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14。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清平乐·会昌》


14.

 

月底。

定好了三天后往镇上送公粮,支书做了好事提前把工资给大伙都发了,让大伙这几天都想想有什么要用的报上来到镇上统一采买。

晚汇报后开会,支书说,“到时候,交公粮就冯村长负责,采买用度就交给八一负责吧?”

冯村长点了下头,“哎,咱们小麦和大豆装了三辆车,看看谁赶车去?”

“老秦头赶一辆,”支书看着齐勇,“齐勇也赶一辆?”齐勇点了点头。支书看了看胡八一,胡八一垂着眼睛心里默念,别说别说,千万别说。

支书笑了下,“八一你赶一辆,有没有问题?”

胡八一抬头看着支书,笑了出来,“只要组织相信我,我坚决完成任务!”

“那就好!这几天没白学!”

胡八一咧着嘴笑了下,瞟了眼齐勇,齐勇正斜眼看着他,胡八一的眉毛就耷拉下来了。

冯村长说,“还有个事,有两个女知青,就是小丁和小田,她俩得到镇上打个电报,说是惦记家里,咱们得一路捎上。”

胡八一一听就急忙说,“那个,我能不能也说一句?就是……我跟王凯旋商量想去看老三爷,凯旋想去镇上买点麦乳精、红糖啥的,咱们能不能也捎上。”

支书跟村长都笑了出来,“你们不是送过了吗?”

“那不一样,老三爷出院我们还没看呢!”胡八一挠了挠头,瞥了眼齐勇,齐勇捂着嘴暗笑。

“行吧,算是你们孝顺!捎上凯旋!”

 

开完会出门,胡八一跟齐勇一路走回马棚,走到男知青宿舍门口,王凯旋提拉着鞋走了出来,“老胡,这个清单我给你拉好了,你照着这个——”

胡八一摆了摆手,“革命形势起了新的变化,我这次来就是特地来通知你的。”

王凯旋皱着眉,“怎么了?”

胡八一笑了下,低声说,“我听说丁思甜要跟着一起去!”

王凯旋瞪大了眼双手抓着胡八一的肩膀,“真的?”胡八一撇了撇嘴,王凯旋看向齐勇,齐勇笑着点了下头,王凯旋用力摇晃胡八一,“张军长!拉兄弟一把啊!”

“我操!”胡八一挣开了王凯旋的手还没站稳的晃了晃,王凯旋马上跟过去给胡八一捏肩膀,“张军长,看在党国的面子上……”

胡八一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看谁?”

“胡司令,我们胡司令的恩情比天大,比海深,”王凯旋用劲捏着胡八一的肩膀,胡八一叫唤了一声,叹了口气,“真不错……”

“要不小的再给您捶捶腿,您屋里请?”

胡八一摆了摆手,“还是不要搞这个个人崇拜了嘛,我只是尽我所能做点对祖国人民有益的事情嘛!”

王凯旋眨了眨眼,“真的?”

胡八一笑了下,“明早早起,不许迟到!”

“是!”王凯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胡八一回了个礼说,“回屋睡觉!”

“保证完成任务!”

 

走回马棚的路上,齐勇摇了摇头,“你们俩是这么扯淡上瘾吗?”

“哎,齐勇同志,这话就不对了,”胡八一侧头看了看他,“我们的革命队伍在艰苦斗争的岁月里还诞生了那么多优秀的文艺作品,什么‘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胡八一跟着唱了一句,双手学着舞蹈演员挽了个花,然后接着说,“这是什么?这是革命的浪漫主义!”齐勇歪着头带着笑意,听胡八一说,“我们生活不能缺少革命,也不能缺少浪漫,更不能缺少欢笑!”

齐勇跟着笑了出来,胡八一看着齐勇,收起方才老神在在的表情,温柔的微笑,“对,这才是生活。”

齐勇的笑意还未收起,像是一直停滞在脸颊,胡八一轻声说,“也就是你说的,自由。”

 

回了屋子,胡八一带好了水壶和棉被,齐勇说,“我帮你拿。”

“你别折腾了,明天要早起,早点睡吧。”胡八一动了动脖子,“想着明天终于不用在守粮库了,我就全身轻松啊!”

胡八一出了门,齐勇到棚里喂马,听着胡八一边走边喊了声,“老虎!跟我走!”齐勇笑了笑突然想到,这之后胡八一真的要跟他住在一个屋里了,想了想刚来时的情形,这会倒是没有那么排斥,只是怎么反倒有些紧张呢?

 

早晨天没亮,村长就招呼大伙起床装车,胡八一看着齐勇在给乌云套鞍,就清了清嗓子大声说了句,“哎哟,我这套车不大会啊!”

齐勇一听就知道胡八一说给自己听的,扭头看过去,胡八一正斜眼看着自己乐呢,齐勇瞪了瞪眼睛抬了抬手,胡八一皱着眉,“我真不会!”

齐勇手上紧了紧把皮带系好,刚准备过去,就听见燕子喊了声,“八一哥,你不会套车啊?我会啊!”说着就上手套起了烈风。

胡八一张了张嘴,闭着眼睛仰天叹了口气,燕子问,“八一哥,你咋啦?”

“没事,谢谢燕子。”胡八一扭头看过去,齐勇趴在乌云背上笑得肩膀都在抖。

 

“老胡!”王凯旋边喊边跑了过来,“小丁要坐齐勇的车,我这次就……”王凯旋拍了拍胡八一的肩膀。

“你!”胡八一瞪着眼睛,“王凯旋,我把你拉进来,你就放我一个人在这赶车?你他娘的就这点革命情谊!”

“那个,小田陪你啊!”王凯旋笑着说。

“我……”胡八一看了看周围,“我他妈用得着她陪吗!”

“小同志,革命工作不要挑肥拣瘦,”王凯旋拍了下胡八一的胸口,“我会多在齐勇面前说你的好话的!”

齐勇清了清嗓子,“我听得见!”

王凯旋撇了撇嘴,突然想到,“对了!”说着开始摸胡八一的口袋。

胡八一躲来躲去,“干什么!干什么!”

王凯旋掏出了一个手绢包,“嘿嘿嘿!我就知道有!”

胡八一伸手要抢,王凯旋抱着躲到齐勇身边,胡八一指着王凯旋,“我跟你说,你别自己一个人都吃了,听见没!”

王凯旋斜眼看着齐勇,齐勇绕到车尾去整麻袋,王凯旋清了清嗓子,“行吧,我留个十分之一出来。”

“你再说一遍!”

“五分之一?”

“王胖子!”

“三分之一。”

“王凯旋!”

“你他娘的,我车上还有小丁呢,给齐勇留三分之一还不行!”王凯旋蹦了下。

胡八一想了想,“哦对,那行,你记得别吃独食,小心闹肚子!”

“呸呸呸!”

齐勇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伸头说了句,“你俩看过西游记吗?”

王凯旋想了想,“我看过小人书,老胡,你看过吗?”

“我听我爷爷讲过,胖子,你有小人书为什么不给我看!”

“废话,那是四旧!”

“那你之前怎么不给我看!”

齐勇点了点头,“你不觉得你们俩挺像里面的孙悟空和猪八戒吗?”

 

燕子爹和村长的车打头,胡八一赶车生手在中间,齐勇的车在最后,三辆车披星戴月地赶出了屯子。

天黑的时候,人人都警醒着生怕出了事故,等着天慢慢地亮了,东边升起朝霞,红日喷薄而出,众人心里豁然开朗。齐勇的车上麻袋少些,腾出些地方带了丁思甜和王凯旋,王凯旋就撺掇丁思甜起个歌一起唱,丁思甜看着太阳,就起了个毛主席语录,三个人一起唱了起来。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三个人的歌声传到了前面,田晓萌听见就喊了声,“哎!你们唱歌怎么不带我啊!”

丁思甜跟着喊,“来,我们一起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胡八一看了眼田晓萌跟着晃着唱起来笑了出来,田晓萌说,“班长,你也一起唱啊!”

“我技术不行,还是专心赶车吧!”胡八一说,抬头看了眼远处的朝霞,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朝霞不出门啊……”

“什么?”田晓萌问。

胡八一笑了下,“没事。”

过了会后面又传来了王凯旋的声音,“穿林海,跨雪原……”胡八一笑了出来,“呵!别说,这除了还没下雪,林海是有了!”胡八一被勾得嗓子有点痒,等着胖子合了一句,“气冲霄汉。”

 

王凯旋唱完了“甘洒热血写春秋”出了一身汗,摆了摆手,“不行,我得歇会。”

齐勇跟丁思甜都笑了起来,王凯旋掏出了手绢包打开,是剥好的一包榛子,他抓了一把给丁思甜,丁思甜开心地笑了出来,甜得王凯旋浑身都是酥的。王凯旋扭脸看向齐勇,齐勇一副了然的表情看着他笑了下,王凯旋递了递布包,“给。”

齐勇摇了摇头,低声说,“留着吧。”向后歪了歪头。

“那不行,”王凯旋摇了摇头,“胖爷说话算话,让老胡知道你没吃,他得戳着我脊梁骨骂死我!”

齐勇瞪着王凯旋,王凯旋笑着说,“齐勇同志,榛子是没错的对不对?吃个吧!”

齐勇抓了几个放在嘴里边嚼边问,“他怎么还给你剥好啊?你自己不会剥?”

王凯旋叹了口气,“这就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你们俩怎么都是这句!”

王凯旋笑了下,“这得说很久很久以前,我妈还没走的时候,那时候她喜欢剥栗子啊、瓜子啊、榛子啊什么的,剥好给我吃……”

齐勇听这话看了过来,发现王凯旋的表情有点难过,他轻声问了句,“然后呢?”

“然后,然后她走了嘛,”王凯旋咽了咽嗓子,“我小时候有次生了大病,不能用大剂量止疼剂,就哭着找我妈,哭得止都止不住,全院都听见我哭了,”王凯旋笑了下,“那时候我大概七八岁?老胡跟我一边大,他跟我爸爸,俩人坐在我床边给我剥了一碗瓜子仁。”王凯旋噙着眼泪笑了出来,“老胡剥的都是半个半个的,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有难同当,我不能替你疼,就替你吃点瓜子仁,你说他要不要脸……”

齐勇看着王凯旋微笑了下,王凯旋抹了抹眼睛,“后来我爸爸也走了,就剩他一个给我剥榛子了。”

齐勇咽了咽嗓子,“有人给你剥不错了,我只有给我弟弟妹妹剥的份!”

“那没事,”王凯旋轻声说,“有老胡呢,你让他上刀山下油锅他也去!”说完就笑了起来,齐勇正准备回嘴,王凯旋叹了口气,皱了眉头,“他虽然心眼多,但是是真掏心窝子对人好,”捂着半张脸吸了吸鼻子,“怎么就一不留神跑偏了呢,你根本不知道这他妈多难……”王凯旋摆了摆手。

齐勇翻了翻眼睛,“演过了。”

王凯旋连忙放下手,“过了?”齐勇斜眼瞪着王凯旋,王凯旋笑着说,“你领会领会精神!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俩说啥呢?”丁思甜看完了景色回头问。

“哦,我刚想起来我看过一个内部片,我给你讲讲吧?”王凯旋扭头跟丁思甜讲起故事来。

 


评论(38)

热度(413)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