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1

情人节嘛~没有灵异只有情意~

本章可放心食用。


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21.

 

“燕子不会出事吧?”齐勇回头看了眼,还是心有余悸,总是觉得四周的黑暗里潜伏着他想象不到的牛鬼蛇神。

胡八一想了下,“应该没事,她带着狗呢,能走回屯子。”

“她会不会也碰见……”齐勇没说下去。

“不会,”胡八一笃定地说,“你瞅瞅栗子黄那个厉害劲,谁敢惹它?刚才八成就是它觉得不太对,才让燕子赶快离开的。你没听过‘狗咬吕洞宾’嘛,它连神仙都敢咬,还会怕什么!”

齐勇松了口气,“那就好。”

“现在该担心是咱俩,这黑天半夜的分不清方向,从哪回屯子?”胡八一叹了口气,“还有小田……她一个人就敢上山,胆怎么这么大呢!”

“她也是情有可原,”齐勇说,“这也算‘子欲养而亲不在’吧……”

胡八一脚步一停,身形顿了顿,齐勇走过去了,才扭头看着他,“怎么了?”

胡八一摇了下头,“没事。”接着向前走。

齐勇轻声说,“你想起你爷爷了?”

胡八一抿了抿嘴唇,“还有我爸妈……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出来的时候,他俩审查没结束,都还关着呢。”

齐勇愣了下,“你是大院的,那父母应该是军人吧?”

“嗯。”胡八一应了声。

“有消息吗?”齐勇问。

“没有。”胡八一咽了咽嗓子。

齐勇张了张嘴,“这个时候,没消息……就算是好消息了,你别太悲观。”

“我悲观?”胡八一停了下来,看着齐勇,“我可不会悲观,世道再难,我也有活下去的方法。毛主席说,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这就是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齐勇看着胡八一,却一直没说话,胡八一清了清嗓子,“我是不是又话多了?”

“没有,”齐勇弯着嘴角,“就是现在,才看出你有点‘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质。”

胡八一低头走近了几步,“那这个算吗?”

齐勇愣了下,“算什么?”

胡八一带着笑意,“你不是在给我算分数吗?”

齐勇这才想起前一天夜里胡八一说的“算够了5分让我亲一下”的话,齐勇翻了翻眼睛,歪着头瞪着胡八一。

胡八一倒是离得近了,能清楚地看见齐勇的表情,他笑了下,“我就是问问。”

齐勇没搭理他先一步走了,胡八一笑了笑跟着上前。

 

走了几步,胡八一看着前面说,“前面好像有亮光!”

齐勇跟着看过去,远远地林子里似是有昏黄的光,影影绰绰,在晦暗的林子里,却也特别明显。

胡八一说,“我们去看看!”

 

两个人上坡下坡又上坡,那亮光却始终还在前面,齐勇觉得不太对劲,拉着胡八一问,“你确定那是亮光?”胡八一皱了皱眉,不明白他什么意思。齐勇咽了咽嗓子,“我们这走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走到?”

胡八一这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这是鬼打墙?”

齐勇勉强地点了下头,胡八一抬头望着浓密的树冠连绵,“这他娘的连个缝都没有,想看个月亮星星都不行!”

“你傻啊,这阴雨天哪来的月亮!”齐勇说了句。

胡八一刚要说话,却听到本来安静的只有他们俩的脚步声的林子突然生出一声鸟叫,他抽了口凉气。

齐勇抬头看了看,“雨停了,大概夜猫子出来了。”

胡八一点了点头,可是他却听到这叫声越来越多,扑扑啦啦的翅膀声此起彼伏,像是都围在了他们二人上空。胡八一皱着眉头,“这也太多了吧!”

齐勇也仰头看着上空,可其实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只是听到更多的猫头鹰越来越凄厉的叫声。

胡八一心下觉得不妙,轻声说,“咱们快离开这。”

话音未落,就听见一声鸣叫越来越近,紧接着一阵厉风袭来,齐勇连忙弯腰低头,头上还是感觉被翅膀打到了。胡八一低吼了声,“你大爷的!它挠我!”

众多叫声一齐响了起来,胡八一喊了声,“快跑!”

两个人在黑暗里飞快地奔跑,不断感觉被翅膀和爪子又扇又挠,头顶上空还有飞行盘旋的声音,鸣叫声也一直不停。

忽然,胡八一不知道是踩到了蘑菇还是苔藓,脚下打滑,腿一软就倒了下去,他们正跑在斜坡上,胡八一惊呼了一声就向下滑。

齐勇听见叫声急忙循声过去,喊了声,“胡八一!”可这坡上大约是成片的苔藓,下过雨后湿滑的厉害,他也跟着滑倒了下去,却是抓住了胡八一。

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滚到了一起,一直滚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才停了下来。

 

胡八一睁开眼睛看了眼,齐勇正趴在他身上,或者说他正被齐勇抱在怀里,胡八一眨了眨眼,听着齐勇在耳边的喘息声,他轻叫了声,“齐勇?”

齐勇睁开了眼睛,侧了侧脸,“你没事吧?”

胡八一摇了下头,齐勇松了口气,才发现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颊的胡八一,连忙起身想要离得远些,可却突然叫出了声。

胡八一扶着齐勇,“怎么了?”

齐勇皱着眉,咬着嘴唇说,“你先起来……”

胡八一应了声,可是看着齐勇正伏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你让我从哪起来啊?”

齐勇闭了闭眼,抬了抬胳膊,胡八一便瞅了个空子挪了出去,立刻坐了起来,扶着齐勇,“怎么了?是不是伤着了?伤哪了?”

齐勇抬起手,“垫在你脑后,磕着块石头……”齐勇看了看石头,“幸好没磕你脑袋上,要不你交代在这了。”

胡八一愣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齐勇竟是说不出话来,齐勇疼得抽着凉气,“手电还在不在,让我看一眼。”

胡八一张着嘴,机械地摸出手电打开,齐勇的右手背上被磕出一个伤口正在流血,齐勇抬着手看了看,动了动手指,喘着气说,“还行,还能动。”说着看向皱着眉头,呲牙咧嘴看着自己伤口的胡八一,齐勇抬着眉毛,“你这是要哭啊?”

胡八一抬眼看着齐勇吼了声,“我他妈真想哭!”抬手托着齐勇的手,像是比他本人还要疼一样的愁眉苦脸,抬眼又看着齐勇,“你他妈这不是戳我的心吗!”

齐勇被胡八一吼地愣了下,他倒是从来没见过胡八一真正发火的样子,怒目圆睁地看着他,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任由胡八一托着手。胡八一看着伤口想了下,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掏出自己的手绢,慢慢给齐勇包上,“先凑合着,回了屯子就去镇上包扎。”

齐勇没说话只是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包好了伤口,看着他,“还不如我直接交代——”

齐勇抬腿蹬了他一下,“说什么呢!”

胡八一被蹬得晃了晃,手电筒滚下了身子,光线滚远,胡八一扭头看着四周,竟是掉在了一个洞里,他回头说了句,“你先歇会,我看一下。”

 

胡八一捡起手电四处照了照,这洞竟然还很深,越往深处越是阴风阵阵,胡八一伸手摸了摸洞壁一手湿凉,可却感觉到洞壁上是一排一排的痕迹,十分工整。胡八一吸了口气,转身喊了句,“工兵铲!”

齐勇拿起工兵铲扔了过去,胡八一接着工兵铲比了比洞壁上的痕迹,笑了下,“原来是这个……”

“什么?”齐勇走到胡八一身边。

胡八一扭头得意的挑了挑眉毛,齐勇斜眼瞪了他一眼,“爱说不说。”

“这个啊……”胡八一上下打量,却突然吸了口气,手电停在地上一处便不再动了,“这是!”胡八一几步走过蹲下身去,齐勇跟着走了过去,却看见他捡起了一个红色的塑料卡子。

“这是田晓萌的卡子。”胡八一拿着卡子给齐勇看。

齐勇接过来看了眼,“你怎么知道?这又没有——”

“我买的。”胡八一看着卡子说。

齐勇顿时火起,瞪着胡八一吼了声,“你买的!你给她买卡子!”

胡八一被吓了一跳,向后躲了躲,“啊……”

齐勇攥着卡子扔了过去,“胡八一,你他妈——”他抬了抬手,无奈手疼得让他咬了咬牙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冲着胡八一喊了声,“你给我滚远点!”

胡八一站远了几步,“你这是怎么了?谁踩着你尾巴了!”

“滚!”

胡八一歪了歪头看着齐勇喘着大气看着别处,紧攥着拳头像是一肚子的火都发不出来,胡八一低头笑了下,低声说,“我给她们三个都买了。”

齐勇一听便看向胡八一,胡八一眨着眼看着齐勇,“一模一样的,没有一丁点差别。我刚来的时候,从镇上给她们带的。”

齐勇歪着头看着他,胡八一抬着眉毛,“还不信啊?那你去问问丁思甜和王娟,问胖子也行。”

“你一个男的没事给人家女知青送什么卡子,这是随便送的吗!”齐勇扬了扬下巴。

“你去看过那个供销社,那里有啥你也知道,你说我能送点啥?我给卫东大志买的袜子,给她们买的卡子,这叫提升队伍积极性!”胡八一有理有据地说。

齐勇瞪着胡八一,“你——”咬着牙扭过头,气得说不出话。

胡八一走回了齐勇身边,歪着头看着他,齐勇看了过来,胡八一带着笑意说,“生气啊?”

“滚犊子!”

胡八一舔了舔嘴唇,对着齐勇耳边轻声说,“吃醋了?”

齐勇闭了闭眼,手肘抬起对着胡八一的肚子撞了过去,胡八一死忍着没有叫出来,捂着肚子蹲了下来,“有话好好说啊,你动什么手啊……”

齐勇抢过自己的工兵铲,打开手电向着洞里走,不想再跟胡八一说话。

胡八一揉了揉肚子站了起来,齐勇的力气有多大他也算领教过,刚才这也就是吓唬他撑撑场面,压根也没有实际伤害。

胡八一喊了声,“齐勇,你等等我!”

胡八一坚持让他在前探路,齐勇不想跟他废话就让他先走。洞口越走越窄,越走越低,最后一段只够一个人爬行通过,胡八一没有停下一直向前,齐勇在后抓着胡八一的裤脚拽了拽,“这……这到底是干什么!咱们要往哪去啊!”

胡八一在前也回不了头,只能答了句,“快到了,等会说!”

这一段匍匐前进的路终于到了尽头,胡八一终于爬出了洞口,随后接着齐勇爬了出来。

齐勇的面前是一个更大的山洞,似乎他们进入了山腹中的空洞,向上看不到顶,向前却是一条石板铺成的直路,通向了两扇打开的石门。

“这是个盗洞,”胡八一说,“就是原先倒斗的打出来的。”

齐勇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胡八一又看向两扇石门,“那这……”

“记得我跟你说,这附近有大墓吗?”


评论(56)

热度(43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