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31。

万物骚动。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念奴娇·昆仑》


31.

 

胡八一脑子里嗡嗡地,仿佛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

他再也没有力气思考,甚至没有力气呼吸,他的微张着嘴,呆愣着看着齐勇。一股酸意就开始往鼻头窜,他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想要的,也不过就是齐勇的这句话。

这句话,就这么悄然无声的出现了,出现在胡八一最出乎意料的时候。

 

胡八一咽了咽嗓子,你大爷的,不管那么多,这是你着得老子,我就算坑蒙拐骗也得——

胡八一想要起身,齐勇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睁了睁,说了句,“别动!”

胡八一顿了一下,“怎么了?”

齐勇扬了扬下巴,示意胡八一向后看,胡八一扭脸过去,两只大白鹅气宇轩昂地晃进了院子,胡八一的脸抽搐了一下,冤家路窄啊!

齐勇说,“你坐着别动,只要不——”

话还没说完,这白鹅像是认出了胡八一似的,乍着膀子就飞奔了过来,直冲着胡八一而去。胡八一大喝一声,“我操!”跳下正坐着的石头就向院外跑。

两只白鹅扑楞着翅膀就这么追着胡八一出去了。

齐勇也跳下石头跟了出去,看着胡八一撒丫子向前跑,边跑边向后看,嘴里骂着,“我操,怎么还追啊!”

齐勇想着胡八一这会身子虚,跑步应该挺吃力的,可这场景怎么也让他担心不起来,当即就大笑了出来。

 

胡八一在村里的路上疯跑过去,葛婶刚从地里回来正在院子里洗手,看着胡八一大喊大叫地跑过去,连忙喊了声,“八一啊,你又被牛追啊!”

胡八一已经跑远了还不忘回一句,“这他娘的比牛厉害多了,还带记仇的!”

两只大白鹅高叫了两声,扇着翅膀跳了起来。

胡八一想着总不能向着水里去,那是确信无疑地打不过,那就向着山里跑,可是这会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这两只穷追猛打的鹅还不放过他,他八成跑不到山里就要断气了。

跟着去采山货的人这会倒是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王凯旋是跟着丁思甜一起去采蘑菇的,老远就看见胡八一跑了过来,王凯旋笑着挥手,“老胡!你太客气了,还出来迎接我们啊!”

“迎你个头!”胡八一大喘着气回了句。

王凯旋侧了侧身看见紧追不舍的两只鹅,大骂了声,“我操,老胡你别带它们过来!”说着扔下篮子转身拔腿就跑。

胡八一一把抓着王凯旋,“不行了,胖子,你牺牲一下,帮兄弟顶一下……”

“我可顶不住!”

齐勇已经跟着跑了过来,看着两个人又跑了简直哭笑不得,丁思甜皱着眉头看着齐勇,“他们这是干什么啊!”

齐勇边笑边说,“他俩原来得罪过这两只鹅!”

知青几个人都笑了出来,胡八一绕着圈地跑指着他们,“你们还不想办法!还在这笑!”

齐勇忍住了清了清嗓子,看着撵松鼠的老虎回来了,喊了声,“老虎!过来!”

最后还是地头狗压住了阵势,冲着两只鹅厉声叫着,把胡八一和王凯旋救了下来。

 

燕子骑着马跑了过来,马后挂着几只兔子和野鸡,栗子黄跟着跑了过来跟老虎并肩站着,叫得声音更高了,终于把鹅算是轰走了。

老秦叔也骑马走了过来,叹了口气,“陈瞎子这一走,这两只鹅倒是没人照看了。”

燕子说,“可以咱们家照看啊,好说年底也是半个月的粮食。”

老秦叔笑了下,“就栗子黄那脾气,咱爷俩就别睡了,整天听他们仨打架吧。”

丁思甜想了下说,“可以养在食堂啊,我们轮流照看!”

“不行!”胡八一本来趴在胖子背上装死人,这会斩钉截铁地说,“养食堂我还吃得成饭吗!不行!”

“对,不行……”王凯旋挥了挥手,“每天吃饭前还得八百米负重跑我可受不了……”

 

这鹅打了个岔,胡八一再想接上就有点找不着感觉了,回去之后齐勇还得去打夜草,胡八一想跟着,齐勇上下看了看他,“你自己看看你的脸色,我怕你竖着出去横着回来。”

胡八一想辩解一下,可确实是手脚都迈不动了,只好窝回了碾盘上。

王凯旋带着一小篮沙果进了院子,看见胡八一正坐在碾盘上发愣,王凯旋说了句,“下神呢!”

胡八一连眼皮都懒得翻,王凯旋坐在胡八一身边把沙果放下,胡八一拿起一个沙果,王凯旋抓了把姑鸟边嚼边说,“没洗!”

胡八一抓着王凯旋的衣服把沙果蹭了蹭,也没啃,就只是看着。

两人沉默了良久,都看着碾盘前的土地,简直像要盯出一朵花来。

“我觉得齐勇/小丁可能喜欢我。”两个人同时说。

“啥?”同时说。

“你不是做梦吧!”又是同时。

“你他娘才做梦呢!”……

胡八一歪着头看着王凯旋,王凯旋刚要开口胡八一把手里的沙果塞了进去,“这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咱才能开始说话,我先说!”

“呜呜呜呜呜!”王凯旋一肚子意见也说不出。

 

“他说跟我在一起特有安全感,觉得我特爷们。”胡八一陶醉地说。

王凯旋把沙果拿下来,“你觉得我信吗?可着十里八乡地找,我也找不出比那火炮仗更爷们的了,他说你?他削你差不多!”

胡八一皱着眉头,“胖指战员,我发现你这个政治立场有问题,你怎么能这么不相信人民的战斗力呢!毛主席怎么说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真的?”王凯旋看着胡八一好像挺认真,“可你不是怕人家是因为你扯犊子的个人英雄主义产生的幻觉吗?”

“啊……我现在还是怕……”

王凯旋把沙果核扔出去,“老胡啊,作为你新长征路上的战友,我得跟你透个底。”王凯旋拍了拍胡八一,“那火炮仗真没那么多心眼,喜欢、讨厌,就这俩,你想那么多都是扯淡!”王凯旋在胡八一身上擦了擦手,“咦?我给你那像章呢?”

胡八一看了眼身上,“我连命都快没了,哪还顾得上像章,丢了!”胡八一又看了王凯旋,“你的呢?”

王凯旋抬了抬眉毛,奸滑地笑了下。胡八一跟着笑了出来,“送给她了?行啊!没给你爸爸丢人!”

 

胡八一这两天一到晚上就犯困,齐勇不知道为啥对自己接生的羊羔产生了感情,这两天老往羊圈跑,正赶上那两只白鹅养到了羊圈,胡八一只能战略撤退地没有跟着去。

这天晚上齐勇回来,带着个饭盒,胡八一正趴在炕桌上睡,齐勇看了眼火上的热水已经冒气了就换上了饭盒热着,接着又扒来扒去的找东西。

胡八一听见动静睁开眼,“回来了?”

“嗯,咱屋里有碗吗?都放在食堂了?”

“有,我上次锔的那个。”

齐勇拿着碗进了屋放在胡八一面前,“刚好你醒了。”胡八一看着碗,齐勇又出去拿毛巾包着饭盒拿了进来,一开盖顿时奶香扑鼻而来。齐勇把奶倒进碗里说,“喝了。”

胡八一抬眼看着齐勇,“这谁的奶啊?”

“你还想是谁的啊?”齐勇弯着嘴角笑了下,“就是你前两天又唱又跳给它接生的那个。”

“哦,羊奶,”胡八一低声说,“这得算公社的吧?”

齐勇点了下头,“我跟支书打报告了,他说可以。用不着你再去扣工分了,这是组织特批。”

胡八一笑了下,端起喝了一口,“给你。”

“自己喝。”齐勇托着下巴看着他,“喝光。”

“我不爱喝奶……”胡八一咧了咧嘴。

“什么时候你跑一趟下来不累得脸色发青了,什么时候你就不用喝了。”齐勇歪着头看着胡八一嘴上一圈奶渍笑着说。

 

胡八一觉得他的脑子已经彻底的乱了,所有的可能像是一个到处都是线头的线团,怎么也理不清。他需要友军的协助,转天就去找王凯旋,可却扑了个空。

今天不用干活,王凯旋早早就没影了,胡八一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走到河边时看见齐勇正在给马洗澡。

“勇哥,见胖子了吗?”胡八一问了声。

齐勇指了个方向,“小丁说要学骑马,胖子借了一匹马教她。”

“呵!”胡八一出了一声,齐勇笑了下。

紧接着就听见胖子大喊着跑了过来,“老胡!快救命!”

胡八一跟着就跑了过去,“怎么了?”

“那马……”王凯旋喘着气指着方向,“那马不知道为什么惊了,没命地弹腾,小丁在上面快撑不住了!”

“你他娘的!”胡八一拍了他一下,连忙转身跑向河边,爬上一匹马就向着丁思甜的方向去了。

齐勇看着觉得不对劲,上岸看着王凯旋傻站在那不知道该干什么,急忙跑了过去,“凯旋,凯旋!”

“啊?”王凯旋像是被人从梦中叫醒,握着齐勇的胳膊,“勇哥,马,马惊了!老胡去了!小丁在那,我,我不知道……”

齐勇当即就火冒三丈,扔下刷子喊了声,“马惊了你找胡八一干什么!”

“我,我只想得起他!”

齐勇咬着牙瞪着王凯旋,手指放在嘴里吹了声,原本在岸边吃草的乌云听见哨声立刻跑了过来,齐勇拍了下王凯旋,“没事,我去了!你把马牵回马棚等着我!”说完拍马飞奔而去。

 

胡八一先找到了丁思甜,丁思甜骑着的正是烈风,胡八一喊了声,“烈风!停下!”

烈风倒是不再弹腾,反而像是离弦之箭瞬间冲了出去,胡八一原本坐在马上,却不知为何他的马晃了下也跟着一起跑了起来,两匹马开始在路上发足狂奔。

胡八一看着丁思甜在马上颠得快要掉了下来,大喊着,“小丁抓好!抓好!身子低点!”

丁思甜也不知听见没听见,只是大叫着,仍然是摇摇晃晃地。

胡八一伸头看了眼,烈风的脚蹬子挂着了他的,扯得他的马得跟着不停地发了疯似的跑。胡八一只能不停地喊着,“烈风,烈风,停下!”

烈风不为所动。

胡八一咽了咽嗓子,这样下去他们俩得跑到啥时候,胡八一突然想到,齐勇呢?齐勇呢?

只听见背后一声嘶鸣,胡八一回头一看顿时松了口气,齐勇和乌云已经跟了上来。

齐勇看着胡八一喊了声,“你跟着跑什么!”

“脚蹬子挂着了!”

齐勇辨认了下,腰间抽出匕首,“割断!”

胡八一看了眼,“不行,小丁!”

“我来!”齐勇收起匕首应了声,拉着马头挪了个方向,拍着马骑到了丁思甜身边,“小丁!”

丁思甜扭头看到了齐勇,齐勇单手抱着丁思甜的腰将她搂了下来,按在了自己的马背上。

烈风背上无人,跑得更快了,胡八一一看丁思甜已经被救了下来,使劲扯着脚蹬子和缰绳,脚蹬子原本挂着猛一扯开,胡八一的马顿时就往旁边歪,恰逢旁边就是个水洼子,连人带马一起翻了下去。

齐勇听见落水声就拉紧了缰绳,急忙跳下马把小丁放了下来,小丁现在惊魂未定,齐勇也顾不上说太多,“小丁,我去救胡八一,你在这等着!”说完就向着水洼子跑了过去,一秒也没有迟疑,纵身跳了下去。

 

胡八一倒是不怕水,可他沉到水塘底再想游上去就游不动了,脚上不知道何时被缠上乱七八糟的水草,胡八一使劲扯也扯不动,像是水草有了灵性,非要拉着胡八一在水底陪它们。

胡八一这一口气眼瞅要完,就听见水面上响了一声,再向上看时,齐勇已经扎了个猛子下来了。

齐勇潜到了胡八一身边,胡八一指了指脚下,齐勇又潜了下去看了眼扯着水草拽了拽,也是拽不动,他想了下抽出了匕首将胡八一脚边的水草都割断,把他的脚放了出来。齐勇再抬头看胡八一时,他已经晕了过去。齐勇搂着胡八一的身子向上游了上去,终于出了水面。

此时丁思甜倒是已经反应了过来,趴在塘边喊了声,“班长!”

齐勇大喘着气拖着晕过去的胡八一游到了岸边,将他拖了上去。丁思甜不停地叫着胡八一也毫无反应,齐勇收起匕首按着胡八一开始做心肺复苏,大声喊着,“胡八一!醒醒!”

“胡八一!想就这么交代!没那么容易!”

“你他妈给我醒醒!”

胡八一没有淹太久,终于在不停地急救下吐出了水,接着就咳嗽着吐了更多。

齐勇累得瘫坐在旁边,看着掉进水里的马游了一圈又上了岸,乌云已经把烈风带了回来,这才松了口气。

 

齐勇骑马带着丁思甜拖着另一匹马,胡八一瘫在烈风身上嘴里嘟嘟囔囔地训斥它,“你说你在它面前成什么形象了?一点革命的大无畏精神都没有!你那身经百战的气质呢!哪去了!随随便便就轻易被吓住了!像什么样子!”

齐勇在旁边一直黑着脸,一句话都不说。胡八一看着齐勇像是生气了,可却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生气。

回了屯子丁思甜就回了宿舍,到了马棚王凯旋看着两个人都湿淋淋的一身急忙问了句,“怎么了!”

齐勇没搭腔进了屋,王凯旋看着胡八一,“怎么回事?”

胡八一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去看看小丁。”

“我说齐勇。”王凯旋低声说。

胡八一又摇了下,“不知道,”他叹了口气,“累得要命,我去换衣服。”

 

送走了王凯旋,胡八一进了门,筋疲力尽的走到里屋,看见齐勇已经脱了湿衣服正在擦身。胡八一愣了下,“我……我等会再进来。”

“站住!”齐勇说了句,口气非常不好。他狠狠扔下毛巾,转身瞪着胡八一。

胡八一心里一紧,“怎么了?”

“胡八一,”齐勇走了过来,“今天算是我救了你了。”

胡八一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这个。

胡八一点了下头,“是,谢——”

“用不着。”齐勇打断了胡八一的话,他眯了眯眼睛,盯着胡八一,“咱们算是两清了!”

胡八一已经知道齐勇要说的是这个,他低头点了下,勉强扯了扯嘴角,“两清了……”

 

胡八一皱紧了眉头紧咬着牙,原来只是这个。

所有齐勇对他的关心,对他的信任,对他的温情,都只不过是这个。

他想得太多了……

齐勇,又怎么会因为自己救过他,就会真的喜欢上自己呢?

即使是错觉,也永远不会。

 

胡八一压下了心里泛起的酸涩,深吸了口气,“那我——”

齐勇一把抓住胡八一的脖领子,拉到自己跟前,“两清了是吧?”

胡八一瞪大了眼睛,齐勇的眼里黑白分明,可却不是银货两讫的轻松,更不是从前的鄙夷厌恶,那是——

“既然两清了,那我接下来做什么,都跟你救我没有关系了!”

齐勇说完,向前吻在了胡八一唇上。


评论(151)

热度(587)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