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17。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水调歌头·游泳》



17.

 

齐勇换好衣服,把湿衣服都洗出来了还没见胡八一回屋。

外面风雨大作,吹得窗户呼啦啦地响,齐勇上炕去看了看窗户,想着这窗户还得再封一下,要是有毛皮封着最好,那白毛风可不是开玩笑的。

从今天交公粮的情形看,冬天大雪封山时他们连粮食都成问题。不过看今天的架势老秦头是个老猎手,说不定会趁着还没入冬去山里捕些兔子、狐狸之类的,也可以进山采点山货,怎么着也得撑到明年开冻才行。

齐勇刚想着明年开春去领种子,却突然想到,他的支援只有三个月,怎么也待不到明年春天了。齐勇像是突然从沉睡中惊醒,一时间竟是有些忙乱。

他……他不是要提前走得吗?

齐勇靠着炕桌,看着桌上的油灯,油灯下扔着几颗他从湿衣服的口袋里掏出的水果糖,糖纸晶晶亮亮地正映着油灯的微光。

齐勇拿起一块糖拨开放进嘴里,家里的糖都留给了弟弟妹妹,他很少吃,都快忘了这个甜味了。

你想不想尝尝……

齐勇闭着眼晃了晃脑袋,长出了口气,默念着,“想点别的,想点别的,我……我已经到这多久了?一个月了?”

齐勇皱了皱眉,这么快,就一个月了吗?

这么快……吗?

 

门上的锁链哗啦地响了一声,齐勇连忙出去看,胡八一放在外屋灶上一个布包,这会正在收伞。齐勇问了句,“干吗去了?”

胡八一放下伞回头看着齐勇,“饿不饿?”齐勇眨了下眼咽了咽口水,点了下头。胡八一笑着说,“我去食堂找了找,这是剩下的窝头,还有咸菜。你烧水了吗?”

“烧了,”齐勇眼睛都亮了,急忙上前拉开布包,包了四个黄窝头和一碗咸菜,齐勇笑着说,“还是棒子面的?”

胡八一说,“你把炉子打开,把窝头热一下,我去换个衣服。”

“好!”

 

齐勇把热好的窝头拿到屋里,胡八一已经换好了衣服,桌上正扔着一个油纸包,齐勇问了句,“这又是什么?”

胡八一擦着湿头发扭头看了眼,“四旧,就是被人踏上一万只脚让它永世翻不了身的那种四旧。”

齐勇看了眼胡八一,伸手要去翻,胡八一连忙上前抓着齐勇的手腕,“小心哪,有毒的!”

齐勇眨了眨眼,“到底是什么?”

胡八一略皱了皱眉,看着齐勇,“你看可以,但是万一被发现了,你要记住你从来都没见过它,你也不知道我有这个,听见没?”

齐勇甩开了胡八一的手,“说什么呢!我是那样人吗!”

“这跟你是什么样的人没关系!”胡八一低声说,“我跟胖子也说得这句话!”

“算了,我不看了!”齐勇坐下拿着窝头,“快吃吧。”

胡八一点了点头,把油纸包扔在自己那边炕上,坐下吃饭。

齐勇看着油纸包说,“你可以藏到枕头里,那里没人会翻。”

胡八一点了点头,“好主意,你藏过?”

“我没有,我战友,”齐勇眨了下眼,“也是那种翻不了身的东西。”胡八一惊讶地抬了抬眉毛,齐勇笑着说,“你不会以为就你一个人有秘密吧?”

胡八一摇了摇头,“我哪有秘密啊?你想知道什么我没告诉你。”齐勇斜眼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叹了口气,“给你看,给你看,不过你得当没看过,听见没啊!”

“我现在不想看了!”齐勇扭过头。

“嘿!你这个人!”胡八一看着齐勇别过头不理他自己啃窝头,笑着摇了摇头。

 

晚上躺下了,胡八一才发觉这是头一次他跟齐勇一起在屋里睡,有点后知后觉地笑了下,齐勇扭头看着他问,“笑什么?”

胡八一连忙摇头,“炕桌放着吧?”

齐勇皱了皱眉,“挤不挤啊?”

“好。”胡八一把炕桌搬开,想了下,“齐勇,你到这一个月了吧?”

“嗯,怎么了?”齐勇上炕,钻进了被子。

“你还想走吗?”胡八一说。

齐勇愣了下,张了张嘴,没说出话。胡八一静静地等着他回答,齐勇咽了咽嗓子,“我累了,明天再说吧。”说着就躺下了。

胡八一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轻轻地长出了口气,攥了攥拳头,稳住声音说,“那我吹灯了。”

 

雨一直没停,下了一个晚上。

转天白天,胡八一跟齐勇说,要跟王凯旋去看老三爷,齐勇说,“我也跟你们去吧,我都没看过他老人家呢!”

“别别,”胡八一惊慌地摆了摆手,“你就,你就先别去了吧……”齐勇疑惑地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尴尬地搓着脖子,干笑着说,“老三爷这人吧,他絮叨……”

“你是怕……”齐勇挑了挑眉毛,“他又说出什么你丢人的事吧!”

胡八一扭过脸也不看齐勇,从篱笆看到天上又看到另一边的篱笆。齐勇当即笑了出来,“你还闯了多少祸啊!”

“也没有……”胡八一满不在乎地说。

“嗯?”齐勇瞪着他。

胡八一吧唧吧唧嘴,“可不少呢……”

齐勇笑着摇了摇头,“行了,我不去了,我看着屋里漏雨我去修房顶,你们自己去吧!”

“哎!好!”胡八一笑了下,撑开伞就跑了,跑到半道又回来,“中午吃饭别忘了时间!”

“知道!”

 

快到饭点,齐勇直接就去了食堂,这时候人还没来多少,齐勇到了屋檐下收了伞甩了甩,刚要进门,就听见食堂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胡八一和田晓萌。

齐勇愣了下,突然就想起丁思甜的话来,微蹙了蹙眉,就没进门靠在了外墙上。

 

田晓萌把胡八一的手绢洗好晾干还给他,胡八一收起手绢关切地说,“小田,你身体怎么样了?”

田晓萌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

胡八一想了想,“这样吧,等天晴了,我跟支书说说,陪你到县里给家打个电话,你现在先不要着急,说不定情况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是不是?”

田晓萌点着头又想哭,“谢谢班长……”

“别哭,别哭,”胡八一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这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从天南海北走到一起来,咱们都得团结互助,小田,你听我说,咱们是知识青年,未来还寄托在咱们身上!”

“嗯……”

 

齐勇在门外站着,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感觉来,就是堵得难受。皱着眉头拿着伞,捣着脚下的一颗草。

“你干啥呢?”身边突然想起了声音。齐勇猛然回头,一看是胡八一正奇怪地看着他,“你来了怎么不进门啊,在这等啥呢?”

齐勇张了张嘴,“我看见你俩说话呢,不想打扰你们。”

“又没说啥要紧的,她把我手绢还给我。”胡八一仔细看着齐勇,“干活累了吧?”

“没有。”齐勇垂着头,不想说话。

胡八一歪了歪头,“那你……”胡八一转了转眼笑了下,“我得鼓励鼓励她,我是她班长。”

“我知道。”齐勇随口答着。

“你是……生气啊?”胡八一看着齐勇,几乎是有些期待地。

齐勇抬眼瞪着他,深吸了口气,胡八一连忙往后退了下,齐勇倒是没抬手,想了想说了句,“你还有糖吗?”

胡八一摸了摸,“问的真是时候,”掏出一块水果糖,“就剩一块了。”

“你也吃太快了吧!”齐勇说。

“你是不知道,就那包糖拿回宿舍,那一个一个跟狼似的,要不是我说给女知青留点,他们能把纸包都吃了!”胡八一说,“就我身上那把糖,还分给燕子和英子了,我总共也就吃了两块。剩下最后一个,给你。”

齐勇听着胡八一说话就笑了出来,拿过糖拨开说了句,“那我吃了?”

胡八一点着头说,“快进来吧。”

齐勇含着糖,跟着胡八一进了食堂。

苹果味。

 

吃饭的时候,王凯旋一直表情严肃。胡八一看着他纳闷,“小胖,怎么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王凯旋皱着眉看着胡八一,“不是说‘野鸡飞进饭锅里’吗!我他妈等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着野鸡的面啊!怎么回事!这还带骗人的啊!”

齐勇笑了出来,“你是不是又馋了?”

王凯旋看了眼齐勇,又看了眼胡八一。胡八一瞪大了眼睛,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王小胖,让你来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你可倒好,还野鸡呢!你这贪图享乐的资本主义的想法怎么还没被批倒批臭!”

王凯旋也是摇头叹气,悔不当初地说,“我也认识到了我身上的坏习气,我应该检讨,应该好好向——”

“你不是说会打兔子吗?”齐勇打断了他的话,“等天晴了借个猎枪,这入冬又没粮食肯定要进山采山货的。”

“真的!”王凯旋顿时眼一亮,“进山啊!进山啊老胡!”

胡八一笑着戳着他的肉,“馋死你!”

王凯旋躲了躲,“别别,正吃饭呢!”王凯旋往旁边看了眼,低声说,“来,我问问你,那小田今天是不是又找你来着?”

“啊,怎么了?”胡八一边嚼边说。

“她是不是真看上你了?”王凯旋说。

胡八一皱着眉头,“我热情勇敢、思想进步,信仰马列主义,紧跟中央步伐,人也长得也是高大威猛,一看就是正面形象,看上我很奇怪吗?”

“呵!”王凯旋喊了声,“你这一套练了多久了!”

齐勇听着笑了出来,看着胡八一,“你还要不要脸?”

“实事求是!”胡八一带着笑意说,“你说不是吗?”

王凯旋嗤笑着切了声,肩膀撞了过去低声说,“美得你!你他妈硬的起来吗!”

齐勇愣了下,低了低头有些尴尬。可胡八一却是没有恼,只是指着王凯旋,“粗俗!非常粗俗!”

“啊呸!”王凯旋说,“你说个不粗俗的我听听!”

胡八一想了想,看着低头扒拉饭的齐勇,挑了挑眉毛,“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齐勇眉头动了动,抬眼看向胡八一,却发现他正看着自己微笑。齐勇猛然站了起来,胡八一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去啊,明月?”

“添饭!”齐勇撂下一句,转身走了。

王凯旋看着齐勇走了,放下筷子,轻轻地鼓了鼓掌,“太不粗俗了,我简直没听懂,你说了个啥?”

“我也就会这一句……”胡八一悄悄说,“好像是个意思。”

 

大雨又下了一天才停下,王凯旋跑到马棚说,“老胡!游泳!”

胡八一皱了皱眉,“去哪游?就村边那条河,还有那小水洼,能没着你的膝盖吗!”

“这两天下雨涨水了,听说小水洼都踩不到底了,江卫东刚跑回来说的,你他妈到底去不去!”

“真的!”胡八一笑了出来,“去去!”招呼着齐勇,“走走,游泳去!”

 

到了水洼边,胡八一一边脱衣服一边高兴地说,“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王凯旋已经脱得就剩下裤衩,跟着说,“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江卫东接着说,“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

沈大志高兴地踩着水喊了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喊完了几个人一起跳了下去,高声叫着,“为了新中国,前进!”

玩闹着扑腾了好几个来回,齐勇靠在岸边休息,看着王凯旋跟江卫东比赛,胡八一游到岸边靠在齐勇身边。

“他们俩怎么那么能游?”齐勇扬了扬下巴示意胡八一。

“他们俩一个游渤海长大的一个游东海长大的,你说呢?”胡八一喊了声,“胖子加油!”

“那你呢?”齐勇看着他。胡八一弯着嘴角也不说话,齐勇等了半天打了他一下,“快说!”

“爬电哟,不雄爬呀,工哇朽信娘!”胡八一说了一句方言。

齐勇愣住了,睁大了眼睛眨了眨,笑了出来,“你说什么?”

胡八一也笑了出来,“听不懂了?”齐勇笑着摇了摇头,胡八一低声说,“听不懂就好。”

“哎!”齐勇喊了声,“你说什么!”

“哇东以女。”胡八一微笑着眨了下眼睛,“哇东以女……”

“胡八一!”齐勇推了他一下,胡八一笑着游开了,齐勇跟着游了过去,胡八一一看齐勇追了过来,索性专心向前游了过去。

绕着水洼转了一圈,胡八一停了下来,看着齐勇游了过来伸手接着了他,齐勇靠着岸边喘着气,胡八一抹了抹脸上的水,扭头靠在齐勇耳边说,“要不,你就别提前走了?”

齐勇扭头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咽了咽,轻声说,“我不会再吓唬你了,我什么也不说,行不行?”

“谁吓唬谁啊!”齐勇瞪着胡八一。

胡八一笑了下,“肯定你吓唬我,我又打不过你。”齐勇忍着笑扭过头,胡八一歪了歪头看着他,“其实……你也就在这三个月,也不算很长时间。”齐勇垂着眼睛不说话。胡八一接着说,“到了时候你一走,可就不会再回来了,”

齐勇扭头看着胡八一,胡八一看着齐勇湿漉漉的睫毛和嘴唇,微笑了下,“要不就待满三个月再走?”

齐勇没说话,只是喉结动了动。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齐勇的嘴唇动了动,却仍旧没说什么。

胡八一终于长出了口气,笑了出来,大喝了一声,“同志们!”齐勇扭头看着他,胡八一高兴地拍着水喊了声,“来!我们一起念!”

水洼里的男知青都停了下来,喊了一声,“好!”

胡八一看着齐勇,“我们一起?”齐勇笑了出来点了下头,胡八一喊道,“我起个头啊,预备,起!”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PS,胡八一和王凯旋是福建人。那几句是福建福州话。

评论(55)

热度(40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