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33。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七律·登庐山》

 

33.

 

早请示的时候丁思甜团团转着找胡八一,拍着王凯旋问,“凯旋,班长呢?是不是昨天跌下水生病了啊?”

王凯旋皱了皱眉,“昨天我见他没什么事啊,就是说累,早早就睡了。”

“那怎么这会还没来啊!”丁思甜拉着王凯旋,“咱们去看看万一真的病了呢,他不是才出院吗!”

王凯旋刚出了食堂,看着胡八一和齐勇气喘吁吁地跑进院子,王凯旋问了句,“怎么这么晚啊?你没事吧?”

胡八一跑过来笑着说,“没事没事,稍微耽搁了会。”

丁思甜急忙拉着胡八一就进门,“班长,快点!”

胡八一被拉扯着就走,回头看着齐勇眨了下眼,齐勇微笑点了下头,跟着王凯旋进了食堂。

 

有了这几天的山货和猎物,早饭的质量是一路上升都见到肉了,王凯旋嚼了一嘴开心得不亦乐乎,胡八一啃着棒子面的窝头看齐勇吃饭,齐勇本来低头正吃着,感觉到了胡八一的目光,伸筷子把他碗里的鸡块夹走了。

胡八一喊了声,“哎哎,怎么回事!你那筷子也太长了吧!”

“反正你也不想好好吃饭。”齐勇带着笑意嚼着战利品。

“我是病号,这还没好全呢!”胡八一跟着咳嗽了两声,“还有没有一点战友之间的革命友谊!”

“我跟你从来就没有革命友谊啊,”齐勇摇了摇头说,“是谁跟我说没法跟我做朋友的?”

“嘿——”胡八一刚出了一声,王凯旋当即拦下,“等等等!”

胡八一看着王凯旋,“胖子,他欺负我,帮我讨回公道,上!”

王凯旋上下打量胡八一,打量了两圈,幽幽地说了句,“老胡,你这是浪什么呢?”

齐勇差点把嘴里的窝头喷出来,捂着嘴笑得全身都在抖。胡八一也没恼,冲着王凯旋挑着眉毛笑了下,“哥哥这叫人逢喜事精神爽,迎来春色换人间。”

王凯旋瞪大了眼睛看着胡八一,“胡司令!”

“王军长!”

“上甘岭?”

“我们打下来了!”

“联合国军?”

“他们已经夹着尾巴逃跑了!”胡八一握着王凯旋的手,“同志,最终的胜利是属于中国人民志愿军!属于革命的人民的!”

王凯旋紧紧握着胡八一的手晃了晃,“如果有一块‘朝鲜解放纪念章’,我愿意戴着它,回到祖国去!”

齐勇皱着眉头,“说谁‘联合国军’呢!”

胡八一笑着看着齐勇,“没有,我们说你是朝鲜——”齐勇一脚踹了过去。

胡八一疼得抽了口凉气,倒在了王凯旋的胳膊上,王凯旋看着齐勇,“小金花,你说你怎么就投降了呢——”齐勇瞪着王凯旋,胡八一抬头看着王凯旋,“你到底向着哪边的?”

王凯旋立刻清了清嗓子,“齐勇同志,你已经知道了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领袖,请再深深爱我们的战士胡八一吧!因为他确实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胡八一跟着点了点头,看着齐勇,“就是这句,来,听听人民的声音!”

齐勇原本想绷着的脸终于还是破功,笑着摇了摇头,“说这么好听怎么不去唱二人转啊!”

胡八一笑了下,“那也是咱俩唱,我跟他唱不着。”说着夹了块肉放在齐勇碗里。

王凯旋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老胡啊,你竟然如此对待与你出生入死的战友,我对你十分失望,你真是可耻,可耻!”

齐勇愣了下,“呃……那要不,这块给你吧?”齐勇夹起肉要递过去,王凯旋推了推碗叹了口气,“好吧,我就勉为其难——”齐勇夹着肉在王凯旋面前晃了一圈送进自己嘴里吃了,扬着眉毛得意地笑了出来。

王凯旋吃惊地张着嘴瞪着齐勇,又看着胡八一,胡八一伸了伸手,“我碗里已经没了。”

王凯旋撸胳膊挽袖子伸着筷子要去齐勇碗里抢肉,可齐勇的碗里别说肉连汤都没了,齐勇嚼着窝头笑着说,“老兄,你太轻敌了,我可是兵团战士!”齐勇轻磕了下桌子,“进部队学得第一件事是什么?”

三个人倒是都不陌生,竟然异口同声地说,“吃饭快!”

 

胡八一隔一会就咳嗽两声,齐勇说,“你是不是昨天掉水里着凉了?”

“不是,”胡八一摇了下头,吸了吸鼻子,“昨天呛住了,鼻子难受。”

王凯旋问,“你怎么会掉水里啊?不是骑马吗?”

“马掉水里我不也跟着下去了嘛。”胡八一揉了揉鼻子。

齐勇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了声,“胡八一。”胡八一看向他,齐勇认真地看着他,“你水性不是挺好的吗?昨天怎么会被困在水里?”

胡八一皱着眉看着齐勇,齐勇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这里有问题,“到底怎么了?”

胡八一想了想说,“你记得咱们见得那个黄大仙吗?”齐勇点了下头,胡八一咽了咽嗓子,“我不是……”做了个撕开的手势。

齐勇大惊失色,眼睛眨也不眨,“它,它报复你吗?”

王凯旋震惊地看着胡八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他妈报复你?”

胡八一叹了口气,“瞎子死了,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

齐勇点了点头,突然攥着胡八一的胳膊,“那你——”

胡八一笑了下,按住齐勇的手紧了紧,“我可没那么好对付!我有本事弄死它,就不怕它报复!”说完又低声加了句,“放心。”

王凯旋跟着说了句,“不管是谁,要敢动老胡,那得先过我这关!”

胡八一挎着王凯旋的脖子,“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没错!”

胡八一又打了个喷嚏,“不行不行,我得下水去,这呛得太难受了,我得下水去泡泡。”

“还下水?”齐勇问了句。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等水面冻上了,想下都没得下了!”胡八一扭头问王凯旋,“下水去?”

“行,我去叫上卫东和大志。”

 

趁着中午还暖和,胡八一和齐勇先到了水洼边,胡八一脱完就下了水,完全不像有任何阴影与忌讳。本来齐勇还提着心,看着胡八一这样倒是松了口气。他说放心,那就放心好了,反正他们一直在一起,就算出事还有自己在。

游了两圈上来,齐勇站在水洼边看着远处,胡八一上岸看见齐勇面色凝重甚至有些火气,他顺着目光看过去,乌云和烈风在远处吃草,乌云正抬起头与烈风交颈亲热,齐勇掐着腰长出了口气,“长本事了啊!”说着要向着马去。

胡八一一把抓着他的手,“干什么?”

“松开我!我得去看看!”

“人家情投意合,自由相爱,”胡八一拉着齐勇,“就算是你亲闺女,你也得有看着她嫁人的时候!”

“胡八一,你松开我!”齐勇甩了下胡八一的手。

胡八一非但没有松手,抱紧了齐勇的腰用力向后推,齐勇喊了一声,两个人一起摔进了水里。

进了水面,胡八一便亲上了齐勇,抱紧他的腰身吮着他舌尖,直到两个人又浮出水面,齐勇紧搂着胡八一的脖子,张开唇瓣含着他的唇,胡八一把齐勇挤在岸边的芦苇丛里,扣着他的脑后翻搅着他的舌头。

一吻过后,齐勇喘着气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胡八一笑了下,“我跟烈风,这叫革命统一战线,这才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从五湖四海——”

“滚犊子!”齐勇推开了胡八一,爬上了岸。

“哎哎!”胡八一跟着上了岸,看着齐勇已经向着两匹马跑了过去,胡八一急忙跟着过去。

 

齐勇牵着乌云翻身上了马,呵了声,“走!”

“别别!”胡八一已经跑了过来,站在马下,“你可不能做这棒打鸳鸯的崔老夫人啊!”

“呦呵!”齐勇向下瞥着胡八一笑了下,“你这‘四旧’看得不少啊!”胡八一弯着嘴角笑了下,齐勇说,“行啊,咱俩赛一次,你追上了,我就不棒打鸳鸯。”

“你这也——”

“敢不敢?”齐勇挑着眉毛扬着下巴,又得意又骄傲。

胡八一仰头看着这样的齐勇有点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口水,“好,赛就赛!”

 

两个人就穿着裤衩湿漉漉地爬上了马背,齐勇高呵一声,乌云立刻冲了出去,胡八一急忙上马,夹着马腹喊了声,“烈风,冲!”

两匹马风驰电掣地奔跑着,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齐勇向后看了眼胡八一已经追了上来,立刻催促着乌云再加快速度,胡八一大声喊着,“烈风,这可是为了咱们弟兄共同的幸福,你可不能认怂!”

眼看着快要进林子,齐勇指了指前方,“终点前面那棵松树!”夹了下乌云向前冲了过去。烈风毫不示弱,紧跟着乌云一起向着终点冲刺。

两匹马几乎同时赶到了终点,齐勇拉着乌云让它在平地上慢跑着转圈,烈风就寸步不离地跟着乌云,齐勇摸着乌云低声说着话,许久没有骑马的快感终于让他开心地笑了出来。

胡八一扯住了烈风的缰绳,这一幕像是昨日重现一般,齐勇轻拍着马的脖子跟它说话,在夕阳下大笑。

胡八一跟着他微笑,他此时才松了口气,他终于没有夺走齐勇的快乐。

齐勇牵着乌云的缰绳站定了,看见胡八一在远处冲着他傻笑,齐勇喊了声,“胡八一!”

“哎!”

“胡八一!”

“哎。”

“胡八一!”

“哎。”

齐勇喊一声,胡八一应一声。他永远不会在齐勇需要他的时候,找不到。

 

夕阳挂在了山巅。

乌云走到了烈风身边,蹭着脖子与它缠绵。齐勇勾着胡八一的脖子,终于吻上了他的嘴唇。

 
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嚯……

评论(61)

热度(485)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