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6。

一勾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虞美人》


26.

  

火并没有逼退所有的蛇,有一些绕过了火光爬上了戏台。

胡八一看着远处站着的黄大仙竟也不退,心里狠劲越发的往上拱,扭头喊了声,“枪!”

齐勇原本端枪瞄准着蛇群,听见胡八一的喊声立刻拿枪扔了过去,胡八一将手里的工兵铲扔了过来,空中交换了武器,蛇已经到了近前。

胡八一端起枪瞄准着远处黄大仙,“砰”地开了一枪。

黄大仙没有那么轻易被消灭,已经闪到了别处,可它拖走的尸体却再一次被崩了起来,这次是真的四分五裂,连个全尸都没有。

胡八一没有停留,沿着黄大仙逃跑的路线,“砰”地又开了一枪。山壁被打掉了一块,挡在了黄大仙的面前。胡八一连忙放下枪装子弹,瞥了眼齐勇在旁边从腿上扯下一条蛇扔进了火里。

“你怎么样?”胡八一问了句。可话音未落,就看见田晓萌从他俩身后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张嘴尖叫着冲着齐勇而去,胡八一喊了声,“齐勇!”急忙拉了把齐勇,架起枪将田晓萌挡住了。

齐勇被挡在胡八一身后惊恐地看着田晓萌,“她怎么了!”

“中了黄皮子的招了!”胡八一用力架开田晓萌,田晓萌在地上滚了一圈,却是又站了起来。

齐勇扭头看了眼远处的黄大仙,那黄大仙果然正张着两臂向前冲,与此同时田晓萌也冲了过来,抱着胡八一的胳膊咬了一口。齐勇迈步到了田晓萌身后,抱着田晓萌从胡八一身上扯了下来。田晓萌已经没有理智,头发衣服都扯的乱七八糟,正尖叫着又抓又挠。

胡八一端起枪转身再一次瞄准了黄大仙,放枪!

那黄大仙却像是真的有神仙庇佑,竟是再一次的逃过了!

“不行,这样打不死它——”

“老胡!”

胡八一扭头看着齐勇,却见齐勇看着戏台下,胡八一顺着目光望过去,绕过了火光,缓缓逼近戏台的两条碗口粗细的蟒蛇。这比之之前他们对付的那些都更粗更长,带着威胁与恐吓向他们逼近。

“常天龙……”胡八一慢慢向后退,靠在齐勇的身边。

齐勇一直抱着田晓萌却根本没注意她已经醒了过来,她一睁眼就看见自己衣衫不整靠在一个男人怀里,当即就叫了起来,一把推开了齐勇。齐勇被田晓萌的尖叫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她。

“流氓!”田晓萌喊了声。

胡八一正在火上,瞪着眼就喊了声,“说什么呢!”

田晓萌向后又退了几步,“班……班长?”

“你看看你自己整得幺蛾子,还好意思喊啊!没事瞎跑什么!”胡八一没了一贯的和风细雨,张口就是斥责。

田晓萌看了看四周,“这是哪儿啊?”

“不是你,咱们能——”胡八一正要再骂。齐勇拦了下,“行了。”

“怎么着,你还心软了?我他妈怎么没见你对我心软过啊!”胡八一瞪着齐勇。

齐勇瞪着胡八一,“胡八一你别犯浑啊!冲谁呢!”

“你说冲谁呢!我他妈掏心窝子对你好,你呢!你他妈——”

“胡八一!”齐勇喊了声。

胡八一皱了皱眉,闭着眼晃了晃脑袋,齐勇看着他一直眨眼睛,又问了句,“怎么了?”

“不对,不对……”胡八一后退了两步,晃着脑袋。

“胡八一?”

胡八一扭头看向两条常天龙已然不见了踪影,黄大仙却躲到了阴影处,眼睛发亮地正盯着他们。胡八一大惊失色,“那两条蛇呢?”

说时迟,就见站在戏台边上正在迷茫不解的田晓萌突然一下被卷住了双腿拖了下来,她惨叫了一声,身体就被一条蟒蛇卷起。齐勇骂了一声,跟着就跳了出去,拿起工兵铲就砍了过去。

胡八一正要跟过去,突然从侧面冲出了另一条蟒蛇照着胡八一的肚子撞了过来,力大无穷,胡八一根本来不及抵抗就被撞向了山壁。

“碦啦啦!”山壁竟然被胡八一撞出了一个洞来。

那蟒蛇缠住了胡八一的腿,用力绞紧,胡八一都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咯咯吱吱的响了,他拿起枪托不停地砸着蟒蛇的脑袋,蟒蛇躲开攻击拉开距离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将胡八一吞进肚子。

胡八一拿枪架住了蟒蛇的嘴,蟒蛇身体收紧,胡八一被绞得快要窒息了,力气慢慢地越来越小,他明白不能这样,跟蟒蛇比力气纯属自找死路,他深呼吸使尽力气推远了蟒蛇的头,将枪口插进了蟒蛇的嘴里,放枪!

 

胡八一推开蟒蛇的头,挣开了它的身子,看着自己撞进的这个山洞,竟像是一条通道。忽然听到外面齐勇叫了一声,他连忙踢开蟒蛇爬了出去,就看见田晓萌正坐在齐勇身上掐着他的脖子,而那条蟒蛇正死死地咬在齐勇的腿上。

这一口明显更严重,血已经洇了出来。

齐勇用力推开了田晓萌,抽出腰间的匕首朝咬在腿上的蛇头上插了下去,一刀两刀三刀。田晓萌打了个滚又站了起来,胡八一冲了过来抬手朝着田晓萌脑后敲了下,田晓萌翻了个白眼,就躺在了地上。

胡八一咬着牙看着四周,那黄大仙必然还没有躲远,黑暗中它的眼睛正发着光,胡八一扔下枪徒手冲了过去,黄大仙正要逃走,却被胡八一踩住了尾巴,一股浓烈的恶臭放了出来。

胡八一屏住了呼吸将黄大仙抓了起来,红着眼睛瞪着黄大仙说,“神鬼怕恶人!你他妈敢动他,就别怪我下手狠!”

说着两只手抓着黄大仙用力一扭,大喝一声,一下将黄大仙一手一半地扯了开!

 

黄大仙的内脏洒了一地,胡八一将手里的尸体扔进了火里,火顿时烧得更大了。

胡八一回到齐勇身边,齐勇已经把那条蛇弄死摊在旁边,胡八一跪在齐勇身边看着伤口不停地流血,就想脱了背心给齐勇腿上绑上,齐勇拍了他一下,“你就剩背心了还脱……你不冷啊!”

“背心能绑紧,不让你流血。”胡八一脱了背心缠在齐勇腿上用力绑紧,齐勇疼得闷哼了声。胡八一说,“一会我背着你。”

“那还有小田呢!”齐勇看了眼田晓萌。

“哎哟,我还真给忘了……”胡八一眨了眨眼。

齐勇笑了出来,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递给胡八一,“穿上,光膀子像什么样子……”

齐勇里面还有个半截袖,胡八一笑了下,答应着,“哎。”接过了衣服穿上。

胡八一看着四周地山壁开始响了起来,大块大块地向下掉山石。

“咱们快走!我刚弄死了黄大仙,它们不会饶了我!”

 

背起田晓萌,扶着齐勇想要从原路返回,可是原路已经被不停落下的山石封住了,三个人无处逃窜,胡八一猛然想起,“还有个通道!”带着齐勇跑进了自己撞出来的那个通道里。

随便捡了个方向开始跑,这通道中山石落得倒是少了,可是仍能听见轰轰隆隆,似是山体本身发出的声音,可跑了一阵却发现是条死路!

胡八一转身又要跑,却听见齐勇喊了声,“哎?”

胡八一问“怎么了?”

“这……这是我掉下来的那个洞!”齐勇拿着一个猎枪子弹,“这是我摔下来的时候摔掉的子弹!”

胡八一眨了眨眼,“齐勇,你他妈真是我的红太阳!”

“怎么了?”

“这叫天无绝人之路!快走!”

 

胡八一和齐勇连拉带拽地顺着通道一直跑,不出胡八一预料通道确实是人为挖成的,可有时却因为碰上山体的石头确实难以打断而不得不绕路而成,就这样他们在山体的通道里约莫爬了两个小时,才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胡八一趴在地上,卸下了背上的田晓萌,他们全身是伤,又饿又累,简直能当即就昏过去。齐勇拖着伤腿靠着树坐在地上,看着趴在地上大口喘气的胡八一。

胡八一转身躺在了地上,看着林子里漏下的月光,他皱了皱眉,“出月亮了?咱们在里待了一天?”

没有听见齐勇回答,胡八一爬起来看着齐勇,正撞上齐勇的目光,齐勇急忙错开了眼睛,胡八一爬到齐勇身边坐下,“腿很疼啊?”

“没有……”齐勇低声说。

胡八一抬头看着树冠上漏出的月光,“咱们去个能看见月亮的地方。”

“干什么?”齐勇扭头看着胡八一。

胡八一笑着说,“带你回家啊。”

 

胡八一抬头看着树的长势,向着稀疏的地方走,他们的手电、猎枪和工兵铲都丢在了墓里,此时只能靠着月光照亮,偶然一个树与树之间的缝隙大了,终于看到了月亮。

胡八一看着月亮认了认方向,然后找了找屯子的方向,对齐勇指了指。齐勇没说什么,在胡八一身后跟着走。

“明月,你怎么不说话啊?”胡八一说。

齐勇抬眼看着胡八一扭头看着他,“不是红太阳吗……”胡八一笑了出来,齐勇低头笑了下。

胡八一正要说什么,忽然两个人就听见了一声嚎叫。

 

胡八一脸色瞬间就变了,齐勇连走了几步,“这是……人熊!”

胡八一想了想,“我们快走!”扶着齐勇,加快了速度。

他们的脚下晃了晃,人熊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像是整个牛心山都在晃动。他们不敢向着哪个方向走都感觉人熊的嚎叫越来越近,人熊向着他们来了。

“喀嚓”远处开始有树枝折断的声音响起,人熊离得更近了。

胡八一背着田晓萌躲在一个坡下,齐勇跟着滑了下来,他摸了摸伤口上的背心已经洇湿了,他已经觉得有些失血过多的头晕。

齐勇靠在坡下喘着气说,“不行……胡八一,我逃不了了……”

“说什么呢!”胡八一低声说,他听见树枝折断的声音越来越近。

齐勇抓着胡八一,“我说真的,我的腿……”

胡八一摸了下齐勇的腿,发现背心都湿了,齐勇真的不能再跑了。

“那我们在这歇会。”胡八一要放下田晓萌。

齐勇看着胡八一,“歇什么……你认得方向,赶快把小田带出去!”

胡八一瞪着眼睛,“那你怎么办!”

“我在这等你……你到了屯子……再回来找我……”

“不行!”胡八一当即打断了齐勇的话。

“我自己目标没有那么大,没事……”齐勇安慰他,“你快走吧……”

胡八一放下了田晓萌,“你等会。”胡八一爬上了坡,看了看远处,脚步的震动越来越明显,人熊快要到了。胡八一向着四周看,竟然看到了他们进山时看到的二仙破庙。

胡八一连忙爬回了坡下,坐在齐勇身边,“你身上的背心脱下来。”

齐勇脱下了半截袖,胡八一把他腿上的解下来,又绑上了新的背心,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裹在齐勇背上,扶着齐勇的肩膀,“现在我说你听,别打岔。”

齐勇瞪大了眼睛,点了点头。

“我不能再带着你了,你俩,我都不能带了,这太妨碍我逃跑了。”胡八一看着齐勇的眼睛。

齐勇顿时心都凉了,“你,你说什么?你要……”

“齐勇,这个地方是二仙庙,你记得的。一会等熊走了,你上坡往左边下去就能到家,听到了吗?”胡八一皱着眉,“不过你得背着田晓萌,或者你在这等到天亮再走,也可以。”

齐勇又迷惑了起来,“你到底……”

“我去把熊带走,你记得到了屯子里,让燕子带着狗——”

“不行!”齐勇喊了声,眼眶顿时就热了。

胡八一连忙捂着齐勇的嘴,“嘘,别出声!”胡八一把周围的枯枝败叶泥土向着齐勇和田晓萌身上盖,“你俩躲在这,别出声。”

胡八一刚一起身,就被齐勇拉了回来,齐勇忍着鼻酸摇着头,“别,别去……”

胡八一笑了下,“我没事,你还不信我吗?”

齐勇吸了吸鼻子,“它可能不会过来——”

话音被一声嚎叫打断!

 

胡八一套上了沾满了齐勇鲜血的背心,“齐勇,我得走了,要不然来不及了,你一定要走出去,听见没!”

齐勇摇着头,拽着胡八一身上的背心,“别……”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胡八一伸手捧着齐勇的脸,“我的红太阳,我的明月——”说着便吻在了齐勇的唇上。

齐勇愣了下,随即便搂紧了胡八一的脖子,胡八一噙着齐勇的唇用力啃咬吮吸,像是要将齐勇生吞进他的体内。齐勇微张了张嘴,胡八一的舌头便滑了进来。

胡八一搂紧了齐勇的身体,像是要从齐勇的体内拼命汲取养分一样。

他的红太阳。

他的明月。

 

胡八一推开了齐勇,喘着气抚着他的脸颊,“齐勇,一定要走出去。”说完拽开齐勇的手。

“胡八一……”齐勇的声音颤抖,已经喊不出声了。

“我等你来救我。”胡八一看着他笑了下,转身爬上了坡。

 

人熊到了。

齐勇紧捂着口鼻,生怕发出任何声音,眼泪扑扑簌簌地向下掉。

他听见了胡八一的喊声,然后人熊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响得更快,可声音却是离着齐勇越来越远了。


评论(96)

热度(49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