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公仆组】江州大秘日程簿。4。

祝我 @茕 年年十八!!万寿无疆!!(づ ̄ 3 ̄)づ

说实话其实是1.17,然鹅我卡文卡得亲妈都认不得,拖到这会,不过好在你那里还是1.17嘛对不对!!【乳齿鸡汁!】


昨天是个好日子,心想事儿都能成,一定是因为是茕的生日!

~\(≧▽≦)/~


撸个公仆组庆祝一下。


4.

 

刘大秘下楼送了一份李书记手批的省委文件到安监局的局长手里,李川奇写的字都要比红头文件上的字多了。今年以来各地安全事故频发,虽然江州还未有发生,可更要防患未然,李川奇被省委书记专门叫过去喝茶叮嘱,坚决不能让事故发生在江州这个窗口城市里。

市委大秘亲自下楼,安监局长虽然不用十里相送,也得让人送到电梯口。结果走到走廊里,刘大秘一个眼尖就看到了大会议室门外站着的李熏然。

“李队长!”刘大秘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李熏然穿着一身警服,看见他就笑了出来,“小明?”又看了眼大秘身后的人,“在忙啊?”

“没有,”大秘问,“您来这有工作啊?”

李熏然点了下头,“局里给我们队嘉奖,今天来这受奖。早来了一个小时。”

刘大秘急忙说,“在这等也是等,咱们上楼等吧,一会开会我叫您!”

李熏然咧了咧嘴,“不好吧……”

刘大秘说,“那有什么不好的!让您在这等着才不好呢!”

刘大秘回头跟安监局同事说了句不用送您去忙,拉着李熏然就向着电梯走了。

 

市委书记这层显然就安静地多了。去年中央文件下令政府办公室改造,书记办公室被缩小到了从前的三分之一,隔出了不少空房间,倒是给政府各部门腾出了很多仓库用来放文件。

李熏然来刘大秘肯定不能去开会客室的门,直接开了书记办公室的门,李熏然说,“他没在啊?”

刘大秘笑了下,“这会跟张市长开会呢,在走廊那边,要不我去说一声?”

“别别,”李熏然进了办公室,“我就在这歇会吧。”

刘大秘进屋泡茶,边倒水边说,“李队长这几天没回家吧?”

“是啊,怎么了?”李熏然问了句。

刘大秘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书记这几天脾气特别大,昨天差点训哭一个。”

“啊?”李熏然睁大了眼睛。李川奇虽然官职高,但是因为年纪轻,所以一般不会摆官威训人。

“就是我啊,”刘大秘指了指自己,“我也就是跟我女朋友发个短信而已。”

李熏然笑了下,“那不也就是敢冲你发发火,这种邪火你让他冲谁发啊!”

刘大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要不怎么说伴君如伴虎,我这还——”

话音没落隔壁电话就响了,李熏然点了点头说,“你快去吧!”

刘大秘把杯子递给李熏然就连忙走了,走前关上门说了句,“李队您休息会,一会我来叫你。”

李熏然点了点头,看了看手里的杯子,“这不是我的杯子吗!我说在家里到处都找不到呢!”

李熏然他们队破获一起跨省的拐卖儿童案件,刚从桂林回来还没休息过,这会闲下来坐在李川奇的椅子上就困得撑不住睡过去了。

 

李川奇跟张市长讨论了下省委找他喝茶的细节,张市长看着一起起的全国各处安全事故报告也是脊背发凉如坐针毡,两人当即敲定年底市委下基层视察安全生产工作的人员和重点单位。

一脑门各种伤亡事件的李川奇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时脸更黑了,半路路过刘大秘办公室说了句,“小明,你叫安监局杜局长再上来——”

“书记,”刘大秘打断了李川奇的话,“社会保障局给您送了个礼物,在您办公室呢!”

李川奇皱了皱眉,“礼物?要什么礼物,再不好好干,我就该去社保局领低保了!”

 

李川奇这两天正气不顺,进屋摔门扭头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睡着的李熏然,连忙去抓门把手,生生把门停下然后缓缓地关上。

李川奇长出了口气,走到椅子边上轻轻转了过来,看着李熏然睡得毫无反应,他把文件放下就坐在办公桌上看着李熏然睡。

李熏然睡着睡着就开始向下滑,李川奇急忙伸手去托他的脸,李熏然蹭了蹭李川奇的手心,哼了声,“嗯?”

李川奇轻声说,“这是哪来的睡美人,在我座上睡啊。”

李熏然闭着眼睛笑了出来,李川奇凑近了些,捂着李熏然的眼睛,“先别醒啊。”

“嗯?”李熏然还是睁开了眼,睫毛刷得李川奇手心痒痒的,像是捂着一只蝴蝶。

李川奇侧头吻在李熏然的嘴唇上,含着唇瓣用舌尖缓缓地描画,舔舐过唇角,品尝着唇峰。李熏然张了张口,舌尖刚露了头就被李川奇叼住吮吸搅弄。

一吻过后,李川奇才放下手掌,看着李熏然的睫毛抖了抖,睁开了眼,对他微笑。

李川奇摸着他的脸,轻皱了皱眉,“李队长你这警惕性也太差了,都不确认眼前的人是谁就让亲啊!”

李熏然眨了眨眼,“谁让我先别醒的,讲不讲理了?”

“不讲。”李川奇歪了歪头,“李队,把我抓起来吧!”

李熏然笑了出来,“没正形。”

李川奇凑近了,用鼻尖蹭着李熏然的脸颊,“把我抓起来吧,我是你的囚徒。”

李熏然躲了躲,“办公室呢……”

李川奇凑到耳边轻说了句,“又不是没在办公室——”

“李川奇!”李熏然喊了声,“我一会还开会呢……”

李川奇幽怨地问了句,“开什么会?”

“联合破案立功了嘛,副市长要亲自嘉奖我们。”李熏然握着李川奇失望掉下来的手,“不过,我晚上就回家了。”

李川奇皱着眉头,“又立功了啊……”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立功你不高兴啊?”李熏然捏了下李川奇的脸。

李川奇握着李熏然的手亲吻了下,“我只希望我的然然快乐平安,没有苦难,用不着立功。”

李熏然笑着站起身,按着桌子亲了下李川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那正好,我就喜欢不好的那个。”李川奇蹭着李熏然的鼻头。

李熏然只能抱着市委书记好好顺着毛哄,“我又没事,我听说你被叫走喝茶啊?”

李川奇啄了下李熏然的唇瓣,“那是因为你们家书记领导有方,表现突出,这是年底表扬!顺便说一下转正的事。”

李熏然眨着眼,“你终于不是副书记了?”

李川奇抬了抬眉毛,“是不是棒棒哒?”

李熏然笑出了声,抓着李川奇手腕看了眼表,“我该走了。”

“等会,一会小明肯定来叫你。”李川奇抓着他的手。

“以为我是你啊,你的大秘我敢用吗!”

“小明那是心甘情愿,”李川奇说,“你这是维护市委的安定团结。”

李熏然戴好帽子要离开,看到了桌上的杯子,“你没事拿我杯子过来干吗?”

李川奇低了低头,李熏然不懂皱着眉头看着他,李川奇看着他眨了下眼,“我又不能在桌上放你的照片,拿个杯子睹物思人一下还不行?”

李熏然抬手抚着李川奇的脸晃了晃,“好了,我回来了,以后你不是单身狗了,别看着小明有媳妇就凶人家,听见没有?”

李川奇皱了皱眉头,“嘿,这小子怎么什么都说啊!亏我还想感谢他!不行,我要扣他工资!”



愿我的宝宝平安快乐,没有苦难。

评论(26)

热度(185)

  1. 生无可恋的桂嬷嬷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