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

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采桑子·重阳》


2.

 

齐勇晃了两下手,客气地叫了声,“胡八一?同志您好!你们也是知青吧?”

“是是,好好,”胡八一两只手都握了上去,抓着不放,“哎呀,齐勇同志你可来了,我们屯子都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你呢!”

齐勇皱着眉头,“情况这么严重?”说着就要抽回自己的手,然而抽了一下没抽走,齐勇看着胡八一,“同志?”

胡八一笑了下,松开了手,“我……有点激动了。”

齐勇微笑着点了下头,看着王凯旋,“同志您好,我是齐勇。”

“王凯旋。”王凯旋伸手跟齐勇握了下就松开了。

“凯旋?”齐勇笑了下,“真是好名字!”

“那是,这是我老子抗美援朝的时候就定好的名字,”王凯旋拍了拍胸脯,“跟那些建军建国单吊八万一筒的,那觉悟高到不知道哪去了!”

胡八一抬手打了下王凯旋的肚子,“就是建军节,没有八万一筒!会说说,不会说闭嘴!”转而看向齐勇,“那咱们先回屯子吧,您先安顿下来吃点饭?”

齐勇摇了下头,问了句,“支书和村长在村里吗?我得先报道。”

“这会还在地里呢,你要不先休息?”胡八一说。

“地里?”齐勇惊奇又愤怒,声音立时就高了,“收麦子?”

“是,全村都去收,怕下雨淋——”

“为什么你们不去!”齐勇瞪圆了眼睛看着胡八一,“全村人都在收麦子,你们两个年轻人壮劳力为什么不下地干活,还有工夫在这闲扯淡!”

“哎!我们不是在等着接你吗!”王凯旋登时火起。

“接我?”齐勇看着王凯旋,“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是麦子!我有手有脚我难道不会自己去问!去找!”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王凯旋喊了声。

胡八一连忙拦住了王凯旋,对齐勇说,“两位,这没什么可吵的。齐勇同志,接您也是村长给我们的革命任务!这跟收麦子一样重要!”

齐勇摇了摇头,厉声说,“我不跟你们吵,带我去地里!”转身喊了声,“乌云!”

黑马闻声小跑着过来,齐勇走近了乌云,摸着它的头拍了拍,轻声说,“还撑得住吗?”

王凯旋切了一声,“对马那么客气,咱俩大活人等你半晌了问过一句吗!”

 

胡八一没听见这句,他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他的眼睛从刚才起就没有离开过齐勇,看着齐勇的手在马头上轻轻地来回抚摸,轻声细语地跟乌云说话,胡八一咽了咽口水。

“老胡!”王凯旋打了下胡八一,“你干嘛呢!跟你说话呢!”

胡八一吧唧吧唧嘴唇,压低了声音吐着气说,“这手可真好看……”


胡八一和王凯旋在齐勇地呵斥下把他带到了庄稼地,杨支书正坐在地头休息,看见胡八一和王凯旋带着人过来,连忙起身迎接,“这是兵团来的吧!一路辛苦了!”

齐勇连忙上前,“我是建设兵团一团七连的,我叫齐勇,您是杨支书?”

杨支书答应了声,两人握了握手,齐勇要掏介绍信,支书摆了摆手,“小齐同志,咱们不着急,等回了屯子你再给我。”

齐勇点了下头,“好。”说着向远处看了眼,“您的镰刀借我,我去收!”

“这怎么好呢!您才刚到这!”

齐勇笑了下,“这有什么不好!我本来就是来劳动的!”弯腰拿过了支书的镰刀,看了看庄稼,“我从那儿开始!”回头跟马说了句让它不要乱跑,就下了地。

支书笑着看着齐勇开始躬身收麦子的身影,“真是毛主席的好战士啊!”

王凯旋嘶了一声,“我还就不信了,老胡,我们也去!”

胡八一弯着嘴角笑了下,“走!不能让他把咱们看扁了!”

王凯旋喊了声,“支书我们也去了!”

“哎哎!你们会收麦子吗!”支书问了句。

“这哪有什么会不会的,我们当然会!”

 

胡八一弯腰大概收了有半个钟头,腰就跟要从中间折了一样,汗珠大滴大滴地往下淌,他直起腰回头看了下自己的成果,离地头也就走了三四米,麦子被他扔得乱七八糟,他喘着大气擦着汗地看了眼前面。比他早开始了只有五分钟的齐勇,身后已经整整齐齐地码好了长长一排的麦子,仍然弓着身不辞辛苦的劳作。

胡八一扭头看了眼王凯旋,胖子早就把旧军装脱了,里面的海魂衫袖子被高高的挽起,浑汗如雨地用镰刀和麦秆作斗争,然而成果也就跟自己差不多。

王凯旋直起腰,满脸大汗脸色都有点发白,看见胡八一正看着他,喘着气说,“我说……我听说这劳苦大众都得解放了啊,翻身农奴也把歌唱了,我这怎么一点……一点也感觉不到呢……”

胡八一摇了摇头,“还有力气扯淡,你那是还不累……”

王凯旋眯着眼看着齐勇的背影,“他怎么……怎么就不累呢……”

胡八一脱了旧军装擦了擦脸,扔在旁边,“别一会又让人笑话,快点干,不许偷奸耍滑!”

 

胡八一觉得自己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一个钟头也收了没多少,连胖子都赶在了自己前面,他这会真是有出气没进气,眼前一阵阵发黑,简直快要看见他爷爷在光里面冲他招手了。

“你没事吧?”胡八一正坐在地上低着头喘气,忽然听到有人在他头顶问了句。胡八一抬起头,看见齐勇蹲了下来仔细看着他,“我扶你旁边歇会?”

齐勇的衬衫也脱了,带着一股汗湿气,跨栏背心紧紧地裹在身上,他也轻喘着气,担忧地看着胡八一。

妈的,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真他妈好看。胡八一想着。

“胡八一同志?”齐勇又说。

“不用,我还能行……”胡八一错开了眼睛,摇了摇头。

齐勇也没有强求,刚想起身,又看了眼胡八一的镰刀,“镰刀给我看一眼。”

胡八一的镰刀上有几个豁子,齐勇皱着眉头,“这把刀没有磨过,难怪你进度慢,你先用我的,我去地头磨一下。”说着拿走了胡八一的镰刀。

“不用了!我——”

“你会磨吗?”齐勇看着胡八一。

胡八一咽了咽嗓子,“……不会。”

齐勇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胡八一咬着牙闭了闭眼,“这人可真是……我他妈……”

胡八一睁眼又看向齐勇,他走到地头问人借了磨刀石,弯腰去拾。胡八一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就开始往那裤子被绷紧的地方看,嘴里唾沫不知不觉地就多了,他咽了一口。齐勇已经随地坐下开始磨刀了。

“我他妈……”胡八一念叨了句,也不知想说什么。

 

突然一声尖叫,让地里的人都直起了腰。

胡八一还傻站着被这一声叫得醒过了神,身后王凯旋在远处喊了声,“怎么了?谁叫呢?”

胡八一循声找过去,是三个女知青一起喊了出来,而她们也正看着远处一匹翻倒的马车。

马车轮子还在转着,一车的麦子洒了一地,原本赶车的人被掀了下来滚到一边,拉车的枣红马此刻正挣扎着来回甩身上鞍子,惊慌失措地乱步走着。

“马惊了!”有人喊了声。

 

胡八一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前面哗啦一响,齐勇已经扔下了镰刀石头冲了过去。胡八一眨了眨眼,深吸了口气跟着跑了过去。

齐勇边跑边喊,“快让开!躲开点!”人虽然是往后退了,可是谁也摸不准这马会不会又乱跑到人群里来。

枣红马拖着翻倒的车甩来甩去,齐勇也不敢离得太近,只能一直喊着赶马的号子,引起马的注意。

胡八一跑到跟前,看到地上还倒着的赶马人,估计摔得不轻,躲着甩来甩去的马车绕了过去,“老那叔!老那!”

老那倒是没有昏过去,就是动不了,正好王凯旋也跟着跑了过来跟胡八一合力拖着老那离那惊马远了些。

齐勇看了眼四周已经没人,引着惊马向着更远处没有人的麦地里去,可那惊马却不听齐勇的号子,仍是不住地甩着身后的马车,齐勇脱下了身上的背心冲着马挥了挥,引着它往前走,枣红马跟着向前用力一挣,这马车终于还是被甩脱了。枣红马向着齐勇冲了过去,齐勇转身开始跑了起来边跑边叫,马跟着号子慢慢靠近他,齐勇伸手将背心蒙在马头上,挡着马的视线,大喝着让它停了下来。

胡八一把老那拖回了人群就想跟着去看齐勇,王凯旋抓了他一把,“你干啥!你会训马?”

“去看看,万一要帮忙呢!”

 

胡八一和王凯旋跑了过去,看见齐勇已经翻身骑在了马背上,抚摸着马的脖子和长长的鬃毛,跟它说话,马还是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齐勇不能让它再踩坏更多的麦子,扯了下缰绳,让马出了麦地,冲着更远处跑去。

胡八一看着齐勇跑远,左右也没有其他的马能跟着,正在焦急不已,忽然听见又一声马的嘶鸣声,是齐勇带来的黑马,来回地扯着绳子要跑。

“我操,这马也要疯了!”王凯旋喊了声。

胡八一笑了下,“我也去溜溜。”冲着黑马跑了过去。


“你,你叫乌云是吧?”

黑马达达地踢着马蹄,不理胡八一。

“我把你放开,你带我去找他,这很合理吧!”胡八一伸手上前,乌云却没有躲开,胡八一笑了下,松开了缰绳扔上马背,扒着马鞍就翻了上去。

“老胡!你大爷,你小心点!”

“知道了!”

 

黑马一路狂奔似乎是知道齐勇身在何处一样,跑了有十几分钟到了林子边的草地上,胡八一勒住了缰绳。他看见了齐勇。

在落日的余晖里,齐勇骑着枣红马在草地上驰骋,他拍着马的脖子不住地安抚它,脸上却毫无惊慌,像是与一位老友在交谈畅饮,笑着叫着,马蹄声回荡在茂密的林子里。


胡八一有点喘不上气。

他不知道这个蹬蹬蹬的心跳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眼前的画面他看到眼里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齐勇看到了骑在乌云背上的胡八一,扯着枣红马的缰绳冲着胡八一而来。胡八一深吸了口气,看着齐勇一点一点地接近。

齐勇肩上搭着自己的背心,扯着缰绳笑着说,“难得乌云让别人碰,竟然没把你掀下来!”

胡八一嗓子眼都发干,根本说不出话来。

 

枣红马看见了乌云想要靠近,乌云却扭过了脸,朝着旁边跑了。

胡八一没注意被带跑了,大喊了一声,“啊!”

齐勇在后面跟着就叫,“乌云停下!”

乌云听话地停了下来,枣红马马上跟了过来,胡八一拍着心口,喘着气,“我的妈呀……”

“骑马要专心!”齐勇皱了皱眉。

胡八一点了点头,“我……我这刚才想起一个主席诗词,想跟你一起学习来着。”

齐勇笑了下,“留着晚汇报时候再学习吧!”说完喊了一声,抖着缰绳让马跑走了。

胡八一转过了马头,看着齐勇的背影跑远。

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千难万险只等闲。

你他妈给我等着……

评论(44)

热度(52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