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4。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减兰·广昌路上》


24.

 

胡八一拿着工兵铲沿着石板的缝隙想要把它撬开,可是石碑底座上却是严丝合缝,让他砸都砸不出个坑来,可见石料的坚硬。他起身大喘着气站在了刚才齐勇站过得地方,想着就算救不上来也不能让齐勇一个人下去,可是无论他如何踢打,底座仍然严密地合在一起,再也打不开一寸。

胡八一跪在原地,用工兵铲死命地砸着地板,他的手脚都开始不停使唤却仍然停不下来,声嘶力竭地喊着,“齐勇,齐勇!”他完全不敢想象这下面会有什么,齐勇掉下去究竟会怎么样。

他用力砸下去时工兵铲从手里飞了出去,他才停了下来,石板被他死命地砸出了几个坑,可这远远不够。他的脑子闪过了无数种方法,“炸药,把洞口炸开……”

他爬了两步,起身想从原路返回,可却突然想到,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俩怎么来的,他们正在林子里迷路,就算他出去找到了炸药,可却根本不知道回来的路。他停下了脚步,“我……我不能走……”

胡八一手脚都是凉的,他紧抓着头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扭头看着石碑,用力搓了搓脸,渐渐喘匀了气。他捡回了工兵铲,绕着石碑周围细细查看。

建在这个位置的机关不像是要围困盗墓者的,因为它的意义不大,盗墓不是考古,倒斗的一般不大有文化,对于石碑上的文字并不感兴趣。刚才他触动的乱箭机关设在陪葬品处,那个才是正经给倒斗预备的。

那在石碑座下的这个机关是做什么用的?

 

凡是大墓,特别是为这种地位高者修墓,为了让工匠守口如瓶大都会把他们封死在墓里做陪葬,所以这些工匠在修墓时都会给自己挖一条逃出生天的路来,而且这条路修得非常隐秘不可被监工发现,只有当墓门封死以后才会启用。

胡八一绕了几圈暗暗想着,莫非这下面的路是当年的救命路?如果是的话,那齐勇掉下去应该不会有大碍。想到这,胡八一才略略松了口气。

这机关到底是如何开启的?胡八一在石碑上敲敲打打,按遍了底座上所有的云纹突起,都无一所获。

又转到了石碑面前,胡八一大略地扫了眼碑文,碑文有些字他都不认识,似乎是说这个墓主人是个大金国的太后,跟宋朝和契丹打仗时,她出谋划策赢了许多大战,又说起牛心山这个山势如何连绵不绝,盘龙卧虎,贵不可言,所以一个牛鼻子老道就在这选址建墓,又说山中走兽与山共生却不会破坏墓葬的结构,胡八一看到碑文刻有一句“五□不侵”,中间一个字竟然是空出来的。

胡八一张了张嘴,这……这他妈不是要跟他玩什么填字游戏吧?

 

胡八一看着这句话,努力回忆《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是否出现过同样的句子,《葬经》有云,四势端明,五害不侵。他开始向前面的碑文寻找,果然在最低处找到了一个“害”,胡八一按了一下,那一小块竟然塌下去了,他连忙站远了些,听见了有些动静,可是石板却没有打开。胡八一笑了下,他有了信心,开始向前找那些缺失之处,最后四句凑满了便是,五害不侵,贵寿丰财,法葬其中,永吉无凶。

胡八一按下最后一个“吉”字,只听见石板声“碦啦啦”地响了起来。他连忙跳开跑远,等着石板停下,四周再无动静。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对他来说比“为了新中国前进”更热血沸腾、激动万分的声音。

“胡八一!”

 

胡八一深吸了口气,连忙跑到洞口边跪下看着洞里,手电光柱直直地照了下去,齐勇拿手挡了挡,胡八一忙照向别处,连叫几声,“齐勇?齐勇?你没事吧?你伤着哪没?”

齐勇站在洞底向上看着,拿开了手,看着胡八一却没有说话。

胡八一愣了愣,“你怎么了?你受伤了没?底下有什么?”

齐勇摇了摇头,笑了下,“我没事。”

胡八一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好,那就好,可吓死我了……”胡八一连忙四处看了眼,“你等着我找个绳子。”

胡八一刚要起身,又怕这个石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合上了,想了想脱下衣服绕在手上,甩了下去,“齐勇,你拽着我衣服,我拉你上来。”

“这能行吗?”齐勇说了句,“扯坏了怎么办?”

“试试吧!”胡八一趴在洞口,紧抓着衣服的一端,所幸这是逃命的洞挖得不深,齐勇跳起抓住了另一端,却听到“呲”一声,衣服显然受不了他的重量拉扯,可此时倒是还没有断。胡八一用力向上拉,就听到布料撕扯的声音越发地大了,终于是受不了两边的重量被活生生地扯断了,胡八一向后打了个滚,又急忙爬回洞口喊了声,“齐——”

齐勇已经扳到了洞口的石板,正在吊着,胡八一抓着他的胳膊用尽全力将齐勇向上拖,拖到齐勇能使上力气,胳膊一撑,终于是爬了上来。胡八一不放心,拖着齐勇走了老远,到了他觉得安全的地方才算停了下来。

胡八一双手紧紧握着齐勇的肩膀,“你有没有哪……”眼睛上下打量着齐勇。

齐勇摇着头,“没有——”话音没落,就被胡八一抱进怀里。

齐勇吸了口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胡八一的胳膊又紧了紧,箍得他胳膊都是疼得。齐勇能感觉胡八一几乎全身都在发抖,自他认识胡八一以来,也从未见过他害怕成这样,即使他们遇上了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胡八一都像是运筹在胸,从不惊慌失措。

胡八一的呼吸在耳边,喘着粗气都在发着抖,齐勇动了动胳膊,原本以为胡八一能就此放开,可他却抱着齐勇的脖子搂得更紧了些,只是放开了他的胳膊。

他们离得更近了,齐勇都能感到胡八一的脸颊蹭着自己的脖子,齐勇没有挣开,轻叫了声,“胡八一……”

“嗯。”胡八一没有任何要放开的意思。

齐勇微笑了下,“我在下面听见你敲敲打打的。”

“嗯?”胡八一抬了抬头正好在齐勇耳边说,“什么?”

齐勇抿了抿嘴唇,“我本来掉下去挺害怕的,叫你也听不见,四周都是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感觉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胡八一没应声,只是抱得更紧了些。

“不过听见上面敲敲打打的有动静,就知道你在想办法,也就放心了。”齐勇笑了笑,“你可真能磨蹭,折腾这么长时间才打开。”

“我吓得半条命都没了!比我自己掉下去还难受!”胡八一闷在齐勇的雨衣里说。

“知道了,”齐勇推了推他,“你……你松开我,你还让我喘气吗!”胡八一死活不撒手,齐勇叹了口气吼了句,“胡八一!松开!”

胡八一被齐勇用力推开后退了几步,齐勇抬眼瞪着他,“差不多可以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不发抖了。”

胡八一搓着脖子,尴尬地笑了下,“我,我这是纯粹的革命情感,这……就像是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会师的时候那你不得跟战友拥抱一下吗?”

齐勇没理他,走过去捡起胡八一扯断的衣服展开看了看,“不行了,这个不能穿了。”

胡八一搓了搓胳膊,“没事,我不冷。”

齐勇想了想,把雨衣脱了下来递过去,“你不冷才有鬼!穿上!”

“那你——”

“我里面穿着呢,你快穿上!”

 

胡八一接过了雨衣穿上,雨衣里还有齐勇的体温,暖烘烘的。齐勇按了按肚子,胡八一笑了下,“饿了?”

齐勇点了下头,看了眼手表,手表停在一点多的位置不走了,齐勇皱了皱眉,“都后半夜了。”

胡八一叹了口气,“咱们带的点干粮都在燕子身上,这会我身上也没什么可吃的了。”

齐勇摸了摸口袋,掏出了半包烟笑了下,递给胡八一,“咱们走的时候,我看见桌子上扔着,就替你装着了。”

胡八一眨了两下眼睛,从震惊到欣喜,跑过去抱起齐勇转了一圈,“你真是我的红太阳大救星啊!”

“哎!”齐勇喊了声,被胡八一放了下来,他把烟扔了过去,“滚犊子!”

胡八一嬉皮笑脸地叼着根烟,冲着齐勇眯了眯眼睛,递了根给他,齐勇摇了下头,“我不要。”

胡八一拼命地抽了几口,在地上把烟碾灭重新装了起来,呼着烟气说,“行了,过过瘾就够了,咱还有正事呢!”

齐勇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怎么办啊?”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胡八一抖擞精神说,“同志们——”

“别扯淡!”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来吧,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有什么招数都尽管使出来,他们要是反抗,我们就消灭他们,这就是我给你的真理!”胡八一如同站在百万大军的头一阵般伸着手。

齐勇无奈地摇了摇头,拿着手电看着山洞四周。

胡八一却一直都没再说话,齐勇扭头看他,他却一直皱着眉,看着山壁,看着齐勇望过来就问了句,“你听见什么没?”

齐勇侧着头仔细听着,瞪着眼睛看向胡八一,“是不是有……唱戏的声音?”

胡八一点了下头,齐勇咽了咽看着四周,“这不是墓里吗?怎么会有人唱戏?”

 

胡八一拿着手电慢慢走在山壁间狭窄的缝隙里,这缝隙只够他们侧身通过,吹拉弹唱的声音便是从这缝隙中传了出来,齐勇跟在后面听着声音越来越响,而且缝隙那边已经有光线透了过来,他拉着胡八一的手停了下来,胡八一回头看着齐勇,齐勇说,“让我喘口气。”

胡八一安慰地笑了下,“齐勇。”

“嗯?”

“你信不信我?”胡八一看着他。没等齐勇回答,胡八一紧了紧手,“我说了,一定带你出去。”

齐勇点了下头,“走吧。”

他们好容易挤出了缝隙,竟然发现这边有灯火,胡琴的声音也更大了,胡八一慢慢绕过了山石,向着光亮处去看了眼。

齐勇也在胡八一身后看了过去,竟然发现山洞中坐了不少人,远处台子上确实有吹拉弹唱的戏班子,却是在表演皮影戏。他攥着胡八一的袖子,看着台下坐的人,好像都是女人。

胡八一侧头轻声说,“你看见了没?”

“什么?”

胡八一扬了扬头,“那个中间白头发的老太太……”

“看见了。”

“旁边的那个?”

齐勇仔细地看了眼,突然全身发麻,“田晓萌!”

 


评论(44)

热度(388)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