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2。

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送纵宇一郎东行》


22.

 

齐勇看着石门里浓重的黑色像是搅不开的墨,游荡蔓延出来,淌在了脚边。

“小田进去了?”齐勇看着胡八一。

“不知道,”胡八一摇了摇头,“不过她的东西丢在这。”

“咱们是不是应该先等人来或者……”齐勇停下了话,看着胡八一。

“我知道你的意思,”胡八一点了下头,“可我怕我们能等,她等不了,万一出什么事……”齐勇皱了皱眉,胡八一看着齐勇说,“你要不想进,咱们就出去。”

齐勇摇了下头,“还是去看看吧,万一她真的跑丢了躲进去了呢?没有再说。”

“好。”胡八一应了声。

 

胡八一踏上了石板路朝前走,一步一步迈得特别慢,左右看着四周的环境。走到了石门边,手电的光向里晃了一圈,自来石就躺在门口。胡八一看着石门,门上刻龙画凤,雕工却是相当简约古朴,胡八一摸了摸门缝上的痕迹,轻声说,“你看,这是铁钩从门缝插进去推这个自来石的痕迹。”

“这个你也知道?”齐勇看着他。

胡八一眨了下眼睛,“这里想必是有人来过了。”迈过了自来石,进入了墓道。

墓道斜着向下没有阶梯,四周皆是山壁的石头,没有壁画,灰扑扑的看不出墓主人的身份,只是这手电光却照不远,只有眼前这一小片,想看着墓道深浅也看不出。

胡八一嘶了一声,奇怪地歪了歪头,齐勇已经走了进来,接着就要向下走,胡八一一把拽住他,“我先走!”

齐勇皱了皱眉,“干吗?”

“跟着我的脚印走!”胡八一没有解释,只是斩钉截铁地说完就先迈出了一步。

胡八一的脚步特别慢,一步踏出踩实了才敢再踏第二步,齐勇跟着他的脚步慢慢吞吞地向前移动,二十分钟才走了不到十米,齐勇长出了口气,走上前站在胡八一身边,“你突然这么小心干什么啊?”

胡八一瞪着齐勇喊了声,“退回去!”

这一声吓了齐勇一跳,脚步一挪,胡八一只听得“碦哒”一声,连忙拽着齐勇喊了声,“卧倒!”

墓道一侧的墙壁打开,六支铁制长矛冲了出来,最后一支正擦着齐勇的背!

胡八一和齐勇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齐勇扭了扭头向背后看去,就听见如同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嘭”地一下,一个不明物摔在了他跟胡八一的中间。

“齐勇?”胡八一的手抓住了齐勇的手。

“我没事。”齐勇喘着气答了句。

胡八一的手电摔出去了,他向前蹭了一下拿过手电回头一照,一个骷髅正摔在齐勇的脸侧。齐勇微微侧了侧脸看了下,又抬眼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向下照了照,一副人的骨架带着没有烂完的衣服正躺在他跟齐勇中间。

齐勇一口气憋在胸中,叫不出来咽不下去,慢慢地向旁边挪了挪,胡八一攥着他的手喊了声,“别动!”齐勇僵在原地。

墙壁中的长矛又收了回去。

胡八一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拉着齐勇站到自己身后,看着地上的人骨叹了口气。这时才发现他攥着的齐勇的手有些颤抖,他回头看向齐勇,齐勇咽了咽口水有些呆愣,胡八一急忙说,“怪我,是我没跟你说清楚,吓着了吧!”

齐勇摇了摇头,喘着气说,“没事……”

胡八一说,“这样式像是个大墓,机关是少不了的,你跟着我走,别再乱跑了,嗯?”

齐勇点了点头,“你……你也小心点。”

胡八一转身接着向前慢慢移动,齐勇跟着边走边看向前方,问了句,“这光怎么回事?怎么看不到尽头,手电没电了?”

胡八一又照了一圈,想了想才说,“这跟手电没关系,应该是墓道的问题。”胡八一又迈了一步,“这墓道墙上用的大约是可以吸收光线的涂料,光在这没法散射,所以看不清路。”

齐勇刚点了下头,就听见胡八一叫了声“不好”就往回跳,齐勇连忙抓着他的雨衣,可这雨衣材料委实太差,一抓之下就扯开了。

侧面又响起一声,齐勇另一手赶紧搂着了胡八一的腰,将他往自己怀里带,又是六支铁矛擦着胡八一的背冲了出来。

胡八一看着齐勇的眼睛,两人都喘着大气,齐勇的胳膊紧紧搂着胡八一生怕他再向后倒。

等着机关重新收了回去,胡八一才闭了闭眼,喘着气说,“谢了。”

齐勇松了口气,低头抵在了胡八一的肩膀上喘气。胡八一抬手拍了拍齐勇,“不怕啊!”

齐勇抬头瞪着他,“滚犊子!”松开了胳膊。

胡八一笑了下,转身再接着往前走。二人互相搀扶,走过了这一段墓道,进了墓室。

墓室也依然看不清全貌,只能一点一点的照着看,胡八一专心地看着墓室的环境,齐勇问,“你都不怕吗?你不也是头一次进……这个……”

胡八一笑了下,“我不怕。”扭头看着齐勇,“这个世上,我就只怕你,其他什么都不怕。”

齐勇皱着眉头,“怕我什么?”

胡八一抬了抬眉毛,“你说怕你什么?”

“怕我打你?”齐勇问,“那我还能真打死你啊!”

胡八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是怕你不好。”

“什么?不好?”

“嗯,怕你生气啊难过啊,受伤害怕啊……就是怕你过得不好。”

齐勇咬了下嘴唇,停了许久才说,“没你我就能过好!”

胡八一笑了下,“你说反了吧!”

“德行!还不快走!”

 

大墓依凭山腹,前墓室也是山腹中的一段。胡八一用手电看着墓室四周,发现了两边各有两个山洞作为耳室,能在天然的山腹中找到如此合适作为墓室之处,也是足见选址人的道行高深。

齐勇看着山壁上雕刻的壁画,线条粗犷,雕工古朴,也仅仅是能分得清形状,他仔细看了看发现仅有的四副壁画刻得都是飞禽走兽,却没有人。齐勇纳闷地问了句,“这画的意思是不是这个墓里葬得是个动物?”

没有回答。

“胡八一?”齐勇边叫边回头,却发现胡八一不见了。

“胡八一!”齐勇又喊了声,墓室空旷,竟有了回声。

仍旧没有回答。

齐勇一时间竟然有了心里没底的感觉,像是心里原本的坚定勇敢轰然倒塌了一样。

胡八一人呢?

他僵在原地,张了张嘴,试着又喊了一声,“胡八一……”

“哎!”胡八一应了声,从一侧的耳室里走出来,“这里面还挺大的。”

齐勇的心里“咯噔”一声,看着胡八一走到近前说,“那屋里有些瓶瓶罐罐的,跟屯子里他们捡的咸菜坛子差不多,你要不要看?”

齐勇闭了闭眼,喘匀了气叫了声,“胡八一……”

“嗯?”

“你下次……先跟我说一声,”齐勇咽了咽嗓子,“别让我找你的时候,找不到。”

齐勇说完就觉得这话听起来太过暧昧,低头想别的措辞遮掩一下,可却听到胡八一说,“好。”齐勇抿着嘴唇,抬眼望向胡八一,胡八一微笑着歪了歪头,凑近了说,“要不这样吧?我把我的腰带接下来拴在脖子里,然后你牵着?”

齐勇皱着眉,刚才尴尬一晃而逝,用力捶了下胡八一,把他推了老远,火冒三丈地骂了句,“找削呢!”

胡八一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却笑了下,“你不同意也不用打我啊!”

“滚犊子!”

胡八一长出了口气,“放心,我肯定带你出去,不仅是这儿,连林子也能出去!”

齐勇看着胡八一目光柔软的微笑,难得没有再回嘴,只是点了点头。

胡八一指了指另一个耳室,“走,去那边看看。”

 

耳室是个狭窄的山洞,与那边的宽阔不同,此处像是仅能容下两三个人站立,胡八一看了看耳室的陈设,竟然看到了一个香案和三个牌位,凑近了看,陈旧腐朽的牌位上还能依稀看到有字,胡八一皱着眉“嘶”了一声,“胡三太爷、黄二大爷、常圣天龙……在墓里供着三仙?难不成还要靠它们守墓?”

齐勇拉了下胡八一,“旁边好像还有地方。”

胡八一跟着看过去,依然是个山洞,可一走近就能闻到骚臭的气味冲鼻子,活活把两人熏了出来,胡八一捂着鼻子和嘴说,“这是个黄皮子的窝!”

两个人急急忙忙跑出了耳室,大喘了口气,胡八一指了指,“指定是开挖的时候碰上了黄皮子的窝,只能给它们供上了。”

齐勇干咳了几下,“怎么不把窝端了啊?”

胡八一伸着手指放在唇上,“嘘,不可说。”

齐勇眨了下眼睛,咽了咽嗓子,“它……还听得懂啊……”

胡八一抬了抬眉毛,“难保。”

齐勇瞪大了眼睛,“你唬我呢吧!”

胡八一看着齐勇抬了抬眉毛,没有回答。齐勇圆睁着眼睛,眨着眼看着胡八一,胡八一伸手拉着齐勇的手说,“走吧,咱们往后走。”齐勇呆愣着点了点头,跟着胡八一往后走。胡八一转过身偷笑了下,径直向里走去。

 

他们走得是一道山腹中天然的隧道,走了五六米,发现隧道壁上相对开了两个碗口粗细的圆洞,却不知是做什么的,又走了几步,在临近隧道底部边缘又开得有同样的洞。胡八一拿着手电照向头顶,果然侧壁上方也开得有洞,正在看时,齐勇却滑了下拉住了胡八一,这一下彻底是把雨衣扯烂了。

胡八一倒是没顾得上雨衣就让他烂着挂在身上,扶着齐勇问,“怎么了?”

“没事,滑了一下。”齐勇摇了摇头没在意。

胡八一看了看地面,齐勇站在底部的洞口边上,他蹲下摸了摸齐勇刚才滑倒的地方,都是齐勇鞋底的泥,又伸手向洞的边缘摸了摸,却是湿的,胡八一的手指沿着洞壁向里探了探,摸了一手湿黏。

齐勇问了句,“怎么了?”

胡八一摇了摇头,“不知道,总觉得这个洞有点蹊跷。”

胡八一看了看没什么动静,只得按下好奇心,先向前走。

隧道大概也有十几米长,因为是山体自带,宽窄不一,最后的出口还得挤着才能出去,齐勇先出了隧道跳了下来,接着胡八一跳下隧道,把烂的不成样子的雨衣扯了下来,却看到齐勇转过身就一直愣着也不说话,胡八一问,“怎么了?”边问边转身,却也是哑口无言。

进来的是个穹形山洞,正中是个石台,石台上正躺着一个人。

 

说是人也不对,胡八一拿过齐勇手上的手电照过去,那人莹莹的映着绿光,胡八一想了想,想走近去看,齐勇一把抓着胡八一的胳膊,摇了摇头,指了指墙边。

墙边躺着一具尸体,看样子也得几十年了,肉已经没了,只剩下黑乎乎的骨架和没有烂完的衣服。这洞里再没有任何东西,连陪葬品都没有,这个规格显然也不是墓主人。

胡八一走到墙边,看了看尸体的打扮,骨架上穿着黑色大棉袄大棉裤,腰上系着条红腰带,也看不出明显的死因来。

胡八一又看向了石台上的人,他这会离得近了,已经看出那是个玉俑,而并不是真人,只是不知道玉俑里葬的是谁。

齐勇看着胡八一就知道他想去看看,轻声说,“你就不能放过去,咱们不是来找人的吗?”

胡八一搓了搓手,“我不看一眼浑身难受,你站开点,我就看一眼。”胡八一递过了猎枪,“把你工兵铲给我,你掩护我,万一出事——”

“出什么事?”齐勇眨了眨眼睛。

胡八一攥了攥工兵铲,没有回答,转身向着玉俑走去。

 

胡八一看了眼身后齐勇端着枪,说了句,“别打着我。”

齐勇“啧”了声,“再说我就打你!”

胡八一慢慢走到了石台边,踏了踏台阶,感觉没有机关,就站了上去,面对着玉俑。

靠得这样近了才看出来,这竟是连玉俑都不是,只是个人形的盒子,外面包着玉片,有三个盒盖子。

胡八一出了口气,“不是人啊……应该是陪葬品吧。”

齐勇把枪放了下来,也走了过去,胡八一掀开了第一个盒盖,玉盒中放着一个死去的狐狸的尸体。胡八一睁了睁眼,齐勇向后退了退捂了捂鼻子,胡八一又掀第二个盖,是一只死掉的黄皮子。索性掀开了第三个盖子,是一条蛇盘在盒中。

胡八一连忙盖上盒盖,“这……这是个给三仙的祭祀场,我们快走!”胡八一指了指旁边一个洞口,就向里跑。

两人冲进洞口就同时停下了,一个身形正飘在他们眼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评论(43)

热度(39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