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7。

独有豪情,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念奴娇·井冈山》


7.

 

杨支书说,“小齐同志,让你一个人住在马棚是有点委屈你了,也显得我们太不团结你这个新同志,让你产生了组织在分离你的误会,这是我领导上的失误,我应该及时纠正。好在我跟八一同志合计了一下,让他来做你的室友,平时你们也多交流沟通,你自己也要尽量多克服困难,尽快地融入集体,好吗?”

齐勇利剑一样地目光立刻看向胡八一,胡八一那半张脸还是黑紫的另外半张还红肿着,真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倒是支书把齐勇的表情看在了眼里,皱了皱眉,“齐勇同志,你有意见吗?”

“分配室友我没有意见,”齐勇黑着脸瞪着胡八一,“干吗让他来,别人不行吗?”

胡八一气定神闲地叫了声,“齐勇同志——”

“你少叫我!”

王凯旋在后面嘶地一声吸了口凉气刚要张嘴,胡八一挡了挡王凯旋,接着说,“这马棚又不是什么条件高档的招待所,大家还会抢着来啊?我是知青班长,所以必须是我来。”

齐勇道,“我不跟你一起住!”

支书叹了口气,看着胡八一,胡八一笑了下,“支书,这些困难我们都能克服,您先忙去吧,我们一会就去!”

杨支书点了点头,“齐勇同志,我希望你——”

“支书。”胡八一笑了下,“思想工作不能求急求快,我请求组织信任我。”

杨支书看着齐勇摇了摇头,转身走了。齐勇急忙喊了声,“支书!”

 

齐勇堵着门瞪着胡八一,“滚。”

胡八一低了低头,“齐勇,这个是革命工作,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

“滚!”

胡八一抬头看着齐勇,“其实这个得怪你自己,谁让你没事跑去跟支书说你不想在这待了,你要不说,也没这事!”

齐勇攥紧了拳头刚抬起来,王凯旋看着拴在围栏里的马喊了声,“哎它俩怎么打起来了!”

齐勇一听脸色就变了,乌云一直跟另外的三匹马处不好,动不动就蹬蹄子。他推开胡八一向着围栏去了,胡八一看着王凯旋笑了下,王凯旋笑着说,“跟我们斗?”

枣红马一直挨着乌云时不时用身子蹭一下,乌云躲来躲去无奈还是被拴着,也就只能打个响鼻表示自己的不满,倒是没有再蹬蹄子。

当然,更没有打起来。

 

齐勇踢开门进屋看见胡八一已经把铺盖卷放下了,桌上放着那一网兜的生活用度,齐勇咬着牙说,“你们他妈的——”

“我还没有说你呢!”胡八一转身站直了身体皱着眉头看着他,“你说你,这思想觉悟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兵团战士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你怎么还敢去支书那里胡说八道!”

齐勇瞪大了眼睛没反应过来,这……这什么情况?

“你考虑清楚了吗!过过脑子吗!让支书开除了你?你这样背着处分回去是脸上有光吗!”胡八一一声比一声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本来你来支援群众工作,是一个雪中送炭增加资历的光荣事,这下可好,要是支书真的写报告上去反应你的思想有问题,你还翻得了身吗!”

齐勇回来也觉得自己之前太过冲动,正在后悔的时候,又碰上胡八一分析地条条占理,一时间竟也张口结舌,“我,我他妈不是因为你我会去说吗!”

胡八一摇了摇头,“齐勇,有困难要去克服而不是逃避困难,我党要是像你这样一味地采取逃跑政策,放弃对反动派的武装斗争,要怎么解放全国取得胜利!”

齐勇瞪着眼,“胡八一!”

胡八一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所以我才跟支书建议让我来做你的思想工作,让你尽快融入集体,争取让他看到你的实际表现。”

“你卑鄙无耻!”

胡八一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想走?”齐勇扭过头没有回答,胡八一接着说,“你也看到了我们这实际情况,我们是真需要一个懂马的人,你一走马惊了都没人收拾得了。你想快点走的话,只能尽快教会我怎么养马,然后我在这撑到老三爷病好。”齐勇看向了胡八一,胡八一说,“我会写报告说你是提前完成了工作所以才走的,支书只要同意,你就不会背处分。”

齐勇张了张嘴,“你……”

“我不会让你在这带着污点离开!”胡八一点了下头。

尽管胡八一此刻的眼睛肿着只能睁开一半,可是却带着让人不得不相信的光芒,看向齐勇。

齐勇皱了皱眉,“你帮我?”

胡八一弯了弯嘴角,“我当然会帮你。”

齐勇睁了睁眼睛,“你……那你昨天说那话是……”

胡八一眨了眨眼睛,“齐勇,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帮你?”

 

我喜欢你。

 

齐勇一句话都说不出。王凯旋手插着兜听了半天,这会清了清嗓子。胡八一抿了抿嘴唇,“这个……咱们一起住,你得克服一下,这是为你前途着想。我也不是赖皮流氓,你如果觉得有什么事想让我回避,你直接说我不会介意。”

胡八一这话一出,倒显得齐勇有些矫情做作了,齐勇长出了口气,没再说话。

王凯旋说,“我先去食堂,你好了快过来。”

胡八一说,“我送你。”

 

走出了院子,王凯旋才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胡八一打了他一下,“别让他听见!”

王凯旋一边摆手一边笑,“老胡,我告诉你,鸠山要是有你一半能忽悠,李玉和早就叛变了!”

“你大爷!我他妈这是杨晓东在劝降关敬陶!”

王凯旋终于止住了笑,双手握着胡八一的手,“老胡同志!”

“凯旋同志!”

“现在挡在我军前方的就是上甘岭的597.9高地,敌人火力非常猛,拉得架势非常大。”王凯旋紧皱眉头,“你要稳住阵脚,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请组织相信我!”胡八一郑重地紧了紧双手。

“要牢记党的教诲,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

“我会的!攻城不怕坚,苦战能过关!”

王凯旋松开了交握的双手,学着领袖的样子一只手背起一只手挥了挥,“不过,我觉得我军必然会取得这次的胜利!”胡八一笑了下,王凯旋正经八百的拍着胡八一的肩膀,“你知道为什么吗?”

胡八一笑着说,“为什么啊?”

“因为你比齐勇不要脸。”王凯旋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不如你,你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你大爷的!滚蛋!”

 

胡八一打跑了王凯旋,一直打闹笑得脸疼,捂着脸呲牙咧嘴地回了屋子,看见齐勇正坐在凳子上发愣,见了他又是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尴尬地眨着眼。他也没招呼,直接过去把齐勇的铺盖往炕头挪,放下自己的。

“哎……”齐勇喊了声,“你睡炕头就行了。”

胡八一笑了下,“这会不烧炕没差别,说不定烧炕的时候你就走了,无所谓谁睡。”

齐勇想想也是,就点了下头,看着胡八一来回地收拾东西,没有任何异状,齐勇心里说不出的奇怪,胡八一怎么表现地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难道他说得话是为了拿自己寻开心吗?

胡八一捂了捂脸,齐勇看着他问了句,“很疼?”

“没有。”胡八一放下自己的脸盆,回头看着他,“我活该嘛!”

齐勇冷笑了下,“自己知道就好。”

胡八一点了点头,“对,我就应该什么也不说,让你稀里糊涂地给我多占些便宜,何必自己找打?”

“胡八一!”齐勇拍了下桌子,“你说话到底什么意思!”

“我说活该是说我吓着你了,可不是别的。我不是藏着掖着的人,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胡八一手插着兜,“我只是说出我的感情,这和我每天喊毛泽东思想万岁是一样的,都是真心实意。”

齐勇起身瞪着他,“这不是你的圈套?拿我寻开心?”

“我这样开心得起来吗?”胡八一指了指脸,接着撇了撇嘴,“你也不用紧张,你一大老爷们,你是怕我看啊还是怕我碰啊!”

齐勇咬着牙,“胡八一!”

胡八一摆了摆手,“走吧,早请示了!”

 

该上工的时候,支书说麦收工作进入了最后的收尾期,安排胡八一和齐勇今天得负责赶车压车,砍回的树让二大爷去拾掇,刨好了回头再搭棚子。

齐勇刚要开口,胡八一抓着他的胳膊答应了声,“行,支书,我会跟齐勇好好学,您放心。”

支书去安排其他人的工作,齐勇瞪着胡八一,胡八一低声说,“别死心眼!”齐勇甩开了胡八一的手,出门套车去了。

胡八一低头笑了出来,王凯旋从后挎着胡八一的脖子,“怎么着?正面战场损失如何?”

胡八一笑着说,“现在谈胜负为时尚早!”

 

繁忙的劳动让齐勇根本顾不上去想自己遇上的糟心事,胡八一跟他都在一捆捆地扛麦子上车,然后运到扬场地上,一天下来,齐勇坐在车上鞭子都抬不起来,胡八一看着他说了句,“我试试吧?”

齐勇看了眼胡八一,“你就学了一天。”

“试试嘛,你不是还在旁边坐着呢!”胡八一伸过手要鞭子。

齐勇递了过去,胡八一有模有样地扬起来,齐勇急忙说,“别打太狠!”胡八一点了点头,拿着力道打了下马屁股喊了一声,马动了动开始走了起来。

齐勇长出了口气捏着胳膊,胡八一说,“你靠着麦子歇会。”

“不用。”齐勇回答,“你看好路,专心点!”

胡八一撇了撇嘴,又问了句,“要烟吗?”

齐勇看他一眼,“你有?”

胡八一笑了下,“在我上面口袋里,我手占着你自己拿。”

齐勇想了想,“算了……”

胡八一放下了鞭子想给他拿烟,鞭梢却打在了马身上,马就向着侧边开始走,齐勇一看连忙喊了声,胡八一拿着鞭子又把马敲了回来,齐勇说,“你专心点行不行!”

“我说让你自己拿!你说你扭捏什么!我能怎么你!”胡八一喊了声。

“行了行了,我自己拿。”齐勇伸手过去,掏了掏口袋没有,又离近了些去掏另一个上衣口袋,掏出了个草纸包,齐勇抬眼看着胡八一,这会离得近了才看清胡八一脸上被打得黑紫和红肿。

胡八一斜眼看着他,“摸出来了吗?”齐勇点了下头,胡八一侧了侧脸,“摸出来离我远点,你离得近了我没法专心。”

齐勇瞪了眼胡八一,坐得离他远了些,打开纸包,剩了两颗烟。齐勇叼着一颗随口问了句,“你要吗?”

胡八一侧头看了眼,“就剩一根了?我不要了。”齐勇看着他,胡八一发觉他的目光,笑了下,“你要就留着。”

“干吗?你不要了给我?”齐勇瞪起眼。

胡八一皱了皱眉,“嘶……我在眼里到底什么样的人啊?”

“反正不是什么好人!”齐勇说。

胡八一笑了下,“就剩下一根,你要当然先给你,你要是不要我得给胖子留着啊!”

齐勇垂下眼包好了纸包,“我不要,自己留着吧!”

“那我替他谢谢你。”胡八一扬了扬鞭子,摸着裤子口袋摸出一根火柴,“给。”

齐勇接过划着火,吸了一口说,“土烟?”

胡八一点了下头,“嗯,跟燕子他爹要的。那老头给我揉药酒差点没弄死我。”

齐勇低头笑了下,突然想起来,“药酒?”

胡八一回头看着齐勇,“别说出去啊。”齐勇没搭腔,胡八一接着说,“你就算回兵团也别说!听到没!”齐勇抽烟不搭理胡八一,胡八一又喊了声,“齐勇!”

“知道了!”齐勇喊了声,“专心赶车!”

胡八一笑了下,“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说出去。”齐勇扭头瞪着他,胡八一嘟囔了句,“我看上的——”

“胡八一!你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

 

扬场地上堆好了一捆捆的麦垛,支书站在场上看着天,胡八一走近问了句,“支书,差不多了吧?”支书点了点头,没回答。胡八一问,“怎么了?”

支书说,“天有点不对劲。”

胡八一看了看旁边的仓库,“先放粮库里?”

支书皱着眉,“粮库倒不是不能用,主要是闹耗子。麦子先放着,明天把仓库打扫出来再挪,今天应该没事。”

 

晚饭前的晚汇报,一向斗志昂扬的丁思甜有气无力的,只剩下胡八一带着大家念主席语录。吃饭时,齐勇端着碗过来,胡八一招了招手,齐勇别过头看向别处,胡八一看了眼食堂没别的地方,就喊了声,“齐勇。”

支书和村长都看了过来,齐勇只能端着碗走到胡八一狠狠地坐下瞪着胡八一,王凯旋摇了摇头,累得连嘴都不想动。胡八一掰了一半窝头看了眼齐勇,“你要吗?”齐勇没搭理胡八一闷头吃饭,胡八一又递给王凯旋,“给。”

“干吗!”王凯旋看着他。

“你肯定没吃饱。”胡八一说。

“那你呢?”

“我下午吃东西了,”胡八一狡猾地笑了下,“我压车,吃了几把麦子。”

王凯旋笑了出来,“老胡啊,你这叫挖社会主义墙角!”接过了窝头一口咬了下去。

齐勇没动声色嚼着自己的窝头。

胡八一笑了下,“给你留了根烟,燕子他爹给的,就剩一根了。”

王凯旋皱着眉头,“你昨天不是还有两根吗!”

“嘿!我自己不能抽一根!”胡八一打了王凯旋脑袋一下。

 

晚上回去,众人都无心热闹纷纷躺下装死人,胡八一在男知青宿舍说了几句加油打气的话,没什么效果,王凯旋说,“老胡,你先得让大家伙吃饱睡好才能听你唠叨,知道吗!”胡八一只得退出来让他们早早睡下,回了马棚。

一进屋,看见齐勇正光着膀子擦身,胡八一说了句,“哎哟!”连忙转过身。

齐勇听见声音转了过来,“胡八一你什么意思,我他妈又不是女的,我怕你看啊!”

胡八一摆了摆手,“不是,我这是为我自己考虑,我怕看进眼里就拔不出来了,今天晚上就别睡了!”

“胡八一!”齐勇摔了下毛巾。

胡八一捞起自己的盆和毛巾,“你慢慢擦。”就出了门。

齐勇听着窗外哗啦哗啦的水声,知道胡八一在外面洗漱,也不管那许多直接进了被子。胡八一进门把油灯调小,也进了被子。

齐勇背对着胡八一听着他进了被窝再没动静,可是自己怎么也睡不着,气得五脏六腑都要开锅了,不由得长出了口气。

“怎么着?要不要在中间放碗水啊?”

“胡八一!”

 

身上又累又困,齐勇躺了会就睡着了,不知道睡到几点,窗外闪了一下,身边的胡八一突然起身喊了声,“不对!要下雨!”

齐勇眯着眼,“什么?”

胡八一急匆匆地穿上裤子,拍了下齐勇,“齐勇!麦子!”齐勇突然反应过来,急忙爬了起来,胡八一说,“你穿好衣服再出来!雨肯定不小!”就跑出了门。

胡八一出门就看着天边一道闪电划过,接着就开始隆隆作响,胡八一跑到男知青宿舍门口喊了声,“胖子!卫东!大志!”

屋里王凯旋回了声,“谁啊?老胡?”

“下雨了!都给我起来去搬麦子!”

 

雷响起来的时候支书和村长带着人到了扬场,看见男知青们已经搬进粮库了十几捆麦子。众人拾柴火焰高,虽说剩下最后三捆麦子时,大雨还是下了下来,但是直接损失已经挽回了不少。

支书对胡八一说,“多亏了你们反应及时,要不然咱这收成都不保!”

胡八一笑着说,“下午您说了天气不对。”

“我还以为今天下不了,是我经验主义了!”支书摇了摇头,“还是思想跟不上你们!八一,咱这粮库没有门,而且这里面闹耗子,咱们搬进来……”

胡八一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不搬不行!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在这看着,明天看雨停不停,如果不停,咱们就排个次序轮流守夜,您看呢?”

支书点了点头,“那得辛苦你啊!”

胡八一笑了下,“这算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事!”说着冲着知青说,“大家回去睡吧!”

王凯旋走到胡八一跟前,“你守夜?我陪你吧?”

“你拉倒吧,你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顶个屁用!”胡八一说,“快走吧!”王凯旋摆了摆手走了。

齐勇本来离得远没听到说话,听着胡八一喊着让人走他就跟着出了粮库,跑过支书的时候才听见他跟村长喊着说,“八一留下守夜。”

齐勇回到屋里,一身都湿透了,调亮了油灯,拿着毛巾擦了把脸,扭头看见炕上扔着的旧军装,想了想好像是胡八一的,胡八一晚上就穿了个军绿背心,这会还湿透了。

齐勇抿了抿嘴唇,找出了雨衣,想了想又去柜子找了件胡八一的干裤子,拿毛巾把干衣服裤子裹成包,披上雨衣,塞进怀里,又出了门。


评论(53)

热度(45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