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34。

垂困死中惊坐起,还有艳荣没有更……【真的是困死……】





34.

 

艳荣坊本就是个小作坊,地方不大,荣石好歹走几步就看了个遍,侧身问了句,“机器怎么只上了一套,没钱吗?”

许一霖笑了下,“那倒不是,索爷给我的钱还有,只是我头一次,还是先试试水吧。”

边走边说就到了库房,许一霖看着荣石,“要去看库房吗?”

荣石瞪着眼睛,“真的?”下意识扭了扭头,看了看来来回回正工作的人,“现在?”

许一霖微蹙了蹙眉,“你想什么呢!”转身推门进了库房。

 

库房的陈设倒是没有变过,恐怕是荣石记得最清楚的地方了,只是那边放置花苞花朵的麻袋山比上次来时要小得多了。荣石走到停置花油的架子边,拿起一个小罐抬了抬眉毛,打开闻了下,香味熏得他直摇头。

许一霖从他手里夺了下来,扣上盖放回原处,“别乱动。”

荣石嘶了一声,“现在胆子大了啊,”按着许一霖靠着架子说,“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了!”

“我跟你说过,”许一霖看了眼荣石,慢慢垂下眼睫,“离得近了不好。”

荣石又靠得近了些,却背着手歪了歪头,一副认真思索的表情,“不好吗?我怎么觉得挺好的?”伸手撑在架子上,“大概是我离得不够近,得再近点才能看出不好来。”

荣石离得足够近了,近得能听见许一霖的心跳声,他的耳根都红了,咬着唇瓣侧脸看着门外,荣石低声对着那红透的耳朵说,“看哪儿呢?跟你说话呢。”

许一霖转而望向荣石,微笑了下,伸头把这个悬而未决的亲吻印在荣石的唇角。

荣石侧头想要捕捉许一霖的唇瓣时,许一霖抓着荣石的胳膊,低声说,“还有东西没给你看呢……”

荣石的鼻尖蹭着许一霖的脸颊,“非得现在看?”

许一霖清了清嗓子,离开了些,“都到这里了,看一下吧,嗯?”许一霖询问荣石。

荣石叹了口气笑着点了下头,许一霖转身看见荣石的胳膊还撑着,伸手抓着荣石的手腕让他松了劲,“跟我来。”拉着他到了库房深处。

 

库房深处麻袋山旁边的角落,许一霖搬开了一袋与所有货物相同的麻袋,踩着砖石铺成的地面向里一堆,一个窄小而仅能容一人多宽的洞口赫然显露了出来。

荣石皱着眉头离近了看,“这是什么?”

“下面和隔壁茶社一样也是个地下室,而且留了个门,可以到隔壁去。”许一霖歪了歪头,“你要看一眼吗?”

荣石看着许一霖,“你留的?”

许一霖点了下头,“本来要跟你说,可你跟索爷那时候都不在家,我只跟耿宇商量了。”许一霖眨了眨眼,“你没生气吧?”

荣石看着洞口说,“下去看看。”

 

荣石提着灯先下了洞口,地下室有些潮气,还没有放什么东西,墙体上还留有几排排气口,荣石看着排气口问了句,“外面是哪?”

许一霖跟着下来走近了想了想,“后面那条街。”

荣石点了点头,又四下看了一圈,“留的门在哪?”说着就凭着经验去找,果然在墙体上找出了一处墙砖只是松松的在里放着,没有封死。荣石用了点力气抽出了几块,向里看了眼,什么也看不见。

许一霖伸手过去推了一下,那一面哗啦地响了声,荣石看着他,他指了指,“那是个空箱子,挡在洞口。”

荣石终于笑了出来,“这么细心?”

许一霖看着荣石笑才松了口气,“我是想着你或许会用到……”

荣石把砖石又放了回去,“我们从上面走,去隔壁看看。”

顺着月亮门到了茶社,轻车熟路地下了地下室,荣石找到了洞口的具体位置才点了点头,“这个办得不错,洞口先封上,这个地方平时不要打开,也别让人知道。”

 

许一霖打开箱子包了一包碧螺春,荣石提着灯歪着头看许一霖包茶叶,许一霖侧了侧脸,“怎么了?”

油灯晃晃悠悠的火光映着许一霖的脸,他的轮廓都变得朦胧而暧昧,荣石舔了舔嘴唇,“渴了。”

许一霖轻笑了下,“上去给你泡茶,对了,我这还留着蓝山呢!”

荣石摇了摇头,许一霖疑惑地问,“那你要喝什么?”

“那大鼓怎么唱的来着?”荣石攥着许一霖的手将他拉了过来,“要怎么解这饥渴之情?”荣石贴着许一霖,看着他的眼睛,“你记得吗?”

消这个多病多欲的身子交付于他,解解这饥渴之情……

许一霖像是被荣石锁在当场,连眼睛都转不开,微张了张唇。荣石向前终于含住了他的唇瓣,在唇舌之间舔舐吸吮。

荣石的额头抵着许一霖的额头,鼻尖蹭着他的鼻尖,低声说,“上次在这,就该做的。耽误这么久,幸好我没被渴死。”

 

荣石坐在茶社的庭院,等着许一霖在炭炉上的泉水煮开,看到立冬进了庭院向他点了点头叫了声,又去跟许一霖说话,荣石沉默着看着立冬良久,问了句,“立冬。”

“大少爷?”

“你家是宝山村的?”

立冬点了点头笑着说,“大少爷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荣石笑了下,随即低头叹了口气,没再开口。

许一霖跟立冬对视了一眼,许一霖问了句,“大少有事啊?”

荣石抬头看了眼许一霖,又看了眼立冬,“你认识吕良彪?”

“认识。”立冬点了点头,“大少爷,有事您就吩咐吧!”

荣石点了点头,“我想让你去跟他打打交道,如果时机成熟,就准备策反他。”

立冬愣了下没有回答,许一霖起身看着荣石,荣石说,“我知道这有些危险,但是——”

“不行。”许一霖摇了摇头,拽着立冬拉到自己身后,“你不能让他去。”

荣石也站了起来,“你听我说,我会尽量——”

“不行!”许一霖再一次打断了荣石的话,“说什么也不行!我不让他去!”

立冬叫了声,“掌柜的!”

“不行!”许一霖看着他,“你才多大!你知道他们让你去做什么?出了事怎么办!”

荣石说,“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你怎么能保证他不会有事!如果连你都办不妥,你找个孩子有什么用!”

“他不是孩子了!他该有义务去承担了!”

“有什么义务!他的义务就是成为日本人或是吕良彪的刀下鬼吗!”许一霖咬着牙,“我不能让他跟田斗一样死在我面前。”

荣石眉头紧锁,紧紧盯着许一霖,“田斗跟了我五年,我用我的生命信任他,把我的荣意交给他保护,他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他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荣意。”荣石点了点头,“这件事的确有风险,我就算尽最大努力也不能给你承诺立冬一定没事,可这才是这件事必须去做的意义!他的义务不是去死,而是去战斗!”

许一霖摇了摇头挡着立冬不让开,“不行……”

荣石低头咬着牙大喘着气,他闭了闭眼撂下了句,“我先走了。”说完便略过了许一霖,向着门口走了。

许一霖转身看着荣石背影进了前厅消失不见,攥了攥长衫,手都在打着颤。

 

“掌柜的,大少爷脾气大,还没人敢这么跟他吵过呢,”立冬看着许一霖,“您这为我不值得,回头他一怒之下再怎么着您了,我……”

“别胡说,”许一霖扭头看着他,“他能怎么着我,不会的……”

立冬笑了下,“掌柜的,您原先是少爷大概不太知道,在咱们这儿我这么大的人已经可以顶门立户了,而且有好多兄弟还没我大呢,就牺牲了……”

“我知道。”许一霖点了点头,“那我也不让你去。”

立冬吸了吸鼻子,勉强又扯出个笑脸,“掌柜的,大少爷说了,”他压低了声音,“抗日这事不是别人的事,得把它当成自己的事。我听索爷说,这次鬼子扫荡,把我们家都烧光了。”

许一霖看着立冬,“你……”

“我当时干这行就认定了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我是命好碰上了您,让我安安稳稳地过了这么久,可我不怕死。荣家每个兄弟提出来都是一条好汉,没有一个会怕死的。”

“别说了,我不想听。”许一霖走开。

立冬叫了声,“掌柜的,那您得相信大少爷啊,大少爷说得肯定是对的。”

 

许一霖不是爱和人起冲突的性子,而且对方又是荣石,心里七上八下地不安宁,早早就回了荣公馆却没有看见荣石,问过了小五才知道,荣石出去骑马了。

本想回房的许一霖想了想终于还是回了自己原先的卧室,却是坐立难安,握着钢笔拧来拧去快拧出水了,索性扔在一旁,出门去散心。

房后的花园景观已经郁郁葱葱起来,池塘里放上了新的锦鲤,许一霖看着水面锦鲤不时上游,水面一点一点的涟漪一圈一圈的荡开。看了一会,就发现水面的涟漪越来越多,他看了看天才知道,又飘了软绵绵的雨。

许一霖遮着头准备回公馆里,老远看见荣石冲着他走了过来。荣石的头发都湿了,只穿着衬衫马甲,走到跟前还在气喘吁吁。

“回来了?”许一霖看着他,“那个……”

荣石伸手拉着许一霖抱进怀里,沙哑着嗓子说,“田斗……你吓坏了吧?我忘了你头一次经历这个,我以为你又耍少爷脾气。”

许一霖抬了抬手,攥着荣石的马甲。荣石松开了,看进他的眼里,“一霖,我送你回家吧?”

 


评论(53)

热度(34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