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8。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清平乐·六盘山》


28.

 

齐勇眼看着狼瘸着一条腿,转身钻进了林子,他转身朝着枪响的地方看了过去,只见三条猎狗冲了过来,他听见有人喊叫,“老虎,别追了!”猎犬放弃了去追逐逃跑的狼,在周围逡巡,保护着齐勇。

齐勇全身紧绷的神经都在发着抖,一时根本放松不下来,他急促地呼吸着,像是快要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安全,他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急促的呼吸被噎住了,他突然倒在了地上,仰躺着看着天。

太阳出来了,天已经亮了。

 

我的红太阳……

我的明月……

齐勇,你一定要走出去……

 

迅疾的脚步声响了,远处放枪的人终于赶了过来,一个人大喊了声,“我操!”急忙扶起了齐勇,“齐勇!齐勇!”他大声叫着,拍着齐勇的脸,“你醒醒!醒醒!看看我!”

齐勇已经翻着白眼昏过去了,却依稀听到,这声音……

“齐勇!”那人拍着他的脸颊,旁边一个苍老的声音喊了声,“掐人中!”接着那人用力掐着齐勇的人中。

齐勇觉得像是突然有人硬生生将他拉回了现实,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胖子……”

王凯旋皱着眉,焦急地看着他,“哎!好好,认人了就好!老秦叔,水给我!”

齐勇抬手拉着王凯旋的袖子,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王凯旋急忙拧开了水壶盖,“不着急,你先喘匀了气!”

齐勇推开了水壶,硬是挤出了个沙哑的声音,紧抓着王凯旋说,“胡八一……”

王凯旋怔了下,随即咬着牙问,“怎么了?”

齐勇无法说出更多的情况,突然的放松让他所有的疲累、惊恐、伤害、疼痛一股脑地涌了出来,他断断续续地喘着气,声音难听得像是用骨头摩擦发出了动静,“胡八一……”

王凯旋看着齐勇真的撑不住了,压下怒气点了下头,“行,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齐勇微微点了下头,听着王凯旋大骂着,“我操他大爷的!胡八一你个孙子!你他妈的……”王凯旋像是要把牙都咬碎了,气得整张脸都是红的,眼里顿时就冲上了水气。

齐勇终于放下心,如果这个世界还有谁能托付胡八一的生命,那就是王凯旋。

他就在王凯旋地大骂声中,昏了过去。

 

齐勇再醒过来时,已经躺在了炕上,他眨了几下眼就突然反应了过来,当即就要起身,胳膊刚一使劲,全身的肌肉一紧,没有一处不痛的,尤其腿上的伤口更是动弹不得。齐勇却顾不得那许多,呲牙咧嘴地坐了起来,看向旁边。

没有。

没有人。

胡八一还没有找到。

齐勇紧咬着发抖的嘴唇,拖着伤腿下了床去找衣服穿,他穿好了上衣,坐在炕上挣扎着穿裤子,听到屋门响了声,有人走了进来,齐勇抬头看了眼,是丁思甜。

丁思甜本以为齐勇还在睡着,没有顾及许多,进门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喊了声,“哎呀!你,你怎么醒了!不对!”丁思甜索性转身看着齐勇,“你怎么下床了!老秦叔说了你不能动!”

齐勇倒是尴尬了起来,连忙拉过被子盖着腿,“小,小丁,你,你先出去一下……”

“我不出去!”丁思甜瞪大了眼睛,扬了扬下巴,“我的任务就是照料你到你被送走,现在我们是医护人员和伤员的关系,不是男女关系,你不用避讳我!”

齐勇咳嗽了两声,丁思甜立刻说,“还不快进去!外面又下雨了,村长说就快要下雪了呢!你知道有多冷吗!”

齐勇捂着嘴边咳嗽边看着丁思甜,她不但不走还要往前来,齐勇只能裹着被子坐回炕上,丁思甜笑了笑,端着一个搪瓷茶馆递给齐勇,“喝掉!”

齐勇叹了口气,接过茶缸喝了几口,好在把嗓子的干痒压了下去,他咽了咽嗓子问,“胡八一找着了吗?”

丁思甜摇了下头,“白天老秦叔带着凯旋去找的,没找到,下午换了燕子和素珍嫂子去,牵了三条狗,应该快回来了,大概凯旋跟老秦叔晚上还是要上山。”

齐勇点了下头,“我跟着一起去!”

“你说什么!你不能下地!”丁思甜喊了声。

齐勇没听丁思甜的,窝在被子里硬是把裤子套上了,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丁思甜硬是拦着他,“不行!齐勇同志!你要服从组织安排!”

“你别管我!”齐勇喊了声。

“不可以!”

两人正在争执,突然听见屋门响了声,一个声音喊道,“干什么呢!”

“凯旋!”丁思甜喊了声,“你快来拦着齐勇,他非要去找胡八一!”

王凯旋紧皱着眉站在门口瞪着齐勇,脸色都是铁青的,齐勇从未见过王凯旋如同现在这样凶神恶煞,像是随时随地就要爆发的火山。

“老实待着!别乱跑!”王凯旋再也没有任何笑模样,冷冰冰地说。

“我跟你一起去,我知道我们分开的地方在哪!”齐勇看着王凯旋。

“我也知道!我找到你们分开的地方了!”王凯旋走了进来,掏了掏口袋,“烟盒,卡子,手绢。”王凯旋将东西一样一样扔在桌子上,“还有个这个,你认得吗?”王凯旋拿着一个银质发黑的小发梳。

齐勇看着发梳眨了下眼睛,王凯旋也放下了,扭头对丁思甜说,“小丁,让我给他讲讲革命形势,你先去休息一下。”

丁思甜点了下头,“那我去看看小田。”

齐勇这才反应过来,“小田怎么样了?”

丁思甜摇了摇头,“她还没醒过。”

 

王凯旋瞪着丁思甜出门,看向齐勇,“你……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齐勇摇了摇头,看着王凯旋,“老秦叔……怎么说?”

王凯旋咽了咽嗓子,“你别管他怎么说,你养好你自己!”

“王凯旋!你不能什么都不告诉我!”齐勇喊了声,嗓子立时就劈了。

“告诉你什么!”王凯旋也喊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瞪着齐勇,“老胡他妈用命换得你,你现在就这么糟践你自己!他要是回来知道你就这么对你自己,他得心疼成啥样!你他妈有没有良心!”

齐勇呆愣着看着王凯旋,王凯旋吸了吸鼻子,指着齐勇,“我告诉你别着我!我有一肚子账想跟你算!”

齐勇眼眶一热,眼泪竟是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王凯旋清了清嗓子,“不过他就是这个狗脾气,我也不能怪你……”他看了眼齐勇,“你就在这好好待着等他,老胡那命硬得很,不会就这么随随便便交代了。别再给小丁找事了听见没,再闹老子削你!”

齐勇低头擦干了脸,低声说,“你自己也要当心。”

 

胡八一醒过来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他已经躺在了镇上的医疗所,医生已经说要是再不醒就只能往县里送了。胡八一被老秦头发现的时候还是有意识的,就是不太清楚,他是听到王凯旋开始骂自己了之后才彻底晕过去的。

胡八一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眨了几下眼,想左右看时刚动了脖子就疼得抽了口气,这一抽气连着胸口都是疼的,紧接着像是全身各部的细胞都苏醒了,争先恐后地告知他自己有多么疼。胡八一赶紧动了动手指脚趾,确定没有感觉不到的,他想抬抬脖子,可却觉得脖子被固定了,这才回想起他从树上摔了下来,这想必是固定他的脊椎的。

胡八一抿了抿嘴唇,嗓子干得发不出声来,他叹了口气,谁行行好现在进来给他口水喝!

像是有人听见了他的祈祷,他的病房门响了一下被打开了,他听见拐杖“咯噔、咯噔”的声音,他斜眼看了眼,只是一个人影他就确定,是齐勇。

胡八一闭起了眼装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干吗要装睡。

 

胡八一听到齐勇拄着拐杖挪到了床边就再没了动静,胡八一的呼吸都不敢太大,静静听着齐勇的喘气声越来越大,他吸了吸鼻子,向前挪到了床边,而后胡八一感觉脸颊被轻轻地碰了下,他听到了齐勇硬忍下来的哽咽,接着病房门就又被打开了。

“你这伤员怎么回事?怎么一会看不住又跑了啊!”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大概是医疗所的人。

“怎么了?”这是胖子。

“没事,”齐勇清了清嗓子,“我看他醒了没。”

有人走到了床边说,“他醒了我告诉你,你赶快回去!”

拄着拐杖的声音跟着护士出了病房。

 

胡八一听到关门的声音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旁边正看输液瓶子的王凯旋说了句,“胖子。”

“哎!你——”

“小点声。”胡八一说,“少废话,先给我点水。”

王凯旋一勺一勺地喂了三碗,胡八一才觉得嗓子能出声了。

王凯旋笑了下,“刚才你那是又憋什么坏呢?”胡八一斜着眼睛看着王凯旋,王凯旋皱了皱眉头,“咋了?”

胡八一咽了咽嗓子,“……不知道咋面对他……”

王凯旋疑惑地皱起了脸,“啥?你说啥?咋面对?你都豁出命了,该咋面对咋面对呗!这回咱们是彻底不欠他的!”

“……他万一……以身相许咋办……”

王凯旋笑了出来,“那不是正合了你坑蒙拐骗的心思吗?”

“……我不是为了那个……”胡八一瞪了眼王凯旋,皱着眉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次……是真的……没指望了……”

 


评论(56)

热度(41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