”荣石笑了下,“你们的思想工作——”

“喂!是咱们!”

荣石清了清嗓子,“谁们都行,这策反工作真是不俗!”

 

进公馆前,索杰还拉着荣石说,“我告诉你新郎官,你的主要任务是养伤!你别……你别折腾地又……把伤口崩开了!”索杰说着说着就觉得脸烫得慌。

荣石斜着眼看着索杰,“有你什么事,你脸红什么!”说罢进了宅子。

向里走了走,就看见卧室的门开着,看样子许一霖是起来了,可是客厅里也没有人,荣石上下看了眼,“不至于又去店里吧?”

听着厨房有动静,就想过去问一句,才走近就听见连婶叫着,“小许,小许?”

荣石急忙进了厨房,看见许一霖靠着灶台迷迷糊糊地应着声,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嫣红,嘴唇已经开始发干了,这个反应他太熟悉了,许一霖离家千里这一路上就是反反复复地这个样子到了承德。

“坏了坏了,这是昨天冻着了!”荣石走到许一霖身边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热得烫手了。

许一霖勉强睁开眼看了眼荣石,他已经有点恍惚了,嗓子也疼得厉害,勉强用气声说,“回来了……”

荣石拉过许一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脖子上,搂紧他的背,另一手穿过腿弯,将他抱了起来,许一霖皱了皱眉,“别……”

“别动,你沉死了,一会再把你摔了。”荣石侧脸对他说。

许一霖枕在荣石肩上就睡了过去,反正这个人会将他照顾好。

 

许一霖再醒来时,觉得四周暖和的让他有点想冒汗,特别还是这种越来越燥热的春天。

“嗯……”许一霖动了动,扒开了被子,就听见旁边的报纸哗啦一响,一个人在耳边问了句,“醒了?”许一霖扭了扭头,看见荣石正抚着他的额头,“好像退了。”

“我又烧了……”许一霖轻声说了句。

“嗯。”荣石拉长时间答了句,“我都习惯了。起来,喝水。”荣石拿过了床头的水碗。

许一霖刚动了动,就叫唤了一声,随即就放弃了,“算了……”

“起不来?”荣石皱了皱眉,“那我喂你?”

许一霖点了点头,荣石挑了挑眉,弯着嘴角自己喝了一口,冲着许一霖就趴了下去,许一霖看到荣石突然靠近,就想问他干什么,刚一张嘴就被荣石堵上了嘴唇。

白水带着荣石的体温缓缓滑进许一霖的嘴里。

喝过了一大口,荣石抬起头舔了舔嘴唇,“还要吗?”

许一霖咳嗽了两声,“那碗里有勺子……你……”

荣石笑了下,放下水碗,蹭着许一霖的嘴唇边的水渍,“我想你了。”

许一霖看了眼荣石,像是抵御不了那目光中的热度,又垂下了眼睫,“还不是你,我都说了旁边有房间……”

“嗯,”荣石点了点头,“不过你也看见了,我那个时候真的动不了!”

“别说了……”许一霖拉了拉被子,把头埋进去。

“你身上衣服都汗湿了,我帮你脱了吧?”荣石拉着被子问。

“我自己来……”许一霖在被子里动了动,脱下了自己的中衣和裤子,脱下之后就抽了口气,“有点冷……”

荣石拿着衣服咽了咽,“要不要……我还像之前一样……帮你焐一焐?”

许一霖想了想,微笑着点了点头。


红罗帐里度春宵


新停车场补档【国外空间多刷新】


怕许一霖再次受风,荣石紧搂着他没再动弹,待到第二日,确定许一霖不会再烧起来,才又端了热水给他擦身。

许一霖又睡下时,荣石才满面春光地出了门,索杰看着荣石的兴致有点匪夷所思的高,小心地问了句,“昨晚小许烧退了吗?”

“啊,嗯……”荣石错开了目光,敷衍着点了点头。

“不会吧你!”索杰喊了声。

“什么!”荣石瞪着他。

“你禽兽啊!”索杰指了指,“你,你,我都不想理你!”说着就走了。

“哎!你走了谁开车!”

“自己开!”

 

 


评论(79)

热度(45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