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5。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西江月·井冈山》


25.

 

胡八一攥了攥工兵铲,看着齐勇说,“你把枪准备好,掩护我。”

齐勇睁大眼睛,“你要出去?”

“我得去把小田带回来!”胡八一说着要向外走。

齐勇抓着胡八一,“这也太危险了!”

胡八一脚步一顿,回头看着齐勇,“咱们来这是干嘛的你忘了?”

“可是——”

“我必须得把她带回去!”胡八一咬着牙说,“我带的人一个也不能少!”

齐勇愣了下,他从未见过如此坚毅果敢的胡八一,像是生生被他的气势震慑了一样,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胡八一严肃甚或是冷厉地向外看着,轻声说,“准备好。”

齐勇连忙把枪拿下端好,看向胡八一点了下头。

 

胡八一拿着工兵铲慢慢走了出去,这山洞颇大,戏台上依然欢声吹奏,戏台下田晓萌看得津津有味,旁边的白头发老太太也未做任何伤害她的动作,胡八一想躲在一处叫田晓萌过来然后能逃走就好,便藏在了离她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伺机叫了声,“小田!”

田晓萌没有回头。

“小田!”胡八一又叫了声。

依然没有回头。

“田晓萌!”

胡八一原本没有多大的声音,可是刚巧这一声正赶上胡琴歇了,梆子停了,锣鼓静了,他的声音明明显显地回荡在山洞里。

胡八一怔住了,他紧攥着工兵铲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既然避不过,那就——

“班长?”田晓萌转身看见胡八一笑着叫了声,“你也来了!”

胡八一咽了咽口水,眼前的田晓萌转身看着他,如同一直以来的欢快,然而她身边的老太太也转过了头,竟是带着面具的。

 

田晓萌起身跑了过来,“班长,这个婆婆人很好,让我跟她一起看皮影戏呢,而且姐姐们还给我拿好吃的,你也一起来看!”拉着胡八一的胳膊将他拽了起来。

胡八一冲着田晓萌干笑了下,眼睛一直看着转过头的老太,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除了面具以外的。看她的打扮就知道身份显贵,不知道是否是墓里葬得那个太后。胡八一没有挣开田晓萌,他没法确定这里的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跟着田晓萌走到了戏台下坐在她身边,偷偷瞥着旁边的老太慢慢将头扭了回来,胡八一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哪里不对了。

这个老太刚才将头转了一百八十度过来,直直地面对着他!

 

胡八一低头压了压喉头因恐惧泛起的恶心,微笑着跟田晓萌说,“小田啊,你看大家伙都找你呢!你跟我回去呗?”

田晓萌痴迷地看着台上,“我不走……我要看皮影戏……你看啊,多好看……”

胡八一笑着说,“这个等回头咱们再来看,现在村里有任务呢,咱们回去吧?”

田晓萌慢慢转过头,看着胡八一微笑,笑得胡八一背后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她慢慢说,“我不走。”

胡八一皱了皱眉,“小田!你怎么这么无组织无纪律!党和人民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

正在此时,从山洞深处走出了两个宫女样的人,低着头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将盘子放在了老太和他们前面。

“班长,你也吃啊……很好吃……”田晓萌伸手就拿了块像是点心,咔吧咔吧地嚼了。

胡八一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骚臭味,他捂着鼻子看着四周是不是哪里跑进来了黄皮子或是狐狸,可却发现他一直没有注意的戏台上的皮影戏,却是没有任何戏码在演。他扭头看着田晓萌,她仍是一脸痴迷地看着戏台陶醉其中。

胡八一捂着鼻子被熏得实在不行,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咣当”一声,旁边老太的脑袋竟像是皮球一样从肩膀上滚落了下来!

胡八一立时屏住了呼吸,瞪眼看着两个宫女将老太的脑袋抬了起来又重新放回肩膀上。胡八一皱紧眉头再也忍不住了,拉起田晓萌就向外跑。

田晓萌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地叫声,已经不像是从她身体里能发出的声音了,她挣开了胡八一的手,跑上了戏台,如同疯了一样地晃着脑袋,全身抖如筛糠,嘴里尖叫不止。

胡八一愣在原地,看着田晓萌歇斯底里地蹦来蹦去,嘴里往外吐着白沫,忽然听到有人喊了声,“老胡!”胡八一转身看见齐勇跑了进来,“我听着动静不太对!怕你出事!”然后看向声音来源,吓得脸都变色了。

胡八一搂着齐勇转了过来,不让他看着戏台,“齐勇,没事,没事,我在呢!”

齐勇只能呆愣着点了下头。

胡八一将齐勇挡在身后,拼命地四下里看着,却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皮影戏幕布后面有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做着如同田晓萌一模一样的动作。

“你大爷的!原来躲在这!”胡八一三步两步上了戏台,推开田晓萌,踢翻了幕布,正看见幕布后的黄皮子还在尖叫不止。胡八一怒从心中起,起脚一个猛劲将黄皮子踢向了山壁,黄皮子摔向山壁然后掉了下来,竟然就这么摔死了。

齐勇喘匀了气已经跟了过来,就看见田晓萌如同散了架的木偶倒在地上,他连忙上前去扶起。

戏台下方的老太的脑袋又骨碌了下来,紧接着身子也垮了下来,从脚底跑出了两只黄皮子,前一只个头特别大,皮毛都泛白了,后一个与踢死的那只倒是一般大小。胡八一明白这兴许是碰上黄大仙了,黄皮子最是记仇,他踢死了一个,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胡八一喊了声,“咱们快走!”

话音未落,两名宫女的身体顿时也垮了下来,竟是有两条长蛇游了出来,只见黄大仙尖叫了声,两条长蛇冲着胡八一和齐勇气势汹汹而来。

“小心有蛇!”胡八一喊了声,拿着工兵铲就要去砍。齐勇将田晓萌放下端起枪,“砰!砰!”两声枪响。一条蛇被崩成三截,死在当场。

另一条蛇却是没有任何退缩,直冲着胡八一而来,齐勇喊了声,“撑着!”

胡八一知道齐勇在背后装子弹,猎枪就是填弹太麻烦,不过所幸地是,看到了实打实地黄皮子和长蛇,齐勇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动作干脆利落,就是从前的齐勇。

胡八一拿着工兵铲跟长蛇纠缠,手起刀落砍了它的尾巴,谁知道那蛇大约是被疼痛激发了力量,张着口向着胡八一而来,獠牙外露,胡八一急急向后退,只听又一声,“砰!”

长蛇的头被轰烂了,倒在地上。

又是尖叫声响起,四个戏班乐师齐齐垮了下来,又游出了四条蛇冲着他们而来。

“怎么没完没了啊!”齐勇喊了声,又开了一枪,崩死了一条。

“你大爷的!”胡八一骂了一句,起手拍向冲在最前的一条,用力砍了下去,接着就跳下戏台冲着那两只黄皮子跑了过去。

两只黄皮子立刻分开逃命,胡八一只够得追上那只小的,拿着工兵铲一拍下去,小黄皮子立时变了肉饼。

“脚下!”齐勇喊了声。

胡八一脚上被缠上了两条蛇,不由分说就死命的咬了下去,胡八一大喊了声将它扯了下来,两条一起用力甩在石头上,摔死了两条蛇,扔到了远处。

扭头一看,小黄皮子的尸首已经被偷走了。

只听见山壁咯咯吱吱地开始响了起来,胡八一回头看向齐勇,齐勇身上也挂了彩,却是警惕地看着周围,田晓萌依然昏迷不醒,躺在他的脚边。

四面八方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胡八一回头瞪着那黄大仙,那黄大仙竟然真如人一般,端的一副两军对垒的大将风范,不退不缩,直直地面对着胡八一。

声音到了。

山壁的缝隙中又开始窜出一大群蛇来,大约是比之前更细更小的蛇子蛇孙,但是数量颇多,连绵不绝。

胡八一生怕齐勇又照顾田晓萌又要打蛇顾不过来,几步又迈回到戏台上齐勇身边,却看见了戏台两边燃着的油灯。油灯是由铜盆盛满了油燃得灯芯,胡八一灵机一动,脱了雨衣裹在手上,端起铜盆向着冲他们而来的蛇群泼了过去。

洞中顿时燃起大火,蛇群被烧得再也前进不得。

见了血的胡八一也是红了眼,指着那远处的黄大仙大骂了声,“我艹你大爷的!你他妈有本事就给胡爷都使出来!咱们看谁斗得过谁!”


评论(30)

热度(378)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