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3。

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薄寒中。《虞美人·枕上》


3.

 

乌云一见齐勇就有点不耐烦背上的胡八一,走一步要踢好几下蹄子,颠得胡八一头晕眼花。胡八一趴在马背上,拍着乌云的脖子跟它商量,“乌云,乌云,我带你找着人了,你可不能就把我扔这啊!咱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好马可不干过河拆桥的事!”

齐勇听见胡八一念叨,回头就看见乌云闹脾气,勒住缰绳厉声道,“乌云!好好走!”

胡八一吸了口气看着齐勇,齐勇看着他问了句,“吓着你了?”

胡八一笑了下,“吓着我?我是怕吓着它!再把我掀下来!”

齐勇道,“她被我惯坏了,谁的话都不听!”正说着乌云又踢了踢脚,打着响鼻,像是在跟齐勇说话,齐勇叹了口气,“乌云,听话!”

胡八一低头笑了下,真是什么人养什么马。

 

胡八一一直安抚着乌云没再让它踢蹄子,快跑了几步就赶上了齐勇,跟枣红马并排走着,胡八一抬着眉毛看着齐勇,“怎么样?咱这骑马技术也不差吧,这也是正经大院里——我操!”

枣红马的脖子蹭了下乌云,乌云打了响鼻就突然快跑了起来,把正在说话的胡八一给闪了一下,幸好紧抓着缰绳才没被甩下去。

齐勇一看急忙夹马腹抖缰绳让枣红马也跑了起来,赶在了胡八一身边扭头看了他一眼,“我跟你说的什么!骑马要专心!”

“我他妈……”胡八一抓紧了缰绳,“你这马它……”

齐勇扬了扬眉毛,“我的马怎么了?”

“这马气性太大,脾气不好,容易出事故!”胡八一大声说。

齐勇瞪了瞪眼,握着缰绳的拳头紧了紧,“乌云脾气是不好,可我就是喜欢它,你骑不好别骑!”

胡八一看着齐勇突然火起的样子就笑了下,“我骑不好?呵!咱俩比比!看谁先到地方!走!”又夹了下马腹喝了一声,乌云顿时如离弦之箭窜了出去。

齐勇睁了睁眼看着胡八一的背影,笑了下,“跟我比赛马?”

 

齐勇在快要回到麦地的时候停了下来,勒马回望,胡八一才赶了上来。

胡八一慢慢减了速高声说,“好吧,你骑得是比我好一点!”

齐勇笑了出来,“你也不差。”说着跳下了马,拉着枣红马走回地头。

杨支书和冯村长都走了过来,“小齐同志,这马没伤着你吧!”

齐勇摇了下头,“那倒没有,可是为什么好好的马会惊了,咱们得注意一下。”

冯村长向后看了眼牵着马过来的胡八一,又看向枣红马,“这马之前被吓着过,刚才牛又叫了声,大概就是这就惊着了。”

胡八一听见咽了咽喉咙,低着头没说话。

“好了,刚才大食堂来人说饭已经好了,咱们今天收工吧!”支书拍了拍齐勇的肩膀,“你也该休息了,跑了一路过来没歇着就下地还碰着了惊马!”

“胡八一!”远处有人喊了声,是王凯旋。

胡八一把乌云的缰绳递给齐勇,“拿了你的给你送回来。”回头摸了下乌云的头,“我走了,下次见我别踢腿了,听见吗!”

齐勇笑了下,“我会好好教她。”

 

“你什么时候会骑马的?我怎么不知道啊?”王凯旋说。

“我会骑马这不跟你会打枪一样嘛!这还用说啊!”胡八一抖着自己的旧军装穿上。

“我会打枪那是我老子管枪,哦~你老子是管马的!”

“你大爷!你老子才弼马温呢!”胡八一抬手就要打,王凯旋灵活地躲来躲去,走到了几个女知青的身后。

王凯旋一边走着一边侧头看前面的丁思甜,干活的时候为了方便女知青都把辫子盘了起来,这会下了工才刚放下来。王凯旋看着看着人就走偏了,胡八一正回头看牵着两匹马的齐勇,回头就看见王凯旋已经快掉下路崖子了,一把把他抓了回来。

“看哪呢!你再掉沟里!”胡八一喊了声。

王凯旋挎着胡八一的脖子,头扬了扬,悄声说,“真漂亮啊。”

胡八一侧头看了看点了点头,“确实漂亮!”

王凯旋扭头瞪大眼珠子看着胡八一,“你他妈不是不跟老子一锅吃饭吗!”

胡八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又不瞎!漂亮不漂亮总能分得清吧!”

王凯旋猥琐地笑了下,“有时候我真庆幸你他妈跑偏了啊!”

胡八一用力推开了王凯旋,“你还是掉下去吧!”

王凯旋又蹭了过来,“可是我觉得她好像更信任你啊!”

胡八一瞥着王凯旋,“知道为什么吗!”王凯旋摇了摇头,胡八一笑了下,“首当其冲就是,我不会像你这么恶心人地偷看人家!”

“老胡!”王凯旋喊了声。两个人拿起镰刀就要当刺刀开始白刃战。

前面丁思甜已经走了老远,扭头看着胡八一叫了声,“胡班长!”

白刃战当即消弭与无形,两个人都把镰刀藏到了身后,胡八一笑了下,“有事?”

“咱俩晚汇报的时候念啥啊?”丁思甜跑了过来,看着胡八一。

 

早请示是支书领头,晚汇报的时候支书提议让胡八一和丁思甜代表男女知青带头学习,汇报完了今天的工作之后又学习了主席诗词。胡八一拢共也没安生念过几年书,脑子里除了红宝书就是样板戏,还有零星的一些苏联小说,以至于他为了表达自己鸳鸯蝴蝶的心情,在一大堆革命洪流的诗词中想到了那首“战地黄花分外香”。

学习完毕,胡八一咂摸着嘴回到王凯旋身边坐下,王凯旋看他意犹未尽地吧唧嘴,就问,“什么玩意这么好吃?”

“战地黑马。”

 

齐勇从行李里找出饭碗打了饭,看见胡八一冲他挥了挥手就走了过来,王凯旋踢了胡八一一脚,“叫他干嘛!”

“团结新同志!”胡八一低声说了句。

齐勇坐在了胡八一对面。胡八一嚼着个高粱面窝头说,“你行李放哪了?拿到宿舍了吗?你是跟我们一屋吧?”

齐勇眨了眨眼,“这个……我等支书分配吧!”

“村里就我们一个男知青宿舍,总不会让你跟村民住。”胡八一说。

齐勇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低头吃饭,胡八一低头笑得合不拢嘴,王凯旋又踹了他一脚,“老胡你失心疯啊!”

胡八一连忙捂着嘴看向别的地方,却看见支书已经吃完了走了过来,齐勇见到连忙起身,支书却笑着让他坐下说,“小齐啊,咱们屯子里条件你也看见了,本来呢应该安排你们知青住一起,可是他们那四个大小伙子也是挤得厉害,你又是兵团战士,所以呢——”

“支书,您不用为难,我住哪都行!”齐勇连忙说。

“支书,我们不挤!”胡八一说了句,“不是,我们冬天挤挤暖和!”

“八一啊,我知道你为咱们考虑,可是你们那炕再睡人就该塌了。本来村里的马棚一直是老三爷住着顺便养马,可是他受伤了嘛,现在还没回来,等他回来也就让他回自己家养伤,我的意思是马棚旁边的那间屋子,不知道你嫌弃不?”

“行,我就住那!”齐勇点了下头。

“哎——”胡八一看着齐勇,张了张嘴没说出个四五六。

支书拍了拍胡八一的肩膀,接着说,“还有就是,今天你刚到本来应该让你休息,只是几个知青都想认识认识你,晚上就在男知青的屋里,咱们一起互相认识互相学习一下,好吧?”

齐勇又点了头,“好。”

 

“哈尔滨知青啊!”江卫东看着齐勇感叹了句,“听说哈尔滨知青老厉害的啊!”

齐勇倒是没说什么,王凯旋问了句,“哎哟怎么个厉害法?说出来咱们听听啊!”

齐勇看着王凯旋,“厉害谈不上,就是脾气不好,气性大。”又看向胡八一。

胡八一本来正看着齐勇的喉结发愣,突然被发现了,连忙转过了脸看向王凯旋,王凯旋也看了眼胡八一笑了下,“这话说的,好像咱们脾气多好似的。”

胡八一说,“哎哎哎,咱们都是来这战天斗地接受学习和考验的,不比气性,咱们比忠诚和热血,这样吧,沈大志,你说一段快板咱们听听吧!活跃一下气氛!”

沈大志是北京知青,来的时候就是带着快板的,这会一听也特别乐意,“好啊,咱们听哪一段啊?”

“奇袭白虎团,”胡八一说,“这就是我们英雄的侦查连!”

沈大志富有节奏的快板一向,胡八一拉着王凯旋低声说,“你他妈想干吗!”

“我就看不上他身上劲劲儿那样,就他觉悟高!咱们都是废物!”

胡八一看了眼齐勇,齐勇正巧看了过来,胡八一弯了弯嘴角扯了个笑脸,齐勇又看回了沈大志,胡八一才松了口气对王凯旋说,“小胖,你就看他驯惊马的样子,咱俩打得过他吗!”

“打不过也不能认怂,毛主席教导我们,看他横行到几时!”

“你滚蛋吧,那是毛主席说的吗!”

还没说完话,沈大志的一段快板书已经说完了,胡八一一边拍手一边说,“你看我们这个气氛就搞得不错啊!我们的大讨论就应该这样严肃而活泼嘛!要不,小丁再给我们唱一个吧!”

王凯旋当即拍手,“好!”大家也都跟着鼓起掌。

丁思甜大大方方地站起来,看着胡八一,“班长,你来跟我搭个伴吧!”

“好啊,”胡八一拉着王凯旋,“这样,我们仨唱段《智斗》吧!”

 

唱了一段下来气氛就热烈起来,大家都鼓掌叫好,胡八一看着齐勇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突然又听到王凯旋笑着说了句,“齐勇同志,咱们大家为了欢迎你都表演了节目,要不你也来一个?”

胡八一一听也笑着说,“对啊,你也来一个吧!让我们看看兵团战士除了政治觉悟比我们高,其他方面的素质到底如何啊!”

大家一起看向了齐勇,齐勇起身看向胡八一和王凯旋,两个人倒是露出十分真诚的表情看着他,齐勇长出了口气点了下头,“好,感谢大家的热情,我没有准备,就唱个共青团员之歌吧!”

齐勇的声音清朗醇厚,回荡在不大的宿舍里,引动了所有知青的心弦。这本来就是一首人人传唱的歌,此刻所有的知青都跟着合唱起来。

再见吧,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丁思甜擦着眼泪带头鼓起掌,一首歌唱的连王凯旋都心里梗得难受,胡八一沉默着一句话都不说,王凯旋问了句,“你爸那边,有消息了吗?放出来了吗?”

胡八一摇了摇头,“没有。”

王凯旋挎着胡八一的脖子搂了搂。

 

晚间到了休息的时候,胡八一让王凯旋跟他送三个女知青回宿舍,回来的路上想起齐勇在马棚住不知道怎样了,就拉着王凯旋找了过去,王凯旋耍赖不想去,“管他干吗!”

“快点!人家新来的同志,你这什么觉悟!”

马棚旁边的屋子不大,幸好是有炕能扛到冬天,简单的两张桌子一个柜子,放些被服用度,也就没什么了。

胡八一敲了敲门,里面喊了声,“门没上!”

胡八一喊了声,“齐勇,我跟胖子来看看你怎么样,看有啥能帮忙的!”

齐勇正在擦柜子,停下手转身看着他俩,“谢谢你们,我这还好,没什么行李,也就没什么可忙的!”

“没什么可忙的,咱走吧!”王凯旋转身要走,胡八一一把拉住他,“把炕扫扫去!”

王凯旋瞪着眼睛看着他,胡八一已经去看齐勇的行李,问了句,“这是铺盖吧?”

“是,”齐勇拦了下,“真的不用——”

“行了,互相帮助的事!”胡八一扭头看着王凯旋,“扫了没啊,快点!”

 

收拾一通,胡八一说了句,“你还缺什么,看我们谁有先借给你。”

齐勇有些感动,摇了摇头,“不用,我也不需要什么。”

“好,那你休息吧!”胡八一拉着王凯旋转身要走。

“哎!”齐勇喊了声,两个人都停下看着他,齐勇低了低头,“我知道我中午的态度不好,我这个人说话可能不太顾及别人感受,这是我的缺点,对不起,我其实很谢谢你们。”

胡八一笑了下,“你说得……也没什么不对的,只是有点打击我俩积极性。”

“是,不过我性格如此,以后有什么我觉得不对的,我还是会说,不过绝对不是针对你们,我只是就事论事。”齐勇看着王凯旋,“你们还要见谅。”

胡八一点了点头,“有人为我俩的进步提出要求,我们应该高兴。是不是!”胡八一拍了下王凯旋,王凯旋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齐勇笑了下,“我会注意方式方法。”

 

胡八一坐在院子的石头上,点了一个指节长的一小段蜡烛,一边抽烟一边翻看《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听见宿舍门响了声,一个圆形的身形冲向了茅房,停了一会又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我操,老胡,你大半夜招魂呢!”王凯旋眯着眼睛说了句。

胡八一噙着烟拉了拉王凯旋的海魂衫,“你这肚子是不是又大了!”

王凯旋摸着肚子大笑了声,离近看了眼,“干吗呢!”

“睡不着。”胡八一弹了弹烟灰。

王凯旋斜眼看着他,抢过了剩下的烟吸了一口,边吐烟边说,“老胡,你是不是动什么心思呢!”

胡八一抬头看着王凯旋,“那么明显?”

王凯旋叼着烟,“你瞅你一下午那恶心的样子。”

“哎!”胡八一喊了声,王凯旋指了指他,“我跟你什么关系,那是从玩叽叽就开始的革命友情,你还能瞒得住我?”

胡八一点了点头,“玩你自己的去吧!”

王凯旋笑了下,“我就是不懂,就那齐勇——”

胡八一上前捂着他的嘴,低声说,“你要我死啊!”

王凯旋点了点头,小声说,“他有什么好的?”

胡八一松开了王凯旋,长出了口气,“我怎么知道他有什么好,我就觉得他哪儿哪儿都好。”

“我操……”王凯旋恶心地这口烟都没抽进去,想了想皱着眉头问,“那你准备怎么办啊?”

“不知道。”胡八一抬头看着天。这会月亮下去了,一颗颗星星闪耀在天幕之上。

胡八一摸着《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嘴里念叨着,“爷爷啊,你在天有灵,跟我说说孙子该怎么办啊!”

王凯旋抽完了最后一口,扔地下踩灭了,“走吧,你爷爷想给你托梦,你也得先睡觉啊!”


评论(46)

热度(44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