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7。

神棍八上线。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沁园春·雪》



27.

 

胡八一像一只鬣狗、一只猴子、一只老鼠,穿梭在林地里,顾不上身上大小伤口正在流着血,他甚至希望血流的应该更多些,更多的血气才能够将人熊吸引过来,避开齐勇和田晓萌的方向。

他扭头看着身后,大声吆喝了几声,确认人熊是一直跟着他的。他找不着方向,只有一点点月光能看清前路,他此时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没有恐惧,没有疲累,甚至连方才亲吻的激动也没有。

只有向前跑,向前跑。

 

胡八一的灵活远在人熊之上,他在前约莫跑了半个多小时,已经远远地将人熊带离了齐勇的方位。他硬撑着发足狂奔了半个小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听着人熊闷头跟过来的脚步声,向前开始找藏身之处。前面黑黢黢的像是一座土墩,他跑到近前,发觉这土墩也颇高,只是他现在无论如何是爬不上去。

他靠着土墩大喘着气,将事情前后迅速的屡了一遍,这人熊之所以穷追不舍,除了两人身上的血气,少不了还有黄大仙的指引,他敢动保家仙,就不能怪黄二大爷让他付出代价。

胡八一眨了眨眼睛,一不做二不休,到了现在,索性他有多少能耐就使出多少吧。

他撮了三堆土,在自己手指尖上狠狠咬了一口,将新鲜的血滴在了三堆土上,在三堆土前跪好磕了三个头,道,“先天之气,分阴判阳,瑞霭腾腾,香通玄廊。大仙在上,弟子叩首。”说着又磕了一个头,“山高雾深,雪落蓝关,弟子来堂,叩请大仙急开高天散层云。”

胡八一听着人熊脚步越来越近,用带血的手指在手掌上画了个符咒,按在地上,“兵马速动,不得迟延!”

本是如碎银一般散乱的月光渐渐汇聚在三撮土的前面,那片土地越发的明亮起来,不知从何处跑进光里了一只巨大的老鼠,竟比栗子黄也小不了多少,此时正瞪眼看着胡八一。胡八一连忙跪好磕头,“大仙救命!”

 

齐勇听着人熊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把苦涩都闷在身体里,整个内脏都在抽着疼,可他不能停留,他抹了把脸,扶起田晓萌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忍着疼将她背了起来。他得走出去,他有多快走出去,胡八一就有多一分希望。

他费了大劲爬上了土坡,此时人熊听着已经离他相当的远了,他按着胡八一说得方向开始一瘸一拐地慢慢下山,他完全认不清路,只是闷着头一味的走。他借着散碎的月光看着前面的路,每个方向都长得一模一样,他突然心灰意冷,沮丧地想,他是不是要迷路了,他是否让胡八一白白牺牲了,如果是胡八一在这,他一定能走出去。

齐勇皱着眉头,鼻子一阵阵得泛酸,他无法不回想胡八一,他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如此依赖胡八一,相信他能做到所有可能和不可能的事情。

齐勇低着头压了压喉头的哽咽,刚要抬腿向前走,就发现面前的月光照下的一小片土地越发的明亮起来,他听着悉悉索索地动静响了起来,他向后退了几步,就看到几只老鼠出现在了那片光亮里。

老鼠冲着齐勇吱吱吱地叫了声,齐勇像是吓了一跳,张嘴吸了口气,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老鼠,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问,“是……是胡八一让你们来的?”

老鼠叽叽叫了两声,随即转身开始向前跑了起来,齐勇咽了咽嗓子,不敢再耽搁,深吸了口气,跟着老鼠向前走去。

 

胡八一爬上了土墩,向着更高处爬,他已经能看见人熊的身影了,他还听见隆隆地水声,想着牛心山有瀑布,大约就是在这附近。

人熊的嚎叫声响起,它已经到了土墩下面看见了胡八一,土墩着实不高,人熊在下面一勾手堪堪扒在胡八一脚下半米处,土坷垃哗哗啦啦的开始向下落,人熊一看又扒拉了几下,这下土坷垃掉得更多,胡八一就觉得自己脚下这土墩子眼看就要被人熊扒拉塌了。土墩子上能有些亮光,胡八一连忙让开了几步,人熊在下手脚并用想向上爬,胡八一左右找着逃命的地方,却看到有一棵大树的树枝就在这土墩上方两米多的地方,胡八一伸了伸手将将能碰到,只听到人熊又嚎叫了一声,胡八一深吸了口气纵身跳起抱着了树枝,双腿勾上,用劲翻了个身在树枝上坐稳。

人熊扒拉着土墩勉强爬了上来,可却由于体重将土墩彻底压塌了,巨大的坍塌声伴随着人熊的嚎叫在胡八一脚下响起,他在树枝慢慢向着树干挪动,这一枝还是太低,他低头看了眼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人熊,然后慢慢在树枝上站了起来,抱着树干挪到了临近的另一枝子上。这一枝摸到了更高的地方,人熊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冲着空中大声嚎叫,像是被气恼了一样。

胡八一一刻不敢停歇,抱着更高的树枝攀了上去,只听见脚下“咔嚓”一声,人熊终是跳起将他刚才呆着的树枝拍断了,树枝摔了下去,人熊也跌了下去,震得地面都晃了晃,而它嗷嗷叫着爬不起来。

树枝顶上更明亮了些,胡八一刚想坐着歇一下,就觉得整个树都开始震动了起来,人熊不会爬树,此时却在树下,用身体扛着想把树扛倒,胡八一抱紧了树枝不敢松懈,这树少说也得有三人合抱那么粗,不那么容易被推倒。扛了一阵子,人熊似乎也觉得收效甚微,便停下了动作,坐在树下休息。

胡八一趴在树枝上,感觉震动突然停了,刚坐起身向下看了眼,就觉得整个地面连着树都跟着震颤了起来,人熊终是没有放弃一下一下地撞在树上,胡八一身形一歪就滑了下去。

 

五只老鼠带着齐勇穿梭在林子里,齐勇感觉越走林子越稀疏,就知道走得路应该是没错了,可这天色却感觉越来越暗了,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未升起。

黎明的树林愈发的透着危险。

老鼠跑得太快,天色一暗,齐勇就更难看清了,只凭着听觉和大概的影子判断,好在有时老鼠还会叫两声。

此时老鼠像是疯了一样叫起了不停,声音更是向着四面八方而去了,齐勇愣了下,这是怎么了?就这样到此为止了?

齐勇向前走了几步,突然看到了远处幽幽地两盏绿光,他咬着牙眯了眯眼。

他怎么忘了,若论记仇,狼可也是一把好手!

 

齐勇小心地将田晓萌放下,眼看着那绿光越来越近,他抽出了腰间挂着的匕首,死瞪着狼。来吧,老子正一肚子火没处撒,你来得正好!

 

胡八一拽着树枝上缠着的藤蔓,吊在空中上下不靠,这必然不是长久之计,他顺着藤蔓向下滑,在人熊还在锲而不舍地非要撞到这棵树的震动中跳了下来,接着跑。

瀑布的声音越来越响了。

人熊似乎没有想象的那样傻,它发现了找寻的目标已经不在树上马上寻着气味又追了过去,这次离得距离可比之前逃命的时候要近得多,胡八一拼命向前跑着,也抵不过人熊迈个两步就到了跟前,胡八一向前找着一棵细一点的树,手脚并用的又开始向上爬。

人熊在树下直接就开始撞了,胡八一抱紧着树干一段一段的向下滑,他连忙向上爬到最低的一个树杈处坐好了,紧抱着树枝,打算跟树共存亡。

人熊也是铁了心要把这树撞倒,一下一下撞得胡八一听得心惊胆战,胡八一闭着眼睛想,老子竟然会完蛋在一只畜生手里,真是命里带衰。想到这胡八一心一横,老子怎么也不能让你舒坦吃了我当加餐!

他睁眼向上看,这棵树的分叉都极高,他只能顺着树干再向上爬,胡八一仔细瞧着更高处的树梢上吊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他皱了皱眉,这是马蜂窝?

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胡八一坐在树杈上仰头看着上面的马蜂窝,人熊此时倒是消停了,他低头看了看人熊正要扒着树干想要爬上来,胡八一又抬头看了眼马蜂窝,闭着眼咬了咬牙,念叨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都他妈的是无所畏惧的!”

说着脱下了背心,摘了许多鲜树叶窝在背心里,掏着打火机点着了树叶。鲜树叶火苗小着不起来,背心都是湿的一裹也只能起烟,熏得胡八一咳嗽了起来,他窝成团拿在手里举高了冲着马蜂窝。

烟着的越来越浓,一些马蜂开始飞离了马蜂窝,胡八一周围都是烟不敢围着他飞,人熊本想爬上树,可是爬了几段就摔了下去,胡八一晃了晃,手上仍然举得高高的熏着马蜂窝。烟很快就灭了,胡八一再点着些鲜树叶,刚要抬手去熏蜂窝,底下人熊用尽全力的一撞,胡八一在树杈上没有撑住,摔了下去,同时掉下的还有那颗巨大的蜂窝。

胡八一离地得有八九米高了,他掉下树的中间摔在了藤蔓上,可藤蔓终是撑不住他的体重断开,他落了地。他顿时觉得喉头一甜,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铺天盖地的嗡嗡声响了起来,马蜂飞了出来开始去找它们的冤家,胡八一手上还燃着烟,它们绕着外围飞了一圈就向着人熊而去了。

人熊本来还在撞树,却突然被一群马蜂包围,蛰得嗷嗷叫,开始到处跑。

胡八一试着动了动,他不能躺在这,烟灭了他在这无论如何就是死。他翻了个身,向着轰隆隆的水声处爬,身后人熊捂着头到处的乱踩,胡八一生怕他再被踩死,只能挣扎着起身,向着瀑布处慢慢走。

烟淡了,马蜂还是跟着他来了,胡八一咳嗽了两声咳了两口血出来,他想向前跑都没了力气,全身的骨头像是摔散架了,终于他看见了水潭,眼前一黑就栽了进去。

 

齐勇拿着匕首俯身蹲在地,死盯着眼前的狼,匕首的尖端向下滴着狼的血。

他如今已经认出了下山的路,再无任何阻碍可以挡住他,不论眼前是什么样的豺狼虎豹,都不会在他这讨着任何好处。

狼再一次冲了上来,齐勇一个翻滚躲过了它,抬起匕首插了过去,狼也被刺怕了迅速跑开转身又再一次攻击,齐勇向后退了几步正撞上一棵树,身子一晃,狼就扑到了面前,齐勇下意识抬脚踹过去,却忘了自己腿上的伤,腿连抬都抬不起。

狼张着大口扑到,齐勇矮身狼狈地逃开,狼没有放过齐勇疼痛的迹象,紧接着又冲了过来。

忽然一声枪响!

狗叫声厉声响了起来。

狼向后缩了缩,看了看远处,只能扭头逃走了。


评论(52)

热度(41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